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收之桑榆(书号:760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收之桑榆

作者:陈风笑
    于第一辆属于自己的配车,陈太忠原本的兴趣并不是自己就有标致车和林肯车,又送了雷蕾捷达车,丁小宁的奔驰和刘望男的美洲豹其实也是他的,所以一开始他根本就没打算要。

    但是,蒙晓艳说他这么想不对,私人的车和公家的车不一样,一个是说你有没有钱,另一个却是说你有没有权,同时,别人都有配车就他没有的话,不但显得跟大家格格不入比较另类,也没人会领情不是?

    所以他还是很高兴地来取车了,他高兴别人也高兴,梁志刚自不必说,戏曼丽和孙小金以前都是冷门单位的正科,坐别人的车次数不少,自己配车还是第一次。

    说得,接车的团队在素波就散伙了,除了五辆车被跟来的司机开回去,剩下的四个人在素波各玩各的,正好在元旦前夕购一些东西回凤凰。

    这次陈太忠来,那帕里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实在是他的综合处到了年底也挺忙,没办法全程陪同,所以邀找了高云风作陪,现在那处长跟高公子关系极好,所谓交情,可不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处出来的?

    接到张建国电的时候,高云风正在陪陈太忠转古玩玉器市场,陈某人最近有一个计划,就是给自己的女人做不同的须弥戒或者芥子手镯之类的,这是受了唐亦萱的提醒——过分厚此薄彼总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他的须弥戒里各种宝饰极其丰富过多一点选择总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对有条件的女孩子来说,常戴在身上的珠宝饰,那是跟衣服一样需要不停更换的,倒是古玩和玉器这种看起来比较有意义的东西可以一直戴着。

    挂了张建国电话之后,高云风冲陈太忠耸一耸肩膀,“不知道赵喜才怎么想的然停止对合家欢的收购了,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

    “他停了啊,”陈太忠一听也有点困,皱着眉头琢磨一下,旋即缓缓摇头,“这个……要不咱们也停了吧?”

    一直以来对合家欢都打过什么主意,直到有赵喜才背景的新佳公司开始接触的时候,为了报复赵喜才的算计才开始着手此事——是的,他原本是没打算沾染这个麻烦。

    可既然有了这个念头。开始着手准备了。眼下撤出难免就有点不甘心所以他回答得不是很利索。毕竟强势收购地话。也能带来丰厚地收益—这一刻。他有点怀念死去地黄占城了。

    “地需要停了?”高云风也皱一皱眉头。他也有点不甘心。这不但是涉及到了钱涉及到了面子问题。许纯良干得成地事情什么我就干不成呢?

    不过。想一想对着地是赵喜才是没有陈太忠地支持。他也敢乱动何况他老爹目前还是要紧地时候?为了屁大一个合家欢影响了老爷子上位。那可是罪过大了。

    “停了吧。”陈太忠没从高云风嘴里听到强烈地反对。就愈坚定了信心。“稳定为主。反正咱们原来想地。也是等你老爸选举上了才动手地。就算不停。也要拖到年后了。”

    “没有新佳公司。拖到年后。不知道合家欢这个牌子还值多少钱了。”高云风郁闷地摇一摇头。又重重地叹一口气。“赵喜才胆子还真大。居然敢双规今年地省十佳青年。唉……靠上蒙老板就是厉害啊。”

    他俩商量好了。于是在万豪酒店会了张建国。张建国一听这两位有拔脚地意思。一时有点舍不得。“合家欢现在是靠着惯性经营呢。新佳不出手。咱们自己也完全拿得下啊。”

    陈太忠和高云风就只有苦笑了,到最后还是高云风话了,“老张,你要是感兴趣,那你自己吃下来吧,就用你原来的公司,不要用新公司了。”

    “万一赵喜才翻脸呢?”张建国是商人,虽然号称亿万富翁,但是若非必要也不愿意正面去撼政府官员,于是不无遗憾地摇一摇头,“我扛不住啊。”

    “应该不至于吧?”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事实上,他挺奇怪为什么赵喜才眼下停手,按说都把周兴旺逼到这一步了,顺理成章地收购合家欢再正常不过了。

    难道是两人最后谈崩了?他不得不这么认为,因为新佳公司提出了什么欺人太甚的要求,所以谈崩了,于是赵市长大手一伸,将周老板拿下了,“不过离得远一点总是对的。”

