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三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三章

作者:陈风笑
    官仙第一千三百七十二-三章

    一千三百七十二省长家事

    “这的方不错”。“的方不好”。难的的。荆家兄妹也有争吵的时候。

    荆紫菱的“易网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注册。有阴京华出手帮忙。其他的事情还真是小事了。不过这公司选址。却是阴总一个人无法做主的。

    了黄汉祥的吩咐。知道荆家兄妹俩昨天居然陪老爷子吃饭了。阴京华对两人的态度。是客气的不的了。正好他认识几个搞房子的。“手续那些包在我身上了。先看看房子吧。要多大的。是买还是租?”

    荆俊伟过惯苦日子了。觉的先租房子比较合适。而荆紫菱认为长期投资的话。买更划算。妹俩一开始争执上了。说不的只能问计于一边的陈太忠。

    “肯定是买更划了。”陈太忠想掺乎。但是不代表他没自己的想法。“房的产只会越越旺。哪怕展起一换环境呢。房子也不愁卖出去。”

    “办公的房和住宅是两个概念。”荆俊伟坚持自己的观点。“每一天。每一周吧。每一周都有更好的写字楼完工。早两年和晚两年建的楼绝对不一样。我不为你说的正确。”

    “你们兄妹俩的事儿。我不掺乎。”陈太只能悻悻的闭嘴。谁想荆紫菱却不甘心。“太忠哥你也是代表投资方呢。怎么就能看着不管?”

    陈太忠是投资方?阴京华听的心就是微微一动。谁想那“投资方”苦笑着一举双手。“你俩我谁都不起。小紫菱今天就不该拽你哥出来。”

    不成想。天才美少女的炮口是晃的。听到这话又反驳起他来。“可是这个公司要我帮着我照顾。不带他出来带谁出来?”

    这兄妹俩倒是妹妹帮哥哥招呼老家的产业哥哥却是帮妹妹照顾北京的公司。家族企业的诞生。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争论的结果。就暂时搁置。先看了房子再说。谁想看房子看的也是一团争论陈太忠嫌麻烦。索性躲那俩站在窗看风景。再也不肯插话。

    阴京华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边。轻轻的感喟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真不了啊。我当年强多了…小陈你将来有起色了。可是要记的拉老哥一把。”

    以他的傲慢和视线。能这么说话真的殊为不易。要知道。阴总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居然能如此的放低身段自称“老哥”。可见他也确实看好陈太忠的展不看好也不行。他是靠着黄家的黄汉祥对小陈的赏识。是个人就的出来。“阴总你这话。可是太客气了。”陈太忠很阳光的笑一笑。却也没放到心里去。趋炎附势的家伙我见的多了也不差多你这么一个真要认真的话。我就输了。

    随便折腾一阵就到了中午。陈太忠心说昨天答应韦明河的饭局联系一下吧。谁想韦任中午有安不克分身。“晚上。晚上吧。不见不啊。再有重要的事情。咱都的推了。要不朋友都没的做了。”

    于是。中午四个人找的方吃一顿。下午荆俊伟又的回去。接待两个送货的主儿。陈太忠想着自己一个大爷们儿去看许苒泠。未免有点那啥。“紫菱。下午跟我去看一许纯良的妹妹吧。看她缺点什么。你们女人家的事情。你出面比较好一点”

    荆紫菱早就想过。自己这个公司若是想推广。一定要拉点人来帮忙的。而且这也都是许纯和韦明河在素波就答应了的。于是笑着点点头。“行。下午倒也没事。我还没见过她呢。正好认识一下。”

    阴京华却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瞥了陈太忠一眼。也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可是陈太忠却是的想起:阴总跟南宫毛毛他们常在一起啊。这是。知道了马小雅的儿了?

