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六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六章

作者:陈风笑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年底事多

    “总算是出来了,”李凯琳看一下背后的派出所,调皮地吐一吐舌头,“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进派出所呢,没想到po11tbsp;那是你跟我在一起呢,陈太忠无言地笑一笑,态度好的po11不是没有,但是一般人等闲是难得碰到的,不过他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叫真,小凯琳年纪还小,让她心里多一点阳光总是好事,于是扭头看一看那副总,“走吧,去医院给你接一下鼻梁骨……”

    副总的鼻梁骨也被对方打骨折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派出所给出的建议就是各看各的病,“谁要不服气,去法院起诉吧,让我们调解,就是这结果!”

    陈太忠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虽然他并不介意赔对方一点钱,但无疑眼下这个结果更划算一点,己方只有一个鼻梁骨骨折,对面想修补损失,成本怕是一万都打不住。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对自己出手过重没有任何的悔意,那些人随随便便地就能将别人的鼻梁骨打断,平ri的嚣张也可见一斑了,哼,哥们儿出手还是轻了呢。

    办案po11简直毫不掩饰对.陈太忠的恭敬,陈主任身边正好有购物卡和银行卡若,直接抬手送了出去,“你们给我面子,我就给你们面子回生两回熟嘛。”

    我们可不想让您第二回来这儿.了,那几位听得就有点心头苦,有心不收吧,陈某人的狗眼已经瞪了起来,“怎么,嫌少?”

    “可是……他们可能会回头告您的,”.那**警司低声话了,他是这里的副所长,姓张,眼见瘟神飙,只能苦笑着解释,“我们没帮上什么忙,无功不受禄啊。”

    “没事,让他们告,”陈太忠笑着拍一拍他的肩头,“这就.在你职责范围之外了,别人想找死我也拦不住不是?对了,这些人的资料都给我一份……那个小李子的资料我也要。”

    按道理说,他其实远不用这么麻烦的,将神识丢出.去,还能察觉不了这些人的底细?不过,他觉得自己将神识打在这些人身上……浪费不是?对他来说仙灵之气不怎么值钱,但是花在这种人身上,不值得啊。

    张所长听得眉头就皱了起来,有心强调一下这.是违反原则的,却是没那个胆子,犹豫一下,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听说您跟小董关系不错,回头您去问他吧。”

    这就是张警司.最后的遮羞布了:我直接告诉你的话,真的太不像个po11了,反正你也认识“脏活小董”不是?

    当然,等送走陈太忠之后,几个人悄悄拆开红包包着的卡片,现随便一张卡备注的都是四位数面额的时候,由不得大家不叹服:陈太忠果然是陈太忠,出手不凡啊。

    事实上,副总对今天的遭遇也相当不满意,躺在医院都不忘记唠叨上两句,“回头让牧渔拆了那个破地方……真是找死。”

    陈太忠冲他呲牙一笑,“呵呵,我支持你,等明天了,我把那些人的资料都提供给你,一个都不要放过,哼……一群人渣。”

    副总正想着搭陈主任这趟顺风车呢,谁想对方就这么大撒手了?他愣了一愣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自己侄儿的老板,还不是跟着陈主任的?人家陈主任如ri中天的副处,没心思c心这种小事,倒也是正常的。

    鼻梁骨接起来挺方便,就那么一下就好了,不过饶是如此,副总鼻子里cha着棍子出来的时候,加工厂又赶来了两个职员招呼他。

    目送着这三人离开,李凯琳才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地道歉,“太忠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嗐,无所谓的,”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我不来的话,你就更麻烦了,起码眼前亏是吃定了,不过……以后这种场合少来,‘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乱七八糟的地方让下面人办就行了。”

    “小宁姐说,得看着点下面的人,要不他们容易手脚不净,”李凯琳小心翼翼地解释,一边说还一边悄悄地看陈太忠的脸se。

    陈太忠不动声se地点点头,说实话他很能理解她的苦衷,小凯琳是东临水出来的,家在那个穷村子里都算穷的,小时候受的穷吃的苦实在太多了,把钱看得重一点也很正常,这种心理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甚至更大的可能是会伴随着她的一生。

    见他认可了自己的观点,李凯琳终于又试探着问,“太忠哥,这个市场里的搬工,很好赚钱的,你说我把村子里几个堂哥堂弟介绍过来好不好?”

