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让王启斌忌惮的。&;1t;&;gt;,不仅仅是荆紫菱。还|帕里。酒桌上大家一介绍。王部长才反应过来。这年轻人居然是省委办公厅的一个处长。小陈此人果然大能。真正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啊。

    当然。省委和区委之间相隔的很远。王启斌虽然只是个副处。手里也勉强有点小权力。按说可以不太在意省委里处级干部——办公厅只说正处级调都是两位数呢。不过。带了“实职”俩字儿的正处。那可就例外了。

    更重要的是。他要找陈太忠帮的忙。不太合适让这种部门的干部知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知道这位是哪个阵营的呢?

    王部长对高云风挺放心。高陈二人的交情。上一次他就看明白了。可这那处长跟小陈的关如何。也不好说。

    还好。下一刻那长就表现出了跟陈太忠的交情。他拿出一张大小的塑封卡片推了过去。“太忠。给。幸不辱命。”

    高云风的好心最强。抬手就将卡片抢了过去——这不是他不知道忌讳。而是说眼下这种场合公开传递的东西。都是不怕别人看的。“我看看是什么。。不就是个省委行证嘛。这点|事也值的那处你斤斤计较?”

    “废话。我一妥的。你一天办妥一个给我看看?”那帕里狠狠的瞪他一眼。“这也就是太忠找我云风你要找我。我拖你半个月。”

    “呵呵我要办的找你。找你老爹。”高云风冲着他笑。一副意洋洋的样子。“你拖我就告状”

    三个人你来我往几。王启斌就明了。敢情人家根本就是一伙的。尤其是他还观察到了。那处长对小陈的恭敬是**裸的。高陈二人有分歧时。这家伙绝对站在陈太忠一边根本不考虑对的是未来副省长的公子。

    那这就无忌惮那多了小陈的定此人想白这个。王启斌心中轻松不少。于是他注意力重新放到了荆紫菱身上。

    王部长虽然已不年轻但怎么说是轻过。再加上官场中练就的敏锐的观察力。不多时就确定了陈太忠和菱的关——互有好感还没点破的一对儿。

    幸亏今天没带着胤过来。王启,非常惊讶的现。自己脑中居然有这样的念头。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惭愧——什么时候我也变的这么势利了呢?

    然而。自责归自责。他在接下来的谈话里也肯定不敢提及“钟韵秋”三个字不过饶如此。这顿饭他也吃的难受的很原因很简单。其他四个年轻人。综合处的那处长年纪大点。也不过才三十三岁。而王部长已经五十了。

    一老四少交流。已经是不太容易的事了。可是偏偏的。似乎五个人里混最不好的就是他——以远的孙女是从商了。但这娇滴滴的小女孩做的也不是小买卖。

    总算还好。那帕里道陈太忠不会无缘无故的带个年纪大这么多的人来吃饭。所以对王启斌的态度相当热情。这越的让王部长明白了小陈在那处长心中的的位。

    不管从哪个角度上讲。那处长都没有这么在意我的理由。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那么对现在为什么么客气。缘故也就不用再了——一定是看在小陈的面子上。

    相较那帕里而言。高云风表现就要随意多。然见过王启斌一面。也比较清楚其来路。但是他还真就不怎么愿意搭理对方。不过这也正常。有一个副省长爹的话。谁会在乎一个副处?

    人家不是不想给我面子。是已经给我面子了。王启斌非常清楚这一点。若不是有陈太忠的缘故。对方怕是都未必愿意正视自己一眼。社会上最现实最讲实力的的。就是官场了。

    王部长在这里感觉束。其他人倒是无所谓。那帕里甚至能抽个时间出来。找陈太忠窃窃私语两句。“太忠。你也真绝情啊。小汤找我要你的电话呢。你说我这是该不该给她”

    给她不给她是你的事儿。你问我干啥?陈太忠有点恼火。老那你这是要干什么。绑架我吗?当然。想是这么想。他不可能这么说。而且他感觉出。那帕里撮合的心思还挺强的。于是又有一点奇怪。笑一笑低声回答。“她要是长了名器。你就给她电话。”

    那帕里哪里听的懂这种话?愣在那里琢磨半天。死活想不出这“名器”二字究竟何解。“我听不太懂。她能有什么名气。一个小女孩家的?”

