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九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九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力邀

    杜总见荆紫菱不肯伸手相握,心里就有一点恼火,凭你也敢让我手悬在半空?真是找不自在。

    等到听到她的解释,他的心里才微微好受了一点,于是借机侧头一看,却现这女孩儿的“男朋友”正在跟一个洋模特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

    敢情这女孩儿是傍上了这个小伙子,怕小伙子生气啊?杜总自觉猜到了真相,事实上,这种事情他见得太多了,漂亮女孩想在北京展,不找个金主靠着,就得要勇于献身,京城哪里是那么好混的?

    在杜总猜测中,陈太忠算得上一个小有办法的家伙,小伙子身上有点不含糊的劲儿,而且马小雅也说了,这是天策的贵客。

    但是……也不过是小雅的贵客而已,小于都不肯陪同的人,能贵到哪儿去?事实上,对小于所说的小伙子是她“朋友”一事,杜总都不是很相信,没准是她想帮自己的人撑撑场面——马小雅可以算是她的心腹。

    当然,这小伙子居然能勾国外的模特,倒也不是特别差劲的,不过,想到这个,杜总越地能确定,眼前这个美貌女孩,在那个年轻人心中的地位肯定很低——当着她,他就敢跟别的女孩儿**。

    既然你不肯惜,那就让我来好好地珍惜吧!

    杜总能看上荆紫菱,不仅是因为她身材相貌都极佳,更重要的是,他非常欣赏她身上那种活泼明媚的青春活力和清纯气息,搞这一行的,都讲究个感觉——这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新一代玉女派掌门的天然候选者。

    当然,司的展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有那有办法的人上了新的“玉女”而想要“御女”的事情,也很常见,这就是美女存在的另一重意义了。

    不过那些都属于包装问题了。哪怕是新地“玉女”因为频频被“御女”而变成了真正地“**”。也不过是个宣传口径地问题。没什么了不得地。

    正是因为有这多重意义存在。一旦遇到绝对合适地人选。杜总不但能放下身段。也不怕跟一些小有办法地人扳一扳手腕——这年头找个感觉清纯地美女。不太容易啊。

    反正你也不是很重视她!这么想着走到陈太忠身边。见这厮跟洋美女呱啦呱啦地说个没完。说不得伸手一拍他地肩头。“朋友……”

    陈太忠地头马上回转。上下打量他两眼一刻。从他嘴里蹦出一句话来悬没把杜总气个半死。“我说……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敢拍我地肩膀?”

    他听到了荆紫菱地话。知道美少女将处理权又踢还给自己了。当然就不肯客气了。是地。他不但有意同贝拉瞎嘞嘞而不理这厮且。在被打断地时候气是相当地不屑。

    “太忠。这是华盛地杜总小雅不失时机地煽风点火。心说你要是真地能狠狠地折一把杜洪地面子后你来北京。我每次做你地替补女人都无怨无悔了。“他不是玩意儿。

    ”

    她是被人骚扰,不得不离开电视台的,而逼她离开的人,跟华盛和杜总的关系不是一般地,这份怨念,已经在她心头压抑了很久,她绝对不介意变通地表示一下。

    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高层斗争讲究的是出刀不见血,不过,她还年轻,沉不住气也是正常的,难道不是吗?

    “不是玩意儿?”陈太忠收到了这个信息,不禁摇头一笑,“你根本不是个玩意儿,也敢跟我逼逼?是不是最近没生一点意外,心里不爽啊?”

    杜总本来已经被他的话气得七窍生烟了,耳听得马小雅在一边挑事,这怒火愈地高涨了起来,冷笑一声,“小子,打了人就完了?”

    “我打人了吗?你那只眼睛看见了?”陈太忠抬手一指杜总,随即不屑地摆一摆手,“滚远一点,啊?”

    “你!”杜总还待说什么,又是一个黑影飞了过来,不过他身后的一个壮汉身子一动,不见怎么作势,手里已经握住了另一个凳子,不过这凳子飞来得极快,他就算握住了,那凳子的一端还是重重地撞上了他的肚腹。

    “砰”地一声闷响,杜总才愕然回头,眼见那壮汉放下凳子,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肚子,他一时就愣在了那里。

    “哈哈,我又出手打人了,是不是?”陈太忠哈哈大笑几声,脸上却满是嘲讽,那意思很明显——看见凳子是哪儿飞来的了吧,你咬我啊?