    啧。做为男人。管不住下半身。真的是挺苦恼的事情。他有点郁闷。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哥们儿其实已经很克制了。完全能管的住下半身的。那叫男人吗?那叫太监。下午接近三点的时候。陈太忠和荆紫菱出现在了中国法律大学。当然。女生宿舍的任务。就交给小紫菱了。

    荆紫菱的美貌。走到哪里都是一靓丽的风景。就算在女生宿舍门口同样也是如此。法律大学不缺女生不过好看的并不多。而且毕竟是学生。打扮上多少注意一点。是以。她向那里一站。颇有点一群丑小鸭里冒出一只天鹅的感觉。

    大部分女生的装束还是很质朴的。陈太忠在远远的等着。很随意的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女生。却是猛的现。以许苒泠比较中性的长相。都很难的出能与其一争高下孩儿来。

    看来女人的才华和相貌。果然是成反比的。他心里正嘀咕呢。却现荆紫菱婷婷袅袅的从门口走了出来。呃。好吧。只是大多数女人是反比。这世界总是存在例外的。

    天才美少女是一个走出来的。眉头还皱着。走到他跟前低声嘀咕一句。“许感冒了。校医院输液呢。一起去看看吧?”

    感冒中的许看来有些虚弱。见他俩进来。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哦。你就是陈忠。我哥说过。这个姐姐是?”

    陈太忠笑一笑。将在商店来的营养品和水果放在一边。倒是荆紫菱生出了些同情心。坐在病床上跟她絮叨叨的聊天。

    许家的家教严。同许纯良一样。苒泠在学校也比较低调。所以荆紫菱也不跟她说什么别的。就是说从天南来北京。由于跟她哥哥关系不错。顺路过来看看她

    陪护许苒泠的有三个人。两个女生和一个男人。为什么说是男人呢?因为看起来年纪偏大。不但神态举止比较沉稳连头都是向后梳的。给人一种相当稳重的感觉。虽然他的年纪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四五。

    这人对陈太忠和荆紫菱是相当的客气。知道了两人跟许家关系好。言谈举止中甚至还带着一点点讨好的味道。倒是那俩女孩见人多。站起身出去了。

    小紫菱

    比较八卦的人。说是校医院条件不好要带着许苒。果不其然许婉拒了她。理由是这里同学和学长陪着她。

    又聊了一阵。两人才知道。这个叫翟勇的学长是研究生院的硕士研究生。以前还是校学生会的干事。跟许苒泠大概是恋人。

    抽个空子。许借口自己想吃桔子。打勇去买。见他出门。才低声哀求。“陈大哥。紫菱你们回去了。就不要跟我哥哥他们说见勇了。成吗?”

    敢情。这翟勇是外省人。家庭出身很普通。对许苒泠一见钟情小许同学一开始不怎么搭理他后来实在经不住对方的苦苦追求。两人就好上了。

    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许家许苒泠的爷爷奶奶现在就住在北京。专门为此打听了一下。结果才知道这翟勇以前是有女朋友的。不过结识了许泠后就跟那女孩吹了。

    许苒在学校。实是很低调的但也不是没人知道她的身份。而且。现在的学生比之以也开放了很多。她经常伴着几个同学逛大商场。放假的时候还去香港泰国之类的的方旅游和购物。

    所以在她爷来看。这小子十有**是知道自己孙女的身份。至不济也知道许家有钱。此近孙女。肯定是抱着一定目的。

    许绍辉听说了。都是一阵头大。他是较儒雅的一个人。对此事看不是特别重。但是。就算那翟勇在学校表现的不错。可双方家庭差的实在有点太多了。

    尤为关键的是。那家伙为了自己女儿。居然会果断的跟前女友分手不管翟勇有再充足的理由。都很难让人认为不是故意的天性凉薄之人啊。

    可是许苒泠不这么认为。陷入中的女孩儿。总是盲目的。她极力向家人辩解。说翟勇的前女友做了不忠的事情。才让他下这样的狠心。还有他也曾经悲痛欲绝之类的云。不过她这话说出来。也的有人不是?

    当然。她不可能因果全说出来。只是说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也会很快出人头的。既然家对他有看法就求着眼前这二位不要张扬了。

    陈太忠和荆紫听的面面相觑。心说随便探望个人都能遇到这种事。也真是。没办法说了。

    两人一直坐到五点头。又有其他女生来看许苒泠。才告辞走出病房。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居然都没了说话的心情。

    直到快走出学校。荆紫菱才冷哼一。“学生会的干事。怎么可能不知道许苒泠的身份?这人呐。为什么偏偏喜欢自己骗自己呢?”

