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九章

作者:陈风笑
    官仙第一千四百三十七-九章

    一千四百三十七那帕里出头上)

    “也不知道上辈子赵喜才是做了什么孽了。惦记上。”那帕里听到这里。禁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一时间也没了往日那种阴郁的气质。他虽是老成持重之人。在自己人面前。却也能偶露。毕竟才是三十出头的人。

    “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让他后悔做人。”陈太忠也跟着笑了起来。还不忘记点一点头。“老那。你现在这样子。看起来比较顺眼”

    “偶尔张狂一下嘛。”那帕里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笑着回答。“那就动一动郭宁。咱们合计一下。该怎么弄他。”

    “肯定是纪检委啦。个比较狠。”陈太忠犹豫一下。又叹口气摇一摇头。“不过素波纪检委。我没熟人啊。”

    “顶级的正处。再上就是副厅。省纪检委也能办。”那处长随口答他一句。“弄他倒是好说。怎嫁祸到赵喜才身上。这才不好搞。”

    “实在不行就嫁祸了。我也就是那么一说。”陈太忠笑着答他。“大不了直接搞。我还不信了。蒙老还没走呢。谁敢不买帐?”

    “我跟素波贪局高局长关不错。”那帕里琢磨一下。哼一声。“太忠你不要出面。我来吧。切。弄不下他来。也要吓他一身汗出来。”

    他还有话没说。不也无需解释了东城区是素波最繁华的商业区。虽然郭宁生是区委书记而不是区长但是在这种的方做一把手。就算真的是干净到白纸一张。泼点污水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处长这么说。是因为他在天南呆不多久了。蒙艺在的话他肯定不怕报复。蒙艺不在的话他就跟着走了。别说郭宁生了。就是伍海滨拿他也没办法。

    万一他被察不过关。那就比较惨一点了。可是说穿了他还是在省委里混呢就算郭宁生报复也面同样一个问题——够的着吗?

    当然若是他真的不了。郭宁生又请伍海滨的话。这就够他喝两壶了不过官场中赌就是运气<MARQUEE onmouseover=this.stop() onmouseout=this.start() scrollAmount=1 direction=up width=1 height=1 delay="1"><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武动乾坤</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42/">傲世九重天</A><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8/8036/">吞噬星空</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9/">神印王座</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159/">遮天</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513/">将夜</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52/">凡人修仙传</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339/">杀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425/">大周皇族</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36/">求魔</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9/9113/">修真世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23/">官家</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0/166/">全职高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3/3936/">锦衣夜行</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401/">超级强兵</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64/">仙府之缘</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316/">造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44/">楚汉争鼎</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3/">不朽丹神</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5/5417/">最强弃少</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59/">天才相师</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2/12663/">圣王</A> <A href="http://ahsfnk.com/quot;<" href="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www.caizige.com/files/article/caizi/11/11361/">无尽武装</A></marquee>。他若不敢赌。又怎么能指望陈太忠在蒙艺面前尽力关说?

    那帕里行事一向谨慎。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敢赌。事实上。做为一个曾经的衙内。还是老生子儿的这种他的胆子比一般人还要大一点。

    其实他非常清楚就算他走不了而伍书记想动他。陈太忠肯定不会看着不管伍海滨是很个儿了。但是许绍辉马上就要上去了。只要太忠请出许书记来。就不信伍书记会为了他这个小小的处长跟许书记作对——他还可以借此投许系阵营。反正许绍辉刚上位的话。也不会嫌自己人多。

    总而言之。危险是有一点但是不大。而眼下那处长最需要的是陈太忠的支持。对他来说。这才死一线的东西。他必须全力以赴。

    “检察院反贪局啊。陈太忠的就是一阵苦笑。“又是田立平的口儿。我是真有点怕见他。唉。腻歪。”

    “都告诉你了。我来嘛。”那帕里看他一眼。愣了一下之后笑了起来。非常邪行种笑容。“我说。你到底把人家田甜怎么了?”

