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都不知足(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都不知足

作者:陈风笑
    忠很是奇怪,吴言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跑到自己觉,笑着点点头,“怎么不在你的房间里睡?”

    “想在第一眼看见你,”吴言笑一声,就开始掀被子,“咝,好冷,你等着,火上还有鸡汤呢,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就炖好了,偷偷端过来的,等我给你去热。”

    “不用了,”陈太忠一伸手就按住了她,“我在素波吃过了,其实我去那边找你就行了,何必跑过来呢?”

    “我要让你知道,家里有人等你,”吴书记哏儿地笑一声,接着又幽幽地叹口气,“还好,你知道最先回家。”

    她知道他的女人多,不过每次从外地回来,太忠先找自己已经是惯例了,自然是要洗白白等他,“小钟在隔壁呢,我没叫她过来……这儿我才是女主人。”

    “嗯嗯,你是女主,”陈太忠也不多说,脱了衣服就往卫生间走,“等我一下啊,我去洗个澡,赶了这么久的路,累死了。”

    他洗澡一般是很快的,可这次夜深人静,哗哗的水流声中,想着吴言居然能跑到自己的房里等着,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在他的感里,以为这次帮蒙艺出手之后,官场里的这点道道就了然于胸了,此次涉及的正副省官员都好几个,这么大的阵仗,估计以后都少有了吧?

    那就说,哥们儿这锻炼,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想一想吧,别人一说起来蒙艺的调离,只会说蒙点内情的,大概也就是知道,蒙书记在天南干得不开心,所以主动要求去碧空。

    至真正原因因为蒙艺顶住了黄老的一句话,属于传说中那种“得罪了上面的人”的事件,所以才不得不黯然离开天南以示服软的实情,数遍全中国,又有几个人能知道呢?

    而陈某人就能清楚地说出其中关节。但能说出关节。他还参与了进去。官场混到这一步。基本上也就到头了吧?

    当然。中央委员上面还有治局委员过陈太忠认为。太阳底下没新鲜事。再往上比拼地就不是能力和情商。而是其他地东西了。

    就比如说“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地那位老人。能笑到最后。那起码是有一种与生俱来地坚忍。几上几下地折腾。那种起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地。

    这就扯远了。反正总而言之太忠觉得。自己不需要再怎么学习。该适度改善一下个人地生活品质了。例如。跟唐亦萱出去玩个自驾游什么地当然。荆紫菱亦可。

    是地。以后地日子就该是好好享受生活了。就在科委这个小破地方呆着。能不能上进也不强求。看谁顺眼了一点小忙。不顺眼就管生在世。哪有那么多可计较地东西呢?

    可是。今天吴言在床上等他。而且提前做了鸡汤。一改以往女强人地做派变得相当地“小鸟依人”了。这让他有点微微地不适。

    上一世太忠是相当反感别人依靠的,他本就是狂妄之人颗强之心让他鄙薄任何比自己弱小的存在,接受了别人的依附就是有了羁绊麻烦不麻烦啊?

    可是这一世不同了,他遇到了太多各种各样的事件,而那些事件多半都是依附他的人带来的,他也逐渐地习惯了别人的依附,甚至认为那是情商提高的一种表现,

    但是吴言的异常举动提醒他,接受了依附,那就多了责任,他觉得自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可是如此一来,让那些依附他的人如何自处呢?

    他原以为自己能保得他们平安,就可以活得闲散一些了,但是现在才知道,大家最需要的是他埋头向前冲,是的,副处不能带给吴言踏实的感觉,他还需要加倍努力。

    “看来,还要往上走啊,”陈太忠禁不住苦笑一声,就在这个时候,睡眼惺忪的吴言推开了浴室的门,“太忠你还没洗完啊?”

    “完了完了,”他匆忙擦一下身上,走出门去,却闻到了满屋子的香味,是鸡汤,“唉,你这也是大能了,半夜鸡叫周扒皮,半夜鸡汤白书记……挺押韵的吧?”

    “你就贫吧,喝一点暖和暖和,”吴言将一碗鸡汤端进了卧室,“再次警告你啊,不许叫我白书记……”

    折腾一晚上,第二天七点半,陈太忠打着哈欠出门,睡眠严重不足啊……以前跑临置楼要五点就出门,现在两人做了邻居,这觉还是不够睡。

    刚走到院里,张梅挎个小包出现了,见到他就是一愣,随即笑着点头,“陈主任回来了?”

