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偷天换日(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偷天换日

作者:陈风笑
    为素波市委点什么东西,并不;通记者都能知道的消息,他随便打听一下就可以获知。

    听说只是嫌记者总是打听合家欢的进展,卫生局的人就授意精神病院将那记者关了进去,饶是伍书记再想跟赵喜才和平相处,心中也是恼怒不已——姓赵的你还真当这儿是通德了,天高皇帝远的?

    不管怎么说,外省的报纸都报道了,素波晚报也迎战了,于情于理伍海滨都必须要过问一下,舆论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外省的报纸敢先报道,谁又能保证这件事背后有没有推手呢?

    反正我堂堂正正地办事,也不怕蒙老大不满,而且我找的是祖宝玉,也没有针对蒙老板你那一系人马的意思。

    若是祖宝玉受不住压力,咬出赵喜才和合家欢,伍书记手里有若干备用手段,视祖宝玉的表现,他可以选择隔岸观火、敲山震虎、打草惊蛇等方式,总而言之,就是敲打一下赵喜才,提醒那厮素波除了你这个市长,还有市委书记呢。

    要是祖宝玉硬压力的话,他也有恶心这家伙的方式,等到舆情实在无法控制,关键时刻都可以拿出此人来祭旗,就不信蒙艺会说什么。

    损失个无足轻重的祖宝;保住你的大将赵喜才,这也算可以了吧?最关键的是,我要不追究此事,别人得追究我的责任啊。

    若是祖宝玉现得软不硬和稀泥,那伍海滨就打算通过正常途径来办事,市委行文、书记办公会或者民主生活会上,都可以提到这件事。

    到底,伍海滨就是想借此压一压赵喜才的气势,没错,你是蒙艺的人,但是我好歹也是副省还是省委常委的这种,小子,做人不可太张扬了。

    而,蒙艺不可能就此说什么书记虽然不是蒙系人马,但是对蒙老板的行事风格还是很清楚的,通常情况下老大是比较讲理的,虽然也有点护短,不过总没有护短护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人在官场混。护短其实很常见。关键时导不出面回护小弟。别人凭什么跟你混?就凭你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吗——这么想地人。让李毅去对付比较合适。

    至于说祖宝;那不过是其中一个环节而已需专门去针对。但是真地别无选择地话。也是个不错地出气筒甚至替罪羊。

    伍海滨不是没有想到。祖宝玉可能用假痴不癫等招数来敷衍自己。可是耳听得对方居然用这种骇人听闻地消息来偷梁换柱。一时间真地有点反应不过来。“你是说。戒毒中心知法犯法?”

    “不是我说是那两个记者说地。”祖宝玉放完这个大消息之后。又开始中规中矩了。“据群众反应。戒毒中心地副主任蔡云梅跟摔伤地副院长李毅关系很好。”

    “我不想听谁跟谁关系好。我只是想问你据呢?”伍海滨地情绪已经平和了下来。他皱着眉头看着对方眼中略带不满。“你是副市长是居委会地大姐。我要戒毒中心知法犯法地证据!”

    “这个情况我已经向政法委田立平书记反应了。”祖宝玉回答得滴水不漏。“核实那两个记者提供地情况。是田书记地事情。我只是转告了他。”

    事实上,情况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祖市长手里有一盘录音带,是陈太忠提供给他的,若是田立平敢有意回护的话,他不介意拿出来带子来拼一下田书记。

    素波市的党政两套班子里,祖宝玉是个相当怪异的存在,相对其他人,祖市长是个实实在在的弱势市领导,但是除了两个一把手,其他市领导还真的不敢去轻易招惹此人——反正丫本分得很,不但不乱伸手,一般也挺给大家面子,咱们又何必去欺负一个可能引出蒙老板的家伙呢?

    陈太忠这带子,得来的煞是偶然,那天他在精神病院四下乱窜找刘晓莉,不小心就听到了有病人相互用黑话说起“有四号没有?”之类的话题。

    陈某人那“凤凰市黑道老大”的名头,可不是白给的,虽然他见不得别人吸毒,甚至还因此干掉了狗脸彪,但是这种黑话,他还是听得懂的。

    正好,他来得比较早,找到刘晓莉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没有休息,左右是闲得无聊,他就从须弥戒里摸出dV来,将这两人的对话以及后来跟管理人员买货的过程拍了下来。

    拍完这一幕,他居然又碰到了两起同样的事件,心里讶异这里管理混乱的同时,手上的dV却是将这些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当然,这里再乱也是精神病院的事情,陈太忠的正义感也没那么过剩,只是想着田甜跟自己关系不错,得抽个