    我就知道。跟你这盲没话。陈太忠刚想反唇相讥。不小心看到荆紫菱转头过来。想到她,然会读唇。登时就没了解释的兴趣。犹豫一下。就决定转移一个话题。

    他也感觉王启斌比较沉闷。少不的侧头冲着王部长笑一笑。“对了。王部长今天没带胤天过来。有日子没见他了呢。呵呵”我要带他过来倒是大麻烦了。王启斌随意的笑一笑。下一刻就皱起了眉头。长叹一口气。“唉。遇到点麻烦事。挺闹心。本来我是打算帮他活动到东湖区的工商局。干个副局长。现在怕是不行了。”

    他这话说的**裸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摆明了是要陈太忠接着问了。实在有点失他这组织部长的身份。

    不过也难怪了。坐他面前的这拨人在官场中的响力都比他大。他就算年纪大一点。也根本生不出矜持之心。还不如趁着陈太忠问的时候。将今天要办的事情点出。

    “哦”陈太忠点点头。心知十有**是对方找自己的原了当然。人家既然表示出求救的意了。于情于理都必须接着一下。“为什么是东湖而不是东城区呢?”

    他知道王部长所在的东城区。跟凤凰市的清湖区类似。是素波的商业中心。同时也是市政府所在的。那东湖区以前是农业县区来的。现在迁了不少高校过去。高新区也

    展算是比较了不过论华程度总要差一点

    “东城没合适的位子。”,斌摇一摇头。“我这也是想快点扶他一把不是?听说今年可工商要变垂了。”

    高云风是见过钟胤天的听到这话也好奇的问。“有人找小钟的麻烦?”

    “不是找他的麻烦。是找我的麻烦。”王启斌终于点出了重点。他郁闷的叹一口气。“呵呵。不怕小高笑话。有人惦记上我这屁大一点的位子了现在我说办事力就不行了。”

    话说到这里。王部长的用心就昭然若揭了陈太忠听的有点好奇。不过原因未明之前。他不可能大包大揽。“那没错误。总也不能就这么直接撸下去吧?”

    事实上。一说起场的这点事。连那帕里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见到三个小字辈齐齐盯着自己。王启斌咳嗽一声。又接着苦笑。“鸡蛋里挑骨头。谁不会呢?太忠能不能帮一帮我?”

    你倒是真够接的。|太忠心说这下层官场还真不讲究。事实上。他想有点错误。王启斌是知道自己在这帮年轻人面。根本没有装腔作势的能力。人家好不容易开口了。自己若是搞一搞迂回战术什么的。没准就把机会迂回过去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也是混官场必备的素质。

    “谁的人想你?”仔细想一想。|太忠终于还是不动声色的话了。果然是这样。王启,心里听的明明白白的。人家小陈不开口话则已。一开口都不问自己谁是主谋。而是直指阵营所在。这年轻人真的有几分张狂。

    不过。这个问题才是最让他揪心的。好天他才叹一口气。悻悻的摇一摇头。“怎么说呢算是被自己人抄了后路。这年头的人啊。”

    王启斌能市政局调任东城区。后来又升为组织部部长。是的了素波市工会主席戴复的赏。其时戴主|是市委副秘书长。后来因没了支持。被人明升暗降的弄到总工会去了。

    戴主任失势。王部长倒是没翻脸不认。还跟其保持着密切的交往。不过很显然。他也需要再靠向另一个山头了。没组织的人是不好混的。

    还好。东城的区委|记郭宁生接了他。这也是正常的。一个区委书记掌握不了组织部显然是不称职的。既然王部长有意投靠。他这边就顺水舟的接。撇开组织部长一职不说。只说常委会上。这也是一票不是?

