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九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九十章

作者:陈风笑
    李勇生做人倒也有几分眼色,中午请陈太忠吃饭,去的居然是丁小宁的京华酒店,很厚道地点了一大堆,却是只有两个人。

    哥们儿倒是宁肯你在别的地方请我,想到丁小宁已经成为公认的自己的码头,陈太忠心里也是有点说不出的滋味,不过这样……也算,蒙艺走了的话,小宁这边靠着杜毅的助力,倒也是不无小补。

    两个人吃饭,门一关起来,李主任就话了,“太忠,这个科委大厦,你还真得给我点,没多有少意思一下都成,耿主任要下了啊。”

    建委、环保局跟科委合作的装修检测项目,由于是科委牵头搞的,建委的人心里总觉得,科委这是欠了他们的人情了以咱建委的实力,真要争的话,轮得到科委吗?

    于是,这个科委一筹建,就有建委和市建的人来公关,心说你科委欠着我们的人情,市建的实力在凤凰也是数一数二的,这楼不给我们来干,那让谁干?

    谁想乔小树直接就把活:了省建二公司的必要的招标过程也有,不过大家都在传言,说省建二公司的副总经理提着好大的一个皮箱深夜进了乔市长家,甚至还有人有鼻子有眼地说里面装了八十万。

    当然,谣言的造和传播抱了什么样的目的,那不得而知是有一点很确定,就是说建委和市建的人很受伤,科委太不给面子了啊。

    然而,抱怨归抱怨委现在羽翼丰,他们就算想为难,也没那能力了,所以只能对着科委大厦感慨:凤凰市的标志性建筑,居然不是咱市建的人搞的。

    初开始,李勇生没把这当回事委也有分工的,这一块儿的业务不归他管,拿不下科委是你们没本事。

    可是着大家听说。科委买了那么一片地。下一步还可能搞开中心和健身中心之类地。建委地人心中地不平之气愈甚眼下。恰好是建委班子要动地时节。

    为此。在地大主任老耿专门找到了李勇生。“勇生。你不是跟陈太忠是同学吗?去找他活动活动啊。要点项目也能在单位里获得一些好评。要是能让他帮你说一说话个建委主任地位子……谁坐不是个坐?”

    李勇生毛病挺多地。但是耿主任是卡着年纪到点要下地主儿了是纠结地时候。别人是怎么回事不说正他是记得。小李是老干部科出身。而且对自己从未失去一丝一毫地恭敬。所以他当然就愿意多指点一点。

    李主任一听就上心了。按说建委主任这个位子。是轮不到他惦记。不过。能升到常务副也算不错吧?于是就悄悄打探了一下。

    得。这不打探还好。一打探还真出问题了。有小道消息说。建委之所以没在装修检测上牵头。是经办此事地李勇生得了科委地好处当然。环保局长侯卫东得地好处更多。不过那就不是城建系统地事情了。

    没多有少。随便要一点吧。李主任决定了。虽然不是我地业务。但是我帮单位要点活回来。你们不能再歪嘴了吧?

    事实上,他对建委主任这个位子也是心存想法的,说起来也怪,站在他的角度考虑,建委大主任的位子,似乎比建委常务副的位子,还更容易到手一点。

    这么说实在不好理解,但是实情确实是这样,建委现在的常务副是宋主任,如果按规矩递补的话,上位就是宋主任,而以前的第二副杨主任会升任常务副。

    至于说李勇生,就跟另一个副主任差不多,他是资历尚浅,另一个则是文化程度太低,靠熬资历熬到副主任的。

    想搞掉杨主任自己顶到常务副那里的话,李勇生还真的没那能力,杨主任也是凤凰本地干部,现在投靠了段卫华,有段市长的支持,怕是只有章东强行出手,才能干扰杨主任往上小靠一步。

    但是要搞掉宋主任,那就要容易一点,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应该记得陈太忠曾经在建委的网球场,跟宋主任和郭明辉生过小冲突,是的,宋主任是蔡莉的人,跟秦小方关系也不错。

    秦系一脉现在被章尧东压得死死的,连段卫华都敢随意地敲打,从秦系中现在隐隐地又分出了王宏伟为的蒙系,虽然在常委里话语权尚小,但是章段二人却也不敢随意乱动,没办法,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现在的秦系,也就是没人敢动秦小方而已,秦书记不但手握纪检委这大杀器,背后也有蒙书记的支持,当然,秦小方跟蔡莉关系也不错,但是蔡莉……不是要下了吗?

