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七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四百四十六章偶遇夏言冰

    荆紫菱也是个大忙人,情商之不堪,比之陈太忠也不遑多让,在公司里忙着开会,直到听到身边的总工程师肚子“咕噜”响了一声,才抬手看一下表,“呀,六点五十了……抓紧最后五分钟,散会以后我请大家吃饭……坏了,外面还有人在等我!”

    当然,就算意识到有人在等自己,这个会也是要开完才散的,于是,等荆紫菱下楼的时候,就是七点整了。

    地上已经铺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细碎的雪花还在空中飞舞着,天才美少女给陈太忠打个电话,不多时就穿过人行天桥,来到了他的身边。

    “早晨的天气预报说,有小到中雪,”她轻轻地笑一声,“没想到你也喜欢雪,我妈说,生我的那天,雪下得好大。”

    “窦娥死的那天更大,”陈太忠这嘴巴,真的是没治了,不过还好,下一刻他就现自己胡说得过了,忙不迭解释一下,却是充分显示了他胡搅蛮缠的能力,“你叫紫菱,这菱角可不是夏末秋初才有?不小心就想到六月飞雪了……呵呵。”

    “你叫太忠,就一定忠贞无了?”天才美少女的嘴皮子,那可真的不是盖的,恼怒之下凌厉地反击了起来,“我觉得你叫太奸更合适一点,天天算计这个那个的……陈太奸!”

    “我要是太监,就是卖炭翁……的那头牛,半匹红绡一丈绫,我就把你拖走,”陈太忠一听说她管自己叫太监,就有点生气,那样的男人不但不完整,通常也变态,“小孩子家家的道太监是怎么回事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头看过来,却现美少女身着浅咖啡色风衣,站在雪中有若孤竹一般挺拔纤细,令人眼睛一亮的同时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不禁怜惜之意大起。

    他的手一动,已经多了件白色羽绒大衣在手上,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顺势将她搂了过来“呵呵,整天忙这忙那的,站在这里清净一会儿得的放松啊。”

    荆紫菱倒也任他搂着自。愣了一愣才低声话。“你这个……无中生有。我要学早答应我地。”

    “倒不是不能教你。”陈太忠轻笑一声。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搂得更紧了。“不过。祖传秘方媳不传女地。这个……我很为难啊。”

    “那这么说有不少人会了?”荆紫菱也不挣动。偎在他怀里静静地话雪中地空气异常清新。近在咫尺地梢散着淡淡地无法形容地香味非常好闻。“是不是?”

    “喂喂。你怎么说话呢?我还未婚。”陈太忠有意打马虎眼。他知道自己烂地私生活瞒不过天才美少女。但是这一刻他怎么可能承认?

    紫菱鼻子里淡淡地哼了一声。却是没再计较。好半天才向远处一指。“到运河公园去吃饭吧。一边吃一边看雪景。”

    她指地就是湖边巨型地画舫。那是个档次相当高地地方。上一次陈太忠曾在这里跟她、蒙勤勤和唐亦萱共赏江风。这一次却是赏雪景。

    晚饭吃得很温馨,若不是两人身边时不时有手机响起,那就是一个极其浪漫的夜晚了,由于天降瑞雪,运河公园湖心和湖畔的灯全部打开,一道道光柱中,细碎的雪花肆无忌惮地飞舞着,醒目异常。

    “这雪这么下,明天没准就可以堆雪人了,”荆紫菱的心情很是不错,手里一边晃着红酒杯,一边看着这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可是我回不去了啊,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当然,这个郁闷他是不能表现出来的,否则难免就要伤了眼前佳人的心情了——要不今天送她个芥子手镯,顺便……那啥?

    既然回不去了,他就开始动别的心思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怎么也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是?谁想他还没拿定主意,又接到了蒙晓艳的电话,“再有半个小时就到素波了,晚饭以后我要去紫竹苑哦。”

    “咦,你们不是明天才来的吗?”陈太忠有点奇怪,蒙校长笑一声,“呵呵,下雪呢,明天走就走不了啦,所以教委下班以前临时决定,赶夜路过来。

    ”

    “你们的工作态度倒是端正,”陈太忠笑着压了电话,心说这也就是来要钱了,要是来还钱,肯定不会这么积极。

    “谁要过来?”荆紫菱侧头看他一眼,眼中有浓浓的惑,“好像是个女人?”

