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一枕黄粱(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一枕黄粱

作者:陈风笑
    年平安夜,整整一下午,凤凰市没有人知道官场去了哪里,手机不开车辆失踪当然,某个女人除外。

    “一枕黄粱终是梦,”在某个被称作“人间黄粱”的空间中,一个女声幽幽地响起,她轻喟一声,良久之后,又略带点怒气地话了,“你这是……得手了,连话都懒得说了?”

    “你没看我手脚都忙着,连嘴都没闲着?”男人笑一声,含糊不清地回答,“我还等着你说‘我会对你负责’之类的话,安慰我一下呢。”

    “也不知道你从哪儿学来这么多怪话,”唐亦萱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正在胸前忙碌的陈太忠,伸手按住了他的头,不让他乱动,“你有什么感觉?”

    “感觉……就是有点突然,”陈太忠晃晃脑袋,脸却还是贴在那两团白生生的高耸之间,两只手不住地在身下绝美的上游走,两只脚正拨弄着那两只纤纤玉足,“别动我的头……男人的头女人的脚,那都是动不得的。”

    “刚才是哪个小蛋动我的脚了?”唐亦萱伸手改压为推,“起来起来,问你感觉呢,你这倒好,就是信口胡说。”

    “起来就出来了,正软着呢,”太忠箍住她的腰肢,不让她动,“就是觉得挺突然的,不过……又挺自然的,嗯,很好。”

    我是想让你价一下我的本钱呢,唐亦萱有点生气,不过连着听到两次“突然”,心里也是有点怪怪的啊,她何尝不知道,有点突然呢?

    在听说蒙艺会走的时候猛地现,梏自己心灵的一重枷锁,似乎悄悄地打开了陈太忠愿意为她留下,甚至因此拒绝了蒙艺的提携,又让她感动莫名。

    当然有那须弥戒,了任娇只有她有,这也足可以说明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了。

    又听说今天是平安夜。再加那厮一口一个“没下雪”“北京下了”之类魂落魄一般嘀咕个没完。女人期望地浪漫和心中狂野地漏*点。登时在她心中爆了出来。

    若是有满意地气氛。今天就给他了。这在她要赌玉地时候就想好地。所谓要他出赌玉地钱做为出场费过是一个借口。她只是想在这个可能值得纪念地日子里自己地男人送一点礼物来做留念就是了。

    当然。那块璞石会慢慢地打磨。用心地品尝慢地回味地……回味这个值得纪念地日子。

    有了“属于自己地宫殿”。这气氛实在不能说不好。唐亦萱只当陈太忠是个煞风景地好手。却是没想到他是如此地知情识趣。所以她很干脆地拿出那张被她打扫过无数次地大床憋了这么久。轮也轮到我疯一把了。

    所以。很突然……所以。很自然……

    她出神了很久。几种说不出地味道交替在心中起伏。等她收回思绪怅然地望向自己身上忙个不停地家伙地时候。一时又觉得他像个偎依在母亲胸前吃奶地孩子。“好了。太忠。起来了。以后还有机会。”

    “嗯?”陈太忠终于抬起头来,不满意地嘀咕着,“今天是平安夜啊,多浪漫的日子,还不得多来几次?”

    “你不知道女人第一次都很疼的吗?”唐亦萱的眉头皱了起来,下一刻,她感到他在自己身体内的部分再度开始膨胀,胀痛之下禁不住大力一推他,“要死了,你不知道心疼人家一下?”

    这句话她说得自然无比,却没注意自己用了一个很久未曾用过的一个词,“人家”这算是撒娇吗?

    陈太忠感觉自己终于从那紧窄炽热的窟中脱身,大奇之下探手向下一摸,“我没听见你喊疼,以为你,呃……”

    看着自己手上粘腻的汁液中,夹杂着淡淡的粉红,他终于住嘴了。

    “好了,弄个卫生间出来,我要去洗一洗,”唐亦萱欠起身子,任缎被在胸前滑落,以前一直深藏着的雪白肌肤和高耸的酥胸一览无遗,两颗粉红色的小樱桃中,一个碧绿的戒指一荡一荡的,看得陈太忠有些出神。

    唐亦萱见他呆,笑着瞥他一眼,眼神中是遮不住的温柔和媚意,就在他愣神的工夫,她已经抬手拿起了床头的睡衣披在身上,粉红登时被衣襟半遮半掩,只留下碧绿停在静静地停在峰谷中央,却是显得越地绿了。

    “卫生间……”陈太忠登时无语,这个难度就比较高一点了,幻境和实用物品之间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的,说不得先弄个屋子和设备出来,然后凝气成水,最后还要……加热。