    蔡莉要下了,而段卫华正在风头上,过气的省委常委的影响力,比地级市的大市长差多了,所以,在李勇生看来,蹭掉杨主任不现实,但是宋主任那儿,完全可以惦记一下。

    要是能强势地搞掉宋主任,借着这股东风,我李某人为什么就不能扶正呢?至于老杨嘛,他干常务副也是算前进了一步,难道不是吗?

    当然,这些东西也全是纸上谈兵的玩意儿,至于具体能行不能行,他还得慢慢地来,不过他可是知道,陈太忠不怎么待见宋主任。

    “唉,还真是麻烦,明明是金桥银路草建筑,也不知道你们市建抽哪门子疯了,”陈太忠听得也是叹一口气,“要不……这样吧,大厦两侧的裙楼,我帮你问问,不过这事儿还得上会,省建愿意不愿意划出这么一片来,也难说。”

    “呵呵,裙楼就裙楼吧开口的话,我还不信别人不买账,”李勇生知道那俩裙楼意思实在不大,不过这正是他找陈太忠的目的帮单位要回活儿来了,活多活少关我鸟事,本来就不是我分管的片儿。

    “省建那边应该也没问题,太忠你不要担心,”他笑着继续解释,“搞我们建筑这一行的种事情见得太多了,这年头独食不肥,一个大工程他们要是想自己单独搞被撑死的,大家都分一分才是正经。”

    这个也是啊,陈太忠没接触过这个玩意儿,不过他基本上能断定李勇生说的是实情个

    来,打招呼、写条子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哪里全部能?

    有那实在不靠谱的条子和招呼,该顶也就顶了,但是有些实力派的人物的条子撞车的话,那就只能将一个工程分拆开了么做是最稳重的当然,工程该怎么分拆多谁少,那估计也是要相当的讲究乱不得。

    “不过主楼和裙楼拆分的事情,总不是很多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哥们儿就算再不想干涉别人的项目,也不能完全做到,人在江湖,真正的身不由己。

    “交通大厦的木工活儿,牛冬生还不是分给郑在富三层?”李勇生看着他就笑,没办法,凤凰市说大挺大,说小还真小,就不知道他从哪儿知道了这个消息,“太忠,说句不见外的话,你这么彻底放手,不对!”

    “为什么不对?”陈太忠在助力车厂和大厦工地两边转悠过之后,心里也觉得哪儿有什么问题,可是他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放权是不错,不你彻底放权,那就没意思了,”李勇生居然也教起陈太忠做官的学问来了,大意就是彻底放权,很容易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领导的权威,就是要靠时不时地出点声音来体现。

    “你光知道从外面找项目来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概放手……没错,你们科委的事情都要上会,可是,上会是九个人的事儿,你的权威,从哪里去体现?这么久而久之,谁又肯念你找项目的辛苦?”

    “暂时的放权,让人觉得你有气度,不过放权放习惯了,容易惯出人的毛病,这个分寸,你要把握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驭下之道。”

    “嗯,也是,”陈太忠难得地点一点头,以前哥们儿光想着防备了,却是忘了在适当的时候,话语权也是不可少的,“呵呵,反正你是想拿那俩裙楼走,是吧?”

    “拿一侧都无所谓,只要家知道你给我面子就行了,”李勇生倒是好说话,“对了太忠,那个沙特的项目,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搞定?”

    敢情,他还琢磨着,沙特的道路工程项下来的话,安排着耿主任出国一趟呢,“耿主任看着就到岁数了,下次出去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

    “切,你来这一套,”陈太忠白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老耿是要下了,不过他的推荐也算数呢,你这家伙啊……不老实。”

    这可是他现学现用,章尧东和许绍辉将宁建中撵下去,又坐视韦明河吞并振鑫,那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得到蔡莉的推荐吗?

