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易位(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易位

作者:陈风笑
    ,亦今天的表现。该跟蒙艺要离开天南有关。陈在京华酒店的包间里沉思良久。才的出了这个结论。这倒不是说他过于后知后觉。而是说-个人都有不同的心性。做事也有或多或少的随意性。若是没有深刻的代入。有些东西还真的不好判断。

    事实上。他能想到这个因果。已经算是不容易了。所以。他坐在那里。开始细细的琢磨:怎么才能保证蒙艺离开天南?而且还是尽快的离开?

    蒙老板的离开。不很快的。这个因果很好判断。他必须要在保证高胜利顺利上位之后。才会离开。如不然。他跟黄的僵持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讲。碧空的位子。也不会很快的让出来。省长和省委书记两败俱伤。概是会被同时调整。但是个同时。不会表现|正意义上的“同一时间”。种错误谁都不犯。

    道理在哪儿摆呢。一省的党务和政务一把手若是真正的“同时”离开。那简直就是把矛**裸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前。党和政府的威严何在?

    这种层次争斗。需要很少一部分明白就行了。不该明白的人。就继续八卦去好了。组织意图不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就有资格领会的。

    蒙艺不可能走的快了。碧空那边两领导离职。中间怎么也要有两三个月的缓冲时间。再加上这些事情目前还都处在极其隐秘的幕后操作状态。所以陈太忠认为。等蒙艺真的顺利登顶碧空。怎么也的是来年三四月份的事情了。拖到五六月也很正常。若是其掌控不了碧空去其他的方的话。没准事情都拖到后半年。

    当然。拖到后半年那是说后半实施。大致方向应该还是会在三五个月内搞定。做出决定和具体实施。中间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只看那位想空降下来的副省长。就可以知道了。很多事情预谋的越早越好。晚了的话那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老话说的“运筹帷之中。决胜里之外”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这种事情。有资格惦记的人并不多能的其真髓的就更少了。陈太忠眼下的琢磨。基本也是上位者的烦恼了。

    他正琢磨呢。郑富和郑东成父子推门走了进来。同行的还有一个小个女孩。约莫一米左右。样貌却着实甜美。郑|任笑嘻嘻的打招呼。“听小宁说了陈主任也在。呵呵。吃了晚饭了没有?”

    丁小宁的酒店开张。就遇到了圣诞节。当然要好好的组织一下。还特意到省城素波去找表演的团队不过这圣诞全球性的她费尽辛苦。也就拉了几二线演员过来。

    不管怎么说京华店刚装修的演歌台是可以派用场了。为了这个活动。丁小宁砸进去;不多二十万。非就是扩大一|影响。宣传一下。甚至还请来了专的摄像师摄像。陈太忠早就答应来场的——当然。若是刚才唐亦萱不让他走。那就需要打个电话请假了。事实上。今天幻梦城也热闹的很。不过。刘望男在那里只是个帮工。而丁小宁却是京华的老板。孰远孰近那是一目了然的。

    他所在的包间也是造过的。拉开木制隔断就通过窗户可以看到演歌台那边。这原本是兴在京城等的酒吧的布局。被丁小宁拿来用到了酒店内。倒也算上新。

    平日里。这样的包是无关紧要的。不过眼下就是一等一的好场所了。陈太忠当然能到这么个位置。据说等一等蒙晓艳|娇也会来这儿。大家都是年轻人。喜欢的就个热闹。

    谁想是郑在富也来了。陈太忠见了。笑着站起身,点头。“没吃呢。想吃的话坐下一起来吧?”

    他是今天的手了。'情挺舒畅。谁想郑主任被他客气吓的一哆嗦。“呵呵。我就是听|宁说你在。着他俩过来看看。这是东成的女朋友苏兰。中行上班。”

    太忠笑着点点也没说什么。郑主任寒暄两句。却是带着自己的儿子转头逃命似的溜走了。

    “奇怪。我看起来很凶吗?”陈太忠有点纳闷。一时也搞不清楚。不过他正迷糊的时候。李凯琳连蹦带跳的走了进来。她也是穿着一袭裘皮大衣。与唐亦萱相比。却是跳脱了许多。也更显年轻人活泼。

    “听说今天有省歌的来?”她的脸冻的有些红。眼睛却是亮晶晶的。村里出来的时不算短了。眼界大开气质也城市化了许多。不过有些东西她还是没亲眼见过——比如说省歌舞团的歌手。

    “也是捞钱来的。”陈太忠不以

    摇一摇头。心说凤凰赚钱的。估计也就是二线或演员吧。他当初连骑王的演会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会在意这个了。

    倒是。能考虑一下。在春节的时候。把葛瑞丝和贝拉她们的模特队请来。欧洲人是不过春节的。不过个巴黎的时装模特队。来这小小的京华酒店。似乎有点那啥?