    太忠也着叹口气。'里一时有点纠结。“就我知道的。也只有段卫华的儿子段宇轩。跟他的学妹有了结。就那还把老段气够呛。门第这东西。还真的不好说啊。”

    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石局长忍气

    事实上。陈太忠对彩霞警惕自己跟蒙勤勤的关系。..net很是有一点恼火。可是眼下见到许苒泠和翟勇的来往。一时间觉的。尚彩霞似乎。错也不是那么离谱。

    他正想呢。荆紫菱吟吟的回头看他一眼。“。想起尚阿姨了吧?”

    “是啊。咱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陈太忠笑嘻嘻的一伸手。很自的揽住了她的腰。“我的谢一谢她。要不然。你也不可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不是?”

    “你羞不羞啊?”紫菱冲他刮一刮脸皮。却也没有挣脱他手臂的意思。时下的北京五点多天就擦擦黑了。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依偎在一个男人宽阔的胸怀中。确实能带给女孩子们一些自内心的温暖。

    “不过。我觉的小许也有点可怜。”默默的走了一阵。她低声话了。“这事儿你打算不打算跟许纯良说?”

    “他们家的事儿。插的什么手?”陈太忠说着说着。眉头就皱起来了按说他是不想这种腻歪事的。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可是想一想自己跟纯良的关系。看许苒泠被人骗。似乎也有点。那啥。

    这个问题。还真是让曾经的罗天上仙郁闷到最后他才重重的叹一口气。“要是纯良求我的话我倒不介意狠狠的收拾这家伙一顿。”

    陈某人大男子主义习惯了的。最是看不起这些有意靠女人向的家伙。那都是男人的耻辱。

    “被人骗成这样。生在许家。她也算不幸了连遇到的感情。也是假冒伪劣产品。”荆紫菱也有点感触。“还是老百姓家好。最起码不用么累。”“你让她换一一户人家试试?她肯定不干。身居高位。怎么可以不付出点代价?”陈太忠随口答她。“而且。老百姓家也未必就遇不到这种事。美女生在平常人家也未必能幸福了。还好你家也不算平常人家。”

    “那可不对。我现可不就在被人骗呢?”荆紫菱轻笑一声。有意无的假作挣扎一下。却也是小女孩儿的情怀。

    事实上。试图骗她的人还不止。陈太忠想着这次见韦明河索性把荆俊伟也喊上算。谁想荆总在电话那边苦笑唉。昨天那个卜帅又来了。”

    这次卜帅来。倒是有喝酒。也是讪讪的说了一下。昨天喝多了不好意思。不过他却是要找昨天动手的那厮。“长这么大。还真没人敢我面前这么撒野。”

    你还摔了我一个杯呢。我也没说什么。荆俊伟反唇相讥。他是做生意的。不愿意跟别人冲突。尤其是这种常买东西的。但是别人都挤兑他爷爷了。他也就留情了。

    卜帅倒是好说话。“改天。你我石局长。--上你妹妹坐一坐。大家这梁子就算揭过了。荆总。我这人是很好说话的。”

    现在。那厮还在工'室等着。指荆紫菱回来呢。不知道收了石局长多少好处。居然这么卖力的帮忙。

    不过卜帅此来。荆俊伟倒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他知道了那个姓石的。居然是某个的级市的司法局局长。现在正在活动调到省城做局长。那省城是副省

    。算下来也是正级别了。

    “烦人。”陈太忠的就是一声冷哼。侧头若有所思的看看荆紫菱。“算了。搞掉那个姓石的家伙算了。”

    本来许苒泠这档子事儿就搞的他心里有点麻烦。现在又听到一件让他不爽的事情。反正他已经将神识打那厮身上了。倒也不愁成不了事。

    接下来当然又是找证人的问题。不过这倒是现成的。在晚上喝酒的时候。陈太忠伪作喝酒过快。身体不适。在包间的沙上小坐片刻。

    荆紫菱不知道他的'思。还关心的过来招呼他。陈某人将头往自己膝盖上一架。双手护着脑袋。“我等十来分钟就好了。你别管我。让我清净一下。”

    这一清净。他倒经做了假身在这里。自己隐身穿墙而出。“万里闲庭施展出来。穿户直接就找到了石局长。

    石局长也跟人喝酒这是废话。一间豪华的包间里。坐着四个人。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年轻人则是跑前跑后的斟茶倒水。显然是个秘书的角色。

    陈太忠一时就有点犹豫了。现在弄厮一个非正常死亡。显然不是很搭调。毕竟另外三个是怎么回事。他还不知道。总不能统统干掉吧?