    李勇生干笑两声,多少有点尴尬,“太忠,我就是老干部科出来的,你说的这个我认,不过,我也是真的想让耿主任出去散散心。”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都不简单

    把两侧裙楼给了市建公司,陈太忠是先在“展与改革办公会”上提出来的,他已经多时不参与这种事情了,眼下猛地一提出来,与会的四位登时都是一惊。

    梁志刚惯例不先表态,难得的是,文海的老对手邱朝晖居然也不吭声,只有孙小金犹豫一下,坚定地站在了陈太忠这边,“这么大的楼,让省建的全干了,确实不太合适。”

    孙小金只管纪检,在别的政府机关,或还有点份量,但是眼下的科委根本没人鸟他,不过总算还好,他在改会上有话语权,而且陈太忠又时常不参加会议,在四票的情况下,他的立场还是比较关键的。

    所以,没多有少地向别的口介绍点人物和活计之类的,一般大家也不太驳他的面子,正是因为如此,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在科委里最该维护谁。

    “可是……”文海见状,不敢不言,要不然邱朝晖该跟上来了,他俩是老对手了,文主任自然知道,老邱不言是没弄明白陈太忠的意思谁知道小陈是真的想支持市建是想借着这个办公会反对呢?

    “这个招标已经定了的,乔市长也说了,省建的口碑在那里摆着市建在资历和经验上,确是要差省建不少。”

    “所以只给他们裙楼,”陈太忠斩钉截铁地接过了话,心里也不无愤懑们儿只是几天没出声,老邱和老梁居然就变成这样了?“科委支持咱们本地的国企,责无旁贷,这也是市委市政府的意思,小树市长那儿,文主任你还得做一做工作才好呵,反正只是两个裙楼又不多。”

    这下可好,他把市委市政府扯出来做幌子态度又是很久不见的那种强硬,任是谁也想得到主任是要强行推动此事了。

    “啧,”难得地,梁志刚了一句话,还是不偏不倚的那种,“太忠,分给他们两个裙楼无所谓,不过这个合同……就要重签了。”

    “重签什么,直接二包就完了,”邱朝晖终于反应了过来,小陈这是要硬上了,于是立刻跟上,“跟省建二公司说一声,指定二包给市建,不信他们敢不包。”

    “哈,好主意,”梁志刚笑嘻嘻地点一点头,接着又皱一皱眉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没想到才叫见鬼,邱朝晖面无表情,心里却是禁不住狠狠地鄙视了一下梁志刚,他可是清楚得很,老梁是想支持陈太忠,但是又不欲得罪文海太狠,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不想帮,事实上,那家伙已经同意小陈的意见了,只是指出了其中的难点,好让自己跳出来跟文海扛一下……老梁这家伙,惯爱玩这种小聪明。

    文海也听明白了,心中有点郁闷,那是在所难免的,只是陈太忠这次的态度实在过于强硬了,他不敢顶着上。

    不过总算还好,陈太忠还多少留了点面子给他,要他去向乔小树汇报,而没有说“我跟乔市长去说”这话搁在半年前,这厮这话也说得出口。

    只是这份荣幸,文主任还不想去领,眼见大势已去,说不得苦笑一声,“太忠,跟乔市长汇报的事情,还是你去吧,只要他点头,咱们就上例会表决一下。”

    所谓的程序就是这样,改会跟书记办公会类似,只要在会上定下了基调

    认识,到例会上也就是常委会上表决,基本上太大的问题。;文海不是不想去找乔小树,而是他不敢去找,乔市长最近跟省建二公司的人走得很近,若是自己前去汇报,保不准乔市长还要自己回来做陈太忠的工作那不是找虐吗?

    “那行,我去找乔市长,”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心说哥们儿这也算让步了,省建你一包,市建不过是二包,只要金钱过手,省建的还不得扒一点下来?

    他自己觉得是让步了,不过,参与办公会的那四位可不这么想,散会之后,陈太忠和文海早早地不见了去向,倒是邱朝晖冷哼一声,“哼,科委总还是需要个主事儿的。”

    事实上,陈太忠再度强硬起来,对他造成的困惑也很大,没权的时候也就算了,有了权力,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地盘蓦地被人插一脚还是连招呼都不打的那种。

    太忠你提前跟海打个招呼,再上会也行吧?邱主任心里暗叹,就算是市委的书记办公会,会前通气也很有必要吧?

