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翻脸无情(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翻脸无情

作者:陈风笑
    罗经理被陈太忠捉了现行,一时大怒,冲着那工人大声斥责了起来,“你是哪个班的?带班的是谁?公司三令五申强调的安全生产,你就敢无视?”

    “行了,你先别说了,“陈太忠手一竖,打断了他的言,心说你也不用吵吵到全楼都听到,要不我再怎么抓现行?”安全生产不是嗓门大就能做到的,你们跟着我,我倒要看看,一共有多少人没戴安全帽。”

    他都这么说了,别人自然不好再大声说话了,然后就是抓到现行之后,戴在身边,结果一直查到五楼,三十个现场施工的工人中,倒有六七个没戴安全帽的。

    这三十个人也不是全在干活,还有人坐在一边抽烟聊天,显然,这也是不符合安全生产规范的,到最后一盘点,违规的一共十一个人。

    “罗经理,这就是你说的,抓安全、促生产,?”陈太忠不满意地看看身边的项目经理,“万一出点安全事故,算你的算我的?”

    “工期紧,任务重,这方面我们是疏忽了一点,我马上召开现场会,做批评教育,让大家充分认识到安全生产的重要性,这几个……基本上都是临时工,正式工我们抓得还是挺严的。”

    罗经理赔着笑脸解释,心里却是有点愤愤不平,切,出了问题肯定算我们的嘛,反正大家都是公家单位,又不是私人,怕有人借此闹事。

    不过牢骚归牢骚,事实上他也怕生安全事故,虽说生的概率不会高于千分之一,但是一旦有人存心追究,那也是大麻烦,于是他心里暗暗地决定:等陈主任走了,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些混蛋!

    怎奈,陈主任还不肯走,他走到引着罗经理走到两处隐蔽处,指一指地上未干的尿渍,“老罗,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水不拉叽、骚呼呼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罗经理脸上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了,他心里当然清楚,这是工人们是懒得下楼去厕所了,于是扯开裤子就地解决,事实上,关于这一点他也经常强调,不过实在没办法,做领导的不可能真的什么犄角旮旯都看到。

    甚至,还有人在楼内大便呢,不过这种情况就要少一些了,而且一旦现疫迹,带班的马上就会做出清理,科委的监理在这方面抓得很紧,大家也都不想触霉头——搁在其他工地上,大便就大便了,晚一点处理又能怎么样?

    “我请你们盖的是十七层的办公大楼,不是十七层的公共厕所,”陈太忠怒视着罗经理,旋即冷笑一声,“就这样,你们还想提前要拨款?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我就算错了,你也不用老子训儿一样训我吧?罗经理真的有点恼火了,不过眉毛刚刚竖起,他就想到了关于对方的一些恐怖传言,终于强压怒火苦笑一声,“这个……我马上开会解决,小唐,马上把各个班长和工长给我叫过来!”

    陈太忠也不言语,带着张爱国继续在楼里转悠,不多时,又找到小毛病若干——所谓的小毛病,就是介于可计较可不计较之间的问题。

    一直跟着他的罗经理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敢情这位是专门找碴来的,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找个犄角旮旯给文海拨个电话,将情况如此这般地一说,“……文主任,陈主任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他想干什么?文海也不知道啊,心说我已经把俩裙楼给了建委了,陈太忠应该是知足了啊,怎么就想起来刁难人家省建了呢?”他没有表示什么意思吗?”

    这话说得挺隐秘的,不过罗经理一听就明白了,文主任这是问自己,那个姓陈的有没有索贿的意思,犹豫一下方才回答,“没听到他有什么意思,就是抓住点小毛病大做文章……还说年前不给钱了。”

    “不给了?”文海一听就有点着急,事实上,在陈太忠没回来之前,他已经在“改会”上提出建议了,要拨一点钱出去,只剩下上例会表决了省建对科委的支持力度很大,眼下年关了,人家资金紧张,咱们适当地表示一下,也是兄弟单位友好合作的见证。

    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文主任马上做出了判断,于是指示罗经理,“你好好地做一做陈主任的工作,我也从侧面了解一下情况。”

    做工作吗?罗经理当然明白这话的用意,那就是尽量跟陈太忠沟通——不但用语言、用行动,还得用蓝盈盈的“毛刘周朱”来沟通。

    遗憾的是,陈太忠了一通火之后走掉了,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叨叨,“提前拨点钱?哼,我要建议文主任,考虑扣你们点钱。”

    这话要挟的味道就太浓了,不过罗经理已经没工夫生气了,他满脑门子都是在琢磨:此人为何而来,要挟的目的……又是什么?