    陈太忠刚点一

    白洁不知道从哪儿也冒头出来,“呀,陈主任出来了的车走,快迟到了。”

    嫌我身上屎盆子不够多吗?陈太忠犹豫一下,算了,估计住区里的宿舍就是这么回事了,“上来吧,张警官,要不要也送你一下?”

    张梅摇头拒绝,倒是科委的刘主任见状,毫不客气地坐进了进来,“陈主任把我也捎上吧,对了,上次的事儿,还没谢谢你呢。”

    这是想跟我这领导亲近吧?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你们倒是都不客气,不过区政府离这里没多远,半站地的距离,捎一下也不算什么。

    刘主任很快下车,倒是白洁坐在车里有点好奇,“陈主任,你灰色的那辆车不开了,换成这辆了?”

    “这辆车也是灰?”陈太忠有气没力地回答,心说回头得跟新刚说一下,你家赶紧买车吧,已经传得风风雨雨的了,以后多送几趟,还不知道大家怎么说我呢,“林肯车我的通讯员开着呢,这辆车认识的人少。

    ”

    他这话才是胡说,认识标车的人,一点都不少,先去了招商办,还没走出车,就有人打招呼,却是朱月华,“陈主任回来了?”

    九点半的候,科委设备设施及环境检测办公室的小刘正同装饰市场的人聊天,冷不丁有人敲门进来,“喂喂,注意啊,陈主任回来了。”

    小刘身子本来就坐得挺端正了,听到这话,又直一直腰板,随口问一句,“那辆标致车来了?”

    “嗯,看见车进门了,”进来的这位点点头,信口还开一句玩笑,“小心陈主任看见你吃里扒外收拾你啊。”

    “你才吃里扒外呢,”小刘急了,眼睛一瞪,指坐在前面的那位,“人家是装饰市场的房东,是要自己盖房子,过来咨询的……”

    总之,陈主任就算驾驶的标致车,所到之处也是鸡飞狗跳,短短的一上午,他就去了招商办、科委本部、助力车厂和科委大厦的工地。

    说是可以放手了,然而,陈太忠很悲哀地现,找他的人不但没见减少,反倒是大大地增加了,没办法,科委的职能增加得太多了,涉及的相关方面也太多了。

    没错,科委各个领导是各司其职,但是总有那些觉得受了不公正待遇的主儿,要找地方诉委屈,而且大家都知道,科委的事情找别人不灵光,哪怕是市领导都不好使,要找就得找陈太忠。

    陈太忠刚在助力车厂一冒头,就有那些搞办公家私的、通讯设备的和室内室外装修的一群人涌上来寒暄,都是不大一点的单子,他不得不强调一下助力车厂筹备处的重要性你们可以去找孔厂长嘛。

    可是他觉得不大一点的事情,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是非常要紧了,眼见这些家伙都这么拎不清,陈主任只能甩头走人了。

    气的是,他到了科委大厦筹建处之后,后面都有人兜屁股追过来,而科委大厦这边更热闹,三千万盖一栋楼,这里面的利润足以让人眼红。

    最后,陈太忠终于被某个冒出来的人打败了,“太忠,咱们好歹也是合作单位呢,怎么这楼就给了省建呢?”

    “老李,我们也没亏了你吧?”陈主任郁闷地挠一挠头,对上建委的李勇生主任,他可不能太怠慢了,两个单位不但合作搞了装修检测,两个主任还是党校同学,“不是说房地产公司的楼让你们市建的搞吗?”

    “那楼能赚几个钱啊?”李勇生叹口气,“居民楼和办公楼怎么比?居民楼随便拉个小施工队都能搞,没啥技术含量不是?”

    “有得吃不错了,真是人心没尽啊,”陈太忠笑着答他,“你们市建盖楼,比我们从外面找施工队已经贵多了,这是也是因为咱们是合作单位,照顾你们呢,知道不?”

    “给点吧,啊?”李勇生咳嗽一声,不动声色地胳膊捅一捅他,放低了声音,“要不,中午一起坐一坐?”

    “不坐,”陈太忠笑着摇头,回答得却是很大声,“老李,你不要试图拉拢腐蚀我这种党的好干部,这项目是乔市长和文主任在抓,你找他俩比找我顶用多了。”

    “把项目给了省建的就是……文主任,”看起来,李勇生是还想带上“乔市长”三个字的,不过陈太忠的回答声音有点大,他就不敢说了,“中午找你坐一坐,真的……有别的事儿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