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老蒙也想到我跟喜才对着干的?陈太忠听蒙晓艳嘴里说出“划清界限”四个字的时候。禁不住苦笑一声:其实哥们儿主要是看他不顺眼。要是顺眼的话。这界限划不划都无所谓的嘛。

    不过。他也没心解这个。心说反正我也不跟你去碧空。你都要走了。我在这里布置点后也是的吧?失去了组织的关照。真的很惨的。

    撇开了这份计较。他居然有心思关心一点别的东西了。“对了晓艳。没跟你叔叔说一说校园网的事情?”

    “我说了。来素波就是为了校园网的事情。而且因为教委指望着我。所以我才能自由活动。”蒙晓艳撇一撇嘴。很郁闷的样子。“可是叔叔说不用**心。要我不要管。太忠。他对你比对我还好。亏的我爸当时那么照顾他。哼。”

    “你知道什么?没蒙老板心里有本账呢。”陈太忠笑着答她。脑子里却是不住的转悠。按说蒙艺也不是个绝情的人。怎么会一点都不管呢?随便打个招呼也有威力的嘛。

    嗯。明白了。下刻他终于找到了比较合乎情理的解释:蒙老板这是想着自己要走了。而这校园网的钱一时半会儿不可能一次性到位。到时候他一走。陈洁或者别的什么人一旦不买帐。就硬生生的把蒙晓艳晾到那儿了。

    这个可能性。真的大啊陈太可是知道。蒙老板那是很要子的一个人这件事里是不涉及到蒙晓艳还好。涉及到了。老蒙肯定不会给人留下什么打脸的机会。

    遗憾的是。蒙艺不能把他要走的信息告诉蒙晓艳。所以这件事看起来就有点不通情理。难怪蒙校长要这么抱怨了。

    自家侄女儿不知道。倒是我这外人知了。想到这一点。某人又禁不住小小的的意一把:我知道这个消息。这可也全是靠推理判断的出的哥们儿的智商那可不是乱盖的。

    不过他自鸣意了之后。就是一阵深深的感慨。要不说这年头低调是福呢?蒙艺不肯帮蒙晓艳出头就省的到时候校园网建设到一半。蒙校长因为资金短缺而受人指责和嘲讽了。

    “胳膊肘从来都是往里拐的。”他笑着安失落的蒙校长。“你放心。你叔叔肯定是为你考虑的多一不过有些用心。不方便说出来就是了。”

    “他为他自己考虑的更多做了官的都这样”蒙晓艳哼一声。又白他一眼跷家女孩的辣在这一刻显露的淋漓尽致。“太忠。你敢确定他不是这样的人吗?”“我。我敢确定我不是这种人。”陈太忠苦笑着答她。这个问题实在太犀利了。直指本心。若是外人这么说的话。他自然有无数的歪理狡但是蒙晓艳表面上大大咧咧。骨子里是个非常敏感。极易受到伤害的女孩儿。

    做为男人。可以让自己的女人吃醋。却是不能让她伤心。陈太忠的道德观跟旁人略略有所不同。所以他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决定。“这样吧。我帮你把这件事办算了。”

    “你办?你怎么办'”蒙晓艳愣愣的看着他。眼中满是不解。“你别告诉我说你要去找陈*。科委是科委。教委是教委。就算她再欣赏你。也不可能容忍你在她的的盘指手画脚。有我叔叔支持都没用——你这么做不合规矩。”

    “这点事情还用你提醒吗?我这几年官场也不是白混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好了。我有别的法子。不过也不敢说一成功。你先别声张出去。”

    “可是我要不声张的话。谁知道这事儿是我办成的?”很显然。蒙校长越来越找到昔日公主的感觉了。省教委的人都围她恭维。她自然而的不希望别人轻自己。

    “山人自有妙计。你跟着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只当我没插手。”陈太忠开始自顾自的脱衣服。“我说娘子。们歇息了吧?”

