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零六-七章(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零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官仙

    第一千四百零六七章

    一千四百零六章午夜麻将

    1998年终于在弹指间过去了。听着新年钟声的敲响。|着父母亲的笑容。陈太忠的心里。居然有了点莫名的烦躁。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而已。居然都要活的这么勾心斗角。累不累啊?一时间他真有甩手离开官场的这个情商。哥们儿不练了。

    这种率性而为的心境。才是陈太忠的真性情。不过显然。这也只能是他的牢骚而已。只凭着母亲愿意为小舅争取房子。他就不能无视。母亲虽然没说什么。可她

    中的那份儿满足和骄傲。他却是感受的到的。

    “太忠。你今年这就二十一了。该找个对象了。”老爹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听说做官的不成家的话。会影响上进的。”

    “这才是瞎说。谁的?”陈太忠撇撇嘴。心里却是在嘀咕。自打我考上了公务员。老爸对官场的认识。也是蹭蹭的猛涨啊。不过。他肯定要驳斥一下的。“你|人家吴言。三十岁了没成家。还是个女人。不也是区委书记了?”

    “听说她跟尧东。”陈父刚要卖弄一下八卦。冷不防被老伴瞪了一眼。登时就改口了。“老姑娘了。你可是不能学她。”

    你烦不烦啊。陈太忠眉头一皱。才说说点什么。却是冷不丁想起一个可能来。连忙摇头。“不用你们给我介绍对象啊。我有我自己的想法。”

    “人家姑娘挺好的。在素波上大学。这马上放寒假了。”陈父还待再说什么。却不防儿子站起身来。“老爸。明天我们要组织元旦联欢呢我走了。回区里宿舍睡去。”

    “你这老头子也真是的。儿子好容易回来一趟·…”走出家门耳边还留着母亲的抱怨声。陈太忠苦笑一声摇摇头。驾车直奔阳光小区的别墅。

    吴言钟韵秋和娇都借这个长假回家了。丁小宁和刘望男都在忙着自己的生意。偌大的别墅里。只有李凯琳和从育华苑赶来的蒙晓艳。

    两人正大眼瞪|的你看我我看呢见到陈太忠来了。蒙校欢呼一声哈。太忠可算来了。斗的主吧?”

    “斗。的主?”|太忠登时愕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一种扑克的玩法。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显然。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弱智。蒙校长笑着白他一眼。“当然啦。你以就你会玩?我们老师也有业余生活的。告诉你。我在我们学校是第一高手。”

    “第一。这个第一。”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不过他脸上那不以为然的表。已经说明了一切。

    “哼。我当然知道他们想巴结我。才输钱的。这个不用你说”蒙校长瞪他一眼不过。算牌的水平很高这是大家公认的。不信试一试?”

    约莫凌晨一点的时候。丁小宁回来了。陈太忠见状。将手里的牌一放。“好了。不玩了。|拾一下睡?”李凯琳闻言也放下了牌。不过蒙晓艳不干。“不行。怎么也的让我赢一把吧?输十来万是小事。可是我不能容忍你们|疑我的智商。让我完美表演一把就行。牌一直太臭。”“那我帮晓艳姐看着吧。”丁小宁一边将脱下的外套挂起来。一边笑着插话。她性子比较烈是真的。不过同时。她讨好人的本事也不差。毕竟是玩过仙人跳的。没点手段怎么勾人上钩?

    “小宁。你看我的牌没出错吧?”蒙晓艳又连输三把。禁不住回头问自己的“见证人”。丁小宁抢过她的牌。一把扔到桌上。“没意思。光你们三个玩了。打麻将去吧。我从酒店调了两张新自动麻将桌来。就在二楼。走。今新年。咱们欢乐今宵。”蒙校长终于知道。己的牌技有可能是拿不出手了。这年头。看清楚别人容易。看清楚己挺难。是。她也仅仅认为是“有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刘男也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哈一口气。“哈。今天好冷。还是你这儿暖和。幻梦城的空调都不行。”

    她来了。陈太忠定就不用再场了。“正好我不想打麻将。看你们四个打吧。”

    看着四个女选手上阵。他就开始琢磨了。你说这丁小宁弄两张麻将桌来做什么?一张就够了啊。剩下一谁上呢?好像只有任娇钟韵秋两个候补选手吧?

