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我们的宫殿(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我们的宫殿

作者:陈风笑
    这么些年来?”唐亦萱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似着陈太忠,“我冒昧地问一下,你守身如玉了多少年?”

    “足足有……”陈太忠想说七百多年来的,不过想一想,眼前这个女人太过聪慧,自己对她的免疫力又太差,一言出口没准后患无穷,就算自己咬紧牙关不说别的,只说人家把我当作老爷爷,在想那啥的时候,岂不是可能有点那啥……抵触情绪?

    “咳咳,足足有十八年呢。”

    “那可是真难为你了,”唐亦萱不屑地哼一声,“我也才二十七年而已……我怎么记得,有个姓张的也有这么个戒指呢?”

    “他那个只是戒指,不能储物,”陈太忠当然记得自己送过张新华书记一个戒指,就是因为那个戒指被唐亦萱看到,自己才能来到三十九号的,“你俩的能储物,说实话,我总共就送出去三枚戒指。”

    唐亦萱当然知翠心戒指储物不是与生俱来的功能,十有是陈太忠弄出来的,她这么问,也不过是想知道任娇那个戒指,有没有这种功能。

    听说任娇的戒指也有这能,她心里禁不住泛起一丝酸意来,“那你让她去好了,我的戒指里东西比较多,搬那个油罐,怕碰到了。”

    她不是没间吗?还好,现在的陈太忠断不会说出这种话来,那样岂不是讽刺唐亦萱光阴虚度?事实上,他也认为现在的唐亦萱是在浪费生命,不过目前却不合适说。

    “呵呵,我早想到了,”他伸手向兜里一,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出了两个碧绿的翠心戒指,“听说那儿是两个油罐,不知道一个戒指装得下装不下,索性借给你两个。”

    “还差不多亦萱笑着点点头,心说太忠有足够的戒指,却是只送了我和那个老师,其他人都没份儿,连晓艳都没有,他对我倒也算得上用心了。

    她当然也听说了陈太少地风流韵事。比如说钟韵秋、刘望男和丁小宁什么地。那些人跟他有关系了都得不到这样地戒指。她却是得到了。

    当然。唐亦萱并没有浅薄地为送给她戒指是为了攀附蒙家。他早就知道她地身份了。送戒指却是在很久之后。她是最了解陈太忠地傲慢地。所以她相信。他是因为赏识自己。才送了自己一枚戒指。

    “可是两枚我也想要。”她抬头看一看他。微微上翘地眼角。弯成了月牙状。“我好不容易帮你赤膊上阵一次。你不能不给报酬吧?”

    “不用赤膊上阵。你露出上半身给我看看就行了。”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在她沉下脸来地时候地脸色一整。郑重其事地缓缓摇头。“不过这东西。一个人拥有地。不能过两枚。要不对你地身体会有极大地损害。”

    前半句。他是图了一逞口舌之快便占一占便宜。后半句讲述地也不是实情。只是在危言耸听吓唬唐亦萱。哥们儿那么多女人一个戒指都没有呢。你还没跟我那啥想要三个?

    当然。谎话归谎话在说地时候还是极其认真地。反正在这种层面上地言有充分地权威性。没有人有资格置退一步讲算有人想要置。他也能令那些试图置自己地人。“身体受到适当地损害”。

    “那我只要一个好了,”唐亦萱笑着点点头,她的要求也不高,比旁人强一点就行,她已经迟到了,当然希望得到一点额外的补偿,“就当是我的出场费。”

    “啧,”陈太忠听得又有点咋舌,答应她其实是很简单的,但是他总觉得,这么做对其他的女人有点不公,哥们儿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可是也能把碗倒过来放吧?“嗯……这个……等下雪之后成不成?你不知道,前一阵北京下雪了,好大呢,就是天南这儿不着调。”

    唐亦萱愣愣地看着他,好半晌才淡淡地笑了,“你们这些男人啊,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我还以为你会有点不一样呢……好吧,你说说看,打算给我一点什么,我记得请你医那棵五针松的时候,你可是有条件的。”

    五针松?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指一指她脖子的下方,“拜托,须弥戒里我给你的东西,还少了?你这是独一份儿,别人哪儿知道?”

    “好吧,等我再想一想,”唐亦萱终于松嘴了,笑吟吟地站起身来,“等着啊,我给你冲茶。”

    女人家的心思,说难琢磨是真的难,但是说容易也很容易,她很少跟人斤斤计较,可是总是下意识地想跟陈太忠身边的其他人比一比,眼下听到自己还占了那么多先机,终于不再纠结于此,居然有心思给他冲茶了。

    “这样,跟我说一说蒙艺的情况吧,”看着他大模大样地端起茶来品,唐亦萱的眼神也温柔了许多,“听尚彩霞说,他最近很不妙?”