    他真是有点算计的。不过遗憾的很。第二天上午他给蒙艺打了俩电话都是严自励接的。思是说蒙记年底挺忙。他一定会转告云云——那语气客气到不的了。一般人听了。绝对不会认为说话的是省委书记贴身秘书。

    中午就是荆涛五十六岁的生日宴会了。由于不是整寿。参加的人也不多不过还是在万豪酒店包了一个两张台的大房间。陈太忠本来说是要荆紫菱帮自己把礼物捎到算了。他实在不好意思见她的母亲——上次扮蒙古大夫的后果。很严重啊。

    谁想天才美少女不答应。一定要他亲自去。“反正你没事。最近我总是被你抓去当女朋友。尚阿姨卓主任何院长。都数不过来了。难道说只有你用我的份?”冤枉啊。我还没“”过你呢。陈太忠正打算比较下流的调笑她一下。却是关正实打来了话。“中午荆教授做寿。你去不去?”

    他这么问。那肯定是要去了。当然。这里面有多少是校友情谊。又有多少是因为别的缘故。那就实在讲不清楚了。反正走的近的意思。

    未来的省科委大主任要去。陈太忠当然也就要去了。这倒不是要尊重领导的缘故。事实上。有关主任在。他就可以躲开荆紫菱的母亲了。

    荆涛的人脉比荆以远不知道差了多少。不过饶是如此。两大桌人也是坐满满的。虽然像安局廖宏志之类的没有来。但是他的同学学生和同事倒是很来了几个。

    就连水利厅的副书王浩波听说之后。也跟着陈太忠一起来了十足的不之客。“反正是中午一顿饭哪里吃不是个?”

    远望公司的老总袁望也来自从搭上陈太忠之后。他的买卖很是兴旺。这当然很正常。不怕欠款。生意自然要比别人强很多。

    袁总也对开搜索擎很感兴趣。自从荆紫菱搞起易网公司之后。两家就时不时的就一些项目搞点合作。当然。袁总虽然算是小款了但是也没能力在

    上投资烧钱只过易网公司偏重软件架构而远望重系统集成两家正好可以互补偿。

    昨天荆紫菱就校园网的事情跟他询了一下。袁一听登指大动。一打听是陈太忠许下的项目就迫不及待的表示了合作的**。小荆总也知道以自己的技术实力和人才储备。想顺利的吃下这个项目怕是有点够呛。倒也没有一口拒绝。所以袁总今天出现在酒席上。也是正常的事情了。

    十二点左右。人就基本到齐了遗憾的是二十三个人必须要分两桌来坐。荆紫菱要拉着陈太忠跟荆涛坐在一桌被陈某人异常坚决的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面对你母亲鄙夷的眼神。

    于是。他就跟王浩和袁望这些相对关系比较远的人坐到了另一桌上。大家送上各自的礼物之后。吃喝了起来。

    “太忠。你这洋酒雪茄之类的。层出不穷啊。”王浩波笑嘻嘻的跟他聊着。陈太忠刚才上的是两瓶一点五升的洋酒。加一套全金男士用品。“哪天给我也弄点。我不白要你的。”

    “想要就说嘛。钱钱的多伤感?”陈太忠笑嘻嘻的答他。“回头就给你搞。对了。静河二库那儿停工了。为什么?”

    “资金紧张。反年前完不成了。等开春吧。”王浩波笑着答他。“你放心。干到这一步。别说张州。就是邻省的沙洲也不可能掣肘了。”

    一边的袁听他俩说着。也是时不时的插两句嘴。跟陈太忠碰一碰杯。大家胡乱聊着。倒也挺热闹的。

    正说着呢。王浩波冒出一个人来。却是另一桌上坐着的。荆涛的校友。清华毕业的师典续安。他手举酒杯。“王书记。好久不见。来。咱俩干一个。”

    “呵呵。原来是典。”王浩波笑嘻嘻的站身子。跟对方碰一下喝了半杯。倒是那典工一仰脖。将一杯白酒倒进了嘴里。

    这典续安前是水电设计院的。后来调到了素波市规划设计院。他咽下口中的酒之后。并走人。“王书记。那个运河公园。我孩子想承包个饭店。你帮着给说一说吧?”

    “这我可是爱莫能助。”王浩波笑着摇一头。“公园建设的时候。我们水利厅是参加了。不过现在的公园管委会。听素波市政府的。”

    “好几重领导呢。还不知道?”典续安说着说着声音就大了起来。“当时公园的设计方案可是我搞出来的。这点东西能瞒的过我?”