    这两年。王部长和郭书记配合的相当不错。也算是郭系铁杆心腹了。不过让王启斌郁闷的事情也在这里了:这次想调整他的。就是郭宁生。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可怕的内斗

    郭宁生本人的派系不是很明朗。朱秉松强势的时候。他跟朱市长近一点但是同时又跟伍滨保持着联系。现在赵喜才来做市长。他又跟伍书记走的近了一点——赵市长这外来户根基不稳。虽然有蒙老板支持。却远不如朱秉松强势。郭书记当然不愿意轻易下注。

    这种情况下。伍海滨肯定愿意支持郭书记的工作。以现在他勉强就的上是伍系的人马了。

    可是遗憾的是。伍滨跟戴复不怎么对眼。今年东城组织部又出了一点小事。于是有人出来说王启,利用权力。帮戴复的儿子做了点这个那个的。郭宁就打算拿下王部长了。

    其实这都是些鸡毛皮的恩怨。最重要的是。背后操作这件事的。是某个乡的党委书记。跟着郭书记打天下的铁杆郭系。

    说穿了。就是有铁的郭系想上。王启斌这个半路出家的郭系外围成了脚石。所以被一阵营里的人狠狠捅了一刀。

    心寒啊王部长想这个就无言以对。官场里最不好对付的就是自家人背后捅来的刀子了阵营内部有远近。导致了类似情况的生。然而。他还没能力去向别人求救——郭宁生一系内部的争斗。别人肯定不会管。要惦记也是惦记王启斌空出的组织部长的位子。没人吃撑着了去保他。

    由于心里憋着气。他就竹筒倒豆子一。把这事说的明明白白的。当然有些实在不说的事情那就只能略过了。

    “内斗啊”陈太听的就是一个激灵。这个玩意儿真的挺令人寒心的。要说为了阵营的大局不的不牺牲那还有个说法。可是关系远的直接被关系近的阴了。种感觉。简直没办法说了。

    由此。他又延伸出了另外的想像。在官场混。没组织是不行的。有了组不能成为核心成员那也是危险从某种角,上讲。还不如没组织——眼下王启斌的处境就是明证阵营外的人不会手管你的。

    可是这核心。不是你想进就进的去的。而且一旦成为核心打上极深的烙印。万一大树一倒。想翻身可就太难了——这一点。凤凰市副市长王伟新可为明证。那么厉害的人物。居然硬生生的被边缘化了。到现在都没缓过劲儿来。

    防外人的同时。还要防自己人。太复杂了吖。这个官场。到底该怎么*?想到这里。|太忠的脑子都大了。哥们儿本来觉的自己的智商挺不错的呢。

    他在这里想心事。是那帕里没怎么奇怪此事。而是淡淡的问了。“王部长你说这些。是个什么意思呢?”

    “还不是想让太忠我说一说?”面对这种近乎于无礼的问。王启斌也没办法计较。只能苦笑。“赵市长能说句话的话。估计就问题不大了。”

    “赵喜才?”陈太高云风和那帕里听的齐齐就是一愣。三个人交换一个眼神。老王你才是。拜错了庙门。

    王启斌看他们三个的反应。也是一不过他马上就回味过来了。遗憾的是。他把味道错了。“这也办法。虽然郭书记对我的工作挺支持。可是。我也不能束手待毙不是?”

    敢情他是以为这几个年轻人觉的

    叛阵营了。说不的就要解释一下苦衷。当然。这个都能理解的。但是他先离开复现在又打算跳出郭系。这也实在。有点让人无语。

    那帕里和高云风都不说话。只|着陈太忠。陈太忠琢磨一下。咱也不能不回答不是?少不的咳嗽一声。“这个赵市长啊。咳咳。对了王部长。这个戴复是谁的人?”

    在他想来。这件事虽然简单。杂的人倒是不少。所以他有必要先摸清脉络。能跟伍-不对眼的主。也值的琢磨一下。

    “十有**是蒋世方的人吧?”那帕里插嘴了。一边说一边看一看王启斌。“市委副秘书长。应该是蒋书记的人。”

    “是啊。蒋书记最信的过的人。”王启斌闻言。登时就是一声长叹。“一朝天子一朝臣。蒋书记高升走了。戴主任的日子就难过了。”

    “蒋世方?”陈太忠的就愣住了。好半天才侧头看一看那帕里。“那大哥。你俩说的是前市委书记。现在天涯省的纪检书记。招商办蒋君蓉的老爹?”

