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远和近(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远和近

作者:陈风笑
    云风这么一问,钟胤天才反应过来,敢情这桌上己没什么关系的家伙,登时语塞,愣了一下才笑着回答。

    “合家欢扩张太快了,用的又全是贷款,不但还贷的压力大,而且,建店的度甚至过培养分店经理的度,又没时间停下来整合……所以我这么说。”

    很显然,他这话是打了马虎眼的,而且防的就是高云风,高云风笑着瞥他一眼,也不戳破,而是笑着点点头,“早听说合家欢的老板牛,看来也这么回事啊。”

    趁他说话的当口,王启斌侧头看自己的女婿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那意思很明显:我说你小子话太多了吧?

    钟胤天却是有点不服气,看着王部长的同时,冲高云风方向甩了一下眼球:老泰山你听听,人家对周兴旺评价也不高啊,你怕什么?

    王启斌怒视他眼:你倒是没得比了,跟高胜利的儿子比?

    总算还好,接下来大家就谈这个话题了,钟胤天也越地规矩了起来,不过,不谈不代表心里没惦记,事实上,其他四个人都把他的反应看得明明白白的。

    “这家伙没说话,他防着我呢,”喝完酒之后,大家分道扬鏣,高云风的车在交通宾馆放着,他开着陈太忠的时代人,“太忠,可以跟他打听点儿事儿。”

    “这倒没问题太忠笑着点点头,钟胤天的妹妹可是自己的枕边人,想套什么不行?可问题是,“我是在琢磨,到底值得不值得?”

    值得不值得,都是要问下的,进了交通宾馆,就在等那帕里来的时候,陈太忠拨个电话给钟胤天,“我是陈太忠能不能说说对合家欢的了解?嗯,不要跟别人讲。”

    钟胤天正自己地老丈人聊刚才酒桌上地事儿呢。王启斌嫌他管不住自己地嘴。“今天来地人。王浩波也就算了。高胜利是要做副省长地人知道他跟朱秉松和赵喜才什么关系?你还年轻……有些话不能乱讲。”

    “我是想。都是陈忠带过来地人。”钟胤天觉得自己挺委屈。可是也不敢硬顶老丈人。“您不是说。陈太忠和赵喜才都是蒙艺地人?我说说朱秉松地坏话。不要紧吧?”

    “上面地事儿。复杂着呢。哪里是谁是谁地人那么简单?”王启斌淡淡地回他一句。“最近还想着帮你调整一下工作呢要学会稳重。知道吧?”

    正说着。钟胤天就接到了电话。他看一眼自己地老丈人。决定稳重一下。“陈主任你那边说话方便吧?”

    陈太忠和高云风对看一眼。笑着回答。“嗯。没人。”

    “我地师傅。以前就是对口合家欢地胤天叹口气。敢情。带他业务地师傅叫李东。以前在宝兰区工商局。现在进了市局|是跟合家欢打过一阵交道。

    某次醉酒后,李东跟钟胤天说起来家欢由于有大量的现金结算,实际上就是朱市长小金库的一部分“朱秉松从里面提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往少里说也有一两千万货的好多也是他的关系。”

    现在,李东在市工商局混得也不如意,虽然是个副科长,却是没什么实权,钟胤天的总结就是,“合家欢的兴旺,其实就是建在沙滩上的堡垒,危机其实挺大的,要是有五年时间整合,再把扩张的脚步放慢,还是有希望的,要不然出事也是迟早的……所以我刚才那么说。”

    “呵呵,”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冲高云风笑一笑,“现在还真是热闹了,看来周兴旺……也不是没人保啊。”

    “朱秉松,”高云风听得就是一阵苦笑,好半天才缓缓地摇一摇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新佳收不了合家欢呢,朱秉松怎么可能把把柄塞到赵喜才手里?”

    “嗯,对朱秉松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国企收购,”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要不就索性破产倒闭,私企收购的话,也只能是跟朱秉松有关的私企。”

    “那咱们现在能做的,恐怕就只是坐山观虎斗了,”高云风苦笑一声,旋即又摇一摇头,“希望周兴旺不要被自杀吧?”

