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五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五十章

作者:陈风笑
    非常遗憾,陈太忠的计划并没有奏效,就在五点四十左右的时候,他打通了何保华的电话,何院长听说是他,很爽朗地笑一声。&;1t;&;gt;

    “原来是陈主任啊,本来是晚上的飞机,下雪走不成了,”他的语气跟昨天大不相同,“正说要找你坐一坐呢,你就打来电话了。”

    扯淡不是?陈太忠在瞬间就可以断定,黄汉祥已经把事情告诉了此人,航班延误未必是真的,十有**怕是放不下都人、红色世家的优越感,才等我打电话给你的吧?

    不过这年头有些事,实在不能叫真,就算证明了航班没有延误,那又能怎么样,哥们儿也长不了一块肉不是?陈太忠笑一声,听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呵呵,那就是老天留客了,正好紫菱也想跟雨朦多聊一聊呢,地方我来安排?”

    何保华夫妻双很恩爱,他早就从老伴那里得了消息,知道岳父出马,又帮自己要了点项目,还是昨天见过的那年轻人,眼下听得对方要请客,轻笑一声,“我这少小离家老大归,倒成了客人了,行,今天听小陈主任你安排,回头你去了北京,要听我的安排。”

    什么叫“小陈主任”?真是有思,陈太忠听得啼笑皆非,考虑一下定了一个本本分分的饭店,“呵呵,那去了北京,一定要打扰了……这样,就定在天南宾馆吧。”

    那里是省委省政府指定接待宾馆级别和档次都在那里摆着,虽然微微呆板了一点,但是比起大气程度来,省内同等宾馆无人可及——哪个闹市区的宾馆,普通标间能有四十多平米?

    “好的,那我们连门都不出了,”何保华听得就笑了起来,不过,年轻的副主任耳力非凡,听到一个女声在小声嘀咕“又是在这儿啊?”

    大人说话别插嘴成不成?陈太忠一时有点生气,只是再一想,估计这两天何保华见的人,都是在这里吃饭的吧,于是笑一笑“那就换一个地方,去……交通宾馆吧?”

    交通宾馆还是有些特色菜地且做为厅局接待宾馆。这里不但档次不低。安全性也好。虽然高厅长即将去职了。但是人家是高升。厅里地人只会巴结得更紧且按照系统对口原则。将来高省长就算不分管交通系统是短期内还能对交通厅有一定地话语权。谁敢小看?

    这;~高胜利在交通厅一顿饭。差不多将一半地处级干部引见给他了这手边有点拿得出手地人物。也该回报一下吧?

    当然。他心里觉得这何保华地份量有点不够。于是先联系地是高云风。“云风。在交通宾馆给安排一下。要个好点地包间。弄点特色菜。接待个客人。”

    “安排没问题。不过。你得告诉我接待谁。”高云风笑着答他。“可是少见你这么郑重其事地安排。得满足我这点好奇心。”

    “黄汉祥地女婿。还有他外孙女。人家大老远地从北京来一趟。”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心里却是不无得意。“老黄亲自打电话了。要我招呼。”

    “呀。是黄家?”高云风听得就是一愣。好半天才犹豫着问一句。“这个……我能不能跟老头子说一声。叫他作陪?”

    “这你看着办吧,咱兄弟也不说虚的……我感觉何保华在黄家地位未必高,高厅想陪就陪呗,”陈太忠笑着答他,“行了,不跟你扯了,我还要去接紫菱呢。”

    高云风挂了电话,马上就给老爹拨了过去,高胜利在那边听得也是一愣,“黄汉祥的女婿,那就是黄老的……孙女婿?”

    这个级别还真的让他头疼,要是黄老或者黄汉祥来的话,那是什么都不用说的,可是黄家的孙女婿,这个确实不好安排啊,见是肯定可以见的,可问题是——黄家跟高厅长身后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交集,随便乱见人没准还闹什么误会。

    尤其是陈太忠说了,这姓何的在黄家地位也就是那么回事,这就越让高厅长感到为难了,最后索性是一咬牙,见就见呗,不要声张就完了,至于说对方身份差一点,那倒也是小事了。

    当然,既然决定见面,那就不能半路上敬一杯酒就出去,得从头陪到尾了,“那行,我知道了……宾馆那儿我安排吧,他能带他女儿来,我当然能带我儿子陪着。”

