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有备无患(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有备无患

作者:陈风笑
    然,有明白人,就会有糊涂人,有人跟着刘晓莉走了市报》的潘丽却是留了下来,她是来追新闻的,这是她的工作。

    事实上,潘丽跟刘晓莉的关系很不错,在出道的时候,她还受过刘姐的点拨,《天南商报》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固然差《天南日报》很多,但比之《素波都市报》,却是又强出不少去大报记肯对小报记做指点,那是绝绝对对的照拂。

    正是因为心存感激,今天潘丽才这么勇敢地冲出来了,到了现在,她也想去关心一下刘晓莉,不过看跟着刘姐走的人很有几个,一时她又不想跟着走了。

    今天我是第一个跳出来的,现在跟着刘姐走的话,难免有卖人情、出风头的嫌,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想报答刘姐,等大家都散去的时候,我再去看她也不迟难得地,她留下的原因之一,竟然是这个。

    不过这也难怪了,错非是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她也不可能在万马齐喑的时候,不管不顾地跳出来了。

    我恩怨分明,不那种施恩望报、借机炒作的小人,潘丽很是满意自己的思想境界,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拉她一把,“走了,小潘,去看刘晓莉。”

    潘丽愕然回头,却现拽:己的是那个才认识的三十出头的男人,《财经周刊》天南记站的,她一时就有点恼火,“我还要抓素材呢。”

    “雷蕾都走了,还抓什么新闻?”男人笑着摇一摇头,他是外省人天南官场的认知很一般,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从其他角度推测此事由此也可见世界上聪明人实在是太多了。

    “雷蕾走之前说的话,你没听清楚?”丽皱着眉头,一副蒙昧的样子,男人禁不住苦笑一声,恨铁不成钢地解释着“她是救刘晓莉出来的主力,连她都暂时不想让小刘追究了,你还没明白这件事的牵扯范围有多大吗?”

    各花入各眼同样一件里,能传达信息的方式有百种以上,就看信息接收肯不肯用心去琢磨了,男人是天南官场的门外汉是从他这个角度分析,却也是不离十。

    说句实话。错非是看着潘丽屡次三番地想主持正义。觉得小姑娘颇有自己刚入行那时地愣头青地味道。他连这话都懒得说地。

    “哦?”潘丽这个愣头青终于愣在了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话里地味道呆地回答。“原来她这么走了是不想再给祖市长增加压力了?”

    这才是屁话。一个记能给副市长那么大地压力吗?素波什么时候有这么牛地记了?男人心里亮堂堂地刚才观察得极细。就有一些猜想市长地态度转变。没准是因为雷蕾背后那个高大年轻地男人。而不是其表面上表现出来地对雷蕾欣赏地缘故。

    当然。想是这么想。他还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是啊。雷蕾很识大体。也知道分寸。不愧是省报地记啊。”

    “雷蕾姐……”潘丽又想了一阵。眼睛里冒出了小星星。颇为感慨地叹口气。“她不过比我大几岁。还未必有刘姐大。怎么就懂得这么多呢?”

    祖宝玉见记走了大半。而陈太忠还站在那里没走。心里就越地踏实了起来。随便交待了金局长两句。要他把刘晓莉地问题落实清楚。顺便还要注意李毅地病情展。“……有什么情况。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这就算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完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笑着走向陈太忠,“呵呵,太忠今天怎么有空,这一塌糊涂……可是让你看了笑话了。”

    这个太忠是谁?金局长和薛院长听得就是一愣,两人下意识地对望一眼,看到对方眼中也是浓浓的疑惑之色,又火地扭转头去这俩可是不对眼来的。

    不过纵是如此,祖宝玉的目标也达到了,不管那俩向谁汇报,总是要提起有个叫“太忠”的人在场,如此一来,谁想就此事来做文章,也要考虑一下此人的存在。

    祖市长先前没跟陈太忠打招呼,那是因为不想让太多的人注意到这个人,同时也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是受到了此人的压力,或仗恃此人的势力才强硬话的。

    但是,在处理完刘晓莉的事情之后,他就需要指出陈太忠的存在了,这样一来,不但因果关系变得模糊了,而且他非常有必要点出自己的护身符。

    事实上,若不是他弱势到一塌糊涂,而赵喜才又是蒙艺的人的话,他都可以不点出陈太忠来,藏起此

    是个不错的选择,万一有人想借今天的事难,用人是极爽的,遗憾的是,眼下他不合适这么做。

    听他跟自己打招呼,陈太忠微微愣了一下,旋即笑着解释,“我是正跟雷记交流一点信息,她着急赶过来,我也就跟着过来看一看。”这些话,却是他早在来的路上跟雷蕾商量好的,没想到现在才有机会说出口。

