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四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四章

作者:陈风笑
    世上的事。还真是多巧有多巧了。张梅正想向大家现一下人脉的时候。就有人送上了门来。

    陈太忠的时代人上除了一张临时牌照。什么都没有。按说是只能停在验车场不许开进车管所院内的。不过张梅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摆摆手就够了。

    门房老头见多了这事。心知这是找关系上牌子来的。二话不说打开大门。将车放进来了。嘴里还嘀咕呢。“倒是少见这女娃娃往进领人。”

    可巧。他这话就被别人听到了。反正大早晨离点卯还早。来了的人闲着也是闲着。就问一句哪个女娃娃。老头回答也直接。“管牌照库的女娃娃。”张梅的美貌。在里也是有名的。车管所里的丑女孩不多——女人本就是三分长相七分打扮。以车管所的待遇。足可以让平凡女孩儿从容选择化妆品。将自己打扮花枝招展了。

    可是漂亮成张梅这样的。也过一二人。她自然也就是大家嚼舌头根子的目标了。见那桑塔纳停在院里。小张又不下车。少不的有人冲着车指指点点。都说这一定是她的亲戚然。乱猜人也有。无非也就是男男女女的那点事情。

    不过。虽然车管所的人见的车多。会把一辆塔纳放在眼里。但是他们见的车主人更多。这个年月买的起桑塔纳的主儿。都不会太简单了。更别说还有人故意低调。买的起进口车却偏偏要开国产车。

    所以大家说归说。也没有不开眼到上前探看。直到将近八点半的时候。张梅下车。陈太开车门也下来的时候才有个路过的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笑一声。“哈哈。张梅。我还以为你不舍的下车了呢。”

    此人也是口舌便占惯了。随口一说而已。可是陈太忠不干了。冷哼一声。非常不满意的开口了。“你给我站住。说什么呢你?”

    他和梅在车上这么长时间足谈及很多事了。听说她在车管。点不习惯别人开的粗鲁玩笑。正好眼前有人口花花少不的就要暴走一小下。“咦?”那位可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应会这么大。一时就有点恼怒有心作吧。看方不但身材高大仪表堂堂。而且气势也相当逼人。颇有点不怒而威的道。一时就有点软了。“喂。我说……我们同事之间开个玩笑。至于反应这大吗?”

    “我还就反应这么大了。”陈太忠一边说话。一绕过汽车向此人走去不过那位身材算魁梧又是在的单位里。却也没露什么怯意。只是不满的看着他。

    “你跟她是同事她受的了受不了你的玩笑无所谓可是你这个玩笑。不该捎带上我”陈太忠现在不以往了。知道张梅出头也不能太过明显反正讲歪理也有理。“我不喜欢陌生人跟我开玩笑。其是这种比较低级的玩。”

    走到此人身前。他的右手一抬。那位身子微微动一下。似是要防范他动手。不过也就是那么轻轻一抖就稳住了。毕竟警察的。胆子还是不算小——他就不信这个年轻人为点小事。真敢在单位里动手打人。

    陈太忠会打人吗?然。现在的陈主任的层次已经不是那么低了。他将手抬到对方胸前上。轻轻抚摸一警服上的警号。又拍拍对方的肩头。微微一笑。“呵呵。这警号不错。别弄丢了啊。”

    这话听起来威胁的味道不重。但是配上他的神态表情和语言。那骨子里的张扬和不屑。真的是挥到了极限。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对方抚摸自己的警号。这个动作要多轻佻有多轻。他一时间就有点忍受不了。“你……”

    “陈主任。你来办的。给我个面子。”张梅适时话了。其实这个中年人最是爱对她口花花。要不然也不会别人都没说什么。只有他开这种玩笑了。

    她知道陈太忠是帮自己出头。心里微微暗喜。不过她也没办法坐视事态恶化。不管怎么说大家也是同事。略略呛两句也就算了。“好了老刘。你忙去吧。这是我'邻居。来找张所的办事。”那老刘不满的看陈太忠一眼。犹豫一下。觉的自己不摸对方的底。还是转身走了。张梅也跟着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陈太忠一句。“张所在二o1。门上有牌子的……从安全通道近一点。”

    陈太忠心说既然来了。那就见一见张建林吧。也省的那个老刘以为哥们儿是卖嘴皮子的。是走到楼前。蹬蹬的上楼了。

    张建林正猫腰在饮水机前接水呢。听到有人敲门进来。转头一看就乐了。“呵呵。是太*。什么风儿把你吹来了?”