    陈太忠当然想不到,自己想帮着人引见,却搞得人家挺纠结,不多时他就接上了荆紫菱,又到天南宾馆接了何家父女,本来夏言冰是给何保华派了服务公司的奔驰车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不过何院长知道这俩不对付,自然也就不用那车了。

    这次见面,自然就是四层高厅长的专用包间了,不过,陈太忠领着何家父女和荆紫菱进电梯的时候,正正撞上常务副厅长崔洪涛。

    崔厅长正跟一个四十多岁胖大的男人说话呢,两人见了荆紫菱和何雨朦眼睛就是一直,不过崔厅长眼睛好用,又一眼看到了陈太忠,于是笑着点头,“呵呵,是陈主任啊,什么风儿把你吹过来了?真是稀客。”

    “没事就不能过来了?”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这不是想崔厅了,就过来看看?打算给您拜个早年。”

    “你就满嘴跑火车吧,”崔洪涛听得就笑,“好了,包间定了没有,没有的话,去我那儿吧,好久没见了呢。”

    “定了,1,”陈太忠也笑着答他,“崔厅在哪个包间?等会儿得空了,我过去敬一杯。”

    高云风说过,他老爹上去的话厅长是交通厅正职的有力竞争者,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常务副,更是因为他背后也在用劲儿,而且还得到了高厅长的支持——如果没有外来的厅长,本系统选拔就非他莫属了。

    反正最少最少,这也是交通厅的常务副,高胜利一走,交通厅想找点活也绕不过此人,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觉得自己有必要对他客气一点——想一想当年他连高胜利都不放在眼里在却是跟一个常务副有说有笑由此可见,官场对人潜移默化的改造能力,真的是太强大了。

    当然,这也就是崔厅长一直对陈某人挺客气,才会有这么个结果要不然那结果也不用说了,看一看眼下的夏言冰就知道了。

    “我在呢洪涛笑着答他,说话间四楼就到了,那胖子才待迈腿往外走,崔厅长一抬手就拦住了他,笑着对陈太忠点点头,“你四位先请。”

    见这四个人离开子似有所悟,转头看看崔厅长“洪涛,这几个人|有来头?”

    “我想差不了吧,”崔厅长看他一眼“罗总,1可是高老板接待贵客的地方,而且这个陈主任,你别看年轻,真

    眼通天的人物。”

    “是吗?”胖子不服气地哼一声,“那等一下我过去敬一杯酒,这点面子,高胜利总是要卖我的吧?”

    “这个你问高老板吧,我可不敢替他决定,”崔洪涛笑着答他,脑子里却是不住地猜测着,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胖子罗总是有来头的主儿,不过说归说,他也不敢真的贸然去敬酒,只是那俩美女看得他实在有点眼热,说不得将包间门大开着,看看能不能等到高厅长路过。

    崔洪涛知其心意,也不点破,两人分坐了席,不多时又有人进来,猛然间,罗总看到高厅长跟一个年轻人目不斜视地匆匆走过,刚要站起身打招呼,谁想这屁股还没离开座位,又被崔厅长一把拽了下来。

    “洪涛你,”罗总瞪眼他,眉头就皱了起来,谁想崔洪涛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嘴皮不见动作,却是轻声话,“高老板带着儿子来的,你别掺乎了吧?”

    高胜利带着儿子?罗总琢半天这话的味道,终于恍然大悟地点一点头,这说明人家不但是贵客,而且还是能带家属的那种隐秘交情,于是彻底死了这份心思,“还是崔厅长想得周到……”

    何保华倒是想到,陈太忠居然把交通厅厅长也招呼了过来,不过他在全国跑的地方也不少,对这样上杆子的巴结,倒也习以为常了,人家小陈都已经说要来“交通宾馆”了,自然就有人家的通盘考虑。

    酒桌上一介绍完毕之,肯定又是杯来盏去的,不过何院长虽然矜持,酒喝得倒也不慢,看起来多少还是有点爽快——求人呢,不爽快能行吗?

    一八四年的飞天茅台下肚,四个男人就有了点酒意,何保华开始问了,“陈主任,听说你手上有点课题,不知道是哪方面的?”

    “呃……不是课题,是项目,”陈太忠听得就一愣,旋即笑一声,“一个企业的行程开关、阀门、仪表什么的吧,大概就是每年四五百万的流水……何院长你不是搞自控的吗?”