    “蒙晓艳,你见过的,”陈太忠随口答她,“凤凰教委想搞校园网,这是来素波要钱了,钱自坚肯定要拽着她来嘛。”

    蒙晓艳?荆紫菱听得眉头就是微微一皱,她可是知道眼前这厮跟那漂亮的女校长似乎有点不清不楚,不过下一刻,她的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别的地方,“校园网?这个东西我的公司也能搞的嘛。”

    “那你就试试呗,”陈太忠很随意地答她一句,下一刻他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政府采购里面文章不少,小心被人勒索或者……回不了款。”

    “有你在,我还怕这些?”荆紫菱惊讶地看着他,眼中很是有点不解,“咱们这也是关系,麻烦你搞搞明白,我这公司可是你投资的。”

    “哼,这可难说,你接科委的活

    差不多,”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陈洁要是指定头不是说谁有没有关系,是说普通的关系都玩不转。”

    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自己这么说也有点过了,“还好,王伟新总得给我一点面子,你真想干这个校园网,没多有少接一点活总不是问题。”

    两人絮絮叨叨地聊到将近八点半,陈太忠站起身,“走,哥哥带你去酒吧玩。”

    “你不是要去找蒙校长什么的吗?”荆紫菱笑吟吟地看着他,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怎么还有时间陪我这个小女孩儿呢?”

    “就你话多,”陈太忠上前不由分说地拽她,天才美少女顺势站起身来“后天是我爸生日,你来不来?”

    “肯定要去了,”他着点点头,想一想又加一句,“就算人不去也准时到……对了紫菱,你说生你的时候下雪了,你什么时候的生日?”

    “腊月二十七,也没几天了,”紫菱一边穿那件羽绒大衣边答他,“知道你来不了,先提前把礼物给了吧?”

    两人说笑着出门面碰上一群人也是在下楼,陈太忠看着其中一个清丽女孩子有点面熟,登时停下脚步多看了一眼。

    那女孩儿旁边的年轻人现他目光不对劲,讶异地侧头看过来眼中有着明显的不满,不过看到荆紫菱的时候,又是微微地一怔——美女对同级别美女的敏感程度,并不输于大多数男人。

    “何雨朦?”陈太忠没理他,着那女孩儿试探地喊了一声,女孩儿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到这话微微地一愣,转头仔细打量他两眼“哦……是你?”

    荆紫菱本来悄悄伸手,想陈太忠一把说你这家伙怎么看到漂亮点的女孩子就走不动路了,还是当着我的面有我好看吗?

    入耳这个名字,她也是微微地一愣,转头看向那女孩儿,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你就是黄二伯的外孙女儿?”

    何雨朦犹豫一下,盯着荆紫菱仔细地看了起来,她身边的中年男人轻轻拍她肩头一下,“雨朦,你认识这两个人?”

    “在姥爷家里见过这个男的,”何雨朦皱皱眉头,愣了一下之后恍然大悟,一指荆紫菱,“你就是荆老的孙女吧?”

    她在太姥爷家,听太姥爷把一个女孩夸到天上去了,心里自然有点微微的不服气,不说相貌,只论才气她也不服气,当然就记住了荆以远的孙女。

    话一说开,大家心里就有数了,相互一介绍,结果陈太忠知道,那中年男人是何雨朦的老爹叫何保华,另一个马脸中年人居然是……夏言冰。

    这真是无巧不成眼前这年轻人居然是陈太忠,眼中寒芒一闪而过,见对方笑嘻嘻地向自己伸手过来,根本不予理睬,手向身后一背,鼻子里冷冷一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副主任。”