    “肯定是陈主任说了算嘛,过,他不会经常说话的,”梁志刚笑眯眯地回答一句,站起身走人了,“我得去收集资料了,老邱你们认识什么供货便宜的汽车商人,记得向我介绍啊。”

    刚才的会上经定了,给主任们买车,文海是别克车,参加办公会的四个人是桑塔纳时代人,剩下四个是桑塔纳两千,车的价格和级别都很接近,却又有着明显的区别倒也是机关里的惯例了(注一)。

    邱朝晖和孙小金对看一眼,终于了恍然大悟的感觉,孙书记笑着摇摇头,“老梁说得对忠确实没时间管那么多……”

    剩下的话,那也不用再了,梁志刚这话是摆明了在点邱朝晖陈太忠为什么不先跟文海碰头?人家是久不出声,找个机会一声音而已,你连这个都看不透?

    当然,或许也是文海最近声音有点大觉得有必要正一正视听,让大家明白科委到底是谁说话才算,才有了今天这个举动。

    总而之太忠本人强硬,是令科委一干领导都惴惴不安的,但是过分的强硬,其实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因为那一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乔小树在自己的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陈太忠,最近他是相当忙的,忙到一塌糊涂,不过这种许久没有的充实感,让他终于明白了市长到底该享受什么样的尊重权力本身就是精神鸦片,不接触也就算了旦上瘾,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实在太令人陶醉了。

    当然市长是文化人,不会将过多的表现出来“唉,为了这个科委大厦还有助力车厂近是忙死我了,头都掉了好多……小陈你今天怎么有空?”

    陈太忠哇啦哇啦把事情一说,乔市长的听了之后,也没啥反应,坐在那里愣了一阵,才缓缓地话了,“这个……上办公会了没有?”

    “上了,”陈太忠点点头,“大家的大局感都不错,同等情况下,愿意支持本地企业的展,小树市长您要同意,就例会上表决一下。”

    “同意,我为什么不同意?大家有大局感,我可不能落在你们这帮小年轻后面,”乔小树笑着点点头,沉吟一下再次话,“不过太忠,你建议的这个二包方式,带给我一点灵感。”

    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看着他笑得很开心,陈太忠隐隐觉出了点什么,只是乔市长都无条件地支持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坐直身子认真地听着。

    “嗯,基建能外包的话,将来的设备、装潢这些,是不是也应该采用这种形式,先大包给某一个公司?”乔小树笑眯眯地看着他,“具体项目再从他们的手转包出去,也能减轻大家的工作负担……你看怎么样?”

    陈太忠一琢磨,觉得这事也好也不好,仓促之间,他也拿不定主意,只能赧然一笑,“这个思路,我要回去捋一捋……我这人笨。”

    “呵呵,你哪儿是笨?你是负责,”乔小树笑着摇一摇头,很是不以为意的样子,“好了,回去好好想一想,我这也是拍脑袋的想法,没准有什么地方考虑不周全呢。”

    哪里有什么不周全?不久之后,陈太忠就反应过来了,乔市长这是往自己手里揽权呢,如果将科委大厦分作几块大包出去的话,乔小树就等于是掌控了所有设备设施的采购权,不用担心有什么遗漏,也不显得吃相难看。

    当然,每个项目细节一样可以招标,但是那仅仅是二包了,利润会不会变少不好说,起码头上多了一道关,可是对乔市长负责的,就那么几个大包公司。

    所以,对乔市长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对科委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毕竟是大包出去的活儿,将来什么细节有个纰漏的话,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大包公司的身上。

    不但如此,科委还能做出适当的撇清虽然是三千多万的工程,但是我们大包出去了,是的,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做,我们只管出钱,人家大包公司搞定一切,没有你们想的那种猫腻什么的。

    所以,这是一件好坏参半的事情,但是整体还是能够接受,陈太忠做出了判断,这一刻,他甚至又产生了一点别的关联想像:会不会是省里又有什么强势的公司下来了,小树市长想借此讨好省里的什么领导?

    还是上一下会算了!他拿定了主意,一路开车奔向清渠乡,他要去看看李凯琳的那个厂子,不过遗憾的是,在路过碧涛的时候,被邢建中的人看到了。

    不多时,邢总就追到了加工厂来,“陈主任,张州那边,开始收煤焦油了。”

    (注一:国产别克车此时没下线,不过大家姑妄看之吧,呵呵,今天没敢说三更,不过还是赶出来了,所以时间晚了点,请大家包涵……还有,就是求月票,风笑真的很努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