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诸事缠身(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诸事缠身

作者:陈风笑
    太忠的小肚鸡肠,那是众所周知的,他惦记上的人,下,真的是太正常了。

    然而,陈某人现在有身份了,做事不但不合适太张扬,也不合适太斤斤计较——当然,这些都是相对他以往的脾气而言,跟别人相比的话,那就,咳咳……

    拓号是很简单的事情,按说不算难为人,可是陈太忠不这么认为,在他上午办手续的时候,他很清楚地感受到了车管所里工作人员的做派,那优越感强到无以复加,非常非常傲慢的冷淡,等闲话都不多说一个字,似乎多说几句就失了身份一般。

    你觉得自己很牛,是吧?那我就偏偏地让你去亲自拓号,让大家看着你撸胳膊挽袖子,手蘸印油往车架和动机上一点一点地抹,哥们儿做别的不行,扫人面子的功夫可不是很差。

    他笑嘻嘻地提出这恶心人的条件之后,就眉开眼笑地站在那里,静待对方精彩的表情了,谁想那二位交换个眼神,齐齐地点头,笑着回答,“成,这点小事,没问题。”

    嗯?陈太忠斜眼一下身边的仲天民,心里是要多纳闷是有多纳闷了,我这么扫人面子,这俩家伙怎么会如此兴高采烈呢?

    仲天民挺纳闷他这一眼,过一时也不好问,只能借机赶紧招呼那两位,“快去拓号啊,陈主任这么好说话,你们还愣着干吗?”

    那两位转头往检车场走,陈太忠却是憋不住了,捅仲天民一下,低声问,“我怎么觉得他俩挺高兴的?”

    “那当然高兴了,”仲天民回答他一,心说被你瘟神找到头上来,拓俩号就算完事是多大便宜啊?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回过来了这个问话的意思,说不得笑着摇一摇头,“你别看所里的人牛哄哄的,那是别人惯出来的毛病,他们也没见过大领导,一般人—就算是做买卖的大款,惹火了一样可以不买帐的嘛。”

    原来是这么回事太忠这是终于明白过来了。合着人家地矜持是对老百姓地。若是对上领导地话。这面子要不要都无所谓了。

    真够**裸地啊。一时间陈某人触颇多过接下来他就想通了。别说车管所了。只要是官场都这样?自己更何况哥们儿还顶了一个“瘟神”地名头?

    我之所以会这么想。就是因为一上午办事。人家给了我这么个错觉。其实场就是官场。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陈太忠一边默默地总结经验。一边笑着摇头。假巴意思地自谦。“我不过就是个副处。你说什么领导啊?传出去别人得笑死。”

    “副处就够了啊天民笑着摇一摇头。又反问他一句“就凤凰市地官场。你觉得哪个副处……副处都高了科吧。哪个正科会一个人来车管所新车上牌子?”

    “我就来了啊。”说实话。陈太忠打心眼里同意他地观点。不过陈某人喜欢跟别人唱个反调。来这么一句倒也正常。

    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科委其他八辆车。都上了9o牌。你可没见当时办得那叫个利索。仲天民心里腹诽一句。嘴上却是还笑嘻嘻地解释。“您来了不是我专程陪同地吗?坏了……”

    到这里,他终于反应过来一件事,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太忠,“陈主任,我刚才真是有要紧事,张队长真问起来,您千万千万帮我说一说情啊。”

    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心里已经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若是陈主任非要问起来自己有什么要紧事,那也就只能把自己让一个女孩儿怀孕的事情摆出来了,现在他已经顾不了许多了——反正,传说中瘟神风流成性,想来不会将此事看得太重吧?

    谁想,陈主任根本不在意这一点,淡淡地点一点头,“嗯,那个小王也不错,反正你帮我安排人了嘛。”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检车场,那两人已经开始拓号了,现在动手的是那个临时编制,居然拓得也挺老练,陈太忠看着有点呆,直到那位将动机号清清楚楚地拓下来之后,终于又奇怪地问一句,“老仲,他这手艺不错嘛。”

    “他们是不干,你以为是不会干?”仲天民笑一声,本不欲多说,谁想旁边一个看热闹的中年车主哼了一声,“搁在十几年前,这就是该警察干的活儿,一般人拓不好这号……哪儿像现在印油和胶带纸都得买。”