    “啧,”陈太忠看她一眼,“你就忘了你**把人带到凤凰后的那惨痛教训了?还多事……你以为你普度得了众生?这个市场里的钱,才真正叫不好赚。”

    “我只是想帮一帮大家,”李凯琳低声解释,看起来有点不开心,“我就不信他们全是忘恩负义的,这世道总是好人多一些的吧?就像太忠哥你……就是大好人。”

    “呵呵,挺厉害的嘛,你都会用成语了,”陈太忠笑一声,心里却是有点嘀咕,我是大好人?不带这么骂人的啊,“你那个副总不是有点小办法吗?你找他商量吧,我可是没心思netbsp;“要过年了啊,”李凯琳看着街道呆,“村里也要热闹一两个月了……可惜我都回不去了。”

    “是啊,要过年了,”陈太忠也重重叹一口气,“越到过年事儿越多啊,”过年了迎来送往的事情比较多,对于这种事情,他简直比加班工作还要头疼。

    万一有一个想不到,没准就得罪什么人了,虽然是比较考验情商的,可是蝇营狗苟的味道太浓,琐碎事情也太多,他不喜欢这一段时间。

    不得不承认,他这张嘴实在是太臭了,事情还真的找上门了,腊月二十五的时候,荆紫菱的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哥,邢总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能不能帮忙想一想办法?”

    按天南的风俗习惯,腊月二十三是小年,邢建中想着自己在外漂流了那么久,现在回国也开始创业了,趋势还不错的这一种,于是就回老家张州转了一圈,跟父母亲团聚。

    谁想他一回去,就被人盯上了,盯他的那位就是在张州另起焦油加工厂的“黑哥”,黑哥早先在张州是搞煤炭的,近年来煤炭价格疲软,于是就想找点别的买卖,正好碰上了偷了碧涛图纸的那位副总工——这位是受了别人的委托来偷图纸的,谁想张州搞煤炭的,圈子就这么大,说撞就撞上了。

    张州民风彪悍,能在这个地方占据几个坑口挖煤,黑哥是什么样的人物那也不消再问了,尤其是他比别人还要强悍很多,出钱买图纸的那位虽然也在张州搞煤,但是老家是邻省沙洲的,软硬兼施之下,就只能乖乖地将图纸卖给黑哥。

    黑哥虽然在张州势力极大,但搁到外地就不太玩得转了,所以他不能把厂子设在别处,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啼笑皆非的结果,邢总被偷窃的图纸,居然在张州老家设厂了。

    设厂就设厂吧,结果前一阵厂里的俩油罐离奇失踪,这让黑哥有点不爽,心说这事儿够邪行的,前两天厂子的设备安装完毕开始试车,结果又不是很理想,这下他就更不爽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说邢建中回来了,直接上门堵人了——我这个张州的厂子,跟你凤凰的厂子换了,再补偿你一点钱,这是我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啊。

    邢建中听到这话,心里的愤懑那是可想而知的,“张州的厂子本来建设得就有问题,看了图纸就会安装,那yao我们这些技术人员什么?你的厂子我不要,也不跟你换。”

    “小子你挺有胆气的,”黑哥冷笑,不过倒也没动粗,他已经身家几千万了,不到迫不得已也不可能动粗,“那你给个话,凤凰的厂子卖多少钱?买了!”

    “卖给谁都行,绝对不会卖给你,”他没有动粗的意思,邢建中的胆子自然水涨船高,“黑哥,将心比心一下,要是你被人偷了图纸,会把东西卖给上门谈判的人吗?”

    说到这里,邢总的心里,还真是念陈太忠的好了,看看眼前这位的架势就知道,当年他要是头脑一冲动把厂子设在老家,没准被人啃得连骨头渣都剩不下了——张州的投资环境,跟凤凰真的是没法比啊。

    “那你好自为之吧,”黑哥也不生气,笑嘻嘻地看着他,“你也将心比心一下,黑哥我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今天被你顶了那多没面子,传出去得多少人笑话我?”

