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端毒窝(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端毒窝

作者:陈风笑
    立平力挺雷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最早是从女儿田甜这里得到的消息,刘晓莉一事跟政法系统没什么关系,虽然祖宝玉和赵喜才一直高度关注,但是田书记不知情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有女儿的帮助,他很快就弄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田甜只是个主播,可也算是媒体从业人员,对此事了解得非常清楚。

    听完这些因果,田书记反应也是可想而知的:这才真是欺人太甚。

    没错,戒毒中心出了点状况,这个算是政法系统的麻烦,然而,别说此事尚未落实清楚,就算落实清楚,那也是政法系统和卫生系统各打五十大板的事情这年头,犯错误不要紧,只要能及时纠正挽回影响,那就是好同志。

    所以说,陈太忠转递过来的这个屎盆子,实在是他无法容忍的,赵喜才和朱秉松的恩怨,关我鸟事?祖宝玉被殃及池鱼,那是姓祖的你倒霉,命里活该有此一劫这些跟我的政法委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个屎盆子,田立平不得不接,没办法,陈太忠手里有戒毒中心贩毒的证据,只要他一露出不想接招的意思,姓陈的这混蛋完全可以不管政法委的反应,直接宣布说那个刘晓莉是因为掌握了这些证据,才“被精神病”的。

    这才是最命的麻烦,祖宝玉和陈太忠想给政法委泼屎盆子,根本不用考虑他田某人的感受,你认的话我能泼,你不认我照泼不误舆情鼎沸,对不起了啊老田。

    当然啦,小陈跟自家女儿熟识,而宝玉这家伙不愿意结了自己这样的强敌,又因为分管着文化局以下手之前通报一声,还表示具体细节能够协商,那也是官场中的处事之道,

    以,田立平的第二个反应是最近好多人在抱怨的那个词:无妄之灾。

    说实话。就算戒中心真地是有人贩毒。直接拿下也就完了。就算有影响。影响也不会很大。哪里像现在接赶上了最热门地话题?

    “戒毒中知法犯法贩卖毒品。美女记明察暗访被精神病”想一想报纸上可能出现这种煽情标题。田立平真地是不寒而栗。我他妈地招谁惹谁了。

    咳咳。这个刘晓莉是不是美女并不重要事实上。为了吸引眼球。恐龙也可以被称之为美女。当然。要是把“美女记”换成“记探秘”。这标题依旧算比较工整。难道不是吗?

    可是这是赵喜才、祖宝玉甚至是朱秉松地麻烦凭什么就活生生栽到我地头上呢?田立平心里这个郁闷。那真地是不用说了。

    所以。田书记地第三个念头。那就是一个很普通地常识:别无选择!是地。他必须配合了运就像。你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哪怕被那啥地人素波市政法委书记。

    那么他需要考虑地。就是怎么样才让自己在这次风波中受到地损失降到最低当然。若是能不降反升、略有斩获地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顺着这条思路理下来,那么,他承认雷蕾早就向自己反应过这个情况,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是的,我这个政法委书记没有耳目失聪也没有渎职,一切宵小之徒的把戏,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陈太忠曾在高路的施工现场解救了田甜和雷蕾,那是他和田甜第一次碰面,这说明那两人的关系尚可,不过田书记做此选择,跟女孩子家的私交无关,他必须要向大家表示出:戒毒中心那里,我早有关注,魑魅魍魉不会横行,素波市始终是晴空万里。

    然而这么一来,《天南商报》的刘晓莉,田书记就必须得不认识了,不管怎么说,刘记是被精神病了若干天,而政法委这边没有丝毫的反应要是两人认识的话,这个现象就解释不过去了。

    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戒毒中心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捉到现行,田书记心里也没底,不过,不管捉得到捉不到现行,他“听取”雷蕾的建议都是正常的,就算捉不到,也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意思,不存在掉面子之虞。

    那么,他就更不需认识刘晓莉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戒毒中心的是清白的,他查一下也无妨,如此一来,刘记是因为什么“被精神病”,更是彻底跟他无关了。

    总之,田书记不想背责任,又想分润点功劳,那么就必须要抬捧雷蕾,这倒是正合了陈太忠的算计:雷蕾被人为地捧上去了。

    以陈太忠的情商,能设计出这么一出大戏,戏中的人物不管是主动参与的还是被动出演的,

    规中矩地表演,没有整出别的幺蛾子,真的可以说了。

    至于说昏迷中的李毅又多了一项“贩毒”或“纵容贩毒”的罪名,那就没人操心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他粉身碎骨呢,别说“被精神病”的刘晓莉,就连“被无妄之灾”的祖宝玉和田立平,也断断不可能放过此人,更不要说被逼冒头的陈太忠了。

    反正,贩毒从来就没有好下场的比如说那个副主任蔡云梅,绝对逃不脱法律的制裁,那么现在废物利用一下,又何妨呢?