    “想你了。就来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他。同时四下打量几眼。现这新装修的大楼也不算太豪华。该的东西是都有。不过。看起来还是比较简朴的。“张所你这办公室有点儿空荡荡的感觉啊。”

    “我们这庙本来就嘛。哪儿比的上你们科委?”张建林笑着招呼他坐下。自己又端个杯子给他倒茶去了。“找我到底什么事。走私车上户。还是选号?”

    在张所长想来。陈忠这种大忙人。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车管所虽然算是个职能部门不过涉及的也就是那么点东西而已。在真正有办法的人眼里。其实没什么值的重视的的方。

    像眼前这厮就是这。若是给车上手续驾驶证年检的话。那有的是人跑腿。也就是他说的这俩可能。还有勾此人专门跑一趟的理由。尤其是选号。人来车管所和打电话过来。力道不同。号的好坏也总有差异。

    “选号?”陈太忠的就是一笑。在他想来车号其实无所谓。不过太差的总不合适。“。我就忘了这个儿了。你这儿有什么好号?”

    “好号都在支队长里呢。嗯。你找王局长也行。”张建林笑着摇一摇头。“我这儿还真没拿的

    。最多两个八炸弹号都没有。”(,盡在.bsp;“我8感兴趣。有五个六的没有?”陈太忠笑着问一句。其实他这也是瞎扯呢。他才不想弄个吸引眼球的号呢不过……将来开办公司没准要用不是?那也公司实力的一种体现嘛。

    “五个六的你找书记。”张长笑着答他一句。随口扯开了话题你今天真是闲没事。来看我的?”

    “是。也不全是。梅现在跟我住一个院儿。早出来碰见她。正好想起科委给我配的没上牌呢。索性就连送她带过来办手续了。”

    所长笑着点点头。“你们科委这次手笔真大。不配就算了一配就是一水儿的塔纳行了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个人帮你办。”

    放了电话之后。建林盯着陈太忠看一看。然后一拍茶几啧。我说怎么总想起有什么没跟你说呢对了太忠。你们科委能不能搞了红外线桩考?我这儿现要上这个东西。”

    “多大的单子啊?”陈太忠现在界高了一般的小钱就看不上眼了。虽然知道这是张建林有意巴结自己。可…我为什么要给你巴结的机会呢?

    一听他问的是单子大小而不是节。张所长就有点失望了。不过他也不可能说你不能搞我就不给你了。于是笑一笑。“省厅推荐来的公司。是收二百四十万。我是看那帮家不顺眼。一个个牛皮哄哄的。”

    这么小的单子?陈忠有,没兴趣。就算百分之八十的。也到不了两百万。一时就想头拒绝了。是转念一想。这好歹是人家张所的一番心意不是。自己若是太过“钱高和寡”的话。难免会伤了一些人的心。更可能阻塞了某些来钱的门道

    “那我回去问一问。”到这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紧接着面容就是一整。“这些人真是过分。不把张所长你放在眼。那就是不把咱们凤凰人放在眼里嘛……这件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了。咱就不能答应。就算老张你咽的下这口气。我也咽不下去。”

    你不为然的神情。虽然是一纵即逝。不过我已经看到了!张点点头。心说牛人就是牛人。给了别人那是要打破头的好事。你居然嫌钱少?

    不过。越是这种牛人。才越值这投资。他不介意的笑一笑。“知道陈主任你嫌少不过。我早说了我们这儿庙小。这都是我最大的能力了……别看我是车管所所长。手上连个炸弹号都没有。”

    “都说了谢谢你了。我可没嫌少&;quot;。是你想多了。”陈太忠笑着摇头。坚决不肯承认。是心里暗自郁闷。哥们儿有还是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看看。让老张伤心了吧?

    “不过。我可是有,怀疑。你不到炸弹号的话。外面车行里高价出卖的那些炸弹号。都是从哪儿弄的?”

