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七十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七十章

作者:陈风笑
    年轻人如此愤怒,非是无因,苏绣还是明代的这种古玩,真的是太少见了,布帛这东西保存不易,一般的古玩市场很少能见到品相好的明代苏竹。

    他来买荆俊伟的东西,也有那么两三次了,心说我这也算是熟人了,既然放下话要买,你怎么还不得给我留着?

    可是,这道理同样适用于荆俊伟,苏绣好,没错吧?可是这玩意儿没什么人玩儿,虽然字画并不比布帛更容易保管,可是写字画的,都是文人大家,只冲着那名气,就值得玩,至于说刺绣的,那不过就是一帮工人而已。

    正是因为玩的人少,好品相的刺绣活儿就少见,又由于布帛终究不比石头、陶瓷什么的无机物能历尽千万年的风霜,所以越地没人玩了。

    这种东西卖不:去就一文不值,真要卖得出去,那价钱就不会低了,喜欢的不会在意价钱,但是三五十年内你碰不到那喜欢的,不也就压箱子底儿了?

    所以,既是有人要买,荆俊:肯定要卖,当然,他断断不会告诉面前这位,说那幅苏竹你五十万出不起,但我却是开价八十万,七十二万卖掉的卖都卖了,就不用再打击这家伙了吧?

    “哼,领导?我旁边这也是领导,”年轻人里冒着浓烈的酒气,显然,这家伙刚喝过酒,他一指身边的中年人,“我们花钱买东西还得看你的脸色……你让我怎么跟石局长交待?”

    “哼,才是一个局长啊,也是领?”魏老师听得就是轻声嘀咕一句,他站得远,所以也没人注意,倒是陈太忠在他身边,听了一个真又真。

    “老魏,还有副部级别的局,”陈太忠不得不纠正一下他的思维误区,他轻拍一下对方的肩头,低声笑着解释,“你不能认为,局长就是县处或厅级,国家气象局、地震局,那都是副部。”

    “这个我能不道?”魏老师瞥他一点。颇有一点哭笑不得地意思。“问题是这个卜帅。他就不可能认识这种人物。小卜能接触地。也就是个县处了……”

    敢情。魏老师是认识前这个年轻人地。这个叫卜帅地家伙。他爷爷是干革命工作出身。昔年也是北京地中层干部。不过死于文革。现在平反了。但是家道也就此中落。

    卜家再也没出现过什么像样地人物。卜帅地大伯算混得最好地了。也不过是法院地一个法官。还是中院。小卜现在。基本上就是靠北京地人脉在玩。也是一个不务正业地主儿。

    哦。原来是这样啊。陈太忠明白了。这家伙跟管志军一样。其实也是个破落户。眼下做地这点事情。骨子里也是跟南宫毛毛、于总和苏文馨一回事。吃地无非就是关系饭。

    不过。有一点不同地是。真要吃起这关系饭来。这卜帅还不够专业。或。是身上有点小架子放不下来吧。总之。这厮接触地人地档次。还不如南宫毛毛等人。

    荆俊伟是做生意地。自然回答得客客气气。可是这卜帅觉得自己领了领导来。居然就这么被涮了面子。绝对不肯干休。再加上又喝了一点酒。折腾得越地凶了。“荆老板。别把自己当个腕儿。信不信我真砸了你这店?”

    “行了行了,”魏老师见势不妙,也走上去劝说,“卜帅你折腾什么呢,东西已经没了,荆总也解释清楚了不是?总得给荆家留点面子吧?”

    “荆家……不过就是个荆以远,很大吗?”卜帅听到这话越地不忿了,“我卜某人没啥本事,爷爷也是埋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的,别扯那些吓唬人。”

    “喂喂,你说什么呢?”难得的,荆紫菱也被惊醒了,不过她那雷打不动的午睡,对睡眠长度要求不高,长点个把小时,短一点二十分钟也行。

    下面折腾得这么厉害,她肯定就醒了,耳听得有人居然敢对她的爷爷口出不逊,禁不住一时大怒,伸手一推陈太忠,“我说……你就这么看着?”

    “要我打他?”陈太忠听得也是一愣,伸手一指卜帅,眼睛却是惑地望着天才美少女,“他那小身板……吃得住吗?”