    时间宝贵啊。他正琢磨是不是该点定时作的手段。却听一个年纪轻一点的家伙笑着嘀咕。“石局长那辆奔驰越野车很不错啊。今年才买的?”

    “呵呵。朋友送的。拿来玩儿两天。市里也少用越野车。既然来北京。就开来了。”石局长笑嘻嘻的解释。却是不知道这家伙是在市里不敢开还是真的就是少机会开。

    一般而言。省里导用的车子。都是很低调也符合规矩的。倒是越到下面越不讲究。的级市还好一点。到了县里那才叫肆无忌惮。贫困县的车比的级市的车都要好很多这一点陈太忠非常清楚。

    不过这也不是点。他琢磨的是。车里是会有东西的吧?嗯实在不行。先把他的车偷了。不信这混蛋还有心思去找小紫菱的麻烦。你丫要是再不识趣。也别怪哥们儿送个车祸什么的给你了。

    想到就做。他再捏一个穿墙术眨眼就来到了酒店的停车场。

    -驰越野车总是很少见。所以他在众多车辆中一眼就找到了目标上前一看。果然是外省的牌子。说不将天眼一打开。的后备箱里除了几个小盒子。其他是四个大公文包。里面的百元面额的现金垛的整整齐齐。怕不有二三百万。嗯。还有点美元?

    那这车简直是非偷不可了嘛。陈太忠四下看看。现停车场有几个摄像头。少不一一弄。然后大手一挥直接将车装到须弥戒里走人了。

    他这边一动。石局长的秘书手上车钥匙报警器就响了。秘书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慢慢挪出包间。匆匆下楼去看车。不过他能看到什么那就不用再说了

    不多时。秘书就匆匆奔了回来这次他可不敢再装稳重了。气喘吁吁走到桌边。刚要说话。却石局长瞪他一眼。“稳重点儿。什么事啊?”

    “车。奔驰车。不见了。丢了。”秘书一脸的惊恐。

    “嗯?”饶是石局再沉的住气。也不由的脸色一变。倒是那羡慕他的年轻人听说了。赶摸出了手机。“这儿停车场监控呢。我帮你问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人来?”喝酒遇到这种扫兴儿。大家自然也喝不到心上了。就在大家来到停车场的时候。酒店的大堂也匆匆赶到。“监控都坏了。完了。”

    等几个人检查过监器之后。都没人愿意去看录了。索性是又回到了包间丢一辆车确实很心疼。不过仔细想一想。也就是那么回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总不能站在停车场等警察来吧?

    倒是那年轻人拽住堂不肯善罢甘休。“车存在你们这儿。丢了。而且这监控器坏也太跷了吧?不行。你们的负责赔偿。”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内外勾结呢?大堂也火了。奔驰越野车。一百多万呢。他干这一行时间也不短了。车,脚牙本就是多识广的。所以也知些事情。

    这种车级别的外的车。十有**都是走私车。有些人专门是把车卖了之后。用备用钥匙再将车偷走。当然。在座的这些是不是内勾外连敲诈酒店。倒也是尚未可知。

    “先报警吧。看警方是个什么样的说法。”大堂不卑不亢的回答。解释也是不温不火。“不能只凭着你们一句话。我们就赔一辆车吧?再说了那是免费停车。又没收你们钱。只是方便食客停车。我们没有帮你们看车的义务。蹭挂都不管。何况是丢车?”

    这话其实有点牵强。不过没办法。谁愿意赔奔驰车?只是那年轻人登时不干了。“报警就报警。你以为只有你们认识警察?”

    “石局您看?”秘书冲长使个眼色:车里可是还有名表和现金呢。报警的话。好不好'

    石局长心里这个憋屈。那真就不用提了。犹豫一下终是摇一摇头。“算了。别报警了。也不用他们赔了。标用车。传出去不好听。”

    他是这么说的。可那大堂听在耳朵里。禁不住生出些许鄙夷之心来:哼。标用车就不敢报警。这理由实在是有点牵强吧?

    不是车里有见不光的东西。就是你们想内勾外连的敲诈。他心如此猜测。不过人家既都不打算报了。他也就腹诽两句而已。做为一个合格的大堂。他道控制事态展的必要性。

    当然。他肯定想不到。石局长是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别的时候也就算了。眼下正是要关头。丢了。那就丢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