    “哦,”祖宝玉笑着点点头,心说我想的果然不错,这家伙就是挺这美女记来的,“去我办公室坐一坐吧,正好有些事情要跟你说。”

    两人就这么扬长而去了,有人想了解一下这家伙到底是谁,又跟雷蕾有怎样的关系,怎奈见到他的座驾,终于是死心了才买的桑塔纳时代人,连牌照都没上呢,只在前挡风玻璃上放了张纸制的临时牌照,没有任何参考意义。

    两人进了祖宝玉的办公室,祖市长请陈太忠坐下,长叹一口气,“赵喜才的人也太过分了,不是我要招惹他,你看看他们都干了些什么狗屁事情?我不出面的话,这个雷,十有就落到我头上了。”

    “挺不错的嘛,祖长你今天是成了记眼中的青天了,”陈太忠听得就笑,祖市长实话实说了,他倒也不会藏着什么,“赵喜才能跟朱秉松混到一块儿,也算是狗胆包天。”

    这话真村俗,不过……我爱听!宝玉微微一笑,“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分分合合的,还不就是那点事?倒是他们这么折腾下去,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这事,蒙老板脸上也没面子啊。

    ”

    蒙老板的面陈太忠听到这里,琢磨一下又摇一摇头,“这种小话也没啥可说的,等事情大一点了,我再看情况吧……反正,宝玉市长为记伸张正义,这个我是能肯定的,哈哈。”

    “啧,”祖宝玉咂咂嘴,瞥他一眼,状似为不喜,“太忠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宝玉市长长祖市长短的,咱们犯得着那么客套吗?”

    “可是我要叫你‘老祖’的,你这不是占我便宜吗?”陈太忠笑个不停。

    “你小子脑袋里,不道整天瞎琢磨什么呢,”祖宝玉也被他这话逗乐了,抬手指一指他,“以后叫祖大哥,记住没有?”

    他俩在这里开开心心地说笑,赵喜可是不开心了,听说祖宝玉跑出来横生枝节,他心里就腻歪到不行,你说你一个顶雷的选手,什么时候轮你跳到台上唱主角了?嗯,演的还是包青天的角色?

    “行了你不用说了,整天为你这点小事闹心,”他在电话里训斥金长青,“回头我把祖宝玉叫过来说一顿,你也到场,到时候你别吭声就行了。”

    正职想找副职的麻烦,总是很容易的,尤其他这正职又是蒙老大的人,反正说破大天来,卫生系统是祖宝玉分管的,你不想背雷?切,欺负你也欺负了有种的话,你不满意一个给我看看?

    至于刘晓莉的事情,赵市长还是不做交待,这个分寸,就要金局长自己把握了,事实上,听说祖宝玉难得地跳出来主持事情,赵喜才总觉得事态有脱离控制的可能,有什么不可知的危险……似乎正在慢慢地靠近自己,似此情况,他当然更不能做出明确的指示了。

    金长青听到领导这么交待,心里也泛起了几丝凉意,赵市长能吃定祖市长,这是毋庸置的,他没有感到奇怪,但是领导不肯交待刘晓莉和李毅事件该怎么处理,这就是存了万一事机不妙,推我出来做挡箭牌的心了。

    “市长,那这个……李毅和刘晓莉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还请您指示,”他硬着头皮问了,多请示领导总不是错的,尽管这“请示”是明明白白地包藏了别的心思。

    “这都是你卫生局自己做的,问我干什么?”赵喜才登时就作了,“我对这些,根本不知情,就这样吧!”

    “还有个情况,要向市长汇报,今天……”听到对方还在絮絮叨叨,赵市长愤然摔了电话,却是在电话将挂未挂之时,冷不丁听到金长青在电话那边说,“……有个叫‘太忠’的年轻人……”

    嗯?赵喜才连忙去捞电话,怎奈听筒已经结结实实地压到了叉簧上,他皱着眉头愣了半天,终于撇撇嘴,又拿起了电话听筒开始拨号,“长青,你刚才说,你见到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