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祖宝玉的谨慎(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祖宝玉的谨慎

作者:陈风笑
    祖宝玉这话,拒绝的味道极浓,罗璟听得登时就是一愣,“祖市长……您的意思是说?”

    祖市长还真有点腻歪了,心说我不是看在你堂哥的份儿上,还真就不管你了,这么不知道进退?“我这儿现在有点不方便,小罗,我就任副市长还不到半年。”

    这话一出口,罗璟终于恍然大悟,敢情人家根基还没打稳,自己这要求真的是过分了一点,于是赶紧笑着举杯,“呵呵,是我没想到,这一杯算是赔罪了。”

    当然,话说到这个地步,罗总也不好意思再问陈太忠凤凰市校园网的事情了,要不岂不是在打人家祖市长的脸?

    他不问,陈太忠自然不会吃撑着去提,事实上陈某人还挺高兴的呢,祖宝玉帮我挡了一下,省得哥们儿费口舌了,要不然活给了你,我怎么跟小紫菱交待?

    然而纵是如此,他还是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随着哥们儿人脉的拓展、势力的膨胀,将来很可能自己人内部为某些事情争得不可开交。

    眼前的境况就可为明证:荆紫菱想接校园网的活儿,袁望就很眼红,总算是袁总知道自己跟紫菱的关系,心甘情愿地打下手,但是,若是再多一个罗璟出来,该怎么分呢?

    嗯,好吧,这都是商业行为,跟官场的关系不大,但是官场中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不是?打个比方说吧,吴言不再担任横山区的区长了,姜世杰和张新华都想争这个位子——我又该支持谁呢?

    想做一个合格的领导,必须先学会取舍!这一刻,陈太忠有点悟了,事实上,以他在凤凰呼风唤雨的能力,大可不必为这种小事头疼,他想支持谁,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谁还有胆子跳出来反对不成?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想总结的是规律而不是个例,是的,罗天上仙的红尘之旅是想学习一些本源性的东西,用电脑游戏来比喻的话,那就是他想琢磨出源程序而不是单纯的通关技巧。

    这么一来,就容易产生内斗,又容易让自己人寒心——王启斌的遭遇就是个典型的例子,由于郭宁生没有在自己阵营内部做好利益分配,导致现在本人都被省纪检委弄去了。

    想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有点走神了,势力小了容易被人打压,势力大了内部却是容易出问题,这官场还真的不好混。

    他在这里琢磨,王启斌却是打蛇随棍上,纠缠住了祖宝玉,“赵喜才确实没有个市长的样子,水平太差,大局感也不强,以后市政府我只认宝玉市长的话,其他人,“我可真的都不太信得过了。”

    这就是输诚了,不过这也正常,自打戴复去了总工会,王部长孤魂野鬼好多年了,祖宝玉虽然是个比较弱势的副市长,但好歹级别在那里摆着呢,两人能拉近一点关系的话,他倒也能有点底气。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祖市长身后有陈太忠,遇上再麻烦的事情也有放手一拼的能力,王启斌可不想今天才投靠了别人,没几天靠山又倒了——他已经吃够了没组织的亏,实在不想再冒险了。

    “呵呵,你那是信得过太忠,“祖宝玉笑嘻嘻地回答一句,也不再说什么,至于这话的含义,可以有多种解释,就看听者想怎么理解了。

    事实上,祖市长虽然弱势,但是还真的不想明着接受此人进入自己的圈子,不过他倒不是嫌对方人微言轻,而是有别的缘故。

    酒足饭饱之后,他将罗璟撵走,扯着陈王两人去洗脚屋泡脚,这个时候他才表露出真实的意图,“小王,这个郭宁生回来还真是麻烦,既然甄长喜有拉拢你的意思,那你就明着跟姓郭的打对台就行了。”

    甄长喜背后是伍海滨,而郭宁生虽然也靠着伍海滨,但是这次出事,伍书记不但袖手旁观,还为王启斌做了保人,经此一事,郭伍二人之间再无配合的可能。

    反正,郭书记这次能化险为夷,是因为搭上了赵喜才的线儿,所以只要王启斌立场鲜明地同其打对台,伍书记非但不会阻止,十有**还会私下支持一点。

    “然后呢?”陈太忠听得心就是一动,刚才王启斌问他该怎么行事,他也有点犹豫,可以应对的手段很多,但是什么手段最合用却是值得商榷的——毕竟蒙老大格了,不让他再招惹赵喜才。

