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各有手段(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各有手段

作者:陈风笑
    你说什么?”陈太忠听得眉头登时一皱,别人讲规错的,不过这规矩讲到他身上,就会让他有点不高兴了。

    哥们儿难得忍让一次,你竟敢给我使脸子?他欺负别人的时候,分寸感掌握得不是很好,但是别人是否有意找他的麻烦,他却是极其敏感的。

    这保安显然是看他比较好说话,就狗眼看人低了,于是他伸手一指对方,却也顾不得欣赏对方的恪尽职守了,笑嘻嘻地问,“够胆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请你不要堵在门口,”得,这次保安更干脆了,别说不称呼“您”,甚至连脸都拉下来了。

    世界上总有这样莫名其妙的人,按说,能在京城刨食儿的主,尤其做保安这一行,都是很有眼力架的,京城里藏龙卧虎,得罪不起的人很多啊,而眼下,只看陈太忠的气势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太差劲的主儿。

    其实,这也未必是保安没脑子,事实上,他需要效忠的是老板,而不是什么莫名其妙地冒出来的太子党之类,天塌下来也有长人扛着不是?

    “肖总只是这儿的老总,我他们场子,他凭什么放人进?”看看,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保安不是脑瓜不够用,而是说人家有理由拦着马小雅,而且,他还会解释一二,“这个展示会是由……”

    是你个头,还:逼个没完了?陈太忠懒得再听,脸上笑容愈地强烈了一点,紧接着就是一个黑影带着风声迅猛地飞来,正正砸中那保安的脑门,保安的身子晃得两晃,终于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大家向凶手望去,却是一把带了背的高脚凳,硬塑料座椅加铁质椅架座都是十字型的铁皮底座,沉重异常。

    看清楚凶手之后,就有向黑影飞来的方向望去,遗憾得很,现场人头攒动喧杂无比里还看得清是谁丢了一个椅子过来?

    确实。现场地人实在太多还有北京电视台地摄影机在那里架着。陈太忠想直接k人来地。那样比较爽快过想一想后果。还是撇清一点比较好——他不怕麻烦。但是也不喜欢麻烦。

    门地另一个保安登时就愣住了然地望向陈太忠。“你。你打人……”

    “我没打算打人。不过你再诬陷我不介意打你一顿。”陈太忠淡淡地一笑。向前迈了一步。“有种地你再说一遍?”

    那保安却是登时将嘴闭得紧紧地。再不肯说话了。一种米还养百样人呢何况同一个公司地保安?靠胆气搏出位地人是有。但是信奉明哲保身地人更多。

    虽然没有人能证明椅子地人跟陈太忠有关。但是只要是智商够地人就不会认为这是一起偶然事件。

    “哥。我就是一打工地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成不?”这位倒是装龙像龙装鬼像鬼。登时哭丧起了脸。“您这种人物跟我计较。我挨打是小事……份啊。我刚才就是信口胡嘞嘞地。鬼上身了。”

    事实上,看门的保安并不止两个,其他人在附近桌子上闲坐着,也是看看外国模特顺便聊天,展示会目前还没结束——毕竟模特走台只是其中的一项内容,虽然是最关键的内容。

    自己的同伴倒地,有那眼尖的一声吆喝,登时七八个人就围了过来,有人蹲下身子去看那倒地的保安,又有人撸胳膊挽袖子气势汹汹地冲陈太忠一行人走来。

    马小雅见状,怕陈太忠吃亏,忙不迭尖叫起来,“这是我们天策的贵宾,谁敢乱来?”

    “让他们乱来,”陈太忠冷哼一声,一伸手将他们四个拦在后面,看着眼前气愤填膺的保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怎么,想打架吗?”

    眼前这个场面,微微地有点脱离控制的倾向,不过他倒不介意,他介意的是自己不方便大打出手,未免有点美中不足——是的,他不想为这点小破事影响自己的“大计”。

    “老汪,老汪,怎么样了?”在两个人推搡下,那被椅子砸得晕晕乎乎的保安终于晃晃脑袋,伸手向头上抹一把,却是满手的鲜血。

    “操,这么多血!”他手一撑地就想站起来,只是他的眼光扫过陈太忠的时候,身子僵直一下,再次躺在地上,这次却是连眼睛都闭上了。

    “老汪晕过去了,快送医院,”有人不失时机地大喊,陈太忠则是不屑地哼一声,心说什么玩意儿,在我面前玩装死,你还嫩很多呢。

    就在这乱七八糟的喧嚣中,有人冷哼一声,“天策的贵宾吗?我倒要看看是谁……哦,原来是小马。”

    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家伙,倒是西服笔挺衣冠

    ,身后还跟着两个三十出头的壮汉,他冲马小雅冷“贵宾?既然是贵宾……怎么不见小于呢?”

