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小马的两面(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小马的两面

作者:陈风笑
    太忠这警告,对马小雅来说,却是有点兴奋剂的味喝了一瓶酒,她喝了将近一半,已经有点沉醉了当然,只是心沉醉了,她能时刻跟着于总,其中一点就是因为酒量够大,不过刚才喝的,可是811年的木桐啊。

    所以,听到“小心玩火”四个字的时候,她居然将挂档的右手松开,很亲昵地搭在他的肩头,身子也侧了过去,笑吟吟地看着他,眼神也有些迷茫了,“哦,我要是想玩呢?你不是认真的吧?”

    事态展到这一步了,陈太忠当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于是他点点头,“绿灯了……到前面停下,把车交给我开吧,你喝得有点多了。”

    “呵呵,原来你的胆子,不像你说的那么大,”马小雅轻笑一声,听到后面有汽车按喇叭,终于收手回去,麻利地启动汽车,嘴里却是还在调戏他,“说实话,我真的对你有点动心了,这是很久没有的感觉了。”

    &;net,”难得地,陈太忠嘴里居然蹦出了一句英文,一边说,他一边将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笑眯眯地看着她,“我觉得,应该先找个酒吧坐一坐,我这人比较尊重女士,也比较讲情调……”

    现在才八点半,一小紫菱打电话过来呢?这可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哦。

    “哦?”马小雅很意外地看他一,接着又轻笑一声,却是觉得踩着油门的脚,有一些软绵绵地不着力了,“呵呵,烛光和玫瑰……你都准备好了吗?”

    一个半时后……“烛光和玫瑰就没有了,不过我有这个,”某人笑眯眯地摸出一个盒子,“玛丽莲露说了,她只穿这个入睡,喜欢吗?”

    “香奈儿五号?”马小雅是个识货的,见到盒子以后,眼神变得愈地迷离了,这香水不便宜但也不值多少钱,关键是送这个,确实够浪漫,而且,香奈儿五号……是以性暗示闻名遐的。

    “我希望今晚你,也是只穿着它睡觉,可以吗?”陈太忠笑眯眯地,用一种暧昧加柔情的眼光看着她,他玩小资玩得有点上瘾,说话也是文绉的,不过这也没办法,只要是个人,做事就难免有惯性。

    自打他宣布自己喜欢玩调。马小雅就对他柔顺到一塌糊涂。事已至此。那也就无需多言了。于是。他就想带着她去三里屯泡吧。

    可是马小雅反倒不想泡吧。“天天去那儿。腻歪都腻歪死了。而且也太吵。咱们去南宫地茶座坐一坐就行。”

    我记得你在自己地圈子里……还挺矜持来地嘛。陈太忠心里有点微微地纳闷。不过人家都这样要求了。他当然也只有听从地份儿。

    果不其然。两人在茶座落座没有五分钟。正在隔壁餐厅吃饭地南宫毛毛和于总就走过来了。手里还端着酒杯他们地牌局才散场不久。正在补充营养。或晚上还要加班。

    南宫倒还好。就是敬酒来地。于总嘴上可就话多了。“小雅。出去一顿还没喝好啊?正好。过去帮我敬赵长风市长两杯。”

    “于姐。您地好意我心领了。今天是跟太忠喝得高兴。”马小雅轻笑一声。婉拒了于总地要求。“妹子我难得放纵一天。您就不要担心了……是我自己愿意跟他喝地。”

    南宫毛毛东张西望地乱看,似乎是没听到两个女人在说什么,可是左手大拇指已经贴着腰部很隐秘地冲陈太忠竖了起来,还微微地颤抖着:能让马小雅心甘情愿地说出这话,太忠,你牛逼!

    看到他这个动作,一时间,陈太忠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哥们儿这是真的牛逼,不是装逼,南宫都认了。

    可是想要牛逼,还必须……要装逼,他很乐意见到这个反应,这说明马小雅不是个的女人,不过,既然人家只是凭着感觉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当然就不可以让对方失望做为男人,我能!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某人就是在附庸风雅地装逼了,无非就是哄女人嘛,好像谁不会似的,哥们儿以前是不屑哄,可不是不会哄。

    总算在九点半钟的时候,他接到了荆俊伟的电话,兄妹俩居然在黄家混了晚饭,实在也是令人惊讶!

    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看人,骨子里就将人分为了三六九等,荆俊伟本就是荆以远的长孙,别人再一撺掇,黄老倒是挺高兴地让他俩陪着喝了点稀粥若是陈太忠陪着去,十有得不到这待遇,没办法,知道荆大师的人不少,可是能识得罗天上仙的,还真就没有。

    不过荆紫菱心眼倒是不坏,就要睡着了,

    不知道陈太忠在作什么,“下午没让他去,不是臊要不哥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干什么?”

