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八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八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强盗逻辑

    事实上,受到这么一次强取豪夺的威胁之后,邢建中心里,担心的并不仅仅是黑哥,他更担心,自己暴露出了软弱的一面,没准陈主任心里都要生出点什么想法。

    厂子卖给黑哥之后,万一收不回来怎么办?他从来没给过陈太忠一分钱的好处,而那黑哥说不定就舍得花大钱搞定陈主任。

    当然,按说陈主任是不会这么过分的,邢建中也知道自己是杞人忧天,但是生在老家的事情历历在目,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

    退一步讲,就算陈太忠说的是真的,把黑哥套进来之后再硬x低价收回股权,这种事陈主任在凤凰绝对做得出来,而且也不虞别人折腾,但是,陈主任是陈主任,他邢建中是邢建中,陈主任扛得住黑哥,他却是根本无法抵御可能的报复。

    做生意图个什么,不就图个和气生财吗?陈太忠的建议听起来非常解气,却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所以他打心眼里抵触这个方案。

    “陈主任,真要这样搞的话,那.还不如向凤凰市政丶府报案,”邢建中犹豫一下,终于咬牙说出了这话,“那样我还能受到政丶府的保护,您说是不是?”

    “政丶府的保护?”陈太忠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眼中却有一点怪怪的东西,“呵呵,倒也是哦,不过你有证据他说过什么吗?”

    邢建中闻言又长叹一声,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是的,他没有证据,而且人家黑哥敢冲他下手,就是瞅准了他身后没什么势力,而普通人又怎么吃得住黑设会的恐吓呢?

    最要命的是,厂子已经在正常运转了,工程师和熟.练技术工人也培养出了不少,从理论上讲,他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当然,不能否认,真要撇开他由外人全部接手的话,大概还需要一段磨合期。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看来下一步,真是要努力交.好凤凰各方面的势力了,他拿定了主意,于是苦笑一声,“以前我真的没有想到,国内的人能贪婪到这一步,太赤1uo1uo了。”

    “我就听不惯你这么说,这跟国内国外有什么关.系吗?”陈太忠听得有点不高兴了,“资本来到世间,本来就是血淋淋的,你觉得搞出‘金融风波’的索罗斯就高尚一点?”

    “还是邢大哥你.的防身能力太差了,”荆紫菱听得就笑,然而,她这话又让邢建中心里怦怦乱跳了两下,你既然也这么认为,会不会是也存了吞并我的想法?

    在惊弓之鸟面前出言无忌,由此可见,天才美*女在人情世故上还欠缺了一点,不过她可是好意来的,“太忠哥,你就帮一帮他吧,直接把那个黑哥的幻想打消算了。”

    “用道上的手段吗?”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他自觉最近情商大增,实在不愿意用盘外招对付一个小人物,“跟我的身份不太匹配啊。”

    “我可不这么看,黑暗虽然跟光明相对,但是同时又是对光明的补充,”荆紫菱还真是有几分主见的,嘴皮子也便给,“总有些you走在法律和道德边缘之间的事情,需要些变通的手段来处理,太忠哥你认为呢?”

    “这个……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陈太忠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她说的还真是事实,由不得他否认,比方说他x翻邝舒城,可不就是借了“穿墙”水羲生寻找证物的本事?

    看来就算做了官,也甩不拖跟黑设会的牵连啊——如果真的想尽快平息某些事的话,这一刻,他真的反应过来了,光和暗,不就是手心和手背的关系吗?“算了,你也不用说了,我马上把那个什么黑子的叫过来,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凤凰市不是张州人能嚣张的地方。”

    说完这话,他拿出手机按个重拨键,直接要通了铁手,“铁手,你跟那个什么黑子说一声啊,说是今天晚上,我陈太忠在凤凰摆酒等他,有点事情要商量,要是不来的话……哼,有种他就别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暴走过了,眼下一飙,连铁手都禁不住眼皮子跳一跳,“陈主任,到底是啥事儿啊,要不要帮忙?”