    第一千四百二章死缓

    张建林听陈太忠问的犀利。也只能笑一笑。含糊的回答。“那些开起车行的。谁的身后没有几个人?别说找个副市长什么的。就算局里找个副局长支队长。我还不都是的买账?”

    正说呢。张所长招呼的人来了。却是陈太忠见过的。不过此人的名字他是死活想不起来了。“你是考试组的。是吧?”“是。考试组的小仲。仲天民。”张建林笑着答他。随即又一指。“小仲。来。认识一下咱凤凰市最年轻的副处。科委陈主任。”

    “陈主任。又见面了。”仲天民加紧两步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嘴里还不忘记跟领导解释。“队长。陈主任现在跟张梅住一个院子呢。都在横山区委的宿舍。”

    张建林身为车管所长。同时还兼任交警支队副支队长。“队长”这个称呼。也是亲近一点的人才会叫的。远一点的喊处长——张建林也是副处待遇。只有那些不太注意的。才会愣头愣脑的称其为张所长。

    “你俩认识就更好说了陈主任来是给他自己的车上牌照的。小仲你一定招呼好了啊。”张建林笑着点头。“具体该怎么办。不用我强调了吧?”

    “队长您放心好了。”仲天民心里明白的很。找领导办人情事的人很多。所以张所长一般说话都非常讲究。不同的字眼说出来。那就意味着不同的执行力度就像财政局签字一样。里面学问着呢。

    不过那些说法。都不适用于眼下。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瘟神来的要是只来一个电话倒还说。可是人家都到所里来了。那也就不用琢磨怎么应对了。

    “对了陈主任你这个是要上o牌还9o?”要不说专业人士办事。就是细心呢?冷不仲天民就想了这个问题。o牌是传说中的特权车牌。9o是市政府专用。

    事实上。他的用意止在此。而在其他的。不过张建林一听就明白了。笑着看一眼陈太忠。“你要上普通号的话。我给你想办法找个四个六的号……不过这可的你自己用啊。”小梁是分管号码放的算是一等一的吃香位置。也是张所长的心腹。只是。仲天民想领陈太忠去讨好号人家肯定理。就算他搬出瘟神的名头都没用。小梁只认张所长。

    当然这些因果。仲天民在走出张所长办公室之后才交待的陈太忠的摇一摇头。心说这车管所屁大一点的单位。倒也是等级森严分工明——还是各有油水在其中啊。

    “没啥。就是随便给个差不多的号就行了。”他笑着摇头。因为有顾忌。他就不想要特权和好号。“我是嫌那些号不方便。两个六就够了。太扎眼了不好。”

    接下来就是办手续了。有仲天,领着。插队办理那肯定是必然的。可纵然如此。他的事情办的都不算快。因为有些人还真就不买仲天民的帐。

    当然。这不买帐也不是做的很明显。无非就是语气不耐烦一点。多问两句之类的。场面上的事情

    是这样。只有一。仲天民见陈太忠被问的有点火一句嘴。“要不要我请张队长给你打个电话?”

    不过这个麻烦。却是陈主任自己找的。没办法。这位正是那个被他摸了摸警号的“老刘”。

    “真是麻烦啊。”太忠没办过这事。心里实在腻歪到不行。“这盖了九个章了吧?我说。给飞机上个牌子。手续也不会再多了吧?”

    “这算好的了。有我带着你呢。”跑了这半天。仲天民也现。这陈主任并不是那么难说话。语气也就随意了一些。“你没看每个窗口都排这么长的队?有的人不明白程序。排错几次队。三天都办不完。”

    “你们这叫折腾人。”陈太忠哭笑不的的摇一摇。心说还好这年头车还不算太多。等过上两年还是这样的话。会累死人的。“大厅门口你们不搞个流程表?”