    另一个壮汉则是在同伴接了凳子的同时,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人群里了,不多时赶了回来,冲着杜总摇一摇头,他没找到扔凳子的人。

    杜总愣了半天,终于觉得眼前这年轻人有点不对味儿了,刚才他听说有人扔凳子砸人,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自己亲身体会了,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诡异。

    他身边的两个保镖,可是特种部队的高手,他高价请来的退伍军人,不但身手棒,在保护长方面也受过训练,居然找不到扔凳子的家伙,太蹊跷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终于决定认真地对待一下面前这个年轻人,难道说这家伙跟社会上的混混还有点关系?

    “再逼逼我揍你,”陈太忠眉头一皱,眼一瞪,他终于有点不耐烦了,“我事情很多,找虐的话直接说。”

    “谁要在我的地方揍人?”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一个中年人伴着两个人走了过来,马小雅一见此人,眼睛就是一亮,“肖总”!一边打招呼,她一边向陈太忠使个眼色:这可是我朋友,太忠你客气一点。

    “你的地方,怎么会是别人把门呢?”陈太忠当然领会了她的意思,少不得笑嘻嘻地冲那肖总点一点头,“我还以为这地方卖给华盛了呢。”

    肖总的嘴角,不引人注目地抽一抽也是得到消息才来的,按说华盛举办的活动,人家的保安帮着把门,那是很正常的,不过,马小雅都报出他的名字了,把门的人眼里居然没有他肖总,这就让他有点忍无可忍了。

    他不怕华盛的老杜,不过老杜身后那位却是相当地忌惮的,正

    边也有衙内级的人物在,少不得就拽了人一起过

    “小珏,”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人,想说点什么,却现对方正愣愣地看着马小雅的朋友“陈太忠,你怎么在这儿?”

    “邹珏?”陈太忠看到他微微地错愕一下,随即笑着伸出手来,“真是少见啊。”

    杜总见到邹珏,脸色就是微微一变,见陈太忠不但跟其认识,还能很自然地伸手相握里又是微微地一凉: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家伙了。

    “嗯,我听小韦说你来了说你已经走了呢,”(一路看小说网,\\.)邹珏跟陈太忠也不是很亲热只是淡淡地握一握手,侧头看一眼杜总“老杜,怎么,在肖总的场子,人家的客人要进后台,还需要你批准?你听听……人家都是怎么说的?”

    “邹哥,他们人多点儿,”杜总笑嘻嘻地回答,虽然他表现得挺恭敬,可是话头子也是不软不硬的,“呵呵,我的人正要请示肖总去呢,谁想被个椅子砸躺下了。”

    “我怎么听说,是你的人要人呢?”邹珏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沉着脸话了,“敢给肖总上眼药,你以为杨老二护得住你?”

    杜总听得心又是一颤,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地浓厚了,冲着肖总一拱手,“老肖,得罪了啊,下面人不懂事,是听说了有个做模特的好苗子,擅自做主帮我拦人了。”

    他所仗恃的就是杨家兄弟,其中跟老二关系最好,在杨老二眼里邹珏算不了什么,但是今天他先做差了,而杨家兄弟也不是不讲理的主儿,邹珏真要帮肖总出头的话,杨家兄弟也只会坐视。

    说穿被人抓了现行,那实在没办法,他只能服软了。

    “做模特的苗子?”邹珏看一眼荆紫菱,若有所思地点一点头,却是没说什么,倒是肖总深知他的为人,禁不住讶异地看他一眼,又盯着荆紫菱看。

    邹珏自视奇高,为人是相傲气,但同时,他对朋友还是比较仗义的,肖总很是纳闷,既然这家伙认识那个陈啥啥的,又知道是自己的朋友,怎么就不再出头了呢?

    难道说,这家伙跟那陈啥啥的也不太对眼?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看来,小马说得不错,那个姓陈的年轻人还真当得起贵宾一说,能跟邹珏扛膀子的,身份绝对差不了。

    肖总猜得其实一点都不错,打过那场麻将之后,邹珏就对陈太忠的嚣张不是很满意,接着又在台球室输给了邵国立点钱,心里这疙瘩始终没解开。

    不过邹珏袖手旁观,也不是要看笑话,他跟韦明河关系很不错,要是真的坐视事态恶化,别的不说,只说韦明河这边也不好交待。

    他是深知陈太忠身后不但有邵国立、小孙,还有黄家呢,尤其那个荆以远的孙女,听说挺得黄老赏识,姓杜的你要找死,别人也拦不住不是?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设计

    邹珏肯坐视,但是肖总不能坐视,要不然不止是会得罪天策公司的人,也利于自己结交另一个厉害人物。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他冲杜总笑着摇一摇头,又冲荆紫菱一扬下巴,“这女孩确实不错,不过……现在你就不用说了吧?”