    “不可能,蒙老板下不了这种手,他不会逼朱秉松太狠的,”陈太忠也摇一摇头,“要说只是赵喜才,他跟朱秉松斗,还差得多。”

    说是这么说,他的思绪早飘得远了,既然蒙艺迟早要离开天南,朱秉松咸鱼翻身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低调了。

    为什么不给赵喜才弄个对手出来呢?他会算计我,我不会算计他吗?想到这里,他脸上

    泛起了一丝笑容,开始细细地琢磨起来。

    “想什么呢?你看起来笑得很阴险啊,”高云风等了半天不见他说话,禁不住出言问了。

    “没啥,”陈太忠缓缓摇一摇头,沉吟一下,“我觉得这件事,可以跟张建国说一声,让他跟这个李东接触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他已经想通了,挑动朱秉松和赵喜才斗得更狠一点,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赵喜才绝对斗不倒朱秉松,而朱秉松铁铁地会怀恨在心。

    以陈太忠的分析,蒙老板肯定不会管这件事的,他对蒙艺的脾气已经有一定了解,赵喜才收拾合家欢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想借此损公肥私,那绝对是令蒙老板厌恶的,再说朱秉松也跟黄老沾边,眼下这情况,他哪里敢再在黄老的怒火上浇油?

    “这个……有点残忍?”高云风谨慎地表示反对,他毛病挺多,但是优点也不少,既然他将张建国视作朋友,当然就要真心为朋友打算,“他哪儿扛得住朱秉松加上赵喜才?”

    “富贵险中求嘛,不冒险哪来那么大的收益?”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可是不在乎张建国,“再说了,人家老张好歹是亿万富翁,怎么还不认识几个领导?”

    高云风犹豫下,显然是有所动摇,不过终是摇一摇头,“还是觉得不好,老张熟的是海关那帮人,跟省里关系还真的不大。”

    “不是还有你我吗?”陈太忠见他这么执着,也不好再说什么了,“要不这样,你把情况和危险告诉他,让他自己选择,这总可以吧?”

    正说着呢,那帕里敲门来了,手里拿着两个盒子,“最新款的手机,见者有份儿啊,呵呵。”

    “真小气,才俩来,万一有外人呢?”高云风笑嘻嘻地站起来,走上前翻看着手机盒子,“那处该多拿俩来。”

    “你以为我做手的?”那帕里翻个白眼给他,作势就要收回,“你不要拉倒,我自己用,白吃枣还嫌核大……”

    然而,说是让张建国自己选,高云风估计还是做了什么提示,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开着新买的时代人,刚从紫竹苑把雷蕾送到报社,就接到了张建国的电话,“陈主任,听说你跟报社的人挺熟的?”

    “认识一两个吧,张总有什么事?”陈太忠下意识地四下张望一下,这家伙在跟踪我吗?

    “我跟他们不太熟,”张建国笑着回答,“有点事情,想麻烦您一下……”

    敢情,他不想直接找李东去,而是想请报社先去个记者采访一下,探一探路,“反正合家欢的现状也不行了,报社应该对这个题材比较感兴趣吧?”

    啧,这也不是不行,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媒体不就是起个舆论监督作用吗?起码这件事从表面上看,合家欢现在是商业上经营有问题,“这么着,我帮你问一问吧。”

    雷蕾倒是挺奇怪,怎么才分手太忠就来了电话,等她听明白此事后,犹豫一答,“你肯定知道,合家欢的事情比较敏感,社里没定论呢……你一定要我去?”

    “不是啊,最好你别去,”陈太忠可是舍不得让她冒险——由此可见,陈某人还是知道轻重的,“也别说是我的意思,你有那种想出名想疯了的记者朋友没有?”

    “这个倒是有一个,不过是《天南商报》的,”雷蕾笑着答他,“叫刘晓莉,性子挺直,而且,她好像跟踪合家欢事件一段时间了。

    ”

    天南商报是由天南社会群体主办的,挂在省经贸委名下,影响力一般,不过好歹也是挂了天南的名号,算得上有点头脸的。

    安排好此事,陈太忠又在素波转了一天,该走动的人都走动了一下,毕竟元旦之后,就是春节了,原本他还想去蒙艺家一趟来的,不过挺遗憾,蒙书记忙得顾不上理他。

    当天晚上,他悄悄地去夏言冰家里转了一圈,不过没什么收获,倒是差一点被养在院子里的大狗现,看来找点老夏贪赃枉法的东西也不容易啊。

    第二天就是三十一号了,中午十二点,他刚回到凤凰,才说要找个地方吃饭,却接到了雷蕾的电话,“坏了太忠,刘晓莉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治疗了。”

    “被精神病了?”陈太忠挠一挠头,这年头被动句真多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