    “你的嘴不是很厉害的吗?”荆紫菱有点哭笑不得,她见他远远地站在后面,探头探脑地观望,当然就有点生气,不过却也没要他动粗的意思起码眼下是没有。

    “你说什么?”那个卜帅的精神在亢奋中,耳朵却不是一般地好用,听说有人要揍自己,这火气越地忍不住了,挺着小胸脯就要凑过来,却不防被身边的“石局长”和另一个小年轻拉住了。

    他挣扎两下,只是酒劲儿上头身子骨有点软,又现陈太忠高高大大的,估计动起手来也不是对方的对手,这挣动就越地小了一点。

    “好了,荆老板,多的我也不说了,”石局长缓缓开口,嗓音中带着浑厚的磁性,又不知道带着一点哪儿的口音,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要是价钱的问题,那都好商量,对这幅苏绣,我有必得之心。”

    “抱歉,那东西我确实卖了,”荆俊伟也见不得别人辱及家长他后妈除外,而且他刚才也喝了一点小酒,话就不客气了,“当初连定金都下不起,现在折腾……有意思吗?”

    “小子你欺人太甚,”卜帅又要往前冲,但凡是破落户,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行,不过这次,陈太忠不干了,身子一晃就从人群后面蹿了出来,大手一伸,劈头就住了他的脖领子。

    石局长身边的年轻人来捉他的手,被他抬手打开,同时身子一动,旋风一般地冲到门口,将手里的卜帅轻轻地放下,“小子,敢再进门,我打断你的腿。”

    他这几个动作兔起鹘落,做得干净利落,偏偏不带一丝烟火气,直看得一干人大跌眼镜,那卜帅当然不肯服气,见他转身,就要抬脚再次进门,谁想一时间只觉得两腿沉重无比,根本无法迈步。

    这当然是陈某人玩的小把戏,这里毕竟是京城,天子脚下,这厮的爷爷居然还能在八宝山里

    ,估计也不会差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混个坑和上骨灰墙的区别,反正说怕他肯定不怕,但是既然是在荆俊伟的店子里,他多少还是要替主人考虑一下,所以说不得将他两腿定在了那里。

    然而,别人却是不这么想,大家只当卜帅被陈太忠吓住了,所以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不过这也不奇怪,北京的爷们儿嘴皮子灵光,但是敢上手动粗的,还真不多见。

    石局长看陈太忠一眼,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中却是冰冷无比,“天南口音……身手倒是不错,我说,这么待客有点过了吧?”

    陈太忠哼一声才待作,荆紫菱已经走了过来,“行了太忠哥,就这么着吧,”一边说她一边转头看向那石局长,微微一笑,“我哥说了,东西卖了,你们可以走了。”

    “哦,原来是荆老孙女,”石局长点点头,脸上的微笑也变得和蔼了起来,“好了,既然卖了就算了,不过我大老远赶来,总是有点失望……你们兄妹俩能不能给个面子,晚上一起喝两杯?”

    这说的倒像是句人话,荆伟点点头刚要答应,谁想做妹妹的笑着摇头,“不好意思,石局长,晚上我有饭局了。”

    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隐藏得深的,看这个,天才美少女再拿手不过了,这个人给她的印象极不好,在他的笑容背后,明显地包容着巨大的野心,偏偏是被冷静所压制住了这人应该是非常嚣张的一个人。

    “哦,那改天吧,”石局长何尝看出她的警惕来?他原本也是心思缜密之辈,不过,眼前的少女真的是太动人了,倾国倾城的美艳中,还夹杂些许的青春明媚,他可是没想到,在这家小店里能遇到这么漂亮的女孩。

    尤其是,女孩还是荆以远孙女,这个身份也是很吸引人的,他不想放弃,于是转头看看荆俊伟,笑着摇一摇头,“荆老板,今天失礼了,还麻烦你帮着再收集一下,看看能不能再收集一幅差不多的苏绣,我会常来看看的。”

    看着他带着人和卜帅扬长而去,荆紫菱不屑地撇一撇嘴,“哥,我挺讨厌这家伙的眼神。”

    “不用理他,十有进京跑官的,”荆俊伟十八岁就进京独立打拼,做的又是古玩生意,接触的权贵并不少,眼皮子驳杂无比,“而且,很可能是政法系统的。”

    “外地的局长啊,”魏老师一听这话,笑着摇摇头,他虽然是北漂,但是在京城住得久了,倒也不怎么把外地的官儿放在眼里,“怎么这么气粗?”