    “可是就算好几重领导。我也不分管这一块儿。”王浩波虽然还是笑嘻嘻的回答。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还是找素波市政府比较好一点。公园的资金都是那儿拨的。”

    “我一手拿出来的方案。还说要让我当技术组组长。结果最后没我的事儿了。甚至设计人员的上都没有我。”典续安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是过河拆桥。”

    书记点点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不过还好。他也没火的意思。“但是典工。这事它不归我管。”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痛斥蒙老板

    王浩波的脾气算不错的了。但是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典续安还是让他感到腻歪。随口答了几句之后。见对方居然扯把椅子坐过来了。索性一转身。给对方一个脊背。跟邻,的陈太忠小声交谈了起来。

    陈太忠也觉的此人夹缠不清。有点缺心眼的意思。可是偏偏的。眼下是荆涛的寿宴。他总不能搞出什么来。也就充耳不闻了。

    典续安叨叨了一阵。见大家都不理他。捉住袁望对着喝酒。袁总见是这么个人物也是疼不已。不连荆涛都很尊重此人别人实在不好说什么。硬着头皮跟他闲扯起来。

    “这个典工怎么回事啊?”陈太忠轻声问王浩波。“感觉是他被人阴了一道?”

    “他不过是一个高工程师。学术上没问题。运河公园确实是他做的总设计。”王书记低声回答。“不过他在政府方面一窍不通。又没有人支持。还偏偏想在运河公园的事情上指手画脚。被人踢开也是正常的了。”

    哦。又是一个被人摘了桃子的家伙啊陈太忠明白了这个运河公园建成据说是花了好几个亿。这么大的工程。一个没背景看起来情商也略略欠缺的家伙。怎么可能占据领导的位子?

    若是搁在一年前。或者还会对典续安生出点同心来。同病相怜嘛不过现在他已经适应了某些规则。对此已经生不出什么想法了。倒是典的在别人的寿宴上不知道深浅的唠叨让他觉的有点心烦。

    “要不你说一说让他承包个饭店算了。”陈太忠皱着眉头看着典续安在这一桌骚扰别人心里很是不爽。“咱也清净一点。”

    “运河公园里的饭店手续都停办了。哪里是那么好包的?”王书记笑着答他。“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别人的日子也要过呢。再说了。跟这家伙扯上。他也不领你情。”

    “当年在设计院里。要他做设计二室的主任。他觉的自己资格老。一定要做设计一室主任。不领我的情不说。还找到我闹。说是我有私心。是**分子。”说到这里。他哭笑不的的摇一摇头。“可我只是书*。你说我冤不冤?”

    “这家伙的智商。”陈太忠听的也摇一摇头。“嗯。是情商不足。我们科委里。也很有些这样的主儿。”

    “所以说。这好人也不能乱做的。”王书记说话还是很客观的。“不过他也有点可怜。设计的方案活生生被别人拿走用了。大概就给了他几百块的奖金。他可6o年或者61年的清华生。确被欺负惨了。”

    “天底下不公平的事儿多了。'怎么可能管的过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要不是我点小办法。单位的钱也早就被省科委截胡了。”

    “那个肖震宇还不一?”王浩波冲桌子对面扬一下下巴。肖

    在是跟他打杂的。这家伙是荆的学生。去设计院教授打的招呼。“他也是受不了别人只用他干活。不让他署名。索性就借调到厅里了。”

    “咦?他不是你开。才进计院吗?”陈太忠听的有点奇怪。笑着问他“你的人。别也敢这么剥削。不怕王书记生气?”

    “新人就是这样。奇怪吗?新来的总的先做人。咱们官场里还不是一样?”王浩波看他一眼。眼中也略略带了点惊奇。“而且学校里学的那点东不经过几年磨练。直接在设计方案上署名。那是有风险的。”

    “听你这么说。看来对肖震宇的价不是很高?”陈太忠笑着反问。“他有点耐不住寂寞?”