    此人一出现,周围的人就“杜总来了”纷纷地嘀咕了起来,那杜总很随意地挥一挥手,“控制一下,围这么多人做什么?”

    众保安见状,纷纷劝退前来围观的闲杂人等,这里的位置比较隐秘,但是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招惹到一点人来围观也是常事了。

    自打见到这个杜总,马小雅的脸色就不是很好,不过既然当面碰上了,她也退无可退了,只得淡淡地一笑,“于总有于总的事情,我们的贵宾跟里面的模特认识,想进去叙叙旧。”

    “哦,那你让小于来跟我说吧,”杜总很毫不客气地一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听他一口一个小于叫着,显然是都不把于总放在眼里,更遑论眼前这于总的助手了。

    马小雅脸色一,也不再说话,抬手就从手包里摸出了手机,开始拨号,那杜总不屑地看她一眼,转头问一边的保安,“是谁打了咱们的人?”

    “不知道,正拦着他们不让呢,就飞来一把椅子,”有人这么回答,但是也有人说,“跟小汪吵架的就是那个男人,肯定是他的同伙干的。”

    杜总这才转过来正眼打量眼前这帮人,陈太忠坦坦荡荡地看着他,嘴角还挂着微笑。

    杜总看他一眼,觉得这家伙年轻盛有点不知道好歹,就有心折腾此人一把,不过当他看到陈太忠身侧的荆紫菱时,眼睛登时就是一亮。

    “你有成为国际名模的质,”他撇开了其他人,走到了荆紫菱面前,开口就很直接,语气中有不容人置的斩钉截铁,“今天的展示会是我们华盛公司主办的,我们的实力远远过天策……你想跟他们解约的话,没有问题。

    ”

    “杜总,请你适可而止!”马小真的怒了,她将手里的手机向他一递,“于总的电话,你不是要接吗?”

    “在跟我说话?记住你的身份,”杜总不屑地看她一眼,倒是伸手接过了电话,脸上的表情稍稍地柔和了一点,“呵呵,小于,有事吗?”

    于总本来是要来这个展示会的,不过她靠着的男人今天有空,就不能来了,眼下,她正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话,“杜总,小马陪着的人是我的朋友,放他们进去吧。”

    “放人没问题,不过,要跟你要个人,”杜总不鸟于总也是有原因的,于总人脉广,却是没有扎实的硬靠山,“陪着那个男人的小女孩,让给我们华盛吧?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小女孩?”于总愣了一下,马上就做出了判断,这家伙说的肯定是荆紫菱,于是笑一声,“我们没签呢,你想签跟她自己说吧。”

    放了电话之后,她身边的男人哼一声,“华盛的小杜?他是不是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他一下?”

    “算了,这点小事,没必要跟他计较,”于总笑嘻嘻地回答,心里却是明白得很,身边的男人为难杜总没问题,但是杜总后面的人,却是他也要忌惮的,与其不疼不痒地为难对方一下,让对方记恨上自己,还不如指望陈太忠狠狠地出一次手,那家伙可是从不肯吃亏的主儿,“呵呵,这次他撞上的是钢板。”

    “你们进去吧,”杜总将电话还给马小雅,手随便一挥,人却是向荆紫菱走去,同时伸出了手,“原来你还没签天策,我是华盛的总经理,真诚邀请你加盟……”

    荆紫菱瞥一眼陈太忠,意思是说你赶紧帮我挡驾啊,谁想一眼瞥去,却现那厮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下一刻他的头又是一转,一脸灿烂的笑容,“呵呵,贝拉?”

    陈太忠早就将于总的话听到了耳中,既然没解释小紫菱的身份,就知道她憋了劲儿要这个杜总撞大板了,反正他也不爽这家伙对马小雅的态度—我的女人也是你呼来喝去的?

    于是,他索性就冷眼旁观了,正好能看一看荆紫菱的应对方式,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现贝拉已经换了衣服,妆还没卸就跑到了后台门口,说得就要招呼一声。

    你这家伙想看笑话吗?荆紫菱心里有点不满,将手向身后一背,不给对方握手的机会,同时笑着向陈太忠一努嘴,“我真的挺喜欢做模特的,不过,呵呵……你得做通我男朋友的工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