    不过他这话说得就有点满了,正式编制的那位要拓的车架号位置比较好,可是拓起号来却是笨手笨脚,连拓两次都不甚

    “这临时编制倒也不是吃闲饭的嘛,”陈太忠感慨一声,眼见那厮又要拓第三次,终于受不了,既然人家不以为耻,他没命地折腾也没啥意思不是?“行了行了,你有时间磨叽,我还陪不起你呢,那个临编,你把这个也拓了吧。”

    这位早就不想干了,附近几个人的围观他倒是不在乎,可是一直拓得不好也挺没面子的,不过是陈太忠始终不话,他也不敢推脱,耳听得对方如此说,忙不迭站起身来让位。

    “麻烦死我了,剩下手续你帮我办吧,”陈太忠不想再看了,将手里的手续塞给仲天民,“给我留个电话,回头我让我的通讯员来找你。”

    仲天民倒是不客气,抬手拿过他的手机来,按个号码拨打一下,“呵呵,回头您一翻通话记录就有了,”其实这么一来,陈太忠的手机号也到他的手上了。

    这老仲还算个灵人嘛,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才待说什么,不小心看到了那个小孩站正在远处张望,却是不敢走近,说不得招手叫其过来,随手甩一张百元大钞过去,“鬼头鬼脑地看什么,以为我不给钱啊?行了都给你了。”

    这下就算交待完了吧?他拍手刚要走人,却不防看到张梅迎面走了过来,“陈主任,张所长请您去一趟他办公室。

    ”

    陈太忠拔脚走,仲天民一看不对劲儿,也后脚跟了上去,悄悄扯一下张梅的胳膊,低声嘀咕,“张梅,我平常对你也够义气,队长那儿……你记得帮我说两句好话啊。”

    “不大点儿事,看老仲你这胆量吧……所长找我,不过就是把这事儿抹了的意思,”陈太忠不屑地回头看他一眼,随手一指张梅,“倒是我这邻居,老仲你得记得关照啊。”

    张建林一开始没冒头,:在自然也不合适出来了,陈太忠想得很清楚,我在车管所闹事,有点扫老张的面子,不过不管怎么说,是老张你这儿的人先不给我面子的,对不对?

    “陈主任你放心,今天以后张更没人敢惹了,”仲天民笑着回答,心说除了你觉得这事儿不大,估计没人再这么认为了吧?

    事实也是如此,陈太忠离开后不,小董就追了过来,听说只是几个欺行霸市的临泉人受伤,陈主任没继续折腾下去,终于也松了一口气。

    陈太忠一离开车管所,就给杨帆打了电话,让他在科委等自己,还有就是,尽量收集有关红外线桩考考场的资料,这年头蚊子也是肉,抓到一个算一个。

    杨帆的态度倒是还端正,早早地就等在科委了,不过陈主任同他的谈话,还是一波三折,实在没办法,来找陈太忠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来的人自然是五花八门的,想在科委各个项目中分得一杯羹的,找他;联系春节福利的,找他——据说在这个春节,不包括现金,科委仅放福利,就会花去六七十万。

    必须承认,现在的凤凰科委,跟以往已经大不相同了,在凤凰人眼里,科委跟银行、电力或者电信是一个级别的,然而在同时,副作用也涌现了一点出来,保守秘密真的不太容易。

    尤为可笑的是,居然有保险公司的也找上门了,想要让科委全部的正式职工全部买了意外伤害险,文海和李健都不敢接这建议,索性就推到陈太忠这里了,“陈主任最近在呢,快去找他,做通他的工作,再来跟我们谈吧。”

    对这种事情,年轻的副主任实在有点啼笑皆非,这都是什么事嘛,科委的工作,各有各的分管领导,遇到什么事都找我的话,其他八个领导算什么?摆设吗?

    这些还不算什么,更要命的是,时不时地就有科委的人在陈主任办公室门口瞄一眼,来来回回的,跟做贼似的鬼鬼樂樂,陈太忠一时就纳闷了,索性也不管天冷冷了,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想进来就进来呗,单位里有些什么不合理现象,你们尽管举报,我欢迎啊。

    倒是杨帆这搞技术的死脑筋,看见他这行为,难得地开窍了一把,“这都是中层干部吧?快过年了,大家都有个心意……陈主任,没啥事我先走了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到这话,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哥们儿去北京活动,县区的科委主任来市科委活动,倒也差不多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