    “那处。你这思想肮脏了。”陈太忠指一指他。接着也笑了起来。“行了。兄弟我就静待你的好消息了。”

    对于那处长的来访。张梅和雷都有点咬牙。这家伙愣是坐到将近十二点才离开。当然。并不是说她俩的**有多么高涨。而是说这厮走太晚。陈太忠就会腾到更晚——熬夜可是女人的天敌。

    果不其然。陈某人天又是大神威。错了。是仙威。折腾到三点半才睡。两个良家女子白羊一般的在身下婉转承欢。确实极大的满足了某人的恶趣味。

    第二天一大早。两女醒来之后。现那个混蛋再次不知去向了。不过奇怪的是。两人竟然采奕奕。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呃。那么晚睡。我的精神怎么会这么好呢?”张梅的双手在被子下忙碌着。陈太忠在的时候。她可以忘记很多。但是单独面对雷蕾的时候她穿衣服。也要藏在被子下面。

    雷蕾却是无所谓。着对方的面赤着身子穿衣服。以前她不是这样的但是跟那混蛋在一起久了。已经习惯很多了。听到张梅话。她轻笑一声。“精神好就对了。这就是太忠搞的。他的本事比你想像的大多了。喂。帮我扣一这个胸罩扣子。”

    张梅愣一下。钻出被子帮她扣扣子。嘴里还轻声嘀咕着。“他的本事。他还有什么本事我不知道呢?”

    “你慢慢就知道了。可惜现在是一夫一妻。要不我宁肯给他做小。”雷蕾说到这里。子滞了一下。又继续穿衣服。嘴里恨恨的嘀咕。“总好过跟我家那个混蛋过一辈子。”

    她这话当然不是胡。自打第一次见到陈太忠。就见识到了此人的气派居然为了她将一车人撵下了车。直到前几天很霸道的为她争取揭“戒毒中心贩毒”的功。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为着想。

    除了风流了一点。蛮横了一点之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丈夫。这样的好处。也只有结过婚经历过变故的女人才能够领会。

    “做小吗?”张梅听的就是一愣。好半天才苦笑一声。“你家那个是混蛋。我家的。可是混蛋。”

    “你不说我也想到。太忠可不喜欢拆散别人家的那种人。”雷蕾不的翘一翘小鼻子。“他是讲原则的。”

    正在昂走进省科委的陈太忠连打两个喷嚏感冒了?不会这么夸张吧。内视一下先…”

    科委的工作总结会天开过了不过文海还没走。今天省科委约了他和陈主任来座谈。还有素波科委的主任。大家畅所欲言。共同为年后科委的展献策献计。

    他在这边开会。那帕里却是终于行动了起来。

    临近中午的时候。一辆省政府牌照的车驶进了东城区委。车停稳之后。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年轻人从车上走下来。随便拦了一个人问“麻烦问一下组织部部长在哪里办公?”

    素波是省会东城又是闹市区。良心说。区委里来几辆省委政府的车并不算罕见不过有一点大不该忽略。在这里上班的。是体制内的人。

    尤其是。这里是区委而不是市委。小道消息满天飞的的方。一时间就有不少人知道。有省政府来人找王启斌了。

    王部长早的了消息知道那帕里来找自己他意将声势造的大一点。所以没在办公室呆着正在外面四下转悠呢。不多久。有人跑过来找他。“王部长。有省政

    找您。在您办公室等着呢。”

    启斌不动声色的点。转头向办公室走去。心里却是纳闷。这那帕里不是省委的吗?怎么又成了省政府的人了呢?

    他走回办公室一看。的果然是那帕里。赶紧招呼自己的人冲茶。“那处光临导。太荣幸了。不知道什么指示?”

    茶的那位竖着耳朵听了半天。也只听出来的是一个处长或者副处长。具体来头却是一点不出来。有'再赖着。怎奈儿已经干完了。终于是悻悻的退出了办公室。

    这倒不是王部长不相信自己身边的人。实在是他心过人。一听别人说那帕里自称省政府的。心说此事必有蹊跷。当然就不会吐露口风了。见人退出去了。才笑着问了。“那处怎么跟别人解释说你是省政府的?”

    “我没说啊。那是们乱猜的。”那帕里听的就笑。笑了一阵之后才说。“我来的时候。的是省政府的车。他们愿意猜。就由他们去吧。”

    “原来是这样。”启斌也笑了起来。心里却是不无疑惑。你堂堂省委综(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学网)合二处的处长。居然要用省政府的车。综合处管的不就是这些事吗?

