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又是群架(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又是群架

作者:陈风笑
    车拓号的场地,其实不算太大,也就是二十米乘三十,场地的一角有张桌子,桌后坐着俩人,有滋有味地喝着茶,笑嘻嘻地低声聊着什么,对于场地里生的吵闹和争执,就当是没听见一样。

    严格地说,这也算不作为!陈太忠转悠回来,看到那二位根本不理这边,一时心里就有点恼火,放这帮闲汉进来挣钱的也是你们,现在吵吵嚷嚷的,成什么体统?

    一般有点办法的人,大多也不会来这种场合!想明白这点之后,他就知道这俩人为什么会这么懈怠,一点都不考虑影响了,不过,这儿也不是他的科委,所以就算有点什么怨念,倒也不好指责。

    不能指责,那就管点别的吧,陈太忠一指那俩聒噪不已的闲汉,“我说你俩,一边给我呆着去……看什么看,再逼逼我揍你,拓坏了号你赔啊?”

    那俩听他这么说,满脸都是不服气的模样,一边有几个闲汉听见不是那么回事,也慢慢悠悠地晃过来了,小王见状哼一声,“你们要干什么?”

    “你让他们上来,”;太忠哼一声,抬起两只手,将指节捏得嘎巴嘎巴乱响,不屑地哼一声,“切,反了他们呢。”

    “这帮人都是临泉的,二三号人呢,”小王轻声解释,他看起来比较本分,不过这些事情也都很了解,“那孩子是马庄的,那一拨人也有十几个,两拨人霸着拓号的活儿,还有几个是跑单帮……那就是所里的关系了。”

    “临泉的?”陈太一听说这俩字,心里更火了,心说你们在素波做小偷算,在凤凰还欺行霸市?“这是当凤凰没人了,是吧?”

    他的话说得难听过小王已经话了那帮人里有认识小王的,于是轰然散去了,有人听见他说的这话,也只敢远远地瞪过来——没办法哪一行就得听哪一行管不是?

    倒是喝茶的那俩,听见里拓号的跟车主叫上板了,就侧头过来看两眼现没什么事,于是扭头回去继续聊天。

    不时。小孩就将号拓好了。贴在纸上递给陈太忠太忠看一看觉得还像那么回事。侧头问小王一句。“这个没问题吧?”

    “差不多。”王点点头。拿着纸向桌子那边走去。不成想聊了两句之后又拿着纸回来了。“算了家说不行。你还是找临泉地给拓吧。”

    小孩一听急了腿就往那俩警察那儿跑。点头哈腰地递着笑脸住地向警察解释着什么。怎奈那二位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也不话。

    见小孩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红塔山向警察递过去。却被人家抬手打开之后。陈太忠心里纳闷了。“这孩子不是有组织地吗?怎么这样啊?”

    “这家伙老抢别人地活。”小王听得就是叹口气。“不过……也挺可怜地。他哥采石头砸死了。嫂子精神病了。他下面还有个妹妹。有个侄儿。四个人全靠他一个人撑着呢。”

    “啧。我就见不得临泉人欺负咱凤凰地。”陈太忠一听就火了。当然。他不认为自己是怜悯之心作。说不得两步走上去。“怎么着。我这号拓得不行?”

    那俩警察抬头看看他,其中一个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不够清楚,不能备案,要重新拓。”

    “我叫张建林出来看看,是不是不够清楚,”陈太忠火了,抬手就去摸电话,小王都说可以了,你倒是挑鼻子捏眼的,什么狗屁玩意儿嘛,“临泉的人就能拓清楚?”

    见他牛皮哄哄的样子,那俩警察也不害怕,就那么看着他,眼里的意思居然是说:打吧,有本事你就喊张所长出来。

    “你等等,”小王赶紧拽他一把,将他扯到了一边,低声嘀咕,“这清楚不清楚又没个标准,还不是在人说?你把张处长叫过来,意思也不大嘛……今天本来轮不到那孩子拓号。”

    陈太忠一想也是,张建林刚答应考虑给科委一个两百多万的活,自己就为这点小屁事就把人家叫出来砸场子,也是有点说不过去——做人不能这样。

    可是要让他转头去找临泉的人拓号,他的自尊心怎么受得了?犹豫一下,他又走上前看着那俩警察,手也指指点点的,“我给你俩一个机会,把这俩号收了,我就当没生过这回事。”

    这俩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厮是真的有点不含糊,不过正像小王说的那样,清楚不清楚这种事儿,在人说呢,走到哪儿也不怕,于是两人眼望别处,根本不理他,当然,也没吃撑着了跟他对骂——咱先看看这厮的底牌,要是没两下子,慢慢折腾丫挺的,也不算晚不是?