    “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他谈一谈,”陈太忠轻笑一声,“爱来不来,随他的便了,面子我是给他了,他要真的来不了,呵呵,我会很生气的。”

    黑哥一听陈太忠有请,心里登时就打起了小鼓,表面上看起来,他敢动邢建中就不怕陈太忠预,实则不然,说实话,他是看准了陈某人跟邢建中关系一般,而且他这边也不是没牌打——他跟林海潮一家的关系极好。

    有个极为明显的因果,是他动邢建中的理由,张州这边厂子建起来,并没有受到来自凤凰的压力,这就说明问题了,陈太忠为邢建中出头的yu望不是很强烈。

    当然,他并不知道,生在厂子里的灵异事件就是陈某人出手的结果,而那厮没有明显的出头,只是忌惮张州某个姓钱的老板背后的组织。

    事实上,黑哥也为陈主任准备了点心意,如果邢建中肯乖乖就范的话,凤凰这边他准备花费百十来万搞定陈太忠和相关的人,这年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大把钱撒出去,他就不信搞不定凤凰这帮官僚。

    所以说,眼下的局面就不是很妙了,上午邢建中去了凤凰,中午就传来了陈太忠的邀请,这里面的味道实在再明确不过了,尤其是这传话的还是凤凰黑道上数一数二的铁手哥。

    然而,黑哥既然敢拨这个算盘,就有胆子接对方递来的招数,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富贵险中求,你yao我去凤凰?成啊,不过我得拉个人一块儿去。

    于是,晚上的酒宴,就是六个人,陈太忠、荆紫菱、邢建中、铁手、黑哥和林海潮的儿子林立,当然,房间外面的人也很有几个,不过马仔之流是没资格进这个包间的。

    见铁手带着人进来,邢建中和荆紫菱都站起来了,陈太忠却是不管那一套,大喇喇地坐在沙上,嘴巴一努,皮笑肉不笑地话了,“铁手,给介绍一下。”

    他这么摆谱,黑哥心里就更明白了,传言果然不假,这五毒**果然是凤凰的黑设会老大,铁手见了他都要毕恭毕敬,不过跟他一起来的林立心里就多了几分不爽,一个副处厉害什么?欺负我没见过领导吗?

    当然,林富的儿子也是见过点世面的,虽然才二十七八岁,也算是相当稳重了,心里的不爽暂时不会泄出来,只是脸上多了一丝若隐若现的不以为然。

    他这表情自然瞒不过陈太忠,不过,听说此人是林海潮的公子的时候,陈太忠的眉毛扬一下,似笑非笑地话了,“哦,原来是林海潮的儿子,我见过你姐姐林莹……”

    这只是场面上的话,下一刻他就侧头看向了黑哥,哼了一声,“你就是黑子?听说你对碧涛挺感兴趣……想强买强卖?”

    “没有的事儿,陈主任您这是哪儿的话呢?”黑哥笑着摇头否认,“我是出钱买邢总的股份,也不会少了他的钱,邢总……你说是不是呢?”

    邢建中见他看向自己,心里登时就是一抽,有心说不是吧,总觉得对方的笑容有点瘆人,他正犹豫呢,陈太忠不了,笑嘻嘻地摇一摇头,“小子,当着我的面儿你还敢要挟?欺负我们凤凰没人了吗?铁手……让他清醒一下。”

    铁手可不敢不听他的,走过去抬手就要打人,林立赶忙挡在两人中间,“铁手哥,有话好好说,成吗?我们是来说事的。”

    “我怎么觉得,你们是来立威的呢?”陈太忠看他一眼,嘴角的笑意越地浓了,“姓林的,不关你的事儿啊,别给你家招灾……我说铁手,你现在怎么这么废呢?”

    “陈主任,你听我说,”林立赶紧举起双臂,像投降一般在空中摇一摇,“黑哥这么搞,是有他的原因的,能不能先听我解释一下?”

    “行,就先听你解释一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冲铁手摆一下手,示意他暂时不要动手,又随手一指那黑哥,“小子,别在我跟前玩儿横,韩老五在我跟前都得规规矩矩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黑哥听得就是脸一沉,他的皮肤本来就是黝黑,倒也看不出是不是变了脸se,只是脸沉下来归沉下来,他的心里却是在不住地检讨,刚才做得是有点张扬了,算是不给对方面子——不过,这么一来,倒也试探出了陈太忠维护邢建中的决心。

    “这个焦油深加工的厂子,我们有必得之心,”林立很随意地扯一把椅子过来,一点看不出紧张的意思,坐下之后他淡淡地话,“张州的焦油比凤凰的多得多,这个情况,陈主任你不能否认吧?”

