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不公平(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不公平

作者:陈风笑
    南省里这局面逐渐清晰了,上副省长的十有**就了,接蔡莉班的,大概就是许绍辉,原人大主任现政协主席天林下,蔡书记升任政协主席一职。

    章东是比较失望的,不过还好,许绍辉位子一旦能够稳固下来的话,下一步许章联合就比较稳定了,再向上展也不是太难,反正凭良心说,章书记是离副省那位置又稍微地近了一点。

    可是跟许绍辉同一阵营的秦连成就有点郁闷了,大家现在也都看出来了,由于许章两人在天南省已经占据了比较要害的位置,秦连成再上的话,难度就太大了——别说是蒙艺,杜毅也未必肯答应啊。

    秦主任心里自是有点不甘心,心说我才四十六岁,已经是四年的副厅了,再蹉下去还真就没什么指望了,章尧东现在在圈子里越来越被重视,我却是逐渐被边缘化了。

    那就得再找出路了,他最近也在活动此事,当初许绍辉本是要空降6海的,不成想没降下去,虽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天南这边做了省委常委,但是6海那边还是算欠了点人情。

    6海省的省委省政府办公厅都是副省级的,那里现在有位子空缺,秦连成在积极地联系,不过事情能不能成,倒也不太好说。

    按说,秦连成不会不稳重没成的事情就乱说,只是他今天喝得有点多,又看着谢向南即将履新,心里多少就想到了自己的前程,一时有点郁闷。

    他知道陈忠在6海也有几个重量级的朋友,比如说支光明之类的,秦主任甚至多少还有点耳闻说那个支总曾经受到过官方势力的打压,还是小陈出手化解的,心说要是事情能说定的话,带小陈去6海但多了一个得力干将,而且也有助于打开局面。

    反正他肯这么说,那还是陈太忠的嘴巴很放心——这家伙经常胡说八道,呛得人一愣一愣的,但是正经事从不乱说,我都是他顶头领导,又对他照顾有加,这厮还是从不跟我提起他同省里一干大佬来往的细节。

    “重起炉灶吗?”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即重重地叹一口气“秦头儿,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想打开局面,又得花不少时间啊。”

    “啧。谁说不是?”秦连成被他点出纠结之处。无奈地撇一撇嘴“可是这天南呆得。也实在没啥意思了……”

    “就算凤凰不行。省委省政府办公厅。还不是有那么多副秘书长地位子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许省长要上了。到时候还愁这么个位置?”

    秦连成摇头苦笑是不肯再说什么了。显然。他并不认可这话。只不过是涉及了其他隐秘事。不愿意再解释了。

    事实上说那正厅地副秘书长轮得到轮不到他做。习惯了在地方独当一面更愿意做个厅长甚至副市长什么地。而这个前景也并不是很好。

    “还是等一等看吧”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微微地提示了一下“没准什么时候就有机会了呢。”

    等?机会难得。错过了就错过了!秦连成心里郁闷地叹口气。笑着摇摇头。下一刻他又是微微地一怔:小陈让我等。是个什么意思?

    事实证明,陈太忠的嘴巴远不像他想的那么严,当天晚上,陈某人就拥着白书记感叹了起来,“秦连成都生出走的心思了,我看啊,你要快点展了,要不然到时候章东往上一走,可就没人罩着你了。”

    “那你就快点展啊,”吴言笑着捶他一拳,“别人都是调来调去地,通过调动上升,你倒是好,窝在一个地方就不动了。”

    “好,那我就窝在你里面不动了,”陈太忠笑一声,将小太忠顶进去,抬手去摸床头柜上的电话,“打个电话,把钟韵秋从隔壁叫过来。”

    “不许,这个家只有我这一个女主人,”吴言一抬手,也不顾胸前春光外泄,两条手臂死死地抱住他,“不许叫她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才出门,却是又撞到了一身警察制服的张梅,犹豫一下喊了她一声,“张梅,我捎你去车管所吧?”

    张梅听得登时就是一愣,斜眼看一下他的时代人,才恍然大悟地点头,“你这是想去上牌照?”

    “是啊,昨天让交警拦住了,”陈太忠郁闷地皱一皱眉头,旋即又是一笑,“你说一上午能不能办完?”