    祖宝玉在伍书记那里的汇报尚未结束,田书记那里就传来了最新消息:从上谷市调来的巡警支队,在素波市警察局张副局长亲自带队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检了精神病院的戒毒中心,查获毒品若干,并且当场抓获一起正在交易的贩毒案件。

    上谷市是素波市下辖的唯一一个县级市,田立平接到陈太忠的电话后,中午的午饭就是跟素波市警察局长孙正平一起吃的,孙局长本来对这事儿还不太上心,谁想田书记下了死命令:调集外地的警力,火行动,行动得越晚,麻烦也就越大。

    这也是亏得陈忠没把录音带交出去,田人家掌握的证据是刘晓莉住院之后的事情,否则打掉戒毒中心之后,他完全可以说“我认识雷蕾是谁啊”?如此一来,刘记被精神病的借口就没有了,而田立平则是有功无过,能干脆利落地甩脱那个恶心的屎盆子女儿和陈太忠私交不错,但是谁愿意没事顶个屎盆子出来,那不是有病吗?

    由此可见,有些东西,真的拿在手里比放出去的威力大多了。

    外地的警,相对而言就是那一市三县的警察了,三个县局的警力有限,而且上谷市跟素波城区的道路最为好走,至于说抽调巡警,那也是因为巡警的人数比较多,管理又相对集中。

    “戒毒中心确实存在吸贩毒现象,”了秘书的汇报之后,伍海滨冲祖宝玉点一点头,“田书记正在现场指挥,你不去看一看?”

    “现在就去,”祖宝玉站起身来,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这件事我想请媒体报道一下,伍书记您看?”

    “注意方式方法,”伍海滨本来还想说那个《商报》记的事情,不要搞得太高调了,不然影响不好,可是转念一想,就算祖宝玉想高调,田立平也断然不会答应,我这是吃多了撑的,操的哪门子闲心?

    不过还个问题,他必须指出,自己好歹也露头出来了,没点收获不是被人笑话吗?“卫生局那儿,你好好理顺一下,下次不要再弄出这种笑话。”

    “金长青的责任,我一定要追究,”祖宝玉沉着脸点头,伍书记这话听起来轻描淡写,还隐隐有关怀之意,不过显然,话是不能这么听的。

    祖市长非常清楚,伍书记这气儿没出了,心里正憋得慌呢,可巧,他也断断不肯放过那个混蛋,心说我比你还憋气呢,就算你不说我都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这家伙了。

    祖市长匆忙赶到现场,见田立平正站在那里跟大家指指点点,一旁围着的人有薛院长、孙正平等人,倒是金长青不见影子。

    “田书记亲自来了?”祖宝玉笑嘻嘻地打招呼,却不防田立平回头看他一眼,沉着脸冷冷一哼,“宝玉市长,这卫生局是你分管的吧,你知道我们在这儿查出了什么吗?”

    老田我知道你心里有气!祖市长当然想像得出田书记的怒火自何而来,没错,大家是早就沟通好了,但是这事情里,田立平的委屈大了去啦,借机脾气倒也是正常的。

    所以,他当然不能强调这戒毒中心是警民合办的,只能不好意思地笑一笑,顺手伸个大拇指出来,“还是立平书记目光如炬,素波政法委做事真是雷厉风行……我这不是听说以后,赶紧赶过来了?”

    你!田立平被他这不软不硬的话顶了一下,这火就没办法再下去了,听起来祖市长是夸他,但是话里还不无阴损,什么叫“雷厉风行”?那是说你田立平此来,也是为了着急补窟窿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可是这阴损还是若有若无的,反正话里的意思,就任由听话自由心证了,由此可见祖市长在语言的造诣上确实是高,怪不得经常嫌别人不会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