    张梅是不可能来的。吴言和唐亦萱更不可能来。(手机阅读嗯。哥们儿这也不算太骄奢淫逸。我的女连两桌麻将都凑不齐。还赶不上唐伯虎的图呢。

    要不教一教葛瑞丝。拉或伊丽莎白打麻将。中外美女大比拼?他正满脑子胡思乱想呢。刘望男笑着话了。“打四圈就够了吧?多大的?”“赢了的脱衣服。”陈太忠笑嘻嘻的插话了。“谁先脱完。谁先陪我”。谁想被几个女人一顿笑骂。他觉的有点委屈。哥们儿真的不算骄奢淫*。

    阳光小区里无边。素波市精神病院里刘晓莉神色暗淡。她在凌晨神智慢慢的恢复了。打量了一下四周。想一想白天的遭遇。再看一看身边的病床。猛的尖叫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倒是没被控制体。不过四周病床上全是人。她也不敢往外跑。只敢呆在床上尖叫。

    这一叫。自然就惊了值班的大夫。其他病床上病人倒是不理她。有人翻个身继续睡。有人嘟囔两句。“你说放你就放你?我说了才算。”

    她正嘟囔呢。门的打开。三个人走了进来。吓的她登时闭嘴。那三个人也没理她。走到刘晓莉身边。女大夫皱皱眉头刚才就是你叫了吧?”

    “我没病。”刘晓莉翻身而起。谁想那两个男护一,都不客气两人一伸手。死死的她按在床上。“过元旦呢。也不知道安生一点。”

    “凌晨三四点。本来就是精神病高期啊。”女大夫叹口气摸出了针管。吩咐男人把她裤子脱下来。给她打一针镇定剂。”

    刘晓莉一

    人要脱自己的裤子。登时没命的挣扎了起来。就像的鱼儿那力气是要多大有大了。不过这俩男护士也都是熟手。制服男人都没问题。何况女人?

    她只觉的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般。腿上也是沉重的有若灌了。紧接着觉的腰部的肌肤一凉。随即就被人将裤子扒了下来。女大夫的手脚也很快。酒棉球和酒精棉球一扫而过。一针就扎了下去三秒钟就将注射器推到了底部。即一拔。“好了。按住她。五分钟以后就可以松手了。说罢女大夫转身开门离去。

    刘晓莉只觉的头又开始晕想说什么却硬生生的忍住了。心里暗暗的嘀咕:下一次不能这么冲动了这是一个有计划的阴谋。不过。我该做点什么呢?

    强忍着越来越强烈眩晕感。她不住的转动着大脑。谁想就在这个时候她只觉有只手臀后向她腿间掏摸了一把。有人低声笑道。“这女人皮肤弹性不错。”

    这可是又吓了一大跳。登时再度没命的挣动。耳边隐约又听到另一个男人低声说。“别瞎搞。病房。慢慢问明白她的来历。再。”

    刘晓莉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上午了。等再度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她先不动声色的悄悄的夹一夹自己的下身。感觉似乎没受到过什么侵犯。又伸手摸一下。确定之后。终于定下心来。开始琢磨怎么逃脱这个魔窟。

    控诉男护士性骚扰吗?她想了想。心恨恨的一咬牙。做为女人。她对此当然是出离愤怒但是一旦说出这话来。十有九又是被人认为精不正常了这里是人家的天下。甚至人家可以解释说。这是为了分她的注意力。精病人在这儿没有话语权。

    一只幕后的黑手。将我强行的送了这里。想到这个。刘晓莉心里就是深深的悲哀。做为一个四处享受人们尊重的记。勇于揭露种种不公正现象的无冕之王。在绝对的权力面前。渺小的令人感觉到可笑。

    可是。该怎么出去?她正想着。一个男护士端着托盘进来。“吃药了啊。”只是。她分辨不出。这个男人是不是昨天两个护士里面的一个。

    别的病人却是经对此习以为常了。个厚嘴唇桃花眼的女人甚至低笑一声。伸手摸着自己的胸部。“小刘护士。人家儿不舒服。帮我按摩一下吧?”