    “那我可是帮不上什么忙,”张梅摇一摇头,表情煞是严肃,“我在牌照放仓库,其他的环节,我真的不是很熟。”

    这倒不是她有意推脱,事实上确实如此,她刚进车管所的时候,

    着跟同事们打成一片,大家一开始以为她是张所长的倒也客客气气的,不过时间一长,别人见她似乎没什么背景,就有那些家伙开始说点疯言疯语的。

    能进车管所这种肥差地方的,都是有点背景的主儿,眼皮子又杂,这些人的调笑也不是一定要如何如何,其实就是一点恶意的玩笑。

    当然,若是局面控制不好的话,生点这这那那的风流事也是正常,还好张梅在市外贸呆过,知道对这些家伙不能给好脸,索性就整天窝在仓库门口的办公室不出去了。

    不过这些话,她就没必要向陈太忠解释了,就这么两句话的工夫,宿舍大院里的人见他俩聊天,倒又围过来几人。

    横山科委刘主任挺见外,又上了陈太忠的车,张梅犹豫一下,也钻进去了,却是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几百米之后,陈忠将刘主任放下车,侧头看看张梅,现她还是一脸的严肃,心里没的就是一动,“这么久不见,想我了没有?”

    张梅心里正忐忑不安呢,到这话,身体登时就是一僵,眼睛直视前方一声不吭,不过就在同时,有红晕悄悄地爬上了她的脖颈。

    陈太忠看然心动,将挂档的手松开,轻轻一探,就放到了她丰腴浑圆的大腿之上,轻笑一声,“嗯,我挺想你的……为了找这个借口,我都没让单位的人帮我上牌。”

    这话原本是他胡扯淡的,是话出口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我的潜意识里,没准真的是存了这个心思,要不昨天为什么不跟张爱国换车呢?

    张梅还是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她的手轻轻地按到了他的手上,温柔地来回摩挲着,眼睛却还直视着前方。

    “晚点上班……不紧吧?”陈太忠的**,登时就被她的抚摸勾了起来,“找个安静的地方,随便聊一聊?”

    “不能,我们不能这么下去了,”梅直视着前方,微微地摇头,可也怪,她的手却还在他的手上抚摸着,甚至还越地用力了一点。

    “你摸摸看,”陈太忠手一翻,将她的手捉住,放在自己昂扬的裆间,“它挺想你的,找个地方呆一呆吧?”

    “不行,我还要上班呢,不能迟到,”张梅的手触碰到他之后,吓得赶紧猛地一缩就想收回去,谁知却被他用力捉住动弹不得,一时间就有点着急了,“改天,改天行不行?”

    “我听说,车管所九点才上班,现在还早啊,”陈太忠有点奇怪,“而且有我的车送你,你还怕赶不上时间?”

    “八点半就签到了,九点办证大厅开放,”张梅还在挣动着,“求求你先放开我,别人要看到了……你每次都那么长时间,我不想迟到啊!”

    “改天你陪我,记得,这可是你答应的,”大清早的,陈太忠也不想太过分,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轻浮地摸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两下,才轻轻放开。

    张梅嗖地缩手回去,胸脯急地起伏两下,才慢慢地恢复正常,接着苦笑一声,低声嘀咕一句,“你……你真是我这辈子的魔障。”

    “对了,我倒是一直忘了问你,在车管所呆得开心不?”陈太忠笑一声,“不过你们这待遇真的不差,八点半才签到,每个周二周四周五下午还不上班。”

    “嗯,是比较轻松,上午就是九点到十一点,下午是三点到四点半,”张梅点一点头,“周二周四是学习,周五打扫卫生……其实,没事都可以不来的。”

    “这才真不公平!”陈太忠听得就是恨恨地一捶方向盘,哥们儿每天累得跟老牛似的,你们倒好,不但差事轻松,赚钱也不少,“这么一来,谁能当下就办好证件?”

    “好多单位都这样,又不是我们一家是这样,不跑三五次办不成事,”张梅听他说得愤懑,居然笑了起来,“不过真的要谢谢你,太忠,帮我找了这么个好单位。”

    “好像不这样,他们就显示不出自己的存在一样,这不是瞎折腾吗?”听到三五次才能办成事,陈太忠就是一阵恼火,“我的科委绝对不许这样,早点办完事,那还是自己轻松的嘛。”

    “要不去了单位,我坐在车里跟你聊一会儿吧,”张梅主动地出了邀请,帮他办证,这可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同时也能让别的同事看一看,自己也不是一个能人都不认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