    见陈太忠离开,连现场会都不看一下,他也没心思多说,在会议上挨个点名大骂,骂完之后命令被抓到的写一千字的检查,又布置自查的工作等,才算完事。

    不过安排虽然多,却是没占了罗经理多么长的时间,他心里还惦记着事儿呢,又给文海打个电话,将最新情况一汇报,文主任依旧是一头雾水,“我了解了一下,陈主任大概是无意中走动走动……”

    说到这里,他嘴上打个磕绊,心里也有点愤愤不平——都说各司其职了,也不知道陈太忠你乱伸的什么手,合着看我好欺负不成?

    “这么着吧,你找个时间,把现场会的经过跟陈主任汇报一下,”文海终于做出了决定,“要是他还咬着不放,你就向乔市长汇报一下工作,毕竟小树市长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向乔市长汇报……陈主任不会有什么想法吧?”罗经理有点犹豫,他见过乔小树几次,但是人家乔市长对的是他的领导,他自己的级别不太够,“要不文主任你帮着转述一下?”

    你没事吧?让我去撞陈太忠,我有病不成?文主任听得就笑一声,“没事,乔市长没什么架子的,你直接汇报能汇报得清楚一点,胜过我转述……万一有什么说不清的,那不是耽误你的事情了?”

    那我就找乔市长好了,罗经理拿定了主意,他知道文海对陈太忠忌惮极深,不过却也没想得太深,反正负责科委大厦的是文海和乔小树,只要文主任不介意自己越过他向上汇报,那就是无妨的。

    不过,在汇报之前,还是要找一下陈主任的好,罗经理做过的工程也不是一个两个了,知道有些人就是爱吃拿卡要,眼下这陈太忠无缘无故地找上门来,十有**就是因为自己对他重视得不够,有意刁难。

    “有意刁难”四个字一点都不错,然而他不可能想致,陈某人这么搞而文海又猜不出缘故,居然是因为那厮的目标直指分管副市长——他已经知道陈主任的强势了,但是做梦也猜不到此人会强势若斯。

    于是,罗经理弄了一张无记名的银行卡,又从财务上提了十万的现金,想找陈主任“沟通”一下,遗憾的是,他打听了半天,居然不能确定陈主任晚上到底会在哪里休息——那厮能落脚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一点。

    当然,陈太忠最可能的落脚点就是横山区委区政府宿舍,然而罗经理去那儿的门房一打听,才知道陈主任也是隔三差五回来一天,其他时候根本都不知道在哪儿——谁都不知道。

    而陈主任昨天才回来过,按惯例,这两天是不用指望这厮回来了,可是再过两天,科委都要年底封帐了,实在是等不得,罗经理索性一咬牙,拎着手包直奔科委而来。

    遗憾的是,陈太忠不在办公室,倒是屈义山正在办公室里跟人说事,罗经理顾不得许多,“打扰一下屈主任,请问陈主任什么时候能回来?”

    “他?我可是真的不知道,”屈义山笑眯眯地摇一摇头,“也许马上就回来,也许一个月以后才回来,谁都说不准。”

    “不至于这样吧?”罗经理听得眼都直了,心说你陈太忠再忙,还能忙到一个月不来单位?“那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他?”

    “这个我还是不知道,”屈主任答他一句,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在表述上出了一点问题,眼前这厮可是省建公司的,能跟乔市长说上话,说不得笑着补充一句,“元旦以后,陈主任招呼都不打,就小二十天不见人影,我是真不知道……他可是神龙见不见尾的。”

    “有这么夸张吗?”罗经理真的傻眼了。

    “我说老屈你就背后编排我吧,”说曹操曹操到,陈太忠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出去可也是为了咱单位的事情。”

    “你小子……害我不轻,”屈义山气得一指罗经理,接着又一拍桌子,“过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