    此时的陈太忠却是再也顾不得什么保密了,人家唐亦萱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要求,自己连这点事也不说,似乎也有点过

    他没事,最多不过换个地方呆而已,有我帮他呢,你”

    唐亦萱皱皱眉头,接着又叹一口气,“嗯,没事就好……你帮他,是要跟他一起换地方吧?”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有点舍不得我呢?”陈太忠笑嘻嘻地瞥她一眼,然后坚定地摇一摇头,“好不容易盼着他走了,我才不走,要不,你不是更孤单了?”

    “要不,等他动的时候,我帮你说一说?”唐亦萱笑嘻嘻地看着他,“换到新的地方,总得有两个趁手的人吧?”

    她不在官场,但是对官场规矩还是了然于胸的,自然知道秘书系的人崛起比较快,而眼下小陈没准是没那门路,就想着推荐他一把。

    谁想陈太忠笑摇头,“这个不用了,要推荐的话,你帮我推荐一个朋友吧已经跟我说了,要我跟着走,不过我没答应……对了,这话你可得保密啊,唉,我现在你面前,很难保住秘密。”

    你没答应……唐亦萱想说点么,现自己却是没什么心情说了,沉吟一下才笑着摇一摇头,“有时间没有我去赌玉吧?”

    “肯定有时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站起了身,“不过,你别买太多,适可而止……多了就过了。”

    两人走出来,施施然上了陈太忠那标致车一路开到玉器市场,左挑右挑之后,陈太忠选中了一块玉,“这块不错。”

    “是我的出场费,”唐亦萱笑着努一努嘴,“得你买下送我才成,我不出钱。”

    “多大点儿事嘛,”陈太忠不还价,直接甩出两万头看看她,“要不要现在破一下?”

    “不要,回去我慢慢地破,”唐亦_笑着摇一摇头,抬手掠一下额前垂下的丝,虽然依旧是一身运动服,但是那一刻的风情潘老板都看得有点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唐姐,唐姐,现场破一下嘛……啧那么快干什么?”

    “时间差不多了,一起吃午饭吧?”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仪表盘上的时钟“你放心,我现在可是有了保密的地方了……绝对不会有人看到咱俩。

    ”

    “京华酒店确实不错亦萱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不过,找个地方吃烧烤吧,最好……是野外。”

    “行啊,”陈太忠笑嘻嘻地点头,开车一路奔向郊外,去的还是红山区的白凤乡,那里的状况他最是熟悉,还有水库,吃完烧烤还能钓一钓鱼什么的。

    找一片没有人的堤岸,陈太忠大大咧咧停下车,抬手将标致车收进须弥戒里,信步走下河滩,才选好地方,唐亦萱那边倒是又出现了那个衣柜……

    她换他的衣服,陈太忠琢磨一下,天儿太冷了,学学人家荆俊伟吃点火锅吧,抬手弄出个锅来开始生火,等火生着了,桌子碗筷摆上,她已经换好了衣服钻了出来。

    这次她换了一件色的骑士服,紧绷绷的淡色牛仔裤,再加上白色高腰皮靴,还弄了一顶无檐帽来戴,显得俏丽无比,外面披一件白色貂皮大氅。

    “看什么?”唐亦萱见他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笑吟吟丢个白眼给他,抬手收起衣柜,走到桌前落座,紧身的骑士服上,有淡黄的流苏在她高耸的胸前一荡一荡。

    陈太忠的心,也跟着荡了一荡,才笑着答她,“我觉得火锅不错,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有点冷,”唐亦萱的双手抽一抽大氅的领口,河滩上的风还是很大的,“被人看见也不好,能不能弄个上次的那种……是叫‘人间黄粱’吧?”

    “成啊,”陈太忠手一抬,人间黄粱的术法施出,旋即又是一个迷踪用的八阵图,“呵呵,这下可是没人打扰咱们了。”

    眼下,两人就是坐在一间玉雕的大房间中,房门半开,外面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还有白茫茫翻滚的浓雾浮在半空,将假山遮得若隐若现。

    不过从房间的窗户这一侧望去,还能看到干涸的河滩和一股不大的溪水缓缓地流过,正是人间仙境似真似幻。

    “呵呵,是真的玉吗?”唐亦萱纵然是见识过他的手段了,还是禁不住走到墙边,伸手摸一摸,“果然,跟真的一样。”

    “喂喂,过来帮着干活啊,”陈太忠手忙脚乱地从须弥戒里翻着能吃的东西,还要往盘子里放,“我说,你不知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房间里室暖如春,甚至鼻中还能闻到缕缕花香,不得不承认,陈太忠在某一方面的情调,还真的有点品位,唐亦萱将大氅放在一个玉桌上,走过来收拾桌子,倒是麻利异常,“看你笨得,一看就知道不做家务。”

    不多时,火锅沸腾了,两人笑嘻嘻地吃喝,陈某人还拿出了一瓶葡萄酒来喝,两人边喝边聊,时间过得飞快。

    “呃了,不吃了,”唐亦萱站起身子,由于火锅微辣,她吃得两腮有些微微的红,走到窗前,望向窗外的河滩,“呵呵,总算还有点真实的东西……不过,又觉得有点扫兴。

    她不吃陈太忠自然也不吃了收起锅碗只留下了那瓶红酒和两个酒杯,顺手又拎出一件啤酒来,“难得出来休闲一下,对了,今天平安夜呢……要不要再喝一点?”