    “吃药。”那男护士也是见多识广。根本不理她。将药片递给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见她咽下去之后。还要拿个小棍在她嘴里搅一下。确定她没有将药片藏在舌头下。

    其他人倒是没有的到这种待遇。或是因为比较老实吧?不过。吃完药之后。都要主动的向他张开嘴。便于对方检查。

    刘晓莉知道。这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吃久了怕是对自己有强烈的副作用。但是很显然。她没有逃避的手段。人家看的实在是太严了。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天不我报

    陈太忠在元旦的下午。又接到了雷蕾的电话。“太忠。真的没办法了。别人都救不出来刘晓莉。你跟祖宝玉那么熟。打个招呼吧?他是分管卫生局的。”

    “哼。你知道什么啊?”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祖市长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精。要是朱秉松动手的话。老祖壮一壮胆子。或还敢指示一下卫生局。但是赵喜才说的话。祖宝玉十有不会插手赵市长可是蒙老板的人。

    当然。若是有蒙艺的指示。祖宝肯定会管的。然而。蒙老大会为这点小事做出什么指吗?那根本不可能。甚至。这话都传不到蒙书记耳朵里。因为搞事的就是蒙系的赵喜才。谁敢胆上生毛去蒙艺跟前上眼药?

    有资格给赵市长上眼药的数遍天南。怕是也只有陈太忠了。不过遗憾很他对求人的趣不大。而且现在他还不想冒头出来。“雷蕾。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先去探望她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总不能探望都不行吧?”

    “今天元旦不行。明天能探望”雷蕾叹一口气。“不过。要去看她的是她哥哥。这件事她哥还没敢告老怕老人一着急。有个三长两短的就麻烦了。”

    “唉。她这做人也挺失败的啊。先这样。咱们随时保持联系吧。”陈太忠挂了电话。心里的对刘晓莉生出点同情心来她这模样跟哥们儿做罗天上仙时差多。不出事的话牛皮哄哄。一旦出事众叛亲离。

    第二天雷蕾的电又来了。这次她是有最新的消息了。精神病医院那边说了。刘晓莉病严重。到目前为止。尚未的到有效的控制起码还要住院两个月。

    刘晓莉的哥哥也去看她了不过当时的刘记明显的不在状态。眼神呆滞反应迟缓一边还有大夫和护士虎视眈眈。实在没说出个什么结果来。他眉头一皱。要骂两句。谁想一边就有人不阴不阳的说话了。“这个精神病是有传的。你家有什么人有精神病史吗?”

    做哥哥的听到这话就只觉的后|有些微微的凉。再看周围的护士和大夫。怎么看么觉的对方眼神有点不|好意。愣了一下。才摇头回答。“绝对没有。”

    听他如此表态。一旁的人也没有回答。不过显然。他若真想大雷霆的话。别人也不介意帮着他鉴定一|精神状态要平和。要平和。他不断的提醒自己。

    “光天化日之下。们就敢这么干?”雷蕾说到这里。实在有点出离愤怒了。“太忠你知道不知道。你要再不帮忙。我会很寒心的。”

    “啧。好了好了。给我了。”陈太忠挠一挠头。心说这大的。也实在不让人省心啊。不过。此该怎么办一下才好呢?是照官场规矩来。还是别出心裁呢?

    当天晚上。刘晓莉又在凌晨醒来。这次她没有再声张。而是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确定没有人醒着之后。才开始躺在那里默默的啜泣。一边哭。一边琢磨自

    如何做。才能尽脱身。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猛的现。床前多了一个黑影。大惊之下。她一张就待呼喊。谁想|黑影动作极其敏捷。抬手就捂住了她的口鼻。快低声的话。“是刘晓莉吧?我是来救你的。”

    刘晓莉的身子刚要扭动。听到这话。登时就停了下来事实上。就算她想扭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显然。能让她不现异常。那是更好的。“要是你能保证安静。那你就点点头。”陈太忠不但改变了身高和相貌。还改变的声音。现在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尖细。刘晓莉愣一愣之后。干脆的点点头。等现捂着自己口鼻的大手松开。才低声的出警告。“病房里有摄像头。”

    嗯?这女人倒是错。知道先考虑我的安危。陈太忠摇摇头。“好了你放心。摄像头现在到咱俩。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怎么认我的?”听说对方是来救自己的。刘晓莉当然高兴了。但是她心里还有点暗暗的警惕。精神病已经是很麻烦了。万一这家伙是不怀好意。自己或许会变的更惨在逆境中。人会以乎寻常的度成熟起来。

    “病床上有名字呢。而且。我见过你的片。”陈太忠随口答她。“你也不要问我那么多。你只需要回答我一句。想好了怎么能出去没有?”

