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二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二章

作者:陈风笑
    强教授本来是想示一下顾念旧情呢。,但是听到陈太忠耳朵里。那是要多郁闷有多闷了。于是他在五秒钟内就做出了决定。既然你这么坏我胃口。对不起了老。你这些同事的忙。我还就不帮了。好像谁还不认识俩教授

    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专家有的是反正这些人最多也不过是“国内知名”。连个“业内权威”都。更别说什么“领域带头人先行”之类的了。

    科技界就是这么回事。你说个“国内知名”根本没人管你。到底知名不知名不会有人把这当真的。但是真正的学术圈子内。“权威”二字就极重了。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自封的。

    想是这么想。陈太却是没表现来什么来。只是婉转的表示我尽力吧。毕竟这不是我分管的口儿。决策权还是在邱主任那儿。

    以强的见识。然现不了陈主任的皮里阳秋。心里还说小陈挺重情分的。这顿饭吃的也很有成就。为大家以后的交往铺平了道路。殊不知自己已经“因言获罪”。彻底断了弟兄们的前程。

    不过这也难。教授年纪轻轻就能荣升副教授并且成为十佳青年。主要还是因为出身名门。是著名的“南杨北梁”中的南杨一系。在业内的核心圈子里也算的上是数的着的后起之秀。

    至于说为处事。倒不是说搞学问的为人处事一定就不行强做人也比较外圆内方。大抵还是因为世天才太少如衡一般能各方面兼顾的天才实在太少。教授人缘不差。但是大部分心思用到了技术上。世情上的见解。就略略的少了一点。别说比那些官场油子了。比陈太忠这半吊子都差了不少。

    青年教授无心之弄巧成拙。官新丁意气用事锁定大局不失为一幅绝妙的好对联。当然。横批必定为“人情社会”。

    然而陈太忠的决并没有改变多少的郁闷在晚饭的饭桌上又有人第二次提起了周兴旺。那是纯良说的。“有个朋友在合家欢有三百多万的欠款太忠你能不能帮一催?”

    “这种小事。可不想往合家欢那个泥潭里插脚。”陈太忠白他一眼。侧头跟素波市建委的陈放天主任扬扬眉毛。“纯良你这么大面子都不行。就不要将我军了。主任你说不是?”

    酒桌上是六个人许纯良和陈放在凤一级路上合作过现工程进入尾声了。年底也是,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交流交流感情。

    除了他俩。肯定还有跟纯良同学孟不离焦的李英瑞。再有就是陈放天带来的一个三十岁出头的青旺老乡。在素波搞图书批。估摸是跟他有什么亲戚关系。反正也是自己人。说话一点都不带见外的。

    最后一个自然就是天才美少女了。中午借着荆涛在场。陈太忠熬过了她的盘问。再然后荆紫菱也就不问了人“天才”二字不是白叫的。所以晚上吃饭。某人顺便就约她出来了。

    “纯良也就是帮朋友随便问问嘛。”陈放天老奸巨猾。一个都不肯罪。笑着回答陈太忠。“反正跟合家欢要钱。就是出头最方便。”

    我才最不方便。陈忠心里苦笑。当然。他知道对方是指自己跟赵喜才都是蒙艺的势力。是谁说一个阵营的就不可能内斗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的这个建议倒也未必是不可取的。反正已经是跟赵喜才掐的火热了。倒也不在乎再搞这么一下了可是这么做。是不帮着赵喜才蹂躏合家欢呢?

    回头想一想吧。他拿定了主意。于是另开话题。“陈主任。今年就这么算了。明年的事情就要早做准备。有没有什么适的项目给介绍俩?”

    这也就是他帮着许纯良问一问。反正大家在一起。除了嚼谷两句官场中的轶事。说的也无非就是这些事情。当然。陈某人眼中却是未必有这种小钱。

    “有倒是有点。就是意思不大。怕你俩看不上那些小买卖。”陈放天对自己手里的项目。也是相当清楚的。“我这儿不过是个市建委。大买卖去找建设厅找人了。”

    “小买卖有些什么。说出来听一听嘛。”许纯良倒是不嫌弃。笑眯眯的看着他。“反正实打实的做点买卖。还是不错的。歪门邪道的东西。我可不搞。”

    “谁说搞歪门邪道?”陈放天笑着白他一眼。经过几次接触。他已经将许处长的性子摸的七七八八了。事实上做为一个市建委的主任。他能过手的事情还真的不少。不过有些项目虽然大。却难免有点这样那样的嫌疑。他也不意思推荐。

    所以。陈放天张的开嘴的。就是一些小活。“纯良你可以让朋友搞个工程机械公司嘛。搅机压路机和挖机这些。都弄一点。回头有租机器之类的活。还不是尽量照顾你了?”

