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亲疏有别(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亲疏有别

作者:陈风笑
    王伟新对蒙艺打来的这个电话非常操心,昨天中午蒙晓艳就请假说去看叔叔,回来以后却是绝口不提见面的经过,甚至下午都不是很有精神,这让他心里非常地不安。

    凤凰市的校园网项目是教委钱主任建议的,但王市长才是这个项目的主要推手,来省城活动的任务是重中之重,这个项目的进展不但涉及到凤凰市教育系统的展,更涉及到了王市长的脸面,要说他对蒙晓艳没有寄托了点希望,那才是胡说——不但有,而且很高。

    所以,面对面色不好的蒙晓艳,王伟新心里都难免增添了两分凉意。

    而今天则不同了,蒙老大居然主动给蒙校长打来了电话,接完电话的蒙老师也是笑意盈盈,王市长心里就又升起了一点希望。

    好不容易硬撑到了酒宴结束,王市长才说要拉着蒙晓艳私下打问一下,谁想祖宝玉笑眯眯地话了,“蒙校长不午休的话,找个地方坐一坐?我听小陈说起你好多次了。”

    祖市长这是真正的信口开河,事实上他俩认识这么久了,在昨天之前,陈太忠根本没跟他提起过蒙晓艳三个字——陈某人爱卖弄那是没错的,但也不至于肤浅到那种脑残的程度。

    但是,当祖宝玉听市教委传来消息,说这次凤凰来的人里,有蒙艺的侄女儿的时候,立刻就打电话给陈太忠确认,所以,不但得知消息属实,更知道两人关系匪浅。

    所以说今天中午祖市长能出现,并不仅仅是简单的业务关系,他是憋着劲儿要跟蒙校长套近乎呢,眼见曲终人散了,于是出声挽留。

    “小陈?”蒙晓艳听得就是一愣神,“陈太忠……主任?”

    你这职务叫得未免太牵强了一点吧?祖宝玉听得有点想笑,不过只凭着这话,他就能断定两人的关系真的是不普通,于是笑着点点头,顺便扫其他人一眼:没事的话,大家就散了吧?

    按说这种情况下,就应该是只剩下这俩了,可是这次不一样,王伟新不答应——你是副市长我也是副市长,凭什么你就要撵我走呢?

    “祖市长说的是太忠啊,我俩也很熟,”他从桌上摸起软盒中华递一根过去,笑着话了,“凤凰市教委的统一采购,得到小陈的大力支持呢。”

    钱自坚一看王市长这次没给自己散烟,这心里就明白了,领导这是说话了:你们还抽什么烟?我们说几句私密点的话,大家回去休息去吧。

    于是他冲沈主任使个眼色,其他人一哄而散,只剩下素波市教委的办公室主任站在包间门口,将门留一条小缝,张头张脑地等待领导召唤。

    “原来王市长也跟小陈很熟啊,”祖宝玉见这架势,心里倒也明白了一二分,有意无意地看蒙晓艳一眼,现对方没什么反应,于是笑着摇一摇头,“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一问蒙校长这次来,需要素波这边怎么配合呢?”

    他的话说得很明白,素波要配合的是蒙晓艳本人,而不是凤凰教委或者别的什么对嘉

    “谢谢祖市长了,配合肯定是需要的,“蒙晓艳点点头,接着又顿一下,似乎是在琢磨什么,大约是两秒钟左右,才轻笑一声,“现在还想不到具体……该是什么方向,等有需要的时候我联系您吧。”

    家学渊源啊,两个副市长心里同时叹一口气,蒙晓艳现在也不过才二十五、六岁,换个一般的女孩怎么可能如此圆滑地说出这些话来?表情还如此地自然?

    祖市长本身就最注意说话方式,耳听得眼前的年轻女孩说话如此有章法,当然就知道多呆无益了——虽然蒙老师最后一句话还略显莽撞了一点,但是搁在省委书记侄女儿的身上,这莽撞也就不再是莽撞,而是一丝应有的傲气。

    “那没问题,我这儿的大门随时向蒙校长敞开着……当然也包括王市长,呵呵,“祖宝玉笑嘻嘻地点点头,却是站起了身子,“酒喝得有点多,有点上头了,得回去睡一会儿。”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祖市长认为,该表达的我都表达了,既然王伟新你一定要在留在这里,那我走好了,两个市长陪一率中学校长,有点过了。

    对他来说,在蒙艺面前能说上话的人,有一个就够了,再多也没用,反正他的背景在那儿摆着,又是借那背景摆脱困境的,而蒙老板的安置方式已经说明,人家是绝对不会重用他的——是的,他只需要一个纽带能畅通地交流就行了。

    看他走得轻松,王伟新摇一下头,心里明白这祖宝玉八成对自己有几分不满,一时就觉得有点恼火,看在小陈面子上,我招呼你一下,你倒是够傲慢的,嫌我在场碍事?