    “我这人你也知道,是粗人,最受不得别人笑话,他们一笑话我,我心情就很糟糕,呵呵,这心情一糟糕,没准就要找地方泄……你看,你父母亲年纪也大了不是?现在社会这么乱,有个车祸或者离奇失踪,可不就不好了?”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技术含量太低

    面对这种赤1uo1uo的威胁,邢建中还真没什么好的法子去处理,他家在张州有几个亲戚,可都没什么势力,不但帮不上忙,将来没准还会成为黑哥要挟的对象。

    当然,他可以选择让父母亲跟他一起去凤凰,避开这个家伙,不过两老生于斯长于斯,做为儿子常年游荡在外,不能承欢膝下已经是够不孝顺了,眼下居然还要逼得父母为他背井离乡,那真的枉为人子了。

    而且,那黑哥是什么人物?黑设会啊,黑白两道通杀的那种,他就算将父母亲请到凤凰居住,人家派人搞个小动作也不是不可能的,这年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有千ri做贼,哪里有防贼千ri的?

    更何况,要是邢家一家都搬到凤凰,给外人看,那就是他邢建中别无好的地方选择了,不但不利于下一步碧涛在同政丶府合作时保持然和独立,也显得他邢某人档次不够高——把父母安排到上海或者北京之类的地方,岂不是更好?

    然而,他的父母可能两眼一抹黑地去都做寓公吗?那是不可能的。

    重重顾虑,导致了他在同黑哥谈话时束手束脚,不过这倒也正常,老话说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更何况邢某人这秀才现在已经薄有身家,属于“身娇肉贵”一族了?

    总算还好,邢建中还有别的理由拒绝对方,“那个碧涛我只是技术入股,大股东是荆以远的孙子,就算我卖给你厂子无所谓,你也得征得对方同意是不是?”

    “现在是荆以远的孙女在管理吧?听说那女娃娃长得不错?你别是舍不得她吧?”黑哥嘿嘿地笑了两声,表示出了跟他的恶名相匹配的信息量,“那你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嘛……当然,你要够胆的话,给陈太忠打电话也无所谓,看看这张州一亩三分地儿里,是我黑哥说了算还是他五毒**厉害。”

    事实上,他能这么专门地指出,已经表露出了对陈太忠的忌惮之意,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种时候怕也解决不了问题,着了急就拼个鱼死网破了,不信你还能追到张州来找我的麻烦。

    邢建中听到对方也知道陈太忠的厉害,心里就是一喜,不过他也真的不相信,陈主任在张州能搞定黑哥——最起码他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

    荆紫菱是何许人也?那脑袋瓜绝对不是乱盖的,接了邢建中的电话,随便听两句,就从对方晦*的暗示中听出了点什么,于是立马做出了决定,“股份出售不出售的事情咱们先搁置,明天**去凤凰看一下报表,邢总你赶紧回来。”

    “小荆总yao我赶紧回去,”邢建中冲着黑哥笑嘻嘻一摊手,“要不这样,黑哥你跟我去趟凤凰,一起跟她商量一下?”

    黑哥才不肯陪着去,那不是有意找不自在吗?在张州他不怕陈太忠,出了张州那就是另一说了,再说了,那凤凰可是陈某人的老巢,他巴巴地赶过去,就算不是送羊入虎口,也难免有上门欺人之嫌,那厮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难——那是送了一个天大的理由过去啊。

    按说,他都应该制止邢总回凤凰的,不过这年头想办点事情,藏着掖着也总不是办法,风险大小决定收益的多少,而且他还真就不信,邢建中敢横下一条心跟自己放对。

    邢建中却是不敢跟陈太忠打招呼,黑哥在张州手眼通天,别说查查电话记录,估计就算j听通话内容也不是多难办的事情,所以也只能憋着这口气,等来凤凰的时候诉苦了。

    说句实话,邢总都不敢确定陈主任肯不肯为自己的事情出手,没错,陈太忠相当维护其亲自引来的投资商的权益,但是那也仅仅限于政丶府方面的事务,两人的私交并不能算太近,为自己得罪张州的地头蛇,人家却也未必答应。

    正经是结交好荆紫菱的话,能让小荆总出面说合,这件事基本上就成了,荆家跟陈太忠的关系那不是吹的,更何况小荆还是个娇滴滴的大**?这一刻,邢建中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还想追求荆紫菱的念头了——现在他连自己的产业都维持不住,这种倾国倾城的绝世红颜,更不是他消受得起的了,人要学会面对现实,更要有自知之明。