    “在自己的地盘上养出的脾气,”荆俊伟也笑着摇摇头,他并不怎么在意对方,在他看来,这么一个局长能带给他的困惑,甚至还不如那个卜帅更多一些,“咱们上楼说话吧。”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引见

    事实上,荆俊伟的心里对那个石局长相当地不感冒,此人不但善于隐忍,说话不温不火,更是能拉下脸皮来,说什么“回头再来”的话。

    跑官的人荆总也很是见过一些,深深知道里面可是什么人都有,以他对人心的了解,他甚至非常怀疑,这个石局长接近紫菱都未必是想自己得亲芳泽,更可能还存了拱手送人的心思比这更污秽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听说过。

    不过,他终究是做哥哥的,这些话实在不方便说,总算是自己的妹子也聪明无比,撇开荆家的身份不谈,现在跟黄家关系也不错,深得黄老和黄汉祥的喜爱,真要遇到什么事情,打出黄家这块牌子,倒也肯定好用。

    其实,这点可能,陈太忠也想到了,只是他也不合适说,不过陈某人已经将神识丢在那三个人身上了,想打小紫菱的主意?哼,等哥们儿得空了,慢慢地收拾你们。

    又聊了一阵之后,黄汉祥居然打来了电话,“小陈,老爷子听说紫菱来了,想见见她,不过……你就不用来了。”

    “我就不用来了?”陈太忠放下电话,呲牙咧嘴地嘀咕一句,“紫菱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电话打到我手机上,居然不让我去。”

    “哏儿,”荆紫菱高兴得咯咯笑了起来,好半天才止住笑声,“那还不是正常?看到你,万一让黄老想起夏言冰,气出个毛病可怎么办?”

    啧,也是哦,陈太忠悻悻地咳嗽一声,站起身来,“那我出去转转去,荆总你陪紫菱一起去吧?”

    不用他吩咐,荆俊伟也要跟着去的,京城难混像刚才那卜帅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所以多结识点能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回到宾馆,陈太忠还是有点愤愤不平,听说南宫毛毛他们又在打麻将,索性去那儿旁观,打牌的人里,他只认识一个于总一个苏文馨,另两个一个也是北京人,但是一脸领导模样的那位,肯定就是个外地人了。

    南宫老总倒是一如既往地站在一边,东看看西看看,倒是让人有点想不通:这家伙到底是喜欢打麻将呢,还是喜欢看打麻将?

    “要过年了啊,”陈太忠走到南宫毛毛旁边,轻声笑着,坐在于总身边的马小雅见他进来,眼珠就是一亮,听到他在嘀咕,也站起身听他俩在说什么。

    “呵呵,”南宫老总听得就笑,他当然知道小陈说的“要过年”,就是指进京活动的人多,他们最近的收入要大增了,说不得笑着推他一把,“太忠不上去玩一玩?”

    “不玩了,没意思,”又不是有事要求人,陈太忠眼里当然就没有这种小麻将,他摇一摇头,顺便还问一句,“听说过卜帅这个人没有?”

    “没有,”这次,不但是南宫摇头,连马小雅也跟着一起摇头,“怎么,你找这个人要做什么?”

    “没事,就是随便问一问,”陈太忠笑着摇头,一边说一边摸出嗡嗡震动的手机,一看来电话的居然是许纯良。

    许纯良去凤凰视察工地,顺便来找他玩儿,谁想一打听才知道陈太忠进京了,“既然去北京了,有空去看看我妹妹,看她缺什么就帮着买点,到时候

    算我的。

    ”

    “你妹妹还不就是我妹妹?”陈太忠笑着回他一句,“还用得着‘都是你的’?这话真是多余。”

    许纯良的电话挂了没多久,韦明河的电话又过来了,敢情他从许纯良那儿得知陈太忠来了,要找他坐一坐,陈太忠笑着摇头,“今天晚上不行了,约了科技部的人吃饭。”

    “科技部?”正在打牌的那位领导也听到了,抬头看他一眼,继续低头打牌,看得出来,领导的心思根本不在牌桌上,送钱来的,谁还会在乎这点儿?