    当然。疑惑疑惑。他也没点出来。而是笑着话。“呵呵。没想到那处在省政府人缘儿也那么好。真羡慕啊。”

    “哪儿啊。我就是省府出来的。亏的太忠帮忙。把我弄省委去了。”那帕里倒也是实话实说。“刚才是看老领导去。顺便借一辆车。”

    他这话基本上是真实的。只是那“顺便”字实有待商榷。不过王启斌并不知道这个。听说那帕里能去省委办公厅还是陈太忠使的劲儿。心里又是一惊。我呢。怪不的你对小陈毕恭毕敬的。敢情还有这么个说法啊?

    “那处和太关系这么好。这就惺惺相惜。都是咱天南的未来之星。”他笑着点点头。下一刻觉的这话说的有点托大。说不的转移了话题。“快过年了。这老领导该看也看一看。我这人是最念旧情。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那帕里出头

    王启斌这话不但是套近乎。而且隐隐出了一个事实。他这次遭罪。也是念旧情的缘故:正是因为不忘戴复的提拔之恩。才会被人抓住把柄。我冤枉啊。

    “是啊。”那帕里着点点头。脑子中却是想起刚才自己找赵明的经过来——天大的大自己的事儿最大。虽然他答应了陈太忠出头帮王部长。这办事的顺序应该是怎样的。就实在没必要说了。

    很显然。赵明对自己昔日的副手突然来访。并没有做好什么准备。那处长甚至可以确定。处长一开表现出的热情中。包含了些许警惕——他怕我报复他。

    人心是杆称。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以前那处长没资格上那个秤盘。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眼下有资格上秤盘了。赵当然就要琢磨一下:也许以前那个啥我对小那的要求。有点严格了?

    不管怎么说。那帕里找赵明是了一团诚意去的。甚至还约好。两家人正月初六上午一起去游泳——带家属和孩子。这结交的诚意简直是日月可鉴了。

    事实证明。赵明比那帕里想像的还要聪明很多。以前那处长总觉的赵处长处事远不如自己。则。不然。

    因为。在实在推不过。接受了那帕里递来的一张购物卡之后。赵明不但还他一张无记名银行卡还笑眯眯的点点头帕里这儿就是你娘家了。你是综合处出去的。谁要说你不是私下讲你的小话。你找我来。咱综合处的人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那帕里心里非常清楚。赵明是感觉到了什么或者猜到了什么。当然。赵处长不可能大能到猜出有人调查了。但是政府里面可不也就这点事吗?人家这话说的。起度是端正的也暗示了点东西的。

    不能让这货胡说啊。一时间那处长就有点着急了。可是他还不能有什么过激反应。以免对方越的浮联翩。一琢磨。有了。正好我去找王启斌。还想隐藏一下身份呢。的了。跟赵明借辆车用算了。借车?赵明心里肯定会有想法的。省政府的综合处能派车。省委的综合处也能派车不是?这虽然不是什么重要事。但是越是这种不起眼的小事。里面的玄机也就越多。

    不过赵处长嘴上肯不会那么说。是笑着点头。“哦。派车好说。想要个什么车?其实你们省委的牌子比省政府的还好用。”

    “看两个老领导。要过节了。我常用的那几个车牌号都让人认死了。”那帕里笑嘻嘻的回答。“看见赵处。就想起您惊人的记忆力了。这不就想到这个了。要不。咱俩换着用车?”

    “。那倒不用。赵明心里的疑惑。肯定没有全消。不过那处长这么解释倒也正常。赵处长对自己的记性一直很自傲的。反正。他是将车借给某人了。这种事应该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按手续来就行了。

    那帕里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后。有人打问那处长在政府综合处的表现的时候。赵明才恍然大悟。知道这那此来还真是有目的。只是人家已经提前招呼了。眼下问话。可能又是上进的先兆。赵处长自然不能由着性子瞎说。想着小既然省委有人。两家又约好聚会了。那索性就多说点好的吧——由此可见。有备真的无患。

    不过这么一来。赵明是彻底的把那帕里借车的缘故想歪了:赵处长认为。那处长放着省委的车不用跑到省政府借车。就是想通过这种小事上的求情。表示双方不是外人——求人也是学问啊。

    事实上。那处长的衷不仅仅是么一点。他不但想转移赵处长可能的胡思乱想。也是有意混淆一下自己的身份。好让那郭宁生不摸头脑——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嘛。

    当然。若是赵明不肯借车。那也所谓。再求赵明点别的小事了。比如说帮陈太忠再办一个省政府通行证。以示自己跟赵处长的亲近之意。

    反正他这么做。就是官场中人的那点谨慎了。妙的是。王启斌为了小心起见。也没点出他的身份来。这就让人越的好奇了。

    既然没外人了。那帕里就很痛快出了来意。“老王你手上有没有什么郭宁生的线索。比如说贪污受贿之类的事情。我打算让反贪局查一下你们书记。”

    王启斌听的就是手一抖。杯子里的茶水泼出些许。不可置信的看向对方。“那处长你的意思是说?”