    腊月二十六ri,荆紫菱和邢建中同时赶到了清渠乡的碧涛焦油厂,陈太忠在京华酒店准备设宴款待这二位,还不到十一点的时候,三人就在包间里见面了。

    一路上,邢建中已经把事情跟小荆总说了,天才美*女一听也是勃然大怒,“他想跟我们荆家合作,也得问一问我和我哥答应不答应呢,真是欺人太甚。”

    “谁说不是呢?”邢总愁眉苦脸地叹一口气,顺便舀一瓢油浇到火上,“他知道你挺漂亮,还说……嗯,总之是些不太好的话。”

    谁说搞技术的没心眼?人都是逼出来的,不过荆紫菱对这个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她遇到类似的事情和下流话多了去啦,“等到了京华酒店,我跟太忠哥说一说这事儿……”

    “这个人叫黑哥?”陈太忠听完两人的话,皱一皱眉头,“小子胆子不小嘛,居然敢这么强取豪夺,不过这么搞……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一边轻声嘀咕,他一边拿起手机拨个号码,等接通之后很脆地问了,“铁手,你听说过张州有个黑哥没有?”

    铁手是积年的老混混了,不像十七这种后起之秀,马疯子跟其相比更像是凤凰的坐地虎,所以说打听天南够字号的混混,还得找他。

    “切,黑子呀,我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儿呢,”铁手的回答很是不屑,不过这也说明,那厮还真的混得不算太差,而且接下来铁手的话,证明此人的嚣张是有点底气的。

    “不过那家伙现在洗白了,方方面面的人都不少,又跟林海潮搭上了关系,现在只说搞煤炭运销赚得都盆满钵满,唉,咱凤凰就没有那么多煤……要不我也能做一做。”

    “嗯……天南富林海潮?”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一个小小的黑哥他是不放在眼里的,不过这个林海潮块头就有点大了。

    “他好像真的跟林海潮有点关系,”到了这时候,邢建中也不藏着掖着了,他害怕的不仅仅是黑设会,“姓林的可是难斗,张州就跟他自己家的后院一样。”

    “你怎么看,”陈太忠侧头看一看荆紫菱,笑嘻嘻地问了,“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实在不行,我把股份卖给许纯良或者高云风一点,”天才美*女的主意张口就来,“别的不说,只百分之五的股份,就足够他们横下一条心去收拾那什么黑哥了。”

    碧涛的展真的不错,满负荷开工俩月,净利润就六百多万了,虽说钱都投到了二期工程上,但是二期工程一旦完工,利润又会翻番,尤其难得的是,这工厂成长x和科技含量都不低。

    这么良好的业绩和成长x,不信别人不肯动心,而且工厂这东西不比别的工程,完一个还得找另一个,那是旱涝保收的实体,只有荆紫菱不肯卖,绝对没有别人不肯买的。

    林海潮的能量是很大了,不过真要对上许绍辉或者高胜利,基本上是没戏,而且更可能的是,天南富根本就不会选择跟那二位作对——远远避开才是王道,这世界上的好项目多了,犯得着趟这趟浑水吗?

    荆紫菱这个想法肯定是管用的,只是,陈太忠不喜欢,因为他感觉有点伤自尊,“虽然大家都是朋友,但是凭什么让你把股份让给他们呢?你这么做,考虑到过我的面子没有?”

    他还待继续说什么,却现天才美*女的脸上现出了诡异的微笑,那是抑制不住的开心,愣得一愣之后,他苦笑着摇一摇头,“我说小紫菱,你跟我也玩心眼……有意思吗?”

    “我这不是怕你不帮邢大哥吗?”荆紫菱笑得很甜,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反正有你在,我的股份是不担心的。”

    陈太忠白她一眼,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一时也懒得跟她计较,转头看一看邢建中,犹豫一下又想出个点子,“要不这样吧,你先把碧涛的股份卖给那混丶蛋,不过你不要买他的厂子,你看怎么样?”

    “陈主任你是说?”邢建中的脸se有点白,他心里有点猜测,然而实在不敢说出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对方。

    “等他把钱给了你之后,我再让他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你看怎么样?”陈太忠冷冷一笑,“想找我客户的麻烦,那就得做好承担我的怒火的心理准备。”

    “这个……”邢建中的脸se越地白了,不能否认,陈主任这个建议颇有点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味道,可是他只想安稳地渡过这一关,真的没勇气跟那混混撕破脸皮——这不是摆明了要把事情搞大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