    这件事跟她说一说,省得什么时候事,田立平受

    不过,这个dV录像是不能交出去,要不然再引起别人的怀疑就惨了,说不得后来他又买个录音机,只是将声音转录了进去,手上这就算有录音带了。

    做完这些事,由于白天一直在忙公事,而晚上又跟雷蕾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他还没有来得及将带子转交田甜,结果就收到了祖宝玉的求救,仔细琢磨一下,得……咱就李代桃僵算了,既然救了祖宝玉一次,救第二次也是正常了。

    对于陈太忠这个意外爆料,雷蕾和刘晓莉惊得差点没晕过去,雷记者仔细琢磨一下,“晓莉,这就算最好的结果了,你能借此成名,也算是个完美的收尾。”

    刘晓莉倒是想不答应呢,可是想一想合家欢幕后的人物,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她就算很想讨回公道,也不敢再冒着“被精神病”的危险去做事了,说得难听一点,下一次没准“被精神病”都是一种奢望了,直接被自杀也不是不可能。

    “也是,记者图个么呢?不就是图个名气吗?”她惨笑一声,“反正,这是能彻底地把我精神病的帽子摘掉了,也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很好!;太忠心里颇不以为然,“这件事是雷蕾最先现的,你不过是配合,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件事里,你大便宜了,在一般的领导眼里,普通记者不算什么,但是来头大或者名声响的记者,通常也是比较受尊重的,对记者来说,名声就代表了地位,无非就是被精神病了几天,有这个结果你该知足了。

    “忠,不要这样嘛,”雷蕾柔声劝他,在刘晓莉面前,她也不遮掩两人的亲昵关系,都是婚姻生活不幸的人,谁也要笑话谁,“晓莉吃了不少苦呢。”

    “你为我用这么一招,就是那么轻松的?”陈太忠皱着眉头,不满意地看她一眼,心说哥们儿都把跟赵喜才的恩怨放下了,不借此扶你起来,岂不是太不划算了?“算了,懒得再说了,我还要给田甜打电话呢,然后还要联系祖宝玉……你们还有别的意见吗?”

    对陈太忠的霸道,刘晓莉却是没在意,能逃出那个魔窟,简直就是雷蕾一手促成的,现在又送一个大名气给她,顺便还洗刷了“精神病”的耻辱,她要不知道报恩,那也是枉为人了。

    见陈太忠离去给田甜打电话,她不无羡慕地看一眼雷蕾,又叹一口气,“蕾姐,我忽然现,你的生活比我精彩多了,真的好羡慕你啊。”

    她甚至怀疑,那晚突然出现在她身前的黑影,也是这个近乎于无所不能的陈主任派出的,只是两人身材声音实在太不像了,所以她才不敢认作是一个人。

    只是,这个惑她现在不方便问,这不仅是因为那个黑影提示她不许声张,更是因为陈太忠实在太盛气凌人了,或者,等回头有空的时候,再旁敲侧击地问一下雷蕾吧……刘晓莉如是想。

    当然,她能得到什么样的答案,那也是无需赘述了,雷蕾不可能把陈太忠的异常告诉任何一个人。

    陈太忠很快就向田甜解释清了一切,甚至他都说了,自己手里有些录音带,不过是不方便拿出来——确实不方便,这带子是在刘晓莉“被精神病”之后才录的,与其拿这带子去证明刘晓莉的无辜,还不如用来证明戒毒中心确实存在问题。

    “只要田书记来一次大搜查,应该能有所获,”他笑着向田甜说明,“所以这带子,给不给你也都无所谓了。”

    事实上,祖宝玉是这些人中最后知道真相的,当他听说连田立平那儿的关系,陈太忠都已经打通了,心里的感激那也不用再说了。

    尤其是,陈太忠为了防止田立平可能的护短甚至不作为,还塞给他一盘录音带,这简直就是最扎实的护身符了——撇开田甜说情的力道不提,田书记也别无选择了。

    田立平会支持这家伙的!听完祖宝玉的话之后,伍海滨也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祖市长只是弱势而不是弱智,没有把握的话,怎么可能毫无防范地将事情转告田立平?

    “田书记对你反应的情况……怎么说?”他犹豫一下,终于跟着对方思路走了。

    “田书记说,下午调集精兵强将,突击检查,”祖宝玉回答的时候,神态有点奇怪,“他说雷记者向他反应过此事,不过,他倒是不知道《商报》记者也掺乎在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