    其实他这也是扯了老爹的大旗来做幌子,多少吨煤才能炼出一吨焦油出来?他这么说,无非是给林家介入此事找个借口。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地主之谊

    “你们?”陈太忠听到这话,冲着林立一个劲儿地笑,“呵呵,我倒是想听一听,这个‘你们’……到底是包括了哪些人呢?”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灿烂的笑容,林立总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不过眼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他只能硬着头皮故作镇静,“张州煤炭行业吧,这个新技术要是能产业化的话……不管是从环保的角度上讲,还是经济增长上来看,都有极大的意义……”

    “你少跟我废话,”陈太忠一摆手,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引进的项目,这个意义我比你了解得多,我就问一句……对你们有意义,你们就应该罔顾他人的感受,仗着拳头大而强取豪夺?这是什么狗x逻辑?”

    “我们是以合理的价钱购买他的股份!”林立强调一句,冷冷地看着他,作势就要站起身来,“陈主任你要这么认为,我觉得也没什么交流的必要了……黑哥来是给你面子,我也愿意结交一,不过你既然先入为主了,那么我们也只好走人了。”

    “切,你来容易,走可就不容易了,”陈太忠又笑了起来,稳坐在那里不动,“今天你要是能离开凤凰,我不姓陈了,跟着你姓林!”

    “太忠哥,你消消气,”荆紫菱冷眼旁观半天,见陈太忠居然想扣下这几人,觉得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是你请他们来的,错开今天想怎么办都随你,别让人笑话你没肚量。”

    “呵呵,我从来就没什么肚量,”陈太忠我行我素习惯了,虽然他也自命讲究人,但是不规矩起来,却是根本不讲什么章法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对方提供给了他不规矩的借口,“他们想强购邢建中的厂子,嘴上还说得天花乱坠,你都已经不打算要脸了,我又何必给你面子?我的面子,只给讲究人!”

    “呵呵,”林立也不吃他这一套,听到这样的恐吓,登时轻笑了起来,“我还就不信我走不了,来之前我就跟人说了,是来凤凰做客,要不咱们赌一把……今天我走得了走不了?”

    “嘿,跟我赌,你有那个资格吗?”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不过下一刻他的眼珠一转,点点头,“行,我跟你赌了,说说赌注吧……你可是林海潮的儿子,太拿不出手的赌注就不用提了,不能给你老爹丢人啊。”

    “一吨吧,我赌我走得了,”林立笑嘻嘻地竖起一个指头来,“你要是输了,我也没别的要求,碧涛的事儿你撒手,怎么样,陈主任敢不敢赌一下?”

    “啧,”陈太忠眉头一皱不吭声了,看起来煞是为难的样子,邢建中在一边看得心里直敲小鼓:陈主任你要是真的撒手不管,我只能去北京上访了。

    还好,犹豫半天之后,陈太忠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摇摇头叹一口气,就在邢总的心跳达到每分钟一百二十次的时候,他缓缓话了,“我说林立啊,你不觉得这条件太砢碜吗?你真的让我很为难啊。”

    “你……”林立登时被这话气了个半死,他都已经出一千万了,谁想居然被对方说成砢碜,心里实在不服气,怒极反笑,“那陈主任你说……你想赌多大。”

    “赌小了,是对你们林家的不尊重,”陈太忠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要玩的话,咱就玩得大一点……听说林海潮第一个矿也是赌来的,林立你不能给林家丢脸,是吧?”

    “我一个人代表不了林家,”不知道为什么,见他这副样子,林立只觉得心里一抽,也不敢随便答应了,“我上面有姐姐下面有弟弟……你先把条件开出来行不行?”

    “你今天能离开的话,我做主了,碧涛白送给你,”陈太忠脸上笑意盈盈,不过说出的话却是震撼人心——这可是初期投资六千万,现在市值最少一个亿的厂子。

    邢建中听到这里,脸se白到一塌糊涂,有心跳出来说这是我的厂子,你不能这么做,可是他还偏偏不敢,他侧头看一看荆紫菱,现小荆总眼睛亮,在认真地听着,心里才略略安定了一点。

    “哦?”林立也吓了一大跳,他可是没想到陈太忠的赌注会这么大,瞳孔也禁不住放大了些许,犹豫一下才迟疑地问,“要是我输了呢?”