    这就是各人处事方式不同,造成了不同的社交手段,按说这二位都是聪明人,不过王伟新是从基层干起来的,赶对了时机,明白结党的重要性,而祖宝玉则是靠着父辈那个圈子,虽然说不上是太子衙内什么的,勉强也算个红二代,骨子里是有点傲气的。

    不过,正因为两人都是聪明人,所以深谙和光同尘之道,这点小芥蒂谁也不会放在心上,下一刻王市长的思绪,就回到了眼前,”去茶座坐一坐?”小说站.“王市长有什么指示,就在这里说吧,”蒙晓艳不想出去坐,毕竟一同来的人那么多,自己和王伟新单独去茶座,容易造成别人的想像空间,并不是什么好事,“下午还有工作,我想休息一会儿。

    “也没别的什么,就是……校园网这个项目对市里来说,很重要,“王伟新笑嘻嘻地看着她,”要是有什么好消息,尽早告诉我,我这边也好配合。”

    又一个市长要配合,蒙晓艳心里有些许的得意,想着王市长往日对自己照顾有加,犹豫一下,还是说了,“我努力吧,回头跟陈主任说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凤凰科委那儿获得一些支持。”

    事实上,蒙艺不是这么跟她说的,蒙书记只是随意地问候了她两句之后,就告诉她,“凤凰的校园网,我会催一下陈洁,可能从陈太忠的科委走一下账,不过你先别说出去。”

    蒙校长虽是家学渊源,毕竟人还是太过年轻,也不是很了解自家叔叔的处境,心想这是太忠帮我说话了吧?于是,她心里既有点怨恨这个叔叔信任外人强过信任自己,又有点感激陈太忠帮自己直言。

    总之,叔叔出面的话,此事就容易办得多了,她有了这个认识,自然会开心许多,等到王伟新问,就想将此事的功劳全推到陈太忠身上——我蒙晓艳除了有叔叔,还有别的朋友帮忙呢。

    “嗯?”王市长听得就是一愣,“州才不是你叔叔给你打的电话?”

    “是他打的,不过这个校园网,我还是想找一找陈主任帮忙”,蒙晓艳说着就站起了身子,笑吟吟地回答,“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努力为咱们市里争取这个项目。”

    “那就好,“王市长也站起身子,笑嘻嘻地点头,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本来是教委的事情,为什么科委又横插一杠子?难道说蒙书记现在真的是……无条件地支持陈太忠、支持凤凰科委了?

    这不符合蒙艺的作风啊,王伟新真的有点挠头了。

    事实上,挠头的不仅仅是他,蒙晓艳都没想清楚自己的叔叔为什么这么做,不过,她不是有陈太忠可问吗?

    当天晚上,蒙校长就在紫竹苑里等陈太忠,谁想还没等到陈太忠,却是撞到了来的雷蕾,结果等陈某人跟荆紫菱泡完酒吧再回来,就是夜里十点半了。

    总算还好,蒙晓艳也知道雷蕾的身份,在她面前并不掩饰什么,“太忠,今天中午叔叔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校园网的项目,可能要从你们科委转帐……这是个什么意思?”

    “哦?他跟你说了?”陈太忠看她一眼,心里说是意外吧,又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反应,毕竟蒙艺也是人,是人就有逃不开的七情六欲。

    “唉,懒得说了,反正为你的事儿,跟蒙老大吵了一架”,他苦笑一声摇头,“结果他骂得我狗血淋头,你倒是坐享其成了,看来这血肉亲情还就是厉害……外人,终究是外人啊。”

    “他骂你了?为什么?”蒙晓艳听得越地惊奇了,甚至连在煮咖啡的雷蕾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嗯,无所谓的,因为我先骂的他,”陈太忠轻笑了起来,“我指责他不关心你,结果他……大概是嫌我多事吧?”

    “我说他今天怎么转变得这么厉害,”蒙校长皱着眉头琢磨,好半天才摇摇头叹口气,“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和蔼可亲的叔叔了。”

    “人都是会变的,其实他一直都是为你好,”陈太忠不想再说此事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十有**没问题了……要洗澡去,你俩谁陪我?”

    “我去,”蒙晓艳当然要要如此说,谁想雷蕾也接话了,“我也三天没洗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