    “原来是通用产品啊,”何保华得摇头笑一笑,眼中难掩失望之色,“我们是搞课题研的,或者定做一些产品,通用产品可是没什么优势。”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项目要改

    白吃枣你还嫌核大?高云风见何保华的样子,心里就微微有点不高兴,这纯粹是送上门的钱,太忠也真是的,早知道介绍给我,岂不是也是白落的?

    不过,想归这么想,话可不能这么说,他笑着接话了,“长流水的项目,也是陈主任的一点心意,何院长要是觉得院里做不方便,可以随便找个人接了这个活。”

    你这叫什么话?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嘛,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火,合着我一年几百万的利润,还要上杆子送别人不成?真是的,你为什么不问一问交通厅这里有没有能给人家的课题?

    事实上他是冤枉小高同学了,高云风不过是不想扫了何保华的兴而已说了,他老爹就在那儿坐着,该不该问交通厅的事儿,根本由不得他做主。

    而且话说回来,交通厅是钱多项目多,但是里面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能活用的项目还真的不多,而眼前这何保华的身份,也未必值得高厅长破例。

    “这个倒是,”何院长笑着点点头里却是有点鄙夷点小钱还真不够我惦记的——范如霜甚至陈太忠都不怎么看得上的项目,何保华看不上眼也是正常的。

    不过话显然不能这么说,说不得他就道出了自己的初衷,“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找到研究院的位置只有定好位,才能追求进一步的展和突破么才能让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才是院里主攻的目标……当然,检验的标准,是市场的承认。”

    这话虽然说得婉转,不过在座的没有傻子,都听出来了家何院长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为个人的事情来的的就是打响研究院的招牌。

    不到他这个境界,是无法了解那种感觉的——有钱不挣那不是傻的吗?事实上这只是着眼点不同比谁傻这还真的不好说。

    高胜利听得点点头,“何院长不愧是做学问的得好,市场是检验的标准,这才是真正科学的态度,符合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却是已经决定了,要是这家伙不是缠着自己要课题的话,他是不会松口了,我想交好的是你个人——或者说个人身后的那个家庭,你们研究院展得好不好、是死是活,关我鸟事?

    “其实,也许是我个人有点不合时宜吧,”何保华举起酒杯,跟大家碰一下干掉,苦笑一声,显然,他已经有一点酒意上头了,“现在大家都去搞生产,做品牌去了,这个研谁来搞?别看眼下红红火火的,都是初级产品,初级产品……你们知道吗?那意味没有核心技术,落后,是要挨打的!”

    “老爸,你喝多了,”何雨朦本来正跟荆紫菱低声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呢,听到这话赶紧抬头,伸手抢过他的酒杯,皱着眉头看他,“出来的时候妈妈说了,不许你多喝。”

    “我只是说点实话嘛,”何保华看一眼自己的女儿,摇头笑一笑,倒也没有计较,“多没多我心里不清楚?这些事情……你们年轻人知道个什么?”

    果然,不能给他活,高胜利越地确定了这一点,谁想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却是陈太忠憋不住了,“小何啊,我怎么就没现……你也这么俗呢?”

    他觉得何保华说得不错,经济展是很重要,但是技术研也不能忽视,眼下现行的政策显然有点矫枉过正了,说不得就要出声说一说。

    “这跟我是不是科委的无关,我确实觉得研挺重要的,”他皱着眉头看她一眼,那是相当不满意的一眼,旋即就转头过来正对何保华,“何院长说的不错,要是只知道做皮鞋、造玩具的话,丢掉的东西,一代人都赶不上来。”

    你不是说陈太忠酒量很大的吗?高胜利不着痕迹地看自己的儿子一眼,心说这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嘛。

    然而,陈某人就是这脾气,他觉得何保华说的东西对自己的胃口,就要出声支持一下,“那除了电力系统之外,何院长你那儿还有哪些研究方向?”

    “窄得很了,其实你说的那个项目,里面能用到的产品都算是专用的了,可是对我们来说,就是通用的,”何保华笑着摇摇头,眼中不无遗憾,“我们的范围更窄……”

    他皱着眉头琢磨一下,“天南这边合用的课题,又上档次的地方……石油这些工厂你们没有,城市规划也靠后,嗯,就是重型机

    加工,对了,有色冶金,临河铝厂那儿会有不少这样题。”

    “临河铝厂?”陈太忠听得张大了嘴巴,心说老何你在黄家的位置还真是不怎么样,那个铝厂的活儿,黄汉祥随口言语一声,范如霜还不就乖乖地把课题送过来了?

