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拉人进圈子(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拉人进圈子

作者:陈风笑
    对蒙艺内外有别的做法,陈太忠能够理解,但是要说一点芥蒂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眼下他考虑的不是这个,他考虑的是,蒙老板要是插手凤凰校园网并且指定凤凤科委监管的话,陈洁会有什么想法?

    若是蒙老板还能在天南干两年,陈太忠是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但是老蒙估计三五个月内就要走人了,陈省长失去了相应的压力,会不会向哥们儿找后账呢?

    按说,陈洁现在跟凤凰科委的关系也相当不错,这是一个能让她长脸的地方,自打化解开前憩之后,短短的五个月内,分管副省长就三下某地级市机关,并在同电业局的争斗中为之撑腰,这是极为罕见的。

    不过这年头的人和事,谁也说不准,而且在陈太忠想来,不管有事没事,各级领导都该多走动走动,以前他不懂这个道理,吃了不少亏或者说办事很是不顺,那么眼下就要注意这个问题了——反正年关到了,他又在素波,这就是拜会领导的理由,礼多人不怪嘛。

    于是,第二天他并没有跟着市教委一行人离开,而是又为陈洁做了一副浸水后可以显形的石板,跟蒙勤勤那块一样——对女性领导送这个,应该是不错的吧?

    这不是哥们儿要巴结,而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太忠如是安慰自己,既然混了官场,那就要讲官场的规矩——他能这么想,可见心里对这种蝇营狗芶还是有些许的抵触。

    陈省长也是相当忙碌的,在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才抽出时间接见了他一下,表现得很自然,随口鼓励他两句之后,收下了那块石板,听取了使用方式,倒是没有现场演示,这也是省部级领导该有的矜持。

    不过,陈省长的任务也在同时派了下来,“小陈,过了春节以后,去海角、天涯、地北这几个省走一走,要多跟兄弟单位交流一下。”

    似乎是越来越身不由己了,陈太忠心里哀叹一声,茫然地走到自己的桑塔纳前,原来是忙在凤凰,然后就是忙在京城和素波,现在都该忙到外省了么?

    才拉开车门坐进去,却又是接到到了祖宝玉的电话,“太忠,来坐一坐吧,给你引见个人,是个朋友的堂弟。”

    祖市长引见的这位叫罗璟,在北京开了一个通讯公司,年纪三十多岁,母亲是某著名妇产科医生,经她手上接生红色三代不计其数,圈子里很有名气。

    这就是人脉,罗璟仗着母亲的人缘儿,也能接一点这样那样的活儿,现在6海省电信局要替换一批通讯设备,大概七八千万的模样,罗总知道祖市长在6海那边关系硬实,就跑过来央着他给介绍两个人。

    祖宝玉一琢磨,陈太忠在6海也有那么一两个朋友,大家结识一下也总不是坏事,顺便还可以说一说校园网的事情。

    陈太忠才赶到饭店,却是又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说是上午市委秘书长甄长喜找他谈话了,虽然是语焉不详,不过看那意思,是想让他搞清楚现在的处境——“郭宁生估计很快要出来了”。

    要不说这官场里的事情,基本上就防不了有心人的打探呢?甄秘书长的意思很明显王启斌你危险了,你俩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下一步该怎么走得考虑好。

    当然,他这么说,拉拢的意思就很明显了,王启斌心里也犯愁,就想着找陈太忠问一问计,没错,他的官场斗争经验比小陈丰富很多,但是这件事上,不请教这年轻人是不行的。

    陈太忠琢磨一下,这王启斌现在也不是外人,索性将祖宝玉引见给他算了,“祖老哥,东城的组织部长找我有点事,能不能过来一起坐一坐?”

    “既然是你的朋友,还说什么呢?”祖宝玉笑着答他,“太忠你要再这么见外,那可就没意思了。”

    罗璟在一边看着有点吃惊,心说这年轻的副主任果然不简单,一个区委的组织部长也是巴巴地上杆子来蹭饭,“陈主任还真是年轻有为啊。”

    祖宝玉看他一眼,岔开了话题,“太忠,都是自己人,咱就不见外了,小罗想在6海接点活儿,正好我够不着……你不是跟支光明关系不错吗?估计他差不多能说上话。”

    “多大的活儿?”陈太忠肯定要问这个的,反正他也不可能马上就敲定此事,介绍给支光明倒是简单,但是该要求支总出多大力,这可是关键。

    一听说是三四千万,他的头也挺大,琢磨一下摇一摇头,“这个就不敢给你保证了,能拿多少算多少吧,你别看钱不多,百十来万都值得部里的人写条子了。”