    “现在还是白天呢,”唐亦萱这么说着,又走回桌边坐下手端起桌上的红酒杯,细细地把玩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呵呵……童话中的宫殿。”

    光瓦亮的玻璃杯,玫瑰色的酒,白皙的手指和黑色的指甲,再加上她那副慵懒却又认真的样子,看得陈太忠有点不克自持,“喂喂自制力很差的……这儿绝对不会有人现,别诱惑我。”

    唐亦萱冲他微微一笑,放下酒杯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丹凤眼微眯,樱唇轻启,“抱我。”

    “什么?”陈太忠刚拉开一罐啤酒耳听得这俩字,手一抖,啤酒四溅,他下意识地一扬手,将溅出的酒花又勾回罐中“你说什么?”

    “哦,我说时间到们可以回了,”唐亦萱一转身放着貂皮大氅的石桌走去,只是太忠怎么容得她悔改?说不得将手中啤酒一扔,站起身子就自她身后搂了过去。

    她没有挣扎,而是缓缓转,双手用力地搂住了他的腰,双眼一眯,主动地送上了她的樱桃小口,虽然刚吃过饭,却是吐气如兰,还带一点点酒香。

    哦,太幸福陈太忠美不滋滋地享受着她前所未有的主动,任她的丁香软舌在口中搅动,大手肆意地在她的背脊和挺翘的臀部游走着,可惜,她穿的是紧身的衣服……唉,手不太好伸进去。

    良久,唇分,不过唐亦萱的眼依旧闭,脸颊微微泛红,美人微醉的神态,的确勾人,陈太忠侧头悻悻地望一眼窗外,“恨死我了,居然不下雪。”

    亦萱听到这话,眼皮张开一条缝,轻笑一声又闭上了,嘴唇微启,低低地说了一句,“那是你的问题。”

    陈太忠要是还听不出话的意思,这些年的情商也白练了,说不得手一挥,窗外已经换了景象,门外景色也为之一变,白皑皑银装素裹,天空中还有鹅毛般的雪花轻轻盈盈地飞舞,飘飘洒洒地落下。

    “嗯,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唐萱的眼睛又睁开了,痴呆呆望向那窗外的雪景,也不说话,搂着他腰肢的小手,却是越来越地用力了。

    奇怪的是,陈太忠居然能感受到此刻她心里的矛盾心情,犹豫一下,才缓缓开口,“你要是喜欢,我会常做给你看的……其实,做一辈子朋友也不错。”

    “你说得太晚了!”唐亦萱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手一扬,一张大床凭空出现,床上的被褥不但华美异常,而且整齐干净,显然是经常打扫的。

    “你不觉得,这是咱俩的宫殿吗?”她的声音,越地温柔了,眼角眉梢却似乎夹杂着浓浓的醉意。

    “娘子,且待为夫为你宽衣,”陈太忠刚才话一说出去就后悔了,眼下自是不肯再错失良机,一边说着,他一边轻吻着她的脸颊,手却是伸向了那骑士服的扣子,一粒一粒轻柔地解了起来。

    这该死的扣子……好多啊,好不容易脱去了她的上衣,露出了白色的秋衣,他倒也没有急吼吼地去脱,而是将她抱起,轻轻地放在床头,弯腰去脱她的小皮靴,这可是他这一世第一次帮女人脱鞋。

    纤纤细足,盈盈一握,脱去雪白的棉袜之后,他刚要欣赏一下足弓的圆润弧线,却不防唐亦萱咯咯一笑,将腿向床上缩去,“好痒……”

    紧身的牛仔裤甚至比骑士服还难脱,不过还好,她很配合地轻抬臀部,方便他将那衣物从自己身上脱下。

    等到陈太忠将她脱得只剩下在家中穿的那一身白色秋衣裤的时候,她终于不让他脱了,随手将被子一掀,人就钻了进去,眼睛也闭了起来,“我自己来,你弄你的……”

    我还弄什么弄?陈太忠可是等不及了,身子向前一走,衣服自动化作了飞灰,将被子一掀,裸地钻了进去,“还是我帮你吧……”

    不多时,一件件女式秋衣秋裤自被子下面抛了出来,接着是粉红色的乳罩,最后是粉红色的纯棉小内裤。

    “你……要轻一点,”唐亦萱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着,锁骨上方自脖颈处,覆一层淡淡的红晕,双手却是轻轻地勾着他的肩头。

    “我会的,”陈太忠轻笑一声,在被底分开她的双腿,“嗯,屈起来一点,就不会那么疼了。”

    “你倒是有经验,”纵然是不想开口,唐亦萱还是禁不住拧一把他的背脊,不过,下一刻她的眼睛骇然睁开,她感觉有一团炽热接近了自己的腿间,“不会吧,有这么大?”

    “忍一忍就好了,”陈太忠的嘴唇轻轻地吻着她的眼皮,身子开始极其缓慢地动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