    这种忙做老丈人的都不帮?他一时有点想不明白,琢磨半天之后才想到一个可能,这是公家的活儿,嗯,老黄一定是不想用私人的交情来办事——因为公家的事情欠下私人的人情,划不来的嘛。

    “临铝那儿我倒是认识两个人,回头帮你问一问吧,”他倒也没把话说死,因为黄汉祥不帮忙,这让他感到有点蹊跷。

    “那先谢谢你了过要是一般的人是也有点够呛,”谁想何保华先笑着点点头,接着又摇一摇头,“有色公司也有自己的研究院,总院下面还有好多分所呢正是麻烦陈主任了。”

    咦?这家伙倒是会做事,陈太忠心里越地觉得何院长人不错了你看人家提出要求来之后,又堂堂正正地解释一下,根本不阴人,这么做事才叫态度端正嘛。

    事实上这也是他少见多了,这社会大部分人做事还是比较讲究章法的,只是他遇到的不讲规矩的人比较多就是了家人的地位和身份都在那里摆着,因为这点小事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才叫贻笑大方。

    反正听了这话,陈太忠是明白黄汉祥不肯插手的原因了何保华说话又得体,索性是心一横“那成,等一下我问一问他们老总范如霜,其实,范总跟黄……黄总也接触过。”

    他“黄”了一下,终是没叫:“黄二伯”来,不过何院长肯定知道他在说谁,笑着点点头,却是不肯说老丈人如何如何,只是拽住他不放,“要是范如霜还真差不多,那就真的麻烦陈主任了。”

    高风见何保华这么客气,心里嘀咕一句,这太忠也真是不稳重,人家一激,你就把范如霜点出来了,敢情这卖弄的**一点不比我差嘛。

    高胜利却不是这么想,他听得明明白的,这是何保华把话说到了,陈太忠才会接着说出范如霜,什么叫章法?这就叫章法,云风在这点上,还真不如小他好几岁的小陈。

    不过,既然是黄汉祥都认识如霜,却是没帮自己的女婿,这何保华在黄家也就是那么回事了——未来的副省长有点庆幸,自己没有主动提出交通厅有没有这课题。

    又说了几句之后,大家现这何保华还真没喝多,酒量应当也属于不错的那种人,只是喝到半酣处的时候,有点亢奋话比较多就是了,要命的是此人的思维比较偏学术界那边,在场的一大一小俩官僚听得有点古怪,所以才造成了不同的反应。

    何雨朦跟荆紫菱谈得也不错,四个男人在说事,两个女人私下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谈些什么,陈太忠端起杯子打算敬酒了,才现何保华面前居然没杯子。

    “何院长,您这就不对了,”他笑着摇一摇头,“我帮着联系临铝,咱们怎么也得碰两杯不是?要不然我可是有点失落感。”

    这话其实他对何雨朦说也可以,不过他是跟何保华论交的,那么做未免有点不合适,再说了,小紫菱还在身边看着呢不是?

    可是这话却是让何雨朦有点受不了啦,她记得自己见过这厮的几面中,似乎从没听说过什么好话,比如说“连个子低都是优点了”之类的,刚才更是直斥自己“俗”!

    眼下,他要酒杯又不跟自己说,这让她心中顿时生出些许忿忿来,狠狠地瞪他一眼之后,将手中酒杯塞给了老爸,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何院长你这女儿生得漂亮啊,”这话当然只能是高胜利说了,别人说也合适,“气质也高雅,等一下高叔叔给你点好玩的东西。”

    “惯坏了,被老爷子惯坏了,除了学习好一点,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何保华笑着客气两句,等高云风将他杯中的酒满上之后,才冲着陈太忠一举杯,“来小陈,咱俩干一杯。”

    又是几杯酒下肚,何雨朦又瞪陈太忠一眼,才扯着荆紫菱嘀咕两句,天才美少女倒是跟大家不见外,“太忠哥,你怎么还不给范总打电话?”