    “没有。”刘晓莉深吸一口气。又吐出。身体因为激动或其他什么原因。有些微微的颤抖。“除非|个幕后黑手肯放弃。要不然我不能正

    的出去。我不想背负着精神病的名声。渡过这下半辈子。”“肯放弃?别做梦。”陈太忠冷笑声。“你被自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唉。算我倒。遇上你这种人。好了还有别的要求没有?”

    听说此人居然不惮的说出“被自杀”三个字。刘晓莉终于觉。自己可以完全的相对方了她又吸一口气。身子却是因为激而嗦个不停。“我不会放过害我的人的。那个李东。那个李院长。还有。”

    “别还有了就这吧。”陈太忠叹口气那就这么说定了。人的报复心太强。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根本不知道。这两天我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刘晓莉的身体还在嗦。声音不自觉的大了一点点。他们电击我。我注射镇静剂。逼我吃药。还对我进行性骚扰。”

    “行了行了。小声一点。你再这么激动。我都难免要认为你是精神病了”陈太忠毫不客的打断了她话。“周一上的时候。什么都会好的。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对了。你别说见过我听到没有?”

    说完这话黑影一闪。登时就不了去向刘晓揉一揉眼睛。又张嘴咬一咬自己的手指。由于用力过猛。只疼的眼前一黑。好悬没叫出声来。

    不是做梦。不过…是幻觉吧?有点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切。带着这疑惑。她一直睁眼到天放亮。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周一一上班。素波工商局的李东科长才走进工商局的大门。身子猛的一哆嗦。就了起来。“我有罪。我不该冤枉刘记。”

    一边嚷嚷。他一边将手里的手包丢在的上。伸出双手。不停的抽打着自己的脸。直似那脸不是自己的一般。不多时脸就被抽的红肿了起来。嘴角的血。成串的滴了下来。“有罪。我该死。我不该冤枉刘记。”

    在工商局的门口这么做。响动实在是太大了。不时就有人试图将他拽走。“李科长李科长。你着了梦魇了。喂喂。你醒一醒啊。”

    “没有。我是清醒的。我是清醒的。”李东瞪着红红的眼珠。不停的嚷嚷着。嘴角淌的是血。眼角淌的是泪。“我不是人。我不该把刘晓莉送进精神病院。”

    这当然就是陈太忠手法了。自打去精神病院探访过之后。他琢磨一下。这件事从官面上。真的不好处理。他不方便搬出祖宝玉和蒙艺。别人又插手不了这方面的事情|陈洁让卫生出面吧。又会暴露他自己。

    昨天他是在紫竹过夜的。跟雷蕾说了细节之后。雷记也是义愤填。“太忠。这个和那个李院长。你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她见识过他的隐身术。自己还享受过类似待遇。所以没觉的这有多难。陈太忠也没觉的有多难。“那你想让我怎他们?”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雷蕾哼一。“诬陷刘晓莉是精神病的李东。你把他弄成精神病。对刘晓莉采取强硬措施的李院长。你也对他采取点|硬措施。要让他从和精神上。都感到痛苦才好。”

    这倒也不难。陈太其实挺认可的想法。尤其是那句“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好。不愧是我陈某人的女人。不过。这种时候不借机弄点好处。简直天理难容啊。“我家宝贝小雷这说。那我还有什么说的?”他笑着点点头。旋即又皱起了眉头。“不过确实很难办。你总的给点奖励吧?对了。刘晓不好看。我不需她献身。”

    “我把什么都给你你还这样?”雷蕾红着眼睛推他一把。“太忠。这次一开始。可是你的主意啊。”

    “好了好了。下次咱们一起玩的时候。要是还有别的女人在。你的帮我推着腰啊。”陈太忠笑着扭一扭腰。他这脑袋瓜里。也不知道装的都是什么。大抵。还是因为雷蕾不够主动。

    有了这个应承。李东的“神志不清”就很好解释了。事实陈太忠嫌他做事歹毒。微微的震坏了他脑中的一根神经以后此人都会时不时的神智不清醒了。

    精神病不比其他病。有“复”一说的。一旦沾上了。这辈子都摆脱不了。李东你既然如算计别人。遭了报应又能怪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