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指东打西(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指东打西

作者:陈风笑
    欺人太甚!陈太忠听得一时勃然大怒,乔小树啊乔小树,面子是别人给的,可是你自己丢的!

    严格来说,电动助力车厂的投资并不算很大,别说跟厅级规模的国企比,跟宵家工业园这种外资企业都没法比的,用范如霜的话说就是——固定资产不到一个亿的厂子也叫规模?

    但是生产助力车,电机是核心,真要能达到年产百万辆的话,只电机的采购成本就是几个亿,这一块搁给谁也不能忽视。

    然而,这个口子,根本没乔小树什么事,倒是省成套局付出一定代价后,伸手过来将招标权抓走了,你姓乔的居然也敢乱话,嫌不够乱吗?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陈太忠没办法不生气,在科委里,他一向标榜自己廉洁奉公、一心一意为单位着想,然而,现在科委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下一步助力车厂的电机,都要从凤凰电机厂采购了。

    这个不是传言的传言,已经搞得陈某人有点绷不住面皮了,总算还好,虽然他老爹承包了装配车间,可他好歹还有块遮羞的破布——凤凰电机厂是老牌国营企业,眼下泥足深陷,站在市委市政府的角度上看,优先照顾本地企业是正常的。

    我的脸皮都被训薄了,乔小树你还要这么表态,这不是上眼药,你这是在逼我啊。

    不过,陈太忠在下一刻活生生地压制了自己的怒气,我先搞明白原委,根据情况再决定该怎么服侍你,不折腾得你欲仙欲死,哥们儿的陈字倒过来写!

    “嗯,传言不能全信,这不利于团结的消息少传,“他咳嗽一声,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爱国你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怎么没人向我反应?”

    “我是听生产厂长李天锋说的,他说乔市长上周去助力车厂考察的时候,身边跟的就是铃木电机的人,“张爱国见他脸色不好,小心翼翼地解释。

    “这个李天锋也真是的,怎么不跟我汇报一下?”盛怒之下,陈太忠的抱怨脱口而出,不过话才出口他就后悔了,姓李的那厮本来就不怎么信任国产电机,乔小树这么一说,就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丫怎么会吃饱撑的来反应呢?

    我怎么会弱智到提出这么一个问题?他有点自责,看来果然是关心则乱,说话还是沉稳一点的好,要细细斟酌再说话,要沉稳吖……

    谁想,张爱国笑一笑,表情略略有点诡异,“这就是李厂长托我转告您的,他这人方正、讲原则,不过有时候好像也知道点变通……

    其实,李天锋心里的第一选择还是铃木电机,只是凤凰电机厂拿出的样品也让他不得不叹服,而且做为生产厂长,控制生产成本也是他必须考虑的。

    然而就在同时,他对那些托关系找门路来损公肥私的家伙,有着根深蒂固、近似于病态的痛恨,面对乔市长的建议,他心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乔小树你拿了铃木电机多少好处?

    陈太忠却是听出了其中的古怪,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乔市长只是跟李天锋说了,没跟老孔和单位里其他领导说吗?”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没有,”张爱国摇摇头,也有点不确定。

    “看来还是有点脱离群众了,“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心说有张爱国这么个通讯员在,单位里的消息还是能比较畅通地反应到自己这里来,不过乔小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是想试探我的底线先吹吹风吗?

    嗯,试探底线?他下一刻就反应了过来,事情怕是不会这么简单,乔市长应该没有强烈上铃木电机的**,就算胆上生毛也不至于敢抢我老爸的单子。

    试探是一方面,关键还是乔小树想借此推动科委大厦增加投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陈太忠终于回过这个味儿来了,自己在电机这面一坚持,乔市长顺水推舟地放手,然后再提一提大厦那边的事情,人家给了我面子,我也不能过于驳市长的面子不是?

    十有**就是这么回事了,当然,若是我不做出什么反应的话,乔小树插手也就插手了,反正助力车厂是科委的企业,而乔市长又分管科委,也不是完全没资格话。

    要反击,陈太忠拿定了主意,显然,他不能就事论事在电机上面纠缠,那样只会遂了乔小树的心意,你敢冲我吹风,我就敢伸手打脸!

