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吓坏的小偷(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吓坏的小偷

作者:陈风笑
    二天早上,京城某派出所门口出现奇事一桩,一辆车停在摄像头的死角处,车窗内部贴了一张白纸,上面用红笔写着几行大字,“钱太多了,不敢拿,请帮忙物归原主,从今以后改邪归正!!!”

    居然还是三个感叹号,落款却是“一个小偷”。

    这事儿委实有点蹊跷,天还没亮,就有不少人围观,还好派出所内也有值班警察,很快就得知了消息,不多时就弄了拖车,将奔驰车拖进了院子里。

    这事当然是陈太忠所为,他将车偷走之后,本是想将钱全部拿走,然后把车送到中纪委门口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做,针对性好像强了一点吧?

    遇到石局长的当天,他就想收拾人来的,不过那么做的话,太容易让人联想到荆俊伟了,帮忙变成帮倒忙,总是有点情商不够的嫌,也不够负责任。

    而若是真的将到中纪委门口,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政治意图,也是不可取的,而且,将钱拿走只留下车,最多也不过就是个标配车,属于那种可大可小的问题——中纪委也没那么闲得慌。

    思来想去,他现真想带:姓石的一点困惑的,那就只能把车交给警察了,警察们一张罗一调查,石局长就未必有心琢磨别的了——最关键的是,小偷偷车这是很偶然的事情,谁能想到针对性上呢?

    可是该怎么车,这也是有说道的,都敢偷车了,到头来还要弃车,这不是怀疑人民警察的智商吗?

    所以说,车里的现金和其他东西,是动不得的,陈太忠很直接地就想到了这个因果,总算还好也是有身家的人,不会为这点“小钱”过于心痛。

    事实上,他做出这个决,心里还隐隐地有点企盼,所谓的相护遮掩多还是生在地方上,京城的人优越感实在太强了,天子脚下做事,也是比较讲规矩的,没准一个小警察真敢就此事做一做文章,随手将一个副厅拉下马来。

    古遇到舒城六百多地存折会吓得魂飞魄散。那是天南太小个人就知道舒城背后是天林。可是京城就不一样了。“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多”。一个外地地副厅也叫官?

    以。才有了本章开头地这一幕。反正陈太忠既然要做一个被吓破胆地小偷。当然就要伪装得像那么回事——包括请警察们“物归原主”。

    事实上。警察们也相信这个小偷是被吓坏了。虽然敢偷奔驰地子肯定小不了。可是奔驰车后备箱里价值三百余万地钱物加一身带警监衔地警服可不是开玩笑地。

    再加上车里地“磐石省省委通行证”、“磐石省司法厅停车证”之类地东西。再大胆地小偷得吓得肝胆俱裂——这个口可是专门收拾作奸犯科地人地。

    尤其是陈太忠作案。用地是须弥戒和穿墙术车上不但没留下指纹。而且车门和车窗也没受到什么破坏。尤其要命地是。奔驰车地后备箱还锁着呢。那可是主钥匙才能开得开地。

    就是这种前提条件下。车前窗贴上了白纸。后备箱地钱物也被小偷现了。那么毫无问。此人必然是个惯偷了。越是惯偷。越知道轻重——一切都严丝合缝。看不出半点不合理地地方。

    当然,这一切都太顺理成章了,反倒是显得事情有一点诡异,于是也有人心里琢磨:这会不会是个很高明的局呢?事有反常必为妖,但是事情太正常的话,没准就是不正常了。

    不过,肯这么想的,一定就是少数人中的少数人了,而这少数人又很正常地跟石局长所在的省份没什么瓜葛,于是陈太忠想要的结果之一,很轻松地就体现出来了:没人置此事的合理性。

    北京是一国之都,说是“能人无数”那一点都不夸张,在很短的时间内,奔驰车内外的一切都被行家们打开,细细地检查了,一切的一切都很清楚地证明:没错,这是一起偶然事件,小偷被吓坏了。

    北京说大也不大,说小却绝对不算小,这个小小的派出所生的事情,可能惊动很多人,也可能不会惊动任何人。

    当天傍晚,石局长就接到了宣武区分局的电话,“是石破天同志吗?你昨天是不是丢了一辆车号为xxxxxxx的奔驰越野车?”

    “嗯,是,”石局长一时间也有点不摸头绪,不过做为政法系统的老手,他倒是很快地找出了理由,“我这车是借给了北京一个姓卜的朋友的儿子,昨天听说是车不见了,真的是丢了?”