    “我去探一探情况,这个可以吧?”张建国还是有点不甘心,眼睛在高云风和陈太忠身上扫来扫去,陈高二人相互交换一个眼神,想一想自己也不是很甘心,同时点了点头。

    一顿饭吃完,就是下午两点了,陈太忠

    那里转一圈,给陈省长送了两盒罗汉果——这也是出来的经验,常来领导这里转一转,总是不错的。

    接着他又接到了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的电话,意思是他老丈人王启斌挺想跟陈主任坐一坐,反正您来素波了嘛——做为他的枕边人,钟韵秋当然能很清晰地把握住他的动向。

    想着此事小钟跟自己唠叨了也不是一两次了,陈太忠心说就赏个脸给人家吧,嗯,既然那王部长的女儿还是王思敏的同学,索性把王浩波约出来一起坐坐好了,官场里的,可不就是这么经营出来的?

    别看王艳和王思敏是同学,可是王启斌和王浩波还真没碰过头,这也正常了,双方没什么业务关系,两个小辈做中间人实在差了点——尤其王思敏,只是王书记的侄女儿。

    这种热闹,高云风肯定是要插一脚的,于是这晚饭就是五个人了,除了四位正主儿,还有钟胤天作陪。

    陈太忠做介绍时候,王浩波的身份倒还好说,介绍到高云风的时候,就是一愣,心说要不要把高胜利这层关系带出来呢?

    倒是王书记见他一愣,马接话了,“呵呵,这是云风,交通厅高厅长的公子,跟太忠的关系不错,”他很清楚,这种场合还是把话说清楚了好,这不但是下层官场的习气,更是有助于促进几个人的关系。

    高胜利的儿王启斌笑着点点头,伸出个大拇指来,“高厅那是能人啊,把交通厅搞得风生水起,再上一步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高云风笑着摇一摇头,坚决不肯这个话头子,“老爷子的事儿我不太清楚,呵呵,我这算不孝的,整天不着家。”

    果然是青年才俊啊,王启抽空偷偷看陈太忠一眼,心说这家伙还真是传说中那样,手眼通天,不但跟蒙艺和陈洁关系好,连这候补副省长的儿子,跟他在一起都是亲亲热热的。

    这初次认识的酒桌上,那就是很随意地谈一些事情,王部长现自己的副厅本家对陈太忠居然是热络异常,就更多了几分心思。

    个人里,就是钟胤天不怎么有能力张嘴,没办法,虽然他是介绍人,但是身份却是最拿不出来的,只能偶尔跟陈太忠聊两句,说的还是曲阳的事情。

    陈太忠此来,本来就是有意捧一捧他,见他拘束,少不得找个话题,“那个合家欢,听说你归你们宝兰区工商局管的?最近好像不行了啊。”

    “合家欢啊,早就转到市工商局了,”钟胤天笑着摇一摇头,“不过他们展得太快,资金链断了,所以现在在走下坡路。”

    王书记和王部长交换个眼神,还是王部长笑着话了,“胤天,那可不是资金链断裂那么简单的事情,不信你问问陈主任,看看不是。”

    “这个我知道,”钟胤天老大不小的人了,可偏偏有点拗劲儿,当然,或许是想在大家面前表现一下吧——毕竟还是年轻,又喝了一些酒,“赵市长在通德干的时候,周兴旺惹了他,我们工商局里都传遍了。”

    “啧,”王启斌挺满意地看一眼自己的女婿,心说赵喜才可是蒙艺的人,你等人家陈太忠说嘛,你说个什么劲儿?还是年轻,不够稳重啊。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现在好像周兴旺被双规了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呵呵,天南省十佳青年的酒会上,我俩还是挨着坐的呢,现在想一想……真也是物是人非啊。”

    “物也不是物了,”高云风笑着接嘴,“周兴旺不行,合家欢也不行了,估计三五个月内,就要彻底关门了吧?”

    “其实这个周兴旺,搞企业还是把好手,就是有点过于刚愎自用了,”王浩波也接口,一边说还一边侧头看一眼陈太忠,“不过,比起来还是太忠搞企业厉害。”

    “我那是碰的,”陈太忠笑嘻嘻地摇头,“我可是归青年干部处管的,不归干部三处管,王厅您这不是有意边缘化我吗?”

    “合家欢垮,其实是个时间问题,”钟胤天再次语出惊人,“他们内部问题多了,除非朱秉松再干五年市长……还可能有救。”

    王启斌恨不得伸手拧住他的嘴巴,交浅言深就是你这样了,不过想一想,陈太忠跟钟家关系好,也许不会难为自己的女婿吧?

    “咦,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倒是高云风讶然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