    这就是典型的靠权力揽活了。赚未必多。但细长流胜在稳定。而且有建委支持的话。揽活回款都不在话下。别人想跟其公平竞争。那只有输。

    “好像意思确实不大。”许纯良听的点点头。“投资却不少。不过也有好处。实打实的实体公司。不怕别人说闲话。”

    “唉。你怎么这*?”陈放天看他一眼。摇一摇头。“这活做熟了名气出去了。回头再展的话。就可以搞房的产了。房的产绝对是下一步推动国民经济展的热点。太忠那儿不是都已经开始在搞了吗?”

    “咦?我倒是忘了一点了”纯良扭头看一陈太忠。笑眯眯的点一点头太忠。后你那儿的活儿可就给了我了啊。”

    “这些设备租用费不低。那你的开分公司才行。”陈太忠摇摇头。“而且不能全给你。下面方方面面的情绪。我也的照顾呢。”

    许纯良看一眼陈放天。眼中的疑问很明显。陈放天却是笑着点头。“这肯定的市

    儿也是这样比如说一个副主任手上有两个挖机能让他一直歇菜不是?县官不如现管。肯要给别人留一,。”

    “反正建委这么多活。你想都也不可能”解释的挺到位。“肥的咱干。瘦的推出去就完了。要不然把下面逼急了。他们还真的敢不买帐。”“那现在他们不买账怎么办?”许纯良接触下面人真的少。所以也就这么问了。倒是陈放听的冷笑一声要不给我面子我上的章也不是吃素的。

    ”

    换在以往。他是不这么说的素波不止是一个的级市。还是省会。大过他的官儿多了去啦。有些人过高层能打来招呼。但是他照顾的是许纯良的话。倒也用怕别人打招呼。谁还能大过许省长未来的许书记?

    严格点说。能大过绍辉的不是没有。但是能大过许绍辉而又看的上这种小活的。还真的奇少。所以。从某个角度上讲。许纯良也算的上是本本分分的做生意了。

    酒喝的差不多时候。许纯良悄悄的拽住陈太忠。“太忠。合家欢要钱的事情。还是的麻烦你跟赵喜才打个招呼。找我的那个人跟我关系特好。”

    咦。难道你没。我跟赵喜才不对吗?陈太忠一时大奇。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错。高云风是嘴碎。但是他可以把消息透漏给那帕里。却是绝对不合告诉许纯良这里面存在着一个阵营的问题。就算高云风跟许纯是关系不错的同学。配合做过一点小事。也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

    云风这家。看起来也不像他表现的那么简单嘛。陈太忠苦笑着摇一摇头。当然。高云风都能管住嘴巴。他更不可能实说了。“纯良。不是我不帮你。因为一个女孩。我打过赵喜才的儿子赵杰。我要是帮你说话。没准是适的其反。”

    “哦。这样啊。那就算。”许纯良愣了一下。旋头。他防人的心思其实真的不怎强。也很会为别人着想。并不因此而恼怒。还扭头看一眼荆紫菱。接又笑着推陈太忠一下。“你这家伙也太花心了。有了荆紫菱这种大女。还到处沾花惹草。”

    “哪儿啊。是田甜我装她的男朋友。赵才的儿子骚扰的她受不了啦。”陈太忠倒是不怕说一说此事因为是跟官场无关的。“田甜是省电视台的女主持。她老爹是田立平。”

    田甜?许纯懂懂的点点头。他听说过这女儿。下一刻他就猛的一愣。讶然的看着对方。“田立平是蔡莉的人*。你不知道这个?”

    由不的他不吃惊。陈太忠在蔡莉手上吃过大亏的。那次最先跳出来搭救太忠的。还是他老爸许绍辉。眼下你为了蔡莉的人的罪蒙艺的人。这个。有没有一,大局感啊?