    “呵呵。这两年出来的学生。谁耐的住寂寞?一个个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样子。”王书记感触颇深的摇一摇头。“小肖算是有眼色的了。他的那个主任是跟严院长走的。做人太小气。我跟老严配合多少年了。懒跟他计较。调到别的科室吧。又有点不给老严面子。索性直接把小肖借调走算了。”

    “今年我们科委招人。估计也遇到这问题了。陈太忠摇摇头。一直以来科委都是暮气沉沉的。现在行情景气了。虽然严把了进人的关但是每年应届大学生分配那都是硬指标。而且科委的年龄断层现象比较严重。也确实急新鲜血液补充。

    今年的分配势那就可想而知。来的人素质怎么样不好说。但是绝对会有些心高的家伙进来。心气高眼光自然也就高。想到这个。他有点头痛。“还好。这种小事不归我管。”

    “不归你管?时有的是你头疼的。”王书记笑一声。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现在的年轻人有点权力就敢乱伸手。胆子大到你无法想像的的步你科委的空缺位子太了啊。”

    “我们科委有纪检记呢。”陈太忠哼一声。“有胆子的话就试试。我倒是不信了。”

    两人就这么随意的聊着。不多时寿宴束。陈太忠也不想再呆了。看看时间一点十分。正是不是该给蒙艺再打个电话。想蒙书记主动将电话打了过来。“小陈你找我了'”

    “嗯就是晓艳那儿校园网的事”陈太忠早想好了说辞“素波这边已经开始上了。凤凰那儿不想落后啊。”

    “啧。你这家伙我还以为什么重要事。”蒙老板显然又被这话气到了。哼了一声才回答。“我都跟晓艳说清楚了。我这也是为了她将来被动。你难道想不到我为什么这么做?”

    “猜到一点。”陈太忠笑着回答。“不过我有个折中建议可以直接把资金打到凤凰科委嘛由凤凰科委代为拨付。这火炬计划挨的上一点边。”

    这就是他想到的变方式他若能从中插上一手。将来出面帮凤凰教委要钱。就是理直气壮的了。只要能要回钱来。他的科委会卡蒙晓艳吗?那不可能。这只是一个好处。一个好处就是。如此一来科委的职能也可以相应的增加一点。当然。教委的职能会因此削弱一些。不过只是凤凰一的的话。倒也无所谓。这年头不是有“特事特办”一说的吗?

    “你想的倒美。”他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过蒙老板的眼睛?所以蒙书记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这不关你的事情。你不要瞎操心。”

    “我倒是想不操心呢。晓艳已经很可怜了。你知道不知道?”陈太忠终于听的火起。一点都不顾忌对面是省委书记了。“她长这么大。你这做叔叔的。为她做么没有?走之前不该拉她一把?”

    “我怎么做事。需要请示你陈主任?”蒙艺听的也火了。啪的一声摔了电话。气的嘴角都抽*动了两下。这个小混蛋是怎么说话呢?

    不过片刻之后。他调整了心情。仔细琢磨一下。他自己都有点纳闷:今天这是怎么了。犯的着为这点小事。跟一个副处斤斤计较吗?

    没必要。真的很没必要。他很快就想明白了问题症结。自己确实没为侄女儿做过什么事。想来也实在有点愧对死去的哥哥。被那个混蛋说中痛处了。所以自觉的就生气了。

    不过这混蛋说话实在太没大没小了。蒙艺静一静心。找到蒙晓艳的电话拨了过去。“晓艳吧?我是你叔叔。没有午休?”

    蒙晓艳正跟素波教委的人在一起吃饭。又被人灌了一点酒。脑子有点迷糊。“哦。叔叔啊。有什么事儿吗?”

    她这话一出口。满都静了下来。蒙校长一看不是个事儿。赶紧站起身往外走。“嗯。正素波市教委的人吃饭呢。没有。没有喝酒。”

    她再回来的时候。眼睛清亮了一点。调皮的向在座的诸位吐一吐舌头。“实在不好意思。不能再喝了。家里管的严。”

    “昨天蒙校长跟教委的喝了不少。这是嫌我们市教委衙门小吧?”沈主任笑着话了。气的一边的祖宝玉市长狠狠瞪他一眼。你这小子不会说话能不能别说?冷冷的咳嗽一声。“大家下午还要上班。适可而止。”

    “对对。适可而止。”王伟新笑着接话。又侧头看一眼凤凰教委的大主任钱自坚。“老钱。你的关心自己的兵啊。做领导的。该出手的时候。要出手。”

    “伟新市长批评对。”钱主任笑着点点头。心说蒙艺都不让他女儿喝酒了。沈逸平你倒是敢乱说。于是笑着一举杯。“沈主任。来。我替小蒙挡一杯。咱俩碰一下。”

    我不是想套个近乎吗?沈逸平欲泪。不过他也反应过来了。自己说话确实有点没轻重。索性哈哈一笑举起了酒杯。“钱主任这么说。那我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