    “你也能打的嘛,”陈太忠笑嘻嘻地看她一眼,心说我不过是想表现得稳重一点,姓何的小丫头倒沉不住气你递话了?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调戏何雨朦

    荆紫菱倒是真跟范如霜关系不错,不过她显然能弄明白自己的身份,说得冲陈太忠微微一笑,“范总肯定更认你啦,你看人家雨朦都替老爹着急呢。”

    打就打呗,这倒是无所谓,陈太忠才要应允,现何雨朦看向自己的眼中,有隐藏得极深的忿忿,于是眼珠一转“要不这么着吧个小游戏……”

    他从桌上拿起一根牙签,双手一合夹在中间,再一分的时候双手已经握成拳了,“紫菱猜一边,小何猜一边猜中的话,我马上就给范董打电话紫菱猜中的话,就等我跟何院长喝好酒之后再打……牙签在哪只手里?”

    他带着荆紫菱来,肯定就是恋人的身份了,所以要荆紫菱代表他的意愿,实在无可挑剔,其他三个男人见他们居然玩起了游戏是笑眯眯地观看。

    “紫菱,你先选吧”何雨朦倒也不是很在乎这个游戏的输赢,无非就是早打一会儿晚打一会儿电话的事情不是她看陈太忠不顺眼,又隐隐地有跟荆紫菱别苗头的想法至都不想参与这游戏。

    “你先来吧,省得你说我俩商量好了暗号,”荆紫菱笑嘻嘻地答她,敢情,天才美少女心里也有想法呢——反正太忠哥能变没了东西,这还不是我稳赢?

    “这只手,”何雨朦很随意指指陈太忠的左手,陈太忠看一眼荆紫菱,扬一扬右拳,“那你选这只手了,是吧?”

    荆紫菱笑着点点头,陈太忠将两只手一张开,牙签肯定是在右手上,当然,这纯粹撞大运的事情,谁也不会在乎,谁想陈某人笑着嘀咕一句,“小紫菱还真是天才美少女……果然聪明。”

    这跟聪明有关系吗?何雨朦本是无所谓来的,听到这话,悻悻地又白他一眼,心说你想拍女朋友马屁,也不至于这样吧?

    “哈,小何不服气,那咱们再来,”陈太忠本来就是想调戏一下何雨朦,压压她的性子,见状笑了起来,“咱们三局两胜……五局三胜,可以吧?”

    何雨朦当然要答应了,她一直不忿荆紫菱的美貌,更不忿对方敢自夸天才美少女,心说除了个子没你高,我哪一点不比你强?

    事实上她的个子有一米六二,也绝对不算低了,不过跟荆紫菱这

    二的实在是没法比。

    接下来的游戏,那也不用说了,荆紫菱又赢一把,何雨朦眼珠一转,要对方第三把先选,心说我跟你选一样的,也不算丢人吧?

    谁想荆紫菱刚指了指陈太忠的右手,这厮就哈哈大笑着张开了手掌,“哈,那是没办法了,紫菱连赢三把。”

    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何雨朦就算家教再好,也要愤愤不平了,更何况她在家里也是被人宠惯的小公主?“你作弊!”

    “好好,我作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一副不跟她计较的模样,拿着起身来,“我去给范董打电话,这总可以了吧?”

    看着何雨朦气白的小脸,其他人哄地笑了起来,连何保华这个当爹的都不例外,不过,各人都是因为什么笑,那也不太好说,倒是何雨朦被笑得脸又由白转红。

    不多时,陈太忠捏着手机来了,冲着何保华点一点头,“范董在北京呢,她说了,课题这些她不是很清楚,不过从研究院的课题里拨一点出来倒也不难,主要是她对有色公司研究院的研度不是很满意,只是具体是哪一块,她要先了解一下。”

    何院长还没说话,高云风抢着点点头,“独家买卖,研度上不去很正常的嘛,有竞争才有进步,要不他们还以为除了自己,别人都做不了呢。”

    何保华笑着看他一眼,说你这才是胡说,要不是小陈跟范如霜关系好,人家怎么可能这样顺水推舟?于是笑着摇摇头,“小高,这还是陈主任面子大,临铝的人我们不是没有接触过。”

    既项目有了着落,接下来何院长也放开了肚皮喝酒,不过到最后,四个男人也只喝了两瓶茅台——都是有身份的人,酒这东西好就成了,过了也没必要。

    只是在临走的时候,陈太忠似乎还:觉到那何雨朦瞪了自己一眼,心说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这点意气之争也能记在心上——他却是没想到,若论斤斤计较谁还强得过他去?