    “我只知道。田甜是我的朋友。求到我头上了。”陈太忠正气凛然的。“她不喜欢赵杰。就这样。”

    许纯良目瞪口呆。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直线堕落

    “别的事我也未必管。不过男男女女的这点事。不就讲个两情相悦吗?”陈太忠无视许纯的反应。自顾自的说着。“赵杰太没品了。我看不下去。跟谁是谁的无关。”

    “呵呵。倒也对啊。太忠你是性情中人。”许纯良笑着点点头。又随手拍拍他的肩头。“这两天我一定找个机会。看看田甜长什么样。真是有点好奇。也老听云风说她。”

    他说好奇。那就一定是好奇。许处长做事一向都不遮掩。除了有些不该说的话坚决不说之外。也算是官场中坦荡荡的君子了当然。见过田甜之后会不会因为产生某种感觉而生什么。那也不好说但是眼下毫无疑问就是纯粹的好奇。

    曲终人散之后。陈忠按常理该送荆紫菱回家。谁想天才美少女在车居然建议了一找个酒吧一起坐坐?”

    “不早了。八点半了。”陈太忠断然拒绝。这倒不是他不想多亲近一下她。实在是有点小的苦衷。“明天还有考试呢。我的回去调整一下状态。”

    “一晚上背两本字典你还用调整状态?”荆紫菱笑一声那笑声里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你跟田甜去吧。也不止一次了吧?你觉的她比我好看吗?”

    “她没你好看。”陈太忠暗暗咋舌心说这小丫头也知道吃醋了?倒也是好事。不过。咦?刚才我跟许纯良说话。声音已经很低了啊。“你怎么想起来说她了”

    “你跟许纯良说话的时候。我不小心看了看。”荆紫菱见他惊讶。登时抛开了那一丝丝计意的笑一果然还是女孩的心性。“我没学过唇语不过辨认几个字还是没问题的。你俩左一个田甜一个田甜的。当我是瞎子?”

    “这么漂亮的眼睛。怎么是瞎子呢?”陈太忠笑一声。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这天才还真不是白叫的。这点蛛丝马迹都看的到。于是温言劝说她。“听话啊小紫菱。错过今天。改天请你去十次酒吧。成不成?”

    “你也是这么哄田甜的?”荆紫又想起了旧账。说不的就拿出来翻翻。

    “她是我什么人?我怎么可能这么哄她?”陈太忠轻声笑笑。话说自然无比。田甜对他的诱惑力。比天才美少女真的差的多了。

    “我也不是你什么。”荆紫菱笑着答他一句。不过显然。这并不是声明。只是女孩家的那点小心思而已。

    “迟早会是的。咱俩不是定情吻都吻了吗?”陈太忠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她一眼。在荆紫菱捶来的小拳头中大笑着。驾驶着桑塔纳一路开到天大宿舍区。

    若不是张梅来了。今天就争取拿下你了。他目送着她走进楼门。笑着摇一摇头。驾车转头疾驰而去。

    张梅确实来了。她跟另一事来素波办事。这一趟原本不该她来。不过年底来逛一逛素波也无所谓。反正也没人计较。

    车管所实在是个好单位。不但

    1且钱多。所以就是人满为患。就像检车场都有一个在编人员一样。牌照库也是俩人。她来的话。另一个临编够顶替她。

    陈太忠本想周一就开车捎她。不过张梅可实在不愿意。说不的就跟着同事一起来了。现在她已经吃饭跟同事分开了。正在紫竹的门口等他呢。

    车开到紫竹。一警服的张梅正站在小区门口。俏丽英挺。纵然是晚上了。还是吸引了少路人的目光。不过托那服的福。也没人不开眼到去撩拨一个女警察。

    “好了。上车。”陈太忠停下车。冲她一招手。她矮下身子迅钻进了车里。呆呆的看着方不语:不是我想来。是他逼我的。

    下车之后。陈太忠带着她施施然走进了别墅。门才一关住。他一把就将她搂进了怀里。刚才小紫菱撩拨的他有点欲罢不能了。

    “这是最后一次。”梅也没有反抗。只是低声说了一句。谁想陈某人淫笑一声。“不行。才帮你打了招呼。所里的人应该都不敢招惹你了。还的一次。”

    “可是。他们本就不敢招惹我。”张梅才待说什么。嘴唇却是被人堵住了。她挣扎想说完话。怎奈身体越来越软。腿间慢慢的肿胀湿润了起来。神智也渐的不清楚了。

    不知道多之后。一个声音似乎从天际传来一般。“好了。我喜欢你穿警服的样子。”