    “请你跟你的朋友过来,把车认领一下,”那边警察的声音很公式化,听起来要多死

    死板,“还有车里的失物,简单地说一下。”

    石局长听到对方标准的政法系统的口气,一时有点头大,少不得找到卜帅,统一了口径之后,才前往派出所认领失物。

    不过还好,派出所并没有刁难二人,大致问清楚了车里的东西之后,要他们签个收条,就连车带物都放行了,石局长问一句对方抓住人了没有,却吃小警察送了一个白眼,“领你的东西就完了,我们没必要向你交待案情吧?”

    还是卜帅有点办法,托人打听了一下,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小偷慑于政府的压力,又害怕专政的铁拳,是弃车而逃的。

    这倒也符合认知,石局长就是政法系统的,当然知道对比较熟悉门路的小偷来说,车里那点东西的威力有多大。

    “北京的政法系,效率还真高,不愧是天子脚下,”石局长感触颇深,不仅仅是反应度令人咋舌,关键是领取东西的时候,也没人刁难,要搁在地方上,领车就很麻烦了,更别说领回钱物了。

    “都嘛,当然不一样了,”卜很为自己是个北京市民而自豪,“谁还不认识几个处长局长的,不过石局长,这车行车证是你的?”

    他挺奇怪警怎么能这么快找到车主,不过石局长倒是没觉得意外,“车是我小姨子的户,进京的车都要办通行证,随便问一下还找不到我?”

    “总算是不错,昨天可是把我腻歪了,”他笑着嘀咕一句,没过多久,有人打电话来,石局长也挺开心,“……在云海丢的车找到了,呵呵,一点东西没少……”

    他可不知道,就在当天上,就有人找到了云海酒店,事实上,北京一共三个酒店叫云海,都被人一一地找了过去,了解前一天是否有人丢了奔驰车。

    做为一个司法局局长,他的想不到,自己还就被人盯上了,接下来的几天里,他接打的电话都有人在监听。

    实正像陈太忠想的那样,石局长在他们当地或者强势,但是在北京还真不够看的,一桩合情合理的偷车案,引起了北京警方的关注。

    既然是合情合理,那就基本排除了有人陷害的可能,而且要命的是,失主也能将车里的东西讲个明明白白的,那么问题就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副厅级干部,怎么能拥有那么多的钱物?

    石局长觉得北京大官多、有钱人多,几百万也算不得什么,而且他是个外地官员,跟北京人不怎么搭界,要是说丢车时他还有点忐忑,那么从警察手里领回车和失物之后,这点忐忑也就不知去向了。

    尤其是警察们的态度,也很是没把他当回事那种,这个态度搁在石局长所在的城市,那是要吃苦头的,但是在北京,却是让石局长如释重负。

    殊不知,一张大网已经悄悄地向他张开了,监听电话源源不断地传来了消息——石局长今天拜访了某老和某某、石局长已经把钱物送得差不多了、石局长大事已定,可以回去等好消息了……

    陈太忠这两天也没闲着,时不时地观察一下事态的进展,事实上他比石局长可是明白多了,道理在那里摆着,北京警方居然原封不动地将车和钱物还给了那厮,居然连个简单的调查都没有,有点太那啥了吧?

    他心里不服气,也不像石局长那样对警察局忌惮得紧,又有点小手段,于是就在派出所隐身蹲守了一阵,终于得到个好消息:由于巨额钱物的出现,更由于小警察们敢按着程序来走,中纪委已经盯上那厮了。

    这下你总没法子骚扰小紫菱了,就算骚扰,也骚扰不了几天了,陈某人终于放下了心思,反正这些家伙们下作归下作,在北京总还是没能力乱来的。

    事实上,经过这一劫之后,石局长也老实了一点,根本没心思去找荆紫菱了,也就是在三天之后,卜帅又去了一趟荆俊伟的工作室,却是得知那美女已经要回天南了。

    “要回了,”陈太忠搂着马小雅光滑的肩头,略略地感叹一句,“我现每次来北京,都办不了什么正经事。”

    由于荆紫菱每天都是跟自己的哥哥住在一起,他晚上的时间肯定就花在了马小雅身上,这是两人在一起呆着的第三个夜晚,小马同学的别墅终于接纳了他。

    “回就回吧,也省得我真的爱上你,”马小雅轻笑一声,**的身子向他怀里拱一拱,眉头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