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手尾太多(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手尾太多

作者:陈风笑
    这个。知道是谁的意思吗?”陈太忠犹豫一下。决定楚因果关系。不同的缘故要采用不同的处理手段。

    “肯定是朱秉松的意思了。”雷蕾的口气听起来挺着急。太忠那可是我朋友啊。天我假装无意提了一句。结果她就变成这样了……这是我的错啊。”

    的。问题是你说明白了不是?要帮忙。也让我搞楚事情经过吧?”

    敢情。昨天上午雷蕾去参加一个商厦元旦优惠酬宾活动的仪式。正好碰上商报的刘晓莉。这商厦虽是国企。礼数却是周。红包加管饭。那都是不消说的了。

    如此一来纸媒记肯定就坐在一桌了。记者扎堆的地方。肯定就八卦多。说着说着不知道是谁就说到了合家欢。对这一家。不止刘晓莉操心。还有别的杂志和报纸也操心。'不的大家就要交流一下各自的心。

    两桌都是媒记者。有些还不是天南的。比如说外省杂志驻素波的记者。事实上。很纸媒都不可能报导这次活动——比如说雷蕾所在的《天南日报》省党报绝对不会导这种小小的商业活动。但是她既然来了那也是连带拿。这都是规矩。

    没办法记者可是冕之王。易的罪不的。肯报导的有额外的费用。没把握报导的那些。主办方也要招呼好——不报导没关系。别坏话就成。

    对合家欢的现状。省的纸的比较肆无忌惮一点不过这年头。谁也知道独家新闻重要性。再加上此事天南并没有官方结论出台所以说是说。也不过是不疼不痒地来两句。还多以大家都知道的为主。

    雷蕾正琢磨么话传到刘莉耳朵里呢。听到这话。就跟着大家加塞插了一句。这事情正面打听不到的话可以多问问工商和税务。”

    都是搞新闻的。她至无需提到东人就反过来了。有的人纯粹是张嘴八卦。有的却是上心了。中最上心的就数刘晓莉。

    同是做媒体。也分三六九等的。级别高一点的像雷蕾所在的《天南日报》在领导的指出来之前。是不合适乱采访的·级别低一点的。像《素波都市报》之类的。敢抓不过是点小新闻。最多不过报导一下什么火车站的站街女啦。哪条街道的下水管道堵了没人疏通之类的。

    而《天南商报》却是好死不死地在中间。恰好有资格琢磨合家欢。胆子点的话还能写点东西来表。而且那边过稿也没有那么多说道——说穿了。就是刘晓莉命中活该有此一劫了。

    刘记者对合家欢的了解还真的不少。略略一打问就找到了李东。李科长一听是此事。登时下了脸来。“这事儿你别问我。我不知道。”

    刘晓莉也是有几分拗劲儿的。四下打听一下又返回来找他大家都说了。你跟合家欢跟最久。跟兴旺个人关系也不错你要便说两句我倒还信。一句话都不说……为什么?”

    她隐隐地觉自己能挖掘一点东西出来了。又道合家欢和李科长现在行情不怎么样语气当然也不是很客气。于是人就呛了起来。

    话赶话。那肯定是好话。李东也懒的跟她多说。叫来了保安拦着她。自己一溜烟地走掉了。

    这肯定是有猫腻了所以。今天上午刘晓莉再次赶到工商局。充分地挥记者该有的韧。打算穷追打地掘真相。并且表示出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

    然后。她就很悲剧地被赶来的精神病的医生强行地拉上了车。当然。在医生试图制服她的过程中。刘者肯定会有一点抓狂。看在别人眼里倒也有点歇斯底的意思。

    该有同事领导和亲人的嘛。他们出最好。这么一她不是更容易把事情搞大了?”“她的夫妻关系也好。三十岁了还没孩子。”雷蕾叹一口气。这个“也”字倒是用的贴切。“而且商的老总听起来也不是很愿意出面。你说这该怎么办?”