    雷蕾今天一直忙九点。才从单位里出来。给家里打个电话。知道孩子睡了。居然鬼使神差的跟家里撒了一个谎。“晚上还要加班。那我就不回去了。”

    驾驶着捷达车来到紫竹苑。见到院里了一辆凤凰牌子的桑塔纳。二楼的卧室又有灯光漏出。她手脚的开门走进去微笑着推开房门。“哈太忠。呃。你们这是。”

    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跟她的太忠激烈的搏斗着。奇怪的是。她身上居然还穿着警服。只是警服不但前襟大开。里面也没什么别的衣物了。两团不大的酥胸正着他的冲击一颤一颤。

    “呸。你个变态。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雷见状羞的脸通红转身向外走去她整天接触一些社新闻。倒也知道有人喜欢这调调儿。

    “站住。她快不行了”陈太忠一招手。就止住了她的动作。里却是挺的意。今晚总算能比较尽兴了。

    雷蕾觉的自己身子一停。一股大力在背后扯着自己。就知道这个冤家又弄些古怪了禁不挣动两下你总让我一洗吧。”

    张梅却是被猛然闯进的雷蕾羞到。身体不由的一紧一种另类的刺激却是从脊髓:在瞬间传遍了全身。身体就像过电一般抖个不停。

    “唔。好舒服。”陈太忠只觉自己被紧紧的禁锢住了。低头看着闭着眼满脸红晕的张梅。心中的邪恶登时迸了出来:我怎么就不知道。粉碎一个良家女子自尊。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成就感呢?

    “放开我。”张梅说似乎接下来还要跟另一个女人跟他一起那啥。禁不住大羞。闭着眼用力的推他。奈全身乏力。根本就是撼树。

    “上次你就答应了。说下一次一跟雷蕾。哈。很好玩的。你不尝一尝就可惜了。人就是这短短的一生吗?”陈忠的笑声愈的邪恶了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堕入了红尘魔障中。

    第二天张梅悠悠醒转的时候。身边已经不见了陈太忠。这一夜她实在是太累了。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心说做这个,的女人。还真的不容易。

    雷蕾也在床的一边沉睡着。听到她翻身的响动。睁眼看一下。触目却是对方露在被外**的胸膛。想到昨天太忠居然不许二人穿衣入眠。于是闭眼苦笑一声。“这家伙真变态。”“是啊。”张梅点一点头。又闭上了眼。细细的回味一下昨夜两女一男时的疯狂。一时间有点自责:难说。我天生就是个坏女人?

    她这里在自责。雷却是打着哈欠。强迫自己坐起来。“唉。该上班了。这家伙又要忙一了。不知道他哪儿有那么多事可忙。”

    陈太忠可忙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下午考完最后一门。他才说要去找荆紫菱玩。不成想接到了东城区组织部部长王启斌的电话。“陈主任。听说你来素波了。找个的方坐一坐?”

    “呵呵。这两天安的挺紧的。陈太忠琢磨一下。打算婉拒了他。“年底了。大家都。换个时间吧?”

    这次来素波。他要办的事情多着呢。还要陪荆紫菱。蒙老板家也没去。短短的时间。他实是分身乏术。

    “你总要吃晚饭的?”王部长一声。也没有着恼。“在什么的方吃不差多我一双筷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陈太忠也实在没啥可说的了。总算还好。晚上是高云风和那帕里的饭局。公子不但见过王部长的。而且现在也不跟那帮狐朋狗友来往感时刻啊。

    当然。这顿饭陈太忠又是带着荆紫菱来的。王启斌是钟胤天的丈人。不过。陈太忠想着次自己在王家被钟韵秋介绍时候。说是钟家的朋友。倒也不怕带着天才美少女露面。

    王部长也挺奇怪。陈太忠身边么换了一个女人。事实上。只冲小钟能掌握小陈的动向。他也隐隐猜的出陈主任跟自家女婿妹妹的关系。不过年轻人之间的事情。他也没兴趣去琢磨。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捱。又关他什么事呢?

    反正他只知道。是比较在意钟家的。这就足够了。有这样关系。不用白不用。

    不过。当王部长知道。这美的直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竟然是荆以远的孙女的时候。心里也禁不住微微一沉:坏了。今天这事儿还未必好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