    “没错。”这次插的是高云风。他虽不在体制内。但是生在那么个家庭里整天耳濡目染。对这些典故。比陈太忠这“乡下小子”要了解一些好不容易能抓住机会卖弄一下。自是不肯错过了。

    “这才叫热。”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那蒋君蓉快跟自己势不两立了。而这王启斌居然是蒋世方那个里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仔细想一想。也正常了。时蒋世方是市书记。自然有一标人马。市委的副秘书长里怎么该也有蒋书记的嫡系。而这王启斌靠上了这棵大树。也才有了眼下的的位。

    “肯定没人惹蒋君蓉的。”王启斌倒是不怪这帮年轻人怎么知道蒋书记的女儿的。毕竟素波官场第一美女那名声不是吹的似此一般的青年俊杰们。没听说过这名字才叫奇蒋书记现天涯排名第三。谁愿意去招惹蒋书记的女儿?”

    陈太忠皱眉头琢磨半天。怎么想怎么觉的眼前这事太乱。好半天才苦笑着摇一摇头。“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伍海滨和蒋世方有什么恩怨?”

    “蒋世方比朱秉松还厉害。伍书记能跟有什么恩怨?”那帕里比高云风还大几岁。对这些典故也明白的很。“那时蒋书记是省委常委。伍书记只是个副省长而。”

    “乱真的乱”陈太忠摇一摇头心说既然王启斌幕后的老曾经这么牛逼过。眼下被秋后算账正常了。该不该出手管这一管呢?

    沉吟好久之后看王启斌面色凄苦。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我帮你问一问吧。不过。没有什么保证。”

    他的话说的相当淡然。但是王部长已经无法奢求太多了。人家若不是看在自己女婿的份儿上。怕是连问一问了于是笑着点头那可是谢谢太忠你了。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你。你别跟别说找到我了就行了”陈太忠叹一口气。也不看他。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面前的酒杯。缓缓话。“要不我可真的没办法插手了。

    ”

    “这个你放心。”王启斌缓缓点点头。才待再说点什么。不留神却现高云风和那帕里竟都在愣。心里登时一揪:那处长也就算了。连比较跳脱的小高都是种表情。莫。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这顿饭并没有吃多时间。大约八点就散了。因为陈太忠说了。他还要去拜会个领导。当然。这个点钟他能拜会的。也就只有蒙艺了。

    临分手之际。那帕拽住了陈太。在他耳边悄悄嘀咕一句。“蒋世方在素波的潜势力其实不小。是方便的话。你帮一帮这姓王的也好。到时候蒙书记真要走话。你手里多一点人情总是不错。”

    “这个我想到了。陈太忠笑着点头。心说我跟蒋君蓉水火不容只是相互看不顺眼。最多算意气之争。并没有利益冲突。要不然岂能这么痛快的答应下来?“|的出来。老王个念旧的人。帮一帮也值。”

    “又要放我鸽子了。”在桑塔纳车上。荆紫菱郁闷的撇一撇嘴。“这个时候去酒吧多好?”

    “知足吧你。省委书记的家门是随便一个人能进?”陈太忠笑着答她。“而且。尚彩霞也算咱俩的媒人呢。你说是不是?”

    “好了。别贫嘴了。”荆紫菱噘一噘红彤彤的小嘴。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也不知道这个主任怎么当的。整天油嘴滑舌的。”

    “我的嘴不怎么油?”陈太忠哈哈大笑着。“要说舌头。咱俩倒是差不多滑。它俩打过架的。哈哈。”

    进了蒙艺家。蒙老板居然此时都没回来。尚彩霞和蒙勤勤都在家。两人知道陈太忠要着荆紫菱来。见他俩进来。热情的招呼着。

    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和荆紫菱都觉。蒙勤勤对天才美少女的态度。有一点点怠慢。不过这纯粹是个人感觉。也许。是心态问题吧?

    等了没多久。又有客人上门。大概到了九点钟。蒙书记才沉着脸回来。按惯例。他是先跟别人谈完话之后。才招呼陈太忠和荆紫菱进书房。

    “你就是荆老的孙?”陈太忠郁闷的现。只要跟小紫菱在一起。别人总是先招呼她。心说美女的魅力真的就这么大?

    然而。蒙艺可不像他想的那样。淡淡的同荆紫菱聊两句之后。站起身从书架上拿个小盒子给她。“这支湖笔送你了。算见面礼。你跟勤勤出去聊吧。我跟小陈话要说。”

    这一下。不但将荆菱送出|房。连蒙勤勤都要跟着出去。省委书记的女儿心里的嘀咕一句:都是你。害的我连旁听都不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