    倒是荆紫菱对他的表现挺心,在回去的路上还笑个不停,“哈哈,我就知道她不服气我,今天可算她倒霉。”

    “我以为你俩聊得不错呢太忠一边开着车边回答她。

    “聊得不错也得争,那叫良性竞争,你又不是女人,知道什么?”荆紫菱看他一眼,下一刻岔开了话题,“除了她今天大家应该都比较满意吧?高厅长也没付出什么代价,就结识了这么个人。

    ”

    连她都能现高厅长的小心思,可见,这世界上,聪明人真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遗憾的是,她的话说得不是很正确天晚上还真有人不满意,非但不满意而且是特别地生气,这人就是省电业局的夏言冰夏局长。

    按理说天晚上最后一趟航班是何保华父女飞北京的,他都安排好了送机想下午的时候,何院长打电话通知他行程要改期,说是还要拜访别的朋友,这让他心里生出些惑来。

    于是,他就吩咐那辆奔驰车的司机盯得紧一点,那司机本来是坐在车里等电话招呼呢,听到这吩咐就站在车外远远地张望,很不幸的是,就在他现何家父女,正要跑回车里开车的时候,一辆凤凰牌子桑塔纳将人接走了——陈太忠的车上挂了省委通行证,来这里基本上是畅通无阻。

    有蹊跷啊,那司机一边给领导打电话,一边拦了辆出租车就追了上去,结果夏言冰一听说是凤凰的桑塔纳,这情绪就无法控制了,“看看他们去哪儿,别开奔驰车。”

    这司机机灵是够机灵了,但是属于不明真相的那种,就没出什么怨念、杀气之类的情绪,所以开车的陈某人虽然气场感极强,却是没现被人跟踪了。

    等到追到交通宾馆,司机也跟着下了车,看到车上下来的人两男两女,兼且交通宾馆门口辉煌直似白昼一般,所以,司机将那一对青年男女的相貌记了个**分——陈太忠的身材和荆紫菱的美貌,其实都不用太费功夫去记。

    于是,夏局长开始生气了,无法遏制的怒气,心说这个高胜利也真不是玩意儿,我说怪不得丫能咸鱼翻身呢,敢情是搭上黄家了?

    眼下木已成舟,他再恨高胜利也没什么用了,高某人马上就副省长了,他就算恨又能奈何得了一个副省吗?

    所以,夏局长的怨念又集中到了陈太忠身上:我之所以功败垂成,一定是这家伙跟黄家在背地里说我小话,使坏了——陈太忠啊陈太忠,我跟你势不两立!

    连带着他都记恨上黄家了,严格地说是记恨上黄汉祥了,黄老对他的支持,夏某人心里还是有数的,我根本不知道,陈太忠跟黄汉祥那么惯熟,里面一定有文章的吧?

    由此可见,身在官场,有一万个小心都不嫌多,今天其实已经是很隐秘的接待了,在高厅长的交通宾馆,还是厅长专用包间,消息怎么可能传得出去呢?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自己被夏言冰念叨得死死的,送了荆紫菱回家之后赶回紫竹苑,蒙晓艳却是还没有回来,直到九点半的时候,喝得东倒西歪的蒙校长才推门进来。

    “唉,真是太热情了,”她苦笑着摇一摇头,晃着脑袋四下张望,“有没有水?矿泉水,冰的就更好了。”

    “你现在需要的是清醒,我就见不得女人喝成这样,”陈太忠哼一声,走上前去轻轻揉一揉她的太阳穴,灌进去一股仙灵之气的同时,将她体内的酒气吸出大半,“你这不是给我丢人吗?”

    “咦,你这手法真神奇,”蒙晓艳一下就清醒了不少,等她反应过来陈太忠的话,又苦笑一声,“省教委一帮人子都在灌我,还要拉我去歌厅唱歌呢,我说死了不去,才溜回来的。”

    “谁打的头?”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这是怎么个意思?”

    “肯定是王市长跟他们说了什么,”蒙晓艳揉一揉脑袋,找个纸杯去饮水机上接水,“真是要命了,还好我态度坚决,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让女人去公关,这王伟新也真够有办法的,”陈太忠哼一声,不过,既然能确定别人不是骚扰他的女人,心里那份不悦也就消失了大半,“呵呵,我怎么觉得,你挺享受这种感觉呢?”

    “再帮我揉一揉,太忠,”蒙晓艳一口气喝完杯中的水,懒洋洋地躺在沙上,连靴子都不脱。

    “我抱你上楼再揉吧,”陈太忠轻笑一声,上前抱起她来,“跟我学一学中午你叔叔是怎么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