    “那是张队长考的问题了……”仲天民笑着摇一摇头。才待继续说什么。一边走过来一个男人。沉着脸话了。“小仲。我找你好几天了。你过来一下。

    ”

    仲天民的脸色登时就苦了来。犹豫一答。“你等一下。我把领导的客人安排了。你着什么急。我又跑不了。”

    陈太忠本来正闹心呢。听到这话。不满意的上下看了对方两眼。虽然没说话。可少有点挑衅的味道。

    “算了。陈主任。私人的事情。”''天民见状赶紧嘀咕一句。显然。陈主任自身不好说什么。是看这架势。己要请其代为出头。肯定也能获支。只是这事情。实在不好张扬。“不关您的事儿。”

    一边解释。他一边手拦住一个便衣的年轻人。“小王。带着陈主任去拓一下号。这是队长的朋友。不敢怠慢了啊。”这小似乎不是正式编制。也不怎么爱说话。带着陈太忠到了检车的的方。帮着领了透明胶带和印油。就交到陈太忠手上。“拓车架号和动机号。”

    “我不懂。你来”陈太忠也不接这东。心说这家伙怎么是这种态'谁想小王默不作声。一边倒是过来两个闲汉。“兄弟我帮你拓吧。一个号十块钱。”

    “你拓不了?”看着小王。陈太忠有点恼火了。你这家伙是不是……

    “拓不了。一般人都拓不了。这是技术活。”小王淡淡的摇头面无表情。“自己拓出的不够清楚。还是花钱找他们拓比较划算。”

    这帮人一看就是闲嘛。陈有点恼火了走一边看别人怎么拓号。我还就不信了。一般人都拓不了?

    这拓号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印油涂抹到号码上去。然后贴上透明胶纸带。用力压实再猛的一。于是红彤的号码就出现在胶带上然后将胶带往白纸上一贴。一个备案用的号码就有了——不的不说。拓的号不清楚的话。还真的难过关。

    旁边有那些闲汉在帮别的车拓号。手法非常娴熟。不但快拓也清楚也有那不信邪的车主自己拿印油拓号。可是下来的号实在不能看。可见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他看了一阵。觉的自己要去拓肯定也没问题。不过哥们儿好歹也是堂堂一副处了大庭众之下。不那么丢人吧?拿手指沾了印油起袖子往车架上抹'

    他刚拿定主意。一边又过来个半大小子。手里也拿着抹布等物件儿。一看就是专业的。“大哥我帮你拓吧。一个号十块。不清楚不要钱。”

    “行了。就你了。”陈太忠见他穿的军大衣四处走风。这两天天气又冷。小家伙冻的吸溜吸溜的。心说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是在学校的啊。哥们儿善心。就照顾你了。“快点儿啊。我事儿多着呢。”

    “大哥。还是我来吧。他活儿不。”刚才的闲汉跟过来了。一个跟陈太忠腻歪。另一个却是走上前推搡那孩子。“小子。今天不是你们马庄人接活的日子。么。想坏规矩?”

    “人家大哥愿意让干。”小孩一指陈太忠。顺手又用袖筒抹一下鼻子。“你又不是没过我的活儿”

    “行了。少说废话。你给我干活。”陈太忠不耐烦的哼一声。才待再说点什么。有电话打进来。是联防队员小董。“陈主任。碧空省阳光市的辜书记。要判了……死缓。”

    小董上次去了一趟碧空。不但打探了点消息回来。还结交了几个朋友。所谓的“鱼有鱼路。虾有虾路”就是这样了。人走了之后。居然还能收集到这样的消——换给陈某人未必做的到。

    “死缓?”陈太忠听的就是吓了一大跳。死缓啊。一个市委书记被判了死缓。这还真是玩大了。“这大的仇?”

    “那俩斗的太凶了。你不知道啊。”小董苦笑着回答。“消息早就传遍整个碧空了。死刑的话省长走人。无期的话书记人。死缓……估计这就达成什么说法了。”

    “你这才是小道消息。这么大的事情。能街头巷尾都知道啊?”陈太忠笑着啐他一口。心里却是有些凛然。果然是这样。死缓的话——两边都走人?

    “我也就是听说了。”小董笑着答他。估计也没太把这消息当回事。“反正大家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过这个死缓。十有**是这样了。”

    挂了电话之后。陈忠站在那里愣了起来:要不要给老蒙打个电话?不过按说。以蒙老板的消息渠道。应该早知道了吧?

    犹豫一下。他还是打个电话过去。蒙艺听他说完之后。还真没说什么。“嗯。先这样吧。”

    压了电话走回检车场。他才现。那俩闲汉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指责小孩。小孩儿却是埋头拓号。充耳不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