    “你是怕他出去找小姐吧?”做哥哥的很没哥哥的样子,居然调笑自己的妹妹,不过他却是没想到,自己的妹妹还真猜得不离十。

    这电话接罢,那就是自由活动时间了,陈太忠搂着迷迷瞪瞪、体酥骨软的马小雅走上楼去,一关门,两人就漏*点地拥吻在了一起。

    “好大啊……”拥吻之中,男人的手很不老实地伸进对方的胸前,愕然地惊呼。

    “你又不是没看过,”女人白了他一眼,不过说得确切一点,应该是“红”了他一眼,那大大的眼睛除了眼球是黑的,眼白部分都被燃烧成了猩红的颜色。

    “好湿啊……”男人再出了感慨,女人却是扭着身子,不依不饶,“唔……先别摸那儿,再吻我一会儿,我要多享受一阵……”

    马小雅是个不错的床上对,不但能温柔似水也能狂野如觅食的巨蟒,娇小的身子缠起人来,简直有无穷的力量。

    尤为重的是,做为过来人,她不但放得开,而且很懂得自己想要什么,时不时地提出一些自己的要求,比如说“哦,这样挺好……”

    一小时后,雨收云散,又过了一阵之后,的声音响起,“嗯,你挺棒,非常好”他原本不善夸人,不过,这不是装逼上瘾吗?

    “你也挺厉害,”马小雅听得眉开眼笑,娇小的身子懒洋洋地蜷缩在他的臂弯里,“我已经半年没有做这个了……我真的很棒,是吧?”

    是啊,就是不会!陈太心里嘀咕一句,嘴上回答得倒是挺温柔,“是啊,尤其是里面会动,没有人夸过你吗?”

    确实是挺的感觉,一度认为这是名器来的,不过想一想已知的那些,又不太像,是以有此一说,马小雅听了就得意地笑了,“你吃醋了?呵呵,其实,我练瑜伽时间不短了……”

    敢情,他们这帮人闲着也是闲着,每天除了玩就是玩,没什么正经事可做,就有大量的时间来体会各种生活,当然,她练瑜伽的目的,肯定不单是为了取悦男人,锻炼身体才是真的,其他的倒是一些附属收获。

    相较而言,胡芳芳那种为了取悦男人,专门去练“锦鲤吸水”之类的功夫,就落了下乘,不过这也正常,不说混迹的圈子不同,只说出身,人家马小雅好歹也是有个副厅的老爹呢。

    歇了半晌之后,战斗再次打响,很显然,小马同学做为一个食髓知味的少*妇,已经憋了太久了,居然一个人就能扛下陈太忠的进攻,可见人的潜力是巨大的。

    倒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马小雅着身子站起来去外间,“不行,肚子饿了,要找点吃的,嗯,不错,这儿还有开心果和猕猴桃片儿……你要不要来点儿?”

    大半夜的找吃的,你们这些人也太强悍了一点吧?陈太忠颇有一点无语,她的生活跟我遇到的人,还是不一样啊。

    南宫的宾馆,真的是个容易让人堕落的地方,陈某人再次纠结了起来,“我说,下次去你家好不好?我有点儿不习惯这儿,你不是有别墅的吗?”

    “要是有下一次,就去我家,”马小雅抱着几袋零食和饮料走了回来,“不过,咱俩不会有任何结果的,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敢情是这样,陈太忠似乎有点明白了,别看这帮人是厚着脸皮吃关系饭的,其实人家也有各自的底线,像自己跟她这种一夕情缘的交情,人家不想将自己的私密空间展示出来,倒也是正常了。

    看着她将零食放在床头,的身子哧溜钻进被子,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开始撕扯那些包装,眼中居然透出几许满足和幸福之色,他不禁有点暗暗的感叹:在有些时候,人也是一种挺容易满足的动物,不是吗?

    人来了北京,就容易变得慵懒起来,再加上折腾了一晚上,陈太忠居然八点才醒来,马小雅却是睡得极香,听到动静,张开满是血丝的眼睛看他一眼,嘟囔一声,“困死了……再睡一会儿?”

    “你睡吧,我可是有事了,”陈太忠笑着答她一句,心说今天要陪小紫菱去注册公司,还要去看许纯良的妹妹许泠……嗯,得空还得找一找那姓石的麻烦。

    还在第十二,继续要月票,晚上还是两更,最后一个月,上不去不甘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