    “看来我

    要帮张建林整顿一下风气了,”陈太忠转身走出了手打几个电话,不多时四五辆小面包车呼啸而至,都是没牌照的那种,车上跳下来十几个混混,手里拿着铁棒,一下车,“呼啦”一下就把检车场和外围圈住了。

    检车场里人不多,连上车主也不过就是十来二十号人,但是外面的人特别多,起码聚集了三五十个闲人,一个个交头接耳地不知道在说什么事,不过陈太忠可以断定,这些人都是帮人找号,或者代上牌照,卖保险之类的——要不是刚才有仲天民在,陈某人也要被几个卖保险的缠住呢。

    总之一句话,靠着车管所吃饭的人真的不少,有一些人是在办证大厅里,大多数人就是在院子外面到检车场这一片活动。

    混混来的人不多,可是气势汹汹的,一下就把场子镇住了,有人试图搞清楚生了什么事,“大哥,不关我事,我出去还不行?”

    “都给我老实呆着,谁动打谁,”领头的混混拎着铁棒指指点点的,这时有人试图走过来说情,两根大拇指粗的螺纹钢带着风声就砸了过去,那位吓得转身就跑回去了。

    就这说话的当,又是有车源源不断地开了过来,有面包车也有吉普车,后来还来了一辆没牌子的大轿车,不到十分钟,差不多就来了一百多个混混。

    铁手是开着一辆沙漠王的,下了车之后,四下看看找到陈太忠,带着俩人走了过来,“来得晚了,幸亏旧车交易市场那边还有点人看场子,呵呵。”

    “临泉的,只要临泉拓号的,一个也别放过,”陈太忠简单地交待一句,一边有人点头,“这帮临泉人确实霸道得很。”

    看来这位也是知道车管所这些道儿的,反正混混们吃的就是这种闲饭,有人明白这一行也正常了。

    五六十个混混堵住各通道,剩下的人拎着铁棒进去一个个地甄别,无辜的站到一边,带了临泉口音的全部拉到另一边,抱头蹲着,偶尔有那不服气的,就是铁棒乱飞鲜血四溅。

    车所地处市郊,没市里那么繁华,不过这么一来,动静也实在不小,听到这里乱作一团,不少人纷纷走过来围观,其中还有六七个穿警服的,当然,大家也只是远观,不敢走得过近。

    仲天民到消息之后,不知道从那儿跑了过来,他穿着警服,肯定没有混混去找他的麻烦,找到陈太忠之后,他头上都已经跑得冒汗了,“陈主任陈主任,怎么回事?”

    “我找马庄的人拓号,你们的人嫌我拓得不清楚,”陈太忠冲检车场方向努一努嘴,“都是凤凰人,心怎么长到临泉那儿去了?”

    其实,过来之前,仲天民已经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了,还有心说和一下呢,听到陈太忠这话头子挺硬,也不敢多说什么,“陈主任,您给张队长一个面子嘛。”

    “他们先不给我面子的嘛,今天我也没别的意思,临泉人统统不放过,”陈太忠脸一沉,“哼,欺负到我头上,不是找死吗?”

    “陈哥你放心,以后这儿都不会有临泉人了,”铁手笑嘻嘻地接口,“我让旧车交易市场的兄弟盯着,敢来就打。”

    这旧车交易市场,离车管所也不过就是半多里地的模样,也是为了办理牌照和手续方便,混混们少在车管所这边呆着,是因为油水不大,拓个号办个保险才多少钱?交易一辆旧车,中间又得有多少差价?轻松的大钱和繁琐的小钱哪个更好赚,那是无须置的。

    就在这时,有个警察冲混混们冲了过去,“喂喂,那个是我的朋友,你们把他放了!”

    这种群架的界限,大家都清楚,没人愿意招惹警察,警察们也就是束手旁观——当然,有人吃多了报警也很正常,不过,大抵是因为车管所地处郊区,又有利益之争,打群架现象也不少见,像马庄的人和临泉人就时不时地小掐一下,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所以,这警察就冲过去解救熟人,几个混混看着也有点头大,少不得将目光转移到了陈太忠、铁手和仲天民所在之处。

    铁手倒是不在乎警察,可今天不是他的事儿,少不得侧头看一眼陈太忠,陈太忠冷哼一声,手指那警察,“没你的事儿,你给我一边呆着,我不管熟人不熟人的,找打的话,我连你一块儿收拾了!”

    这可不是他讲理不讲理的问题,能在车管所刨食儿的主,谁还没俩警察熟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