    “输了的话,海潮集团归我,”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那是猫戏老鼠一般的神情,“怎么样,林立,敢不敢赌一把?”

    海潮集团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林立绝对不能接受这么一个赌注,闻言禁不住一哼,“海潮再不值钱,也值十来八个亿,陈主任你不觉得这么赌……有点不太公平吗?”

    “但是对我来说,海潮集团意义重大,”陈太忠笑嘻嘻地摇摇头,“我不觉得不公平,那是意义重大啊……”

    “当然对你意义重大了,我……”林立才待激昂地表一点看法,猛地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碧涛对张州煤炭业意义重大,禁不住就打了一个结巴,这家伙说话怎么就这么阴损呢?

    “反正你肯定赢的嘛,”陈太忠脸上的笑意越地浓重了起来,“你好歹也是林家独子呢,这点主都做不了,那装什么大瓣蒜?”

    “我还有个弟弟,”林立不动声se地重复一遍,却是不肯细说——事实上他也无法细说,那是他老爹外室生的孩子,现在不过才三岁,这种事上不了大雅之堂,虽然可以确定,那小娃娃将来注定是要参与林家财产分割的。

    “哦?我倒没听你姐姐说过,”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那这么说,你是同意跟我赌了?”

    “你不要一个劲儿地自说自话行不行?”林立的火气终于成功地被激了起来,他的眉毛一竖,“好歹也是个副处了,注意点身份好不好?”

    “我这都是跟你们学的,你……还有这个黑子,你们跟邢总说话的时候,注意身份了吗?”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眼中满是不屑,“一定要买下碧涛,那是不是自说自话?”

    “看来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林立沉着脸站起身来,冷冷地话,“陈主任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那我们就告辞了。”

    “别着急走嘛,”陈太忠脸上笑意盈盈坐在那里不动,却是抬手摸出了手机,“等我打个电话……老古吧,我陈太忠啊,来一趟京华酒楼2o1。”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立看着他冷笑,也摸出了手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打算非法拘禁我们了?”

    “我过政法委书记的,你觉得我会跟你玩那种小儿科吗?”陈太忠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我只是叫几个po11来,看看你们身上带了什么违禁品了没有。”

    “很拙劣的手段,”自打进来之后,那黑哥的风头完全被林立压了下去,直到现在才出声,“你觉得我们会提供给你这个把柄吗?”

    其实,摆茶讲数的时候,双方携带点家伙防身是很正常的事情,黑哥来凤凰的时候,也是琢磨了好一阵,到底该不该带家伙来,到最后因为拉上了林立,心说有林海潮的儿子在,对方怎么也要忌惮一两分,才最终决定不带家伙来赴宴。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缘故,他才敢肆无忌惮地嘲笑陈太忠,反正人已经得罪了,事儿也谈不下去了,姓邢的,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说话不要那么绝对,”陈太忠也不动怒,笑嘻嘻地看着他,说的话却是阴损无比,“以你的智商,犯什么样的错误都很正常。”

    林立也不理他,转身向门口走去,铁手紧走两步,人向门口一堵,抱着膀子冷冷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铁手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黑哥站在一边,不满地话了。

    “你少跟我逼逼,老子混的时候你还在地上玩玻璃球呢,有俩臭钱就厉害了?”铁手眼睛一瞪,“陈哥没说话,谁都不许走!”

    “你们这是逼我,”林立开始翻看手机,显然就要拨号了,谁想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古昕带着三个po11tbsp;古局长是早就等在别的包间了,所以才来得这么快,这也是陈太忠事先的布置,不过说实话,他还真没想到双方会呛得狠,这么快就动用上老古了——来的这俩张州人太强势了一点。

    “陈主任,你找我什么事?”古昕哼一声,一脸不明真x的表情,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林立和黑哥,心说这就是正主儿了吧?

    门口有黑哥和林立带来的几个汉子站在那里探头探脑,不过显然,来的是二级警督,他们没胆子拦着不让进。

    “我怀疑这个人身上带有违禁品,”陈太忠一指黑哥,“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帮着查一查。”

    “慢着,有没有搜查证?”黑哥听到这话,忙不迭话,他可是知道,有些玩得转的人,能指示po11栽赃——他在张州就可以做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