    张爱国汇报了情况之后,现领导愣在那里好半天没反应,眉毛也是一松一紧地不知道在盘算什么,心里正忐忑不安地打小鼓,猛地听到领导问了,“科委大厦那边还在施工吗?”

    “还在施工,听说春节都不休息,“他马上做出了回答,“要赶施工进度,哪怕是春节加班三倍工资也要坚持施工。”

    “多出的两倍工资是咱们科委出吧?”陈太忠听得就是冷冷地一笑,“他们倒是打得好算盘。”

    事实上,这工资真没几个钱,就是几万块钱的事情,谁出都无所谓,预算里没有可以做进决算里,但是他既然打算叫真,就一点也不肯放过,“照着施工进度表来就行了,完不成是他们的事,我管他加班不加班?”

    .)看看张爱国,现他没什么反应,陈太忠站起身来,“走,跟我去工地看一看。”

    小张同学犹豫一下,小心地提出建议,“要不要跟文主任说一声?”谁想陈主任听得就是一声冷笑,“科委是所有人的科委,他分管基建并不是说别人就没资格去看了,跟他说什么?”

    这话头子太硬了啊,张爱国听得汗都快下来了,不过他也隐约猜到了,陈主任是恼火乔小树在助力车厂的事情上乱言,有意在科委大厦上找点难堪出来。

    这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看似不相关,其实根本就是一回事儿,只是凭良心说,一个副主任这么反击自己的分管领导,实在是有点太犀利了。

    不过,陈太忠有自己的想法,说好了各管一摊我不伸手的,你乔小树不但想增加预算,坏在别的口儿乱表意见,你不给我面子,我何须给你面子?

    “要不要跟监理公司的人打个招呼?”体己人儿就是起这种作用的,张爱国反应过来领导的意思了,自然要提醒一下,“专业上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

    陈太忠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专业的,不过,既然是想找麻烦,那又何须考虑专业不专业?我就是出气去的,你有理的事情我也能说成没理,跟监理公司打招呼委实没有必要,再说了,谁知道监理公司得了乙方什么好处没有?

    “没必要,就是随便走一走,“他哼一声,也不说明白就开门下楼了,张爱国紧随其后,心说领导这是真的火了呢。

    小张看明白了,但是别人不明白啊,见陈太忠来到了现场,省建公司负责项目的罗经理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陈主任来了?”

    罗经理常打交道的是文主任,跟乔市长也有那么几次接触,不过既然在这里干活,他也知道陈太忠的嚣张和跋扈,官场里这点形势谁看不清楚?所以他自然不敢怠慢。

    大厦已经起到第五层了,起楼总是很快的,陈太忠也没看他,而是上下打量一眼大楼,信步走上前去,“我要上去看看。”

    “喂喂,陈主任你等一等,“罗经理不明就里,赶紧招呼他,“带个安全帽,小心高空堕物。”

    高空堕物能砸着我?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刚想拒绝,眼珠一转又点点头,随手接过一边的人递过来的安全帽,扣到头上。

    等他和张爱国戴好安全帽,一边已经又跑过来两个人,于是五个人一同走进大楼,东看西看了起来。

    罗经理不知道陈太忠的来意,见他脸上笑意盈盈似乎情绪不错,心说我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跟陈主任亲近一下提点要求,于是在走上二楼的时候,轻咳一声,“陈主任,这要过年了,能不能拨点钱过来?我们这儿垫资太多,资金压力太大。”

    “嗯?”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轻轻地哼一声,心说等哥们儿找到麻烦的时候再给你脸色看,“这个……还是按合同执行吧。”

    “工人们都等着钱过年呢,“罗经理见他的态度不是很坚决,少不得就要多说两句,怎奈陈某人看起来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的样子,眼睛只在室内的建筑上打转。

    怎么这浇注好的地方还露着钢筋?陈太忠看到了一处不妥,有心借此找茬,不过转念一想,这没准有什么说法,哥们儿一问,反倒是显得自己无知了。

    等找不到别的问题的话,再拿这个开刀吧,这么想着,他随意地走上了三楼,却是现两个工人迎面走过来,其中一个没戴安全帽。

    可算被我抓住了,“站住!”他厉喝一声,才侧头看一眼罗经理,一指没戴安全帽的那位,“罗经理,这就是你说的省建对安全生产的重视程度?他就不怕高空堕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