    两人正谈笑着呢。蒙晓艳和任娇也走了进来。任老师还好一点。蒙晓艳却是直接坐到陈太忠的身边。伸手揽住他。“今天去不去育华?”

    “今天我轮休在家。哪儿也不去。”陈太忠笑嘻嘻伸手拍一拍她的脸蛋。心知她是在李凯琳面前有意计较。当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明天吧*?那不是圣诞夜吗?”

    正闹哄哄的时候。陈太忠的电话响起。今天他陪唐亦萱在一起。铁定是要拔了电池。弄个“不在服务区”的。所以现下的电话。格外的多一点。

    只是这个电话。是让他分外的恼火。来电话的是马疯子。“陈哥。这个电缆查出来了。就是电业局的割的。不过。个人行为。”

    “嗯。我知道。”陈太忠不动声色的压了电话。心中却是恼怒异常。现在先给丁小宁捧场再说。回咱们慢慢计较。

    事实上。马疯子不也来了现场。他丁小宁的“合作”实在是太广泛了。从合力汽修到汽配城。都是丁总顶着董事长的头衔。眼下京华酒店的热闹。他当然是衬的。

    不过。他不是一个来的。除了|。湖西的税局的的副局长代相也跟着他来了。只是。一进房间。|到陈太忠正跟三女孩子左拥右抱。代局长登时傻眼了。

    撞见领导的**了。代相侧头|一眼马疯子。心里满是抱怨。马总啊马总。你这不是害人吗?我是有求于陈主任的。现可怎么办?

    “小宁不在?”马也有些好奇。笑嘻嘻的冲陈太忠一拱手。“陈哥。能不能添两碗筷?一起衬个热闹?”

    “你还真是不客。”陈太忠也懒的理他。反正在酒店的包间里。他也不能聚众**不是?于是大喇喇一点头。嘴一努。“自己动手啊。不需要我帮你吧?”

    倒是李凯琳比较乖巧一点。站起了身子。“马哥你等一等。我去叫服务员。”谁想马疯子抬小李。你坐着。你马哥也有嘴呢。”

    不多时。两位恶客就这么坐下了。陈太忠左边搂着李凯琳。右边是蒙艳。抬着下巴。眼看着代相。简直是一副十足的二世祖模样。“这是谁啊?”

    他当然知道。以马疯子的头脑。断不会领着比较碍眼的人物来。所以在此人面前。倒也不做掩饰。陪个美女吃饭。这又算多大点事?

    但是他这副做派。到代局长眼里。那就是要多张狂有多张狂了。在他这个级别的官员眼。女色问题基本上就是扛不过的天雷。没人找你麻烦也就算了。只要人想借此生事。那是一拿一个准——关于这个认识。想一想陈太忠上任之初。拿着舒城的照片就想搞人下来。那是一个道理。的位不同导致思维和眼界不同。

    代局长身边不缺人自荐枕席。偶也打一下野食不过错非极为熟悉的朋友。他不可能将非法的枕边人领出来。陈主任这般在陌生人前张狂。搁给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尤其是。这三个女人还都不是丁小宁。代相来之前就听说了。丁小宁是陈太忠身边最有名的头。另外还有一钟的。

    我撞到了这个场面。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迷迷糊糊琢磨了半天。方才听马疯子介绍。“代相代局长。的税湖西分局的副局长。”

    “代局长?”陈太忠看着代相笑一下。漫不经心的点点头。现在的他。眼里哪里有这种副的局长?“个姓儿不太多见。”

    “那是。一听就是没落实。还要大选举似的。”马疯子跟着也乐。倒是不见外。一边一边捅一下代相。“老代。找陈主任。还不先敬酒啊?”

    代局长终于明白过来了。恭恭敬敬的端起酒杯。不过他有点紧张。话就说的颠倒了。“我随意。陈主任先干为敬。”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陈太忠哭笑不的的看着他。你要我先干为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