    当着何保华,本来他是不会这么无礼的,可是眼下他的副省长已然无望,看到陈太忠,这不尽的新仇旧怨登时涌上心头,眼神是要多恶毒有多恶毒了。

    “素质,素质啊,”陈太忠摇一摇头,很自然地缩手回去,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夏局长你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多少注意一点形象嘛。”

    “凭你也配?”夏言冰冷冷一哼,也不理他,向走廊一端走去,倒是那个年轻人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咬牙切齿地话,“小子,别太狂了。”

    “你又算什么玩意儿?”陈太忠笑着白他一眼,这厮连被介绍的资格都没有,也不知道显摆什么呢,说完也不看他,转头看向何保华,“何叔叔打算在素波呆几天啊?”

    “回老家来看看,也就该走了,”何保华笑着点点头,“你跟这夏局长,好像有点误会?”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顾全大局

    “是夏局长误会我了,我可没资格误会他,您也看到了,我不配嘛,”陈太忠笑着耸一耸肩膀,“我一个小副处,凭什么误会他?”

    “哦,那咱们回头见,”何保华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也跟着走下楼去,他能住脚跟陈太忠说两句,是说明他不担心得罪夏言冰,但是说得多了,夏局长面子上也下不来。

    倒是何雨朦打量荆紫菱两眼,最后一个走下楼的,眼中有点不甘心或者挑的味道。

    “这何雨朦也就那么回事嘛,”荆紫菱见他们下楼,轻轻推一把陈太忠,“你说是不是?比我差多了。”

    “嗯,我都快认不出她了,可是见你一面就记住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脑中却是在琢磨,姓夏的你敢这么甩脸子给我看来是教训还不够深刻啊。

    教训不够深刻,那就给你来点深刻的吧,他心里冷冷一哼,摸出手机找到黄汉祥的号码拨了过去,不过不知道老黄在干什么居然拨了三次才有人接电话,“黄伯伯,今天在素波看到何雨朦了,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

    “管人家的老丈人叫伯伯,管何保华叫叔叔看你这辈分乱的吧,”荆紫菱在一边捂嘴轻笑,“好像……你小了我一辈哦。”

    “我该跟何保华平辈论交的刚才那么叫,就是第一次见面,

    面子而已,”陈太忠瞪她一眼子里却是在琢磨“保华去电业局找点项目”——找什么项目?

    他还想多问一问的,遗憾的是老黄似乎特别忙,回答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到最后兀自不忘交待一句,“回头再跟你说。”

    这个“回头”应该是真正的回头像刚才何保华说的“回头见”那话,基本上就是后会无期的意思。

    “切像我多稀罕似的,”陈太忠悻悻地揣起手机里难免有点不平之气,转身冲荆紫菱一伸胳膊才美少女很自然地伸手相挽,两人就这么紧紧地贴着走下楼去。

    然而,说是泡酒吧,荆紫菱家里管得还是比较严的,坐到十点半就不得不回家了,陈太忠惦记着蒙校长的事情,自是也没有挽留,将她送到家门口。

    两人才刚刚分,蒙晓艳的电话又来了,“吃完饭了,我跟领导请假了,不用和他们住在一起,你来接我还是我打车去紫竹苑?”

    “你倒是自在,”陈太忠笑着她一句,“我去接你好了,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蒙晓艳既然了,晚上的紫竹苑自然又有一番春意,那也不用再提了,遗憾的是雷蕾今天没空,蒙校长抵挡得很是辛苦。

    “明天中午跟我去叔叔家吧?”激烈搏杀之后,女人伏在男人身上,如垂死的天鹅一般,长长的脖子软软地耷拉着,“正好你可以向领导汇报一下工作。”

    “我前两天刚向他汇报作,”陈太忠的大手在她光滑的背脊上肆意地游走着,“我就不去了,有什么指示你带回来就行了……对了,你跟钱自坚打听一下,看看校园网里能不能分点儿活出来?”

    “你说不就完了?我懒得让领我人情,”蒙晓艳懒洋洋地答他,“反正你们科委把教委吃得死死的,还怕弄不到一点活儿?”