    所以,他叫王部长来吃饭,不但是想将自己手里的圈子捏合一下,更是想从祖宝玉这儿得到一些建议,眼下听得祖市长如此解释,禁不住追问一下。

    “然后也就这样了,“祖宝玉笑嘻嘻地回答,“小王谁也不靠,先坚持一段时间吧,没准伍海滨看他斗得高兴,还会向上推他一把。”

    “伍书记手里人选多了,怎么会推我?”王启斌听得就是一声苦笑,敢情这祖市长不想让这层关系曝光,我刚才的话也算是白说了,没组织的人就是命苦啊。

    “这谁说得准?”祖市长笑一笑,很有点云淡风清的味道,“能上去的不一定是领导的心腹,你自己觉得没什么重要的,但是伍海滨可未必这么看……”

    听到他这么解释,陈太忠和王启斌同时陷入了沉思里整理,好一阵陈太忠才笑着回答,”倒也是,王部长可是恶心赵喜才的最佳人选了……这算是一根钉子扎在郭宁生眼里了。”

    “而且有你支持,这事上赵喜才扯不动蒙老大的虎皮,“祖市长笑得就像偷了七八只鸡的黄鼠狼,“我要是伍海滨,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听祖市长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是这么回事,“王启斌笑着回答,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苦涩:这个可能我也想到了啊,问题是从此以后,我的日子就再也太平不下来了。

    大多数官场中人,不会愿意自己成为暴风雨的风眼,而且涉及这么多大佬的争斗,区区的一个副处,“危险越高收益越大”的规律在这里未必能体现出来,粉身碎骨的可能性倒是更大一些,这一点,至部长非常清楚靴四

    但是现在,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陈太忠想的又不一样,在他看来,祖宝玉分析得很有道理,伍海滨扶持王启斌,有百利而无一害,别人看到的是伍书记在跟赵市长的斗争中又占了上风,谁又能想到王某人其实也不是伍海滨的人呢?

    而且,王启斌的根基浅,真正的靠山是他这个远在凤凰的副处,想兴风作浪也是不易,同时又维系了跟蒙艺一系的关系,伍海滨何乐而不为?

    “祖市长的分析能力,小陈我是佩服,“陈太忠这话可不是信口胡说的,他是真的佩服。

    “瞎,不过就是被人阴过一道,躺在家里胡思乱想了一阵,”祖市长叹口气,语气变得艰涩了些许,“吃过亏才看得远,也算是顿悟吧……纸上得来终觉浅啊。

    你悟得相当彻底呢,看着门被推开,捏脚的小姑娘走了进来,陈太忠不再说话,心里却觉得有点好笑,所以祖老哥你不想张扬跟王启斌的关系,以备关键时刻来用——说穿了,也是怕扯进赵喜才和伍海滨的争斗中啊……

    这件事告一段落之后,陈太忠终于是能回凤凰了,眼下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大家手上的事情也逐渐分成“来年再办”和“尽快处理”两类型。

    当然,机关工作是具备相当的连贯性的,大多事都是暂时停了下来,值得尽快处理的事情并不是很多。

    就在这个时候,陈太忠又被分管市长乔小树喊了过去,“小陈,现在有人向市里反应,说是你们科委把火炬计划和星火计划的拨款,都用来给职工福利了口”

    “这才是闲得没事乱嚼舌头,”陈太忠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火炬计划的钱,有一部分是用来给领导层配车了,不过在他看来,这并不算挪用,“科委的资金使用情况,小树市长您很清楚的啊……咱也不怕他们查。”

    梁志刚手里的专项资金,花在相关项目上的也不止五百万了,只不过是凤凰这里的火炬计划跟别处的不太一样,是以资金养资金,买车的钱可以说是用火炬计划的资金赚来的,别的机关都是拿拨款买车,我们这儿自筹资金买车,你们也要叨叨?

    “关键是你们的年终福利太高了,“乔小树听得也笑,“就算普通职工,连奖金带实物,也价值两千多了,太有钱了……所以有人眼红。”

    “切,那我们科委就活该受穷?”陈太忠算是听明白点了,这不是有人专门要跟他作对,实在是红眼病作,这越地让他愤愤不平了起来,“小树市长,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啊。”

    “可是你们也要注意,这种事情万一捅上去就不好了,”乔市长的手向上指一指,意思是说省里,“不管怎么说,理论上讲科委是吃财政的,你们这儿花钱花得太过红火的话,来年的经费和拨款……怕是会有点麻烦。”

    “问题是这钱是我们挣来的,科委现在有那么多厂子和公司呢”,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恼火了,“而且,科委大厦还要建成凤凰的标志性建筑“要体现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来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