    《天南商报》是挂靠在省经贸委下的。严格来说。是属于社会力量办的报纸。讲的是经济效益。记者挖来好素材报上或者敢登。但是记者挖素材出事。老总却是必会管。

    比如这次。精神病院的医生来的很快。充分说明了此事可能引的后果会严重到何种程度。所以商报的老总就有点害。能躲在后面遥控了。

    “你先问问清楚吧。这都没;|”陈太忠一听也有点头大。就算使劲儿。我也,目吧。这马上就元旦长假了。我随时都能过去支援你…不过。你也记保护好自己啊。”

    挂了电话之后。陈忠琢磨一下。还是给高云风挂了一个电话。将事情如此如此一说。高云风也傻眼了。好半天才倒抽一口凉气。“这朱秉松胆子也太大了吧?”“你在精神病院有熟人没有?”|太忠问了。

    “啧。不带这么恶心人的……我凭什么在精神病院要有熟人呢?”高云风被这话气的乐了。旋即叹一口气。“行了。我去打听一下吧。”

    挂了电话。他才苦着摇一摇头。'说这要是让张建国去问李东。还指不定生什么事儿呢。当然。亿万富翁跟小报记者还是不同。以张总的名声和人面儿。估没人敢随便他关进精神病院去。但是也探不出朱秉松会对此事如地着急了吧'

    先找个人路比较好。想到这个。高云风居然有点的意。这么一来。对方的牌已经露自己这边还藏在暗处。正合适来有心算无心。

    不过想到这里。他有点担'商报的女记者会吐出来什么。少不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确定了那人其实不怎么情。才真正地放下心来。“好嘞。那我找人打听的时候。也要小心一。我喜欢阴别人。”

    我也喜欢人!陈太忠放电话。又给雷蕾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有安排了。结果这一通忙完。就到了十二点。

    然而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事情一件连着一件。他才说要进丁小宁的饭店随便吃一点。谁想才在京华酒店下了车。正看到钱文辉从另一辆车上下来。“哈。陈主任。这么巧?”

    真的很巧吗?当我白痴啊?陈太忠看这位国安的暗线。笑嘻嘻地点点头。“是挺巧你……我看着你挺眼熟的。你是?”

    钱文辉登时愕心说咱俩见了也不是三次五次面?谁想下一刻对方重重一拍手。“呵呵。是张州的钱老板。想起来了……最近买卖怎么样?”

    “陈主任好记性。”钱文辉笑着点,头。心里本没多少的疑惑越地少了一点。张州那帮家伙真是乱怀疑。我明明试探过此人了嘛。“相不如偶遇。一起坐一坐?”

    “行啊。心里高兴。正愁没人陪我喝酒呢。”陈太忠笑着点头。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话了。不过话说在前面。你要喝的不痛快小心我回头为难你的小店。”

    “哦。这没问题。”钱文辉那胃也是酒精考验出来的。三两瓶白酒根本不在话下。他笑着跟了进去。“什么事儿啊。这么高兴?”

    “工作上的事儿。你说没用。这次去素波挺顺利。”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正是一副实权副处的派头。嘴上也在胡说八道——雷蕾的朋友都被精神病了这要是叫顺利。什么叫不顺|?

    两人走进包间坐下。就在等服务员上酒菜的时候。文辉笑着话了。陈主任。我这儿也有个好消告诉你。张州那个煤焦油厂……”

    “呵呵。我知道了。”陈太忠一抬手。制止了他的言。“那俩油罐还没找到吧?活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还说找帮人过去收拾他们呢。给我上眼药?找死!”。那我也没话可说了!钱文辉撇一撇嘴。他当然知道这“五毒书记”的名头。自是明白人家说这话倒也不是狂妄。“您这身份。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了。其实……找一个人说一|。那边肯定就不敢再做下去了。”

    对这种灵异事件。文辉也烦啊。这本来不是国安该管的事情。谁想因为关系到了陈太忠。他还不的不再来试一试。所以索性提个最简单实用的法子了张州煤炭行业的话。|林海潮说句。那就一切都ok了。”

    “哦。前一阵我才见过他女儿林莹。就是那个阳光大酒店的老板。”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骂。你这家伙忒不是玩意儿了。上一次不告诉我说找林海潮就行。这次才说出来。“你要是早说的话。我就那阵就可以跟林莹说一声。”

    了。”钱文辉倒也没尴尬。这借口张嘴就来不过下一刻。他还是了话题。“咱们先干一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