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会梁凤鸣(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会梁凤鸣

作者:陈风笑
    王启斌还真算个沉得住的气的,虽说这次是陈太忠出手解救了他,他也没有向钟韵秋说那么多因果——事实上,这也是为官的谨慎之道,毕竟牵扯到了素波的市长和书记的争斗,谁敢胡乱说话?

    当然,陈太忠会不会说,该不该说,那就不是王书记该操心的事情了,就算他想操心也得有那个资格不是?

    于是,吴言就开始挖掘这件事情的真相了,她已经听钟韵秋说了一个大概,眼下有不解之处,肯定要细细盘问,比如说将郭宁生弄进省纪检委,到底是走了谁的门路,又是一个怎么样的程序——要知道她也是区委书记,类似事情不问个明白,怎么放得下心来?

    “敢情还是上一次落下的人情啊,”听说陈太忠找的是卓天地,吴书记笑了一声,倒是钟韵秋在一边悄声嘀咕,“这纪检委也就是样子货……决定办量还是派系斗争。”

    “韵秋你不会这么幼稚吧?”吴言很讶然地看她一眼,“有了纪检委的存在,派系斗争才不叫派系斗争……没有人希望听到‘打击异己’四个字,不管是干部还是群众。”

    陈太忠见她俩说话,也懒得插嘴,笑眯眯地端着酒杯慢慢地抿着,过一阵吴书记才想起另一个问题来,“没有确凿证据……郭宁生不会因此被撤职吧?”

    “证据有用的话,不知道老百姓能告倒多少干部了,”陈太忠看她一眼,接着又笑着摇一摇头,“赵喜才为了恶心伍海滨,出面保郭宁生了,蒙老板不许我再动他了,这一次算姓郭的走运……大概春节前能出来。”

    我怎么记得赵喜才是蒙书记的人呢?钟韵秋听得有些不摸头脑,不过总算还好,她知道不管是官场知识也好,对天南省官场的了解也罢,她都远远地不如眼前这两位,所以也不话,正是所谓的献丑不如藏拙——而且,在老板面前向老板的男人卖弄,后果估计会很严重。

    不过,吴言可是知道陈太忠跟素波市长不对付,闻言就有点恼怒了,“这赵喜才有毛病啊,怎么没完没了地跟你作对?”

    “我俩好像犯冲,”陈太忠笑着回答,“我也挺奇怪的,怎么一有事就遇到他?反正,他的好日子也没几天了。”

    听他俩说得严丝合缝,而自己却蒙在鼓里,钟韵秋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一时竟生出了强烈的嫉妒心,她并不知道吴书记之所以那么了解陈太忠,是因为这官场新丁经常求教于她。

    于是,她的脑中居然有了些许的想像:吴书记也不过是处在了那个位置,才得到了太忠的看重,要是我俩身份颠倒一下,能知道那么多的是我吧?

    聊了一阵之后,吴言起身去卫生间,钟韵秋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了另一件事,“电业局新来的梁局长想见你一下,不知道你方便不?”

    “他联系你了?”陈太忠听得实在有点匪夷所思,哥们儿的名声真就臭到这个地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昨天啊,“钟韵秋低声答他。

    现在是年末了,各县区都在争取来年的用电计戈哼指标,横山区也不例外,尤其是最近两年来横山的展挺快,像宵家工业园什么的地方,都逐渐地形成了产业圈——说得那啥一点,幻梦城也在不断展,到目前为止投资已经过六百万,做为龙头也带动了区里第三产业的展。

    按说这个时候金融风波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过去,国内经济正处于高展的前夜,电力供应没太大缺口,凤凰本身也不是一个缺电的城市,用电指标比较容易争取到,甚至前一段时间,居民用电过一定度数的话,价格上还可以打折。

    不过,缺不缺电在供电局说,人家真要铁下心,宁可少赚钱也不给你送电那也没辙不是?虽然市里已经将各县区的指标协调得差不多了,但是吴书记考虑到来年的展,想再多争取一点机动的,那么跟电业局打一打交道也是难免的了。

    梁凤鸣是新来的电业局长,以前是省电业局生产科技部的部长,比赵茂盛多了些文人气质,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倒也符合他的名字,大家说起来都是“走了个爆仗,来了个娘娘”。

    横山区这边一提出要求,电业局这边就答应了,梁局长昨天还特地来走访了横山区区长吴言——带着相当大的诚意,当然,这也是新官上任该有的程序,拜会各路码头。

    聊了一阵之后,梁凤鸣起身告辞,钟韵秋相送,结果梁局长见四下无人,就提出了这么个要求,训,小钟,听说你跟科委陈主任关系不错,最近能不能帮着引见一下?”