    “他不给咱面子。咱也不用给他面子啊。”那帕里哼一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想斗就一斗呗

    。怕了?”

    “我有个什么可怕的?”被一个小了自己多二十岁的年轻人轻视。王启斌实在有点挂不住。登时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我准备好了一些东西。不过现在不在手边。现在跟我拿去?”

    帕里站起身子就要走。不成想这时候门被推开。一个富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老王。跟你说个事。哦这是有客人?”

    “郭书记?”王启斌见来的居然是郭宁生。知道自己这里走漏了消息。不过眼下再藏也没什么意思了。“介绍一下。这,们区委郭书记。这是省委综合处处长那帕里。”

    “哦。综合二处的那处长。”郭宁生这英雄谱背的挺熟。不过他就是党委班子的。琢磨精深一点也是常的于是略矜持的伸出了手你好。”

    两人都是正处别相同那帕里然是省委的。但是人家郭书记这位子就是正处巅峰了。而且又是实权管的还是东城这种大区。矜持一点倒也正常。

    谁想那帕里本不鸟他这一套。无视他伸出的手。侧头看一眼王启斌。“王部长。这是。副书记吧?”

    这就是**的欺人了。就算他是省委的人但是省会城市大城区的区委吗?而且。就算人家是副理不是?

    “是正职。正职。”王启,笑着解释。看着郭宁生站在那里。脸上红一片白一片的。心里这个痛快。那就不用说了。

    帕里点点头。不情不愿的伸手出。蜻蜓点水一般跟对方一握。“幸会。王部长。那咱们走吧。”

    王启斌看书记一眼。见其没有拦着的意思。于是点点头。紧跟着那帕里出去了:行了。老郭你记恨那就记恨吧。我支持你这么些日子。也不见你就念我的好了。

    郭宁生愣在那里。半天都没缓过劲儿。他听人说省政府有人找王启斌。心里就是冷冷的一:知道自快保不住了。所以扯大旗做幌子了?

    他本不待搭理。怎奈惦记着王启斌位置的那位心里不靠谱。事实上。这位才是对王启斌关注最多的。有个风吹草动都要琢磨半天。听说有省政府的人来找。马上就去打探。

    “我要是去王启斌儿看了。人家万一帮着说情。你就有危险了啊。”郭宁生很郑重的告对方。怎奈那位死活是放不下心来。“估计来头不大。要不王启斌-折腾上了。郭书记您就过去看一看吧?”

    于是。郭书记就过来看看——事实上他心里也是好奇。果然不出所料。来头真的不是很大。但是这态度。就太成问题了。

    “好你个王启斌。”不知道愣了多久。郭宁生才哼一声。眼睛也眯起来了。“行。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咱们走着瞧。”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当务之急。是要摸清楚那个那帕里是个什么样的来头。然敢这么嚣张的做事?

    体制里打探点消息还是很容易的不多时郭书记就的到了消息。一时有点犹豫:从省政府的综合处副处长到省委的综合处处长。这一步跨有点蹊跷啊。省委有人?

    有人就有人呗。无非是李正先比较照顾他而已。一个省委副秘书长——郭宁生的级别。打探不到更有用的东西了。省委和区委。中间还隔着市委呢。怕个球。

    “年前一定要把王启斌这白眼狼下去。”郭书记对自己说。

    然而。事态的展。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下午上班后不久。郭宁生就接到了电话。“郭宁生同吧。我是检察院反贪局的。有些情况想跟你了解一下。能现在来一趟吗?”

    反贪局?郭书记放下电话。心里禁不住敲起了小鼓。这是个意思?