    “给荆紫菱的易网公司揽活呢,”陈太忠拍一下她丰腴的臀部,寂静的屋里“啪”地一声轻响,“科委的活根本不用商量,必须给,现在是弄点额外的。”

    “荆紫菱?”蒙晓艳小嘴一张,冲着他**的胸膛,轻轻地一口咬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素波已经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了,积雪足有四五个厘米厚,陈太忠将蒙晓艳送到桃李宾馆之后,驾车缓缓离开,脑子里想的却是凤凰市某个身穿运动衣的女人,看到眼下的雪景,她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在公园跑步,又会不会想起某一个承诺?

    他将车停在离党校不远的小树林处,茫然地看着眼前,时不时地接两个电话,时间飞快地溜走了。

    中午的饭,是纪检委卓天地主任回请的,很简单的饭菜,也没怎么喝酒,事实上这里不比县区,大家都有公职,下午要上班,中午请客就是随便联络一下感情。

    不过在酒桌上,陈太忠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赵喜才出面跟省纪检委打招呼,快年关了,郭宁生的事情要是暂时无法落实的话,能不能等年后再说?

    当然,省纪检委不会很在意赵喜才的话,但是赵喜才身后的那位,大家却是不能无视的,所以卓主任有点困惑——为什么陈太忠和赵喜才的意见不一样?

    你就使劲儿丢人吧,年轻的副主任对那个市长真的是有点无语了,于是很随意地反问一句,“那卓主任,四室的意思是什么?”

    “反腐倡廉要常抓不懈,”卓天地笑着答他,眼睛却是在那个小明星身上扫来扫去,“总不能那么容易就送出去吧?”

    “那就对了,年关了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知自己就算不反对放人,那个郭宁生想要安生出来,也要蜕一层皮,纪检监察干部也要过年不是?

    “真的放了他?”卓天地讶然地看着对方,心里却是长出一口气管怎么说,陈赵二人都是他不想招惹的,现在两人意见相左,还真的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不过还是刚才那话的意思,就算放不能让姓郭的那厮完完整整地出来,至于其间的手段,那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

    陈太忠苦笑着点点头不解释,不过他这动作看在一边的段天涯眼里,却是另有一番滋味,说什么纪检监察的**性穿了,还不是要看各自身后的能力?

    “赵市长怎么会管他呢?”他奇怪地问了,“里面有什么缘故吗?”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陈太忠讪讪地回答,这个问题让他有些挂不住,不过段天涯此人说话一向如此,他倒也没计较“不过,既然郭宁生能请动他放他一马好了。”

    “对了,那个王启斌面谢一下卓主任,”下一刻就把话岔开了,劳而无功毕竟是很没面子的事儿,于是笑着看卓天地,“不知道您肯不肯赏脸?”

    “回头吧,”卓主任不以为意地笑一下,区委的组织部长实在太小了,根本看不到他眼里,不过那是实权人物,办点小事也方便,所以他的话说是很绝,“其实他的事情跟我无关,而且,现在不是时候……也不方便。”

    接下来的话就没多少营养了,大家胡乱聊一阵,就那么散去,陈太忠刚说是左右没事小睡片刻,谁想车开

    有两百米,就接到了蒙晓艳的电话,“太忠,我叔叔东城区的区委书记的事情,你不要再跟赵喜才硬扛了……”

    “我一向很有大局感的,”陈太忠哼一声,心里是越地不舒服了,“跟你叔叔说一声,赵喜才要是再跟我得瑟,那我可真的不客气了,那个‘记者被精神病’的事情,还是我帮他压下去的呢。”

    蒙晓艳挂了电话之后,面对看着自己的蒙艺,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把陈太忠的话学着说了出来——她真的不明白太忠怎么敢这么说话,不过不照实说的话,这事情没准就更大了。

    万一叔叔因此而生气,那我肯定要帮他说话的!蒙校长拿定了主意。

    “这家伙,是打定主意跟赵喜才划清界限了,”蒙艺哼一声,也没显得太感意外,反倒是想到了别的什么,“先是严自励,然后是赵喜才……怎么都跟他弄不到一块儿?”