    钟韵秋正说着呢,吴言就走了过来,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小钟现在也是名人了哦,那么多人私下找你办事。”

    “那都是冲着吴书记来的,”钟韵秋轻轻一笑,眼波盈盈贝齿红唇,满屋的灯光顿时失去了光泽,“我很规矩的。”

    “哼,说你胖还就喘上了,”吴书记死活见不惯小钟的笑容,悻悻地说她一句,转头冲着陈太忠笑一笑,“不过说实话,这个梁凤鸣去横山找我,可能还真就是意在找你。”

    “找我?不会这么夸张吧?”陈太忠挠一挠头,又犹豫一下,“你觉得他会有什么事儿呢?前两天我还跟夏言冰呛起来了。”

    “你遇到夏言冰了?”吴书记听得就是一愣,又笑一笑站起身来,“坐沙上说吧……小钟收拾一下。”

    她本是爱干净的人,只不过已经跟自己的秘书共用一个男人,起码心理上是接纳了钟韵秋,否则的话,小钟都不可能隔三差五地来领导家休息,不过这么一来,家里的卫生什么的,也就都由钟秘书包圆了。

    “良辰美景不能虚设啊,”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今天不过去了,就在你这儿呆着,你俩一块儿陪我。”

    白书记白他一眼,烟波蔼蔼风情无限,“你少来了,先说正事,现在还没到八点呢……”

    第二天,陈太忠终于下定决心见一见梁凤鸣,人家已经通过多个渠道打招呼了,而且他也想知道,说科委小话的是不是这厮。

    帮着联系梁局长的是钟韵秋,不过中午赴会的时候,陈太忠带了孙小金前往,地点是梁局长选的的‘万缘大酒店’,而不是电力宾馆。

    梁凤鸣是孤身前来的,见到孙小金跟着陈太忠来,登时就是微微一愣,旋即笑一笑,“孙书记也来了?呵呵,荣幸之至。”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孙小金的脑瓜也绝对好用,笑着打趣他,“敢情梁局是想单独见陈主任……这次是不行了,下次吧。”

    “倒不是那个意思,”梁凤鸣笑着招呼两人坐下,笑嘻嘻地跟陈太忠套近乎,“早就听说陈主任了,一直都挺忙的,没时间去科委拜会,还请谅解了。”

    “梁局客气了,您这是领导,怎么能说拜会呢?”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摇一摇头,“幸亏您没去,我最近在素波呆的时间比较多,您要是去了还未必见得上我。

    没营养的话说了好几箩筐,酒菜上来之后,又喝了一阵,陈太忠觉得气氛有点别扭,酒喝得不痛快,索性直说了,“梁局找了这么多人找我,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梁凤鸣愣一愣,细声细气地答他,“我也没找多少人,就找了两个人,这不是都联系上您了?”

    这话什么意思?陈太忠夹菜的筷子微微滞了一滞,是你找我的,你牛逼个什么,什么叫“没找多少人”?

    “呵呵,”孙小金听得就笑,“看来梁局长找陈主任,还真是有私人事情?”

    加上这个补充,陈太忠马上就明白了,人家是说我没可世界地找关系搭你的线儿——那是因为我找你说的事,不合适让太多人知道。

    “私人的事儿可以说说,”他笑着点头,话语间的阴阳怪气就少了很多,“不能为公家的事情,耽误了私人的交情,梁局您说是不是?”

    “那是,”梁凤鸣点一点头,“上次偷电缆那几个家伙,也找我让我帮着说情了,我就没答应他们,没找孙书记,“这种场合,他当然不合适点出钟韵秋来,官场上好多事情都是这样,做是可以做,说却是说不得的。

    你没找孙小金,但是你找王宏伟了!陈太忠看他一眼,心知也不合适在这种细节上计较,“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呵呵,本来我还想找媒体报道一下呢,后来想一想也没啥意思,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不是?”

    这家伙还真是软硬不吃啊,听到这话,梁凤鸣心里也是有点不高兴,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算什么,威胁吗?

    他这次找陈太忠确实有事,此事关系到他的位子的稳定,倒也没办法计较那么多,不过话都说到这一步,他也不想再遮遮掩掩的了,“既然都不是外人,那我就直说了……陈主任最近是不是见过我们夏局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