    “我挺奇怪的啊,你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吗?”唐亦萱是随口吩咐了,不过看到屋角猛地多出一

    璃做成的、雾气蒸腾的小房子,禁不住讶然地往睡衣起身下床,走向了那里,不过走动之间脚步略显蹒跚,不像往日那么自然,果然是新创之躯,分外惹人怜爱。

    “我帮你洗吧,”陈太忠赤着身子蹦下床,谁想她回头看他一眼,又狠狠地盯一眼那作势昂扬的丑物,笑着摇一摇头,紧走几步进了房间,“你饶了我吧。”

    她的睡衣是半长的,而她的身材又极高,圆润笔直的两条长腿露出了多半,白生生地煞是扎眼,行走之间睡衣下摆遮掩的部分若隐若现,陈太忠看着就愣在了那里刚才这两条长腿紧箍着自己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呢?

    忘了,太激动了,真的忘了……陈太忠恨恨地用左拳一砸自己的右掌,这个惊喜来得过于突然,所以一切都是那么恍恍惚惚却又顺理成章地生了,他也是真正的情动了,却是没能细细品味个中滋味。

    想到这里,他苦恼地摇一摇头,“我终于知道,猪八戒为什么要吃第二个人参果了!”

    在下午接下来时间里,他和她也没做什么别的,两人只是拥在一起细语,而且唐亦萱一时还习惯不了两人之间毫无遮蔽的那种坦诚,逼着他穿上了一套睡衣,“慢慢来,只要你够乖……以后还愁没时间吗?”

    “我还不够乖?”陈太忠别无择,不过,悻悻地嘀咕两句,那倒也是常事了,“就连下雪都是听你的。”

    “说一说你吧,”亦萱温顺地靠在他的肩头,两只小手似乎是无意识地在把玩他的大手,湿漉漉的头上,传来一阵淡淡的玉兰香气,“我可不想连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

    “也没什么吧,”陈太忠不想说,可是此景又由不得他不说,人家都说了,自己会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说得,他只能选择二来解说一下,“嗯,我是个比较强大的人,这个……因为情商不够,吃过点亏,就来官场里转一转,学习一些为人处事的手段,嗯,就是这样吧。”

    “哦?有多强大?”唐亦萱侧头看看他,眼中满是好奇,“今天是平安夜呢,你有没有……有没有耶那么强大?”

    呃,上一个平安夜,好像是拿下了丁小?陈太忠的思维又开始跳跃了,看起来,这个平安夜跟哥们儿有缘啊,下一个平安夜,会不会是荆紫菱呢?

    一时间,他觉得那个叫上帝的家伙也不是很讨厌了,不过,唐亦萱拿耶稣来问他,还是让他很不爽,“哼,凭他也配跟我比?他老子上帝还差不多。”

    “上帝说……要有光,”唐亦萱笑个不停,心里倒也没去分辨这话的真假。

    “太忠说……要有宫殿,”陈太忠的嘴皮子,那是相当便给的,“哼,怎么能只有圣诞节呢?不行,以后我得弄个‘陈诞节’出来,呃,听起来怎么像是……操蛋节呢?”

    唐亦萱直笑得娇躯乱颤,连走*光了都没注意到,不过,走就走吧,她身上还有他没看过的地方吗?

    “我是认真的,”陈太忠咳嗽一声,算了,这个陈诞节搞起来比较麻烦,词儿也不太好,就不搞了吧?

    “做为一个强人,不能被公众所熟知,你不觉得很遗憾吗?”现在的唐亦萱,有点像《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秋香,“多跟我说一点吧?”

    “你都说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陈太忠的小肚鸡肠再度体现,不过,大抵也算是一种勾人的手段吧,“不能一次全告诉你,太忠说……要有神秘感,哈哈。”

    两人就这么信口瞎聊,直到天擦擦黑的时候,陈太忠才撤去了人间黄粱等术法,看着猛然出现的荒凉河滩,唐亦萱整一整运动服领子,笑着摇摇头,一时间感触无限,“又回来了,真是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晌贪欢,哈哈,”陈太忠大笑着接话,伸手一揽她的腰肢,万里闲庭术法动,下一刻两人已经来到了公路边上,他知道她身体不适,都不舍得让她自己走路。

    坐进标致车里之后,两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可说的了,任那车缓缓地向市委大院,直到下车的时候,唐亦萱才幽幽地叹一口气,“明天我去张州。”

    “我有点舍不得你去了,”陈太忠笑嘻嘻地答她,却不防她甩个白眼给他,“注意点影响……在这儿不要乱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