    反贪局也不过就是个正处级的机关。居然叫我过去?这程序有点不对啊不过眼下。郭书记也没叫真的勇气。这是人家叫自己过去。总好过上门来找——当然。是上门的是纪检委。那就坏菜了。

    当他走进反贪局高局长办公室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上午他见到的那个那帕里。正坐在上跟高局长聊天呢。见他进来才站起身子。“呵呵。高局您忙。我先走了。”

    我这是犯小人了。郭宁生反应过来了。不过。跟他有过几面之交的高局长绷着脸。不给他多想的机会。“书记。有几件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第一件事。据众反应富商厦的征的。”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苦涩的组织

    那帕里出现在反贪。也是迫不已的事情。说句实话。虽然高局长还兼着副检察长。可是想将一个区委书记叫过来问话。那也不仅仅是壮着胆子就能做到的。

    不过。他是真跟那帕里有点交情。那处长现在行情也不错。而且人家还提供了一点证据。高局长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还真有点坐。

    那处长年纪虽轻这些门道倒也都熟主动开口了。“大不了我在你这儿呆着。姓郭的来我就走他总该知道冤有头'有主了。”

    “我是说那处你做一直挺稳重的啊。”高局长自然不会拒绝这建议。只能转移话题。这就是默认了。“怎么今天想起动郭宁生了?那家伙块头大的很呢。腰板硬实。”

    “受人之托。放心连累不到你”那处长笑着答。“天塌了有长人顶着呢你都知道做事稳重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咱俩这交情没啥的。”高局长一听。情绪倒是稳定了。可是这好奇心却是上来了。“你给透个底儿。什么来头?”

    “就算姓郭的搬出伍书记也没用。”那处长笑着答他。“现在是不想把事情做绝。看他识趣不识趣了。我说。反贪局成立到现在。还没独立弄点儿像样的案子呢。就算齐国民。你们也是跟着纪检委走的。还不借这个机会磨一磨刀?”

    “这刀太大。我怕伤着自个儿。”高局长苦笑一声。心里却是微微的一动。那帕里这话。听起来倒也很道理。反正就是把人叫过来问问嘛。这也是反贪局的职不是?

    于是。终于出现了么一。宁生心里这个憋气。那也真不用提了。心说党委的事情。贪局也敢伸手。真是胆大到包天了。

    可是憋气归憋气。他不回答也不*。郭书记做为墙头草随风飘摇却是一直屹立不倒。养气功夫是没有问题的——换个别人来。没准要暴走。

    反正高局长就那么冰冰的问。郭书记平平淡淡的答。几个问题问完之后。高局长阴沉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先了

    多吧。谢谢郭书记的配合。”

    “配合肯定没问题。”郭宁生一听事情到止。脸登时就沉下来了。“不过我倒是想请教一下高局长。你凭什么把一个**员区委书记叫到你这儿来问话?这算走的什么流程?是谁批准的?”

    他有理由火了。对方问的这几件事都不是什么大事。他正经担心的。都没被问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几件事也只是在东城小范围的流传。应该是王启斌提供的黑材料才对。

    然而。郭。王启斌手上可不止这点牌。只不过那处长拿了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出来而已。比较的要害的玩意儿还没露面。反贪局衙门太小。抗压能力比较差。关键东西不能随便往外拿。

    “你先是一个中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才是党员。才是书记。”高局不阴不阳的回答他一句。“我只是请你配合。又没上门去找你。你希望我上门去找你?”

    “欢迎高检察长门。”郭宁生沉着脸站起身来。冷冷一哼。“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反贪局取代了纪检委的职能了。”

    “那你等纪检找你好了。”输人不输阵。高局长心里也恼火啊。少不回他一句凉冰冰的。冤有头债有主。债主你都见到了。跟我拿腔捏调的。有意思吗?

    郭宁生的色又是一变。“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吧。”

    “我没话可说。你记脾气大嘛。问点事情都要走流程。”高局长哼一声。“请你好自为之吧。没准真要走流程呢。”

    “莫名其妙。”郭书记甩袖离开。只是。当他进自己的车里的时候。才觉的背后渗出了一身的冷汗。两条腿也软——真是被这家伙气坏了。

    真是气坏?郭书记心里非常清楚。自己不是被气坏了。而是被吓到了。那个姓那的处长。真的能用的动纪检委吗?