    “她说了,喜欢做模特,我也有心把她捧红,”杜总见状,少不得还要坚持一下,反正人已经得罪了,现在捞点东西回来倒也正常,一边说,他一边扭头看荆紫菱,“是不是啊?”

    他的话音未落,陈太忠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出去,既脆且响,“都告你不要逼逼了,你怎么就这么犯贱呢?一个篾片帮闲,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什么玩意儿?”

    他已经听明白了,这姓杜的是跟着一个姓杨的混的不知道这姓杨的是什么人物,不过既然这厮对马小雅不客气,邹珏也有心坐看自己收拾此人,那就收拾了吧。

    杜总却是被这个耳光扇得有点愣,他可是没想到,对方敢对自己动手,下一刻就气得咬牙切齿了,“给我揍他!”

    被人当众抽了耳光,那可是奇耻大辱了且对方嘴里说出的“篾片帮闲”四个字,也委实歹毒了一点闲尚算入耳,这篾片俩字,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要命的是,杜总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他自以为自己是人上人好久了敢跟邹珏顶一顶,但是画皮下面的本相被戳穿的这一刻真是要多恼怒有多恼怒了。

    由此可见,陈某人的语言杀伤力,那不是一般地惊人。

    “谁敢?”就在那俩壮汉身子一矮,打算出手的时候,肖总厉喝一声,“这儿我说了算!”

    他这话说得有点晚了俩汉子的身形是被阻住了,但是两个凳子带着风声飞了过来是无论如何也阻不住的。

    还好,这俩汉子的身手真的不是白给的腕一搭一扭,那俩凳子同时折向飞向了陈太忠——两人居然是一般的心思。

    陈太忠身子一动家眼睛一花,却见他已经坐到了一个凳子上,同时将另一个凳子抓着放下,笑嘻嘻地递到荆紫菱身边,“还真有孝顺的,看咱俩站着累,居然送俩凳子来,嗯……有眼色。”

    这话,显然又是在刺杜总那“篾片帮闲”的身份。

    “空中飞凳”一事,邹珏和肖总也都听说了,不过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生,一时还真有点惊讶,尤其是陈太忠身手之利索,更是远出两人的想像。

    “好了陈先生,”好半天之后,肖总才不动声色地话了,“这儿是我的地方,请你给我个面子,好吗?”

    “给你面子肯定没问题,你是邹珏和小马的朋友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随即一指杜总,“就凭你,也敢说捧红人?”

    一边说,他一边又指一下站在一边的贝拉,“问问这女孩,谁把她送进巴黎模特界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倒是真敢吹牛!”

    杜总的脸一沉,也看他,而是看一看自己旁边的俩保镖,那俩倒是一起微微地摇头,将嘴凑到他的耳边,一个说“高手”,另一个说的是“不是对手”。

    邹珏倒是

    面子,看陈太忠居然指出自己,笑着摇一摇头,侧头拉,“太忠你这是越玩越有意思了啊,都混到巴黎时装界里了。”

    “哪儿啊,就是随手的小忙,”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那脸上的轻松,看到杜总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了:你显摆个屁啊。

    不过下一刻,杜总的心又是一抽,因为此人又走向了自己,恍惚中,感觉有一只大手在脸上轻轻地拍打,耳边传来的声音,也有若在云霄中一般,“敢打紫菱的主意,我佩服死你了,问问你身后的老板,有没有在黄家混饭的本钱?”

    黄家,哪个黄家?杜总又是一阵头晕,下一刻,他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杨二哥没资格混饭的黄家……也就只有那个黄家了吧?

    我居然打的是黄家人的主意?想到这里,他背脊上的冷汗刷地就冒出来了——天南蒙老大都要头疼的主儿,一个篾片帮闲,不被吓死就算好的了。

    然而,他的痛苦远没有结束,因为下一刻,邹珏看着另一个女孩,皱起了眉头,“我看你有点眼熟,你是……姓许?”

    许泠也是微微一愣,不愕之后,还是笑着点点头。

    邹珏是跟韦河见过许纯良的,这女孩又是跟陈太忠在一起,那身份也不用猜了,于是笑着点一点头,“你跟你哥太像了,”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一眼杜总,手一指他,叹一口气,“傻逼,你知道你惹了多少人吗?”