    蒙书记真的没在意陈太忠的反应,在他想来,小陈敢跟自己吹嘘“有自己的资源”,肯定手上也有一两张牌可打,而且以其惹是生非的能力,抓到什么空子之后,赵喜才还真的未必是那厮的对手。

    “可是,这个‘记者被精神病’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们谁知道?”

    “我听说了一,”蒙勤勤斜躺在沙上,眯着眼睛,听到老爹问,才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其实人家记者是化装成精神病了。”

    “哼,瞎扯呢,这是小陈为了帮祖宝;故意把事实混淆了,这家伙倒是真能折腾,”蒙老板这脑瓜,真的不是盖的,祖宝玉和陈太忠的关系他很清楚,又由于素波市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所以他大致知道祖市长分管着那些部门,“不过,这跟赵喜才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问题,就没人答得了,赵喜才把手伸进了祖宝玉的卫生局,这种事情,可不是蒙勤勤、蒙晓艳或者尚彩霞能知道的,前两者不关心类似事情,后者不会注意这种小事。

    “,我这是问道于盲,”蒙书记见她们三个的样子,笑着站起身子,“去睡二十分钟,不要吵我……”

    “不能不吵我啊?”同一时刻,陈太忠郁闷地嘟囓一声,拿起了手机,“睡一会儿都不行,呃……黄二伯你好,我是小陈,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事儿,跟你聊两句呗,”黄汉祥的舌头,听起来有点大,估计是中午喝了不少,“小陈你那儿有什么合适的项目没有,给保华弄俩?”

    “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项目啊,”陈太忠苦笑,“对了,他到电业局找什么项目?”

    黄汉祥是真喝了不少,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敢情何保华是某个国营研究院的副院长,平日里也是四下找课题拉赞助什么的,这次来天南电业局,就是想从夏言冰这边弄一些课题。

    何院长在黄家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好在他结婚那阵,还不怎么流行说什么门当户对,跟何雨朦的母亲算是自由恋爱——做为搞自动化研究的大学生,在当时也算拿得出手。

    不过,这次来天南电业局找项目,算是他的个人行为,黄汉祥虽然也打了电话,但是夏局长跟黄家接触较多,对黄家每一个人的地位都了如指掌,自是这何院长在家里,还没有他女儿何雨朦人气旺,如此一来,自己就算给了他项目,也不会有多少人领情。

    只是,既然是黄汉祥打了招呼的,何院长又带了放寒假的女儿来玩儿,夏言冰也不敢过于怠慢,随便拨了几百万的项目出来,说是先做着,只要下面反应差不多,以后还有——毕竟何保华的研究院以前在天南少有项目。

    “才给几百万,真的是有点少,”黄汉祥的不满是可想而知的,不过他也没有伸手去管的意思,纯粹是喝多了瞎唠叨的那种,“我看啊,小夏这家伙是因为这次没上来,心里不舒服。”

    “我手上倒是有点项目,”冷不丁地,陈太忠想起范如霜曾经送给自己的人情,心说倒卖点仪表开关什么的,轻轻松松就赚钱了,“不过不大一点点,好在是长期买卖……”

    “有的话你跟保华说吧,我就不管了,”黄汉祥还真是放得开的主儿,“这点小事我可不想操心,对了,他的电话是……”

    “老黄这人,还真的有点意思,”陈太忠笑着摇头,揣起了手机,昨天的那点不忿也不翼而飞,黄汉祥并没有解说何保华在黄家的地位,但是只从这些片言只语中,他就反应了过来,何雨朦的老爸在黄家地位不会太高——老黄话里很不在意这个女婿的。

    你昨天跟我牛,我今天也跟你牛一牛!陈太忠得意洋洋地琢磨着,只是下一刻,他就改变了想法,都已经答应老黄了:算了,要饭的上门,我跟他计较个什么?

    不过眼下一点半,并不是打电话的好时间,哥们儿等晚上再打电话给何保华,他要是飞走了,那也怪不得哥们儿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