    “信息产业部那边,我倒是找人打招呼了”,罗璟笑一笑,很有点胸有成竹的样子,“现在关键是6海那边,也有省里的关系在顶着,所以要跟地方上协调一下。”

    “哦,要是这样,还好办一点,”陈太忠笑着点一点头,却也没把话说死,是的,他要等回头再私下问一问祖宝玉,这人到底该怎么帮。

    正说着话呢,王启斌就赶了过来,一见祖宝玉就愣了一下,“祖市长也在?”

    “行了,都不是外人,坐吧,“祖市长很随和地笑一笑,“我跟太忠关系好得很,小王你别拘束,该吃该喝随意。”

    “今天甄长喜找你说话,怎么说的?”陈太忠一句话直指核心,王部长听得就是一愣,瞥了祖宝玉一眼之后,才犹豫着回答,“估计……赵市长这次帮郭宁生,不是白帮的。”

    “郭宁生是你搞的?”祖宝玉一时听得大奇,他当然知道,小陈当着自己的面这么问,那就说明这个小小的组织部长实实在在地“不是外人”了,于是迅调整好了心态,“太忠你这还真是下手狠啊。”

    “姓郭的先把王部长送进市纪检委的”,陈太忠哼一声,冲王启斌努一努嘴,“说起来不怕老哥你笑话,王部长这次还真冤枉……”

    他也记着那帕里的手段呢,在范围内,还是适当地可以摆一摆道理的,李毅光翻脸不认那老书记的事实会引起别人的同情,王启斌被自己人算计和出卖,那也是拿得出手的道理不是?

    说实话,祖市长还真有点不适应陈太忠强行将陌生人拉进圈子的做法,可是听到这样的因果,登时就明白了,敢情这姓王的跟自己一样,都是欠了小陈天大人情主儿,那么……也真的只能不见外了。

    “又是内斗,”听完大意之后,祖宝玉苦笑一声摇头,犹豫一下才张嘴话,“这个赵喜才也忒不是玩意儿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仓……没事小王,有我和太忠在,咱总不能看着你吃亏。”

    他这么说就是表态了,王启斌我跟你是同一个战壕的,而且还很明确地指出,我和陈太忠都跟赵喜才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直到这时,王部长才恍然大悟,敢情陈太忠和赵喜才真的是不对眼,忙笑着回答,“有祖市长关心,小王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我可不行,你得找太忠才是正经,”祖宝玉笑着答他,“小事上的话那没问题,尽管找我,大事上还得是太忠。”

    他这话说得就算异常真诚了,王启斌当然感受得到,心里不禁窃喜一下,看来自己在逐步被陈太忠的圈子接受,于是笑着点点头,“您二位,都是我的贵人。”

    他说得挺恭谨的,不过祖宝玉是何许人也?自是现这家伙悄悄地瞟了一眼罗璟,笑着开口解释,“这时北京的罗总,找我和太忠办事的……对了小罗,今天的事儿你就不用外传了啊。”

    “祖市长您这是开玩笑呢,这点规矩小罗我还是知道的”,罗惯笑嘻嘻地点点头,“呵呵,天南省我总共也不认识几个人,跟谁传去?”

    这家伙说话也太随意了!祖宝玉心里评价一句,不过,既然是商场中的人,又是来自北京这种嘴皮子比较灵光的城市,倒也不能要求太高了不是?

    当然,就算有这些个理由,他也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祖市长索性转头冲陈太忠问了,“昨天见蒙晓艳了,她好像跟王伟新关系不错?”

    “王伟新可是个聪明人”,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他跟我关系也不错,回头还指养从他那儿搞点活儿呢。”

    “也不知道你们的校园网能不能批下来,”祖宝玉听得就笑,“不过凤凰要是上马的话,我这儿校园网的建设可是要吃紧了,钱就那么多啊,你跟陈洁关系又好。”

    “蒙校长都出马了,应该没有拿不下来的道理”,陈太忠也不想解释那么多,倒是罗璟听得一愣,“祖市长您这儿也有校园网项目?”

    你这家伙的心思也太野了,没学会走呢倒想跑了?祖宝玉看他一眼,笑着点头,“有是有,不过都是省教委负责,找我不顶用……我这是跟太忠开玩笑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