    许绍辉在天南,只是一副省长,但是许家在京城的圈子,也是不可小看的——能空降下去做省委常委的主儿,简单得了吗?

    邹珏骂我了!杜总整个人彻底地石化在了那里,事实上,他更害怕的是邹珏话里所指的东西。

    他石化了勇差不多也石化了,老天,许泠交往的人……这都是怎么一帮的存在啊?这个许家比我想像的还要厉害很多很多啊。

    “好了,进去坐一坐吧,”肖总是有眼力的,能让邹珏毫不留情骂杨家兄弟的人,这帮人的身份,那是再也毋庸置了,“你们不是要进去看模特吗?”

    事实上肖总很怀邹珏这么做,是在变相地帮杨老二开脱理还是那个,没办法,撞上了嘛,坐视那叫陈太忠的跟老杜对掐,万一杨老二知道了|可能对小珏生出点怨念来。

    “走吧,”荆紫菱笑吟吟地挽上陈太忠的胳膊手很隐秘地掐他一下:敢情你还会帮着女孩子进模特界啊?

    一边掐,她一边转头看许泠,“呵呵,走,小许,咱们一起进去看看恨是怨恨,她倒是没忘了自己的任务。

    许泠皱皱眉头为了看个模特,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实在有点那啥,不过化的翟勇终于苏醒过来,挽起了她的手臂:贵人的圈子,能挤进去一点,就挤进去一点吧。

    看着一行人走进后台,杜总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一点,又重重地叹一口气,他也明白过来了:到了后来,那邹珏是帮我的。

    只看相互间的招呼,他就能判断出来这几个人的厉害,姓陈的不用说了,能去黄老家混饭的美貌少女,招呼的是那个姓许的女孩,显然,这都是身份类似的。

    当然,他也想得出,邹珏帮他说话,无非是不想得罪杨家太狠,可是这个人情他还得领不是?要不然这几个人一飙,他不知道要死几次了。

    侧头看一看身边的两个保镖,杜总又叹一口气,那姓陈的是谁家的孩子,不但骂人的时候阴损无比,连打架都这么厉害,居然过了退役的特种兵?

    见他看自己的保镖,倒是有人凑过来了,低声请示,“杜总,这件事……”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杜总不动声色地话了,旋即眉头皱一皱,“那个惹事的保安,开除了他。”

    “他的头上破了,得缝针。”

    “他要缝针,关我屁事!”杜总终于按捺不住火气,大声地骂了起来,“看他惹的事情吧,今天要不是我有点面子,要缝针的不止是他……还有我!”

    火归火,可是他心里也有点好奇:这么一帮公子哥儿,怎么会有兴趣去看模特呢?身份相差有点大吧?难道说,真的是因为那姓陈的跟那洋模特有一腿?

    陈太忠来看模特,当然是有目的的,一帮人走进去之后,贝拉居然带着他们进化妆间去了,有人想拦着,说男士不许进,结果小贝拉回一句,“这是埃布尔先生的朋友,只是好奇来看看,”于是就通过了。

    邹珏对洋模特也有点兴趣,少不得就要缠着陈太忠给他介绍一下,不多时,就看好了两个人,陈太忠跟贝拉努一努嘴,“问问她们,需要多少钱,就愿意陪我身边这位高贵的公子?”

    这是贝拉在电话里跟他提过的,说是这个圈子都挺放得开,只要能对她们有帮助的,或者能挣钱的,她们并不介意上床,那跟握手和拥吻基本上是一个级别的——事实上,她这么说,也是为了标榜她为他守身如玉。

    当然,说这个的同时,贝拉也跟他商量了点别的,这正是今天叫翟勇来的目的。

    不多时,贝拉就跟那俩女孩谈好了,笑嘻嘻地回来,陈太忠转告邹珏的时候,她微微地点一点头,示意一切都安排好了。

    想融入这个圈子,真的很难啊,翟勇一时心中有点感慨,看着陈太忠和邹珏在一起,而荆紫菱拽着许泠在一群模特面前嘀嘀咕咕,他想凑过去来的,却不防那荆紫菱皱着眉头扭头看他一眼,目光中有微微的不悦:我们女孩家说事,你掺乎什么啊?

    再听着那洋模特居然给那个男人拉皮条,他的心里越地不忿了:你小子连英语都不会说,不过就是投了一个好胎啊。

    还好,马上就有人跟他说英语了,不但是女人,声音极低,“先生,可以把您的电话号码留给我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