    最起码也是副秘书长李正先在给那蛋撑腰没准还有别人。检察院虽然相对而言比较独立一点但是这个姓高的敢这么跟他说话。估计也要有点底气才成。

    判断清楚这个之后。郭宁生的心越的凉了。这个王启斌也忒不是玩意儿了。本来你组织部犯了点小错。撸你也是有缘故的。你居然把主意动到老子头上了?相处这么长时间。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胆子不小啊。

    嗯?相处这么长时间?想到这里。他猛的意识到一个问题。按说王启斌是没能力整出这么大动静的这姓才搭上的线儿还是那个姓那的虚张声势?

    照眼下的情况分析姓那的只用到了反贪局。虚张声势的可能性是有一点——因为没能力用到纪检委嘛。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人家不为己甚的信号呢?

    想一想反贪局居然有胆子找自己问话。再加上那帕里在他面前有恃无恐的样子。郭书记最终的出了一个结论。估计人家是真有底气——在官场里。有些东本是装不出来的。这里很混沌但是也很透明敢装腔作势偷鸡的。最终都会死无葬身之的。

    不管怎么说他必的把对方的底牌搞搞清楚了。仔细想一想。他还是找到了自己以前的靠山。前市委书记。现任市人大副主任的廖主任。

    其实这事的根子。是在廖主任头上。廖主任的儿媳今年调任东城区财政局副局长。区委组织部考评的时候。写的倒也还算将就。但是缺点的略略客观了一点。

    按说组织部的考评。都是灶王爷上天。只捡好听的说。但是这缺点也是一项。必须的填不是?考虑到财政局的性质。组织部填的缺点就是:“该同志工作作风略嫌谨慎。锐意进取不足。须注意改进”——你在财政局上班。要那么大胆子干什么?吃拿卡要或者贪污公款吗?

    廖主任一听。登时勃然大怒。我儿媳妇锐意进取不足了——这是说她没能力再一个台阶了吧?

    由此引申开来。廖主任就认为。这是别人见自己下了。不行了。所以就敢胡写了。太欺负了吧?所以他就牢骚。要郭书记找找组织部的小毛病。略略敲打一下。

    只要是做事的单位。还怕找不出病来?于是东城区委组织部就被找出了点毛病。王启斌的知此事的因果之后。扼腕长叹。“真是笨蛋。缺点写成“工作太忘我。不考虑自己的身体”不就完了?偏玩什么小聪明。”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后来想借此撸王部长。那就是另外的缘故了。郭宁生琢磨着我这是帮老书记出头。老书记不能看着不管吧?

    廖主任一听。郭宁生居然整出这么大动静来。真的有心不管。我不过是让你敲打他一下就完了嘛。你倒好。直接就想把一个区委常委弄下来——这是有私心吧?

    不过话说回来。到了二线上的领导。对肯帮自己的旧人。那都是没说的。人家有情有义。这老骨头就要出面。哪怕人家是夹带了点私心。

    “帮你问问老那的子靠上谁了。那没有问题。不过要想我出头。怕是不好办了。老书记我的能量有限。现在要个车都不方便。”

    不多时。消息就打探回来了。“那个小那调到省委。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周启智着手办的。周启智。跟朱秉松近一点吧?”

    “朱秉松?”郭宁听的倒吸一口凉气。只是。不旋踵就冷笑一声。“原来是他啊。朱秉松现在还敢乱动?”

    “这事儿找蔡莉合。这俩现在不两立。”廖主任琢磨一下。“要是能说动蔡莉。哪怕是省纪检委出面吓一下小那。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怕就怕蔡莉现在啥都不想伸手。就没意思了。”

    “我哪儿请的动蔡书记?”郭宁生听的就是一阵苦笑。“啧。这家伙要是市里的就好办了。关键是省委的。”

    “市里的纪检委你要是有关系。那就去吓唬王启斌不就完了?”廖主任笑一下。“他能找人吓唬你。你不能找人吓唬他*?”

    “吓唬什么?直接拿掉他就算了。”郭书哼一声。“我就不信朱秉松还真要出头。这间隔着多少人呢。就拿不掉也要吓他个半死。干助理调研员去吧。哼。给脸不要。”

    “其实你没必要这坚持。大家说一说。把话说开不就完了吗?”廖主任长叹一声。有心说这年头要讲和谐。见郭宁生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终于没再说下去:郭啊。你这私心太重。真的不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