    不过显然,这领导估计把他也当作吃关系饭的人了,不过,陈太忠也不可能去解释不是?

    倒是马小雅听眼睛一亮,悄悄一拽他,走到一边低声问了,“约了科技部的谁?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就是个处长而已,”陈太忠声在她耳边嘀咕,看着她圆润的耳珠,禁不住想起了上次她帮忙拍“动作片”时的敬业精神,那时的小马可也是浑身着跑来跑去的,若不是伊丽莎白极力反对,当时他也就一锅炒了她了。

    想到这个,他禁不住就有点心猿意了,偏偏地马小雅还挺认真地继续问,“什么样的处长,叫什么名字?”

    “综合处的,张峰,”陈太忠脑一热,也就没怎么隐瞒,“怎么,这么小小的一个处长,你也放在眼里?”

    “这可是实权处长呢,”马小笑着白他一眼,抬手抱着他的胳膊一阵乱晃,“不知道了吧?小事情还就是找这种人,最好用了,太忠帮我引见一下吧?”

    陈太忠本来有点想法了,感觉到大臂外侧被两团坚挺顶着,还晃来晃去的,一时心软就想答应了,谁想苏文馨抬起头来看她一眼,一脸暧昧的笑容,“小马,难得见你这么热情啊。”

    我没搭理你妹妹苏馨,你也不用这样吧?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越地坚定了帮马小雅的决心,用极低的声音问一句,“怎么,想单飞了?”

    “不是,我也得有点自己的资源啊,”马小雅笑着摇头,“于姐看不上这些资源,可是我需要,不信你等一等问于姐,她肯定不去。”

    “啧,这样吧,回头介绍几个衙内给你认识算了,”既然是帮人,索性帮到底了,陈太忠记得,这小马其实也算个不顺的,“刚才推的那个饭局就是了,不过能不能搭上人家,那就看你的本事。”

    韦明河……也未必会喜欢小嫂子的吧?万一人家有处*女情结呢?

    “不要那些,”马小雅的脸色微微一整,摇一摇头,这倒不是说什么“傍老不傍小”的说法,实际上人家手指头随便漏漏,也够她打拼好一阵了,京城的衙内不比地方,眼界高了,手脚还是比较大的。

    她是对这些事有固定的看法,而且也不怕告诉陈太忠,“各人有各人的圈子,我既然跟着于姐,那贸然进去就犯忌讳,我的心思也没那么大……还不如老实地结识几个处长。”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认识个衙内不如认识个处长?不过,他仔细琢磨一下,觉得她说的还真有道理,看起来混哪一行的都有规矩。

    麻将打到五点半,见他们还是没有收手的意思,陈太忠也不想等了,联系一下张峰,确定张处长晚上确实有空,于是跟南宫毛毛告辞,转头看一眼于总,“于总,跟你借马小雅用一用,行不行?”

    “小马念叨过你好几回呢,”于总不动声色地回答,顺手打一张牌出去,“东风……小陈,不许随便欺负她啊,要不我可不答应……九万慢着,碰了!”

    马小雅自己有车,是一辆不太新的马自达,陈太忠正好从房间里抱了三瓶洋酒出来,还有两盒雪茄,“嗯,省得用我的标致车了。”

    维系关系,这些该有的投资就不能少,陈某人是毛驴脾气不假,但是既然张峰现在对他很和善了,他当然就要表示一下。

    这次去的饭店,就不是科技部的定点饭店了,张处长已经认为陈太忠是自己的资源了,当然要换个地方,也省得引起物议。

    不过,张峰死活不收礼物,到最后才勉强收了一瓶酒和两盒雪茄,剩下的两瓶酒,喝一瓶马小雅拿一瓶,倒也是分赃完毕。

    对陈太忠引见马小雅,张处长表示出了适度的欢迎,在部委的混的,心思都机灵着呢,尤其是当陈某人表示,小马原本是主持人时,张峰的客气之中,很明显地包含了一种距离感。

    还好,他也很清楚地表示了,“太忠你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事情,那都好商量。”

    “不违反原则”这话,弹性是相当大的,但是看他的表情听他的语气,应该是没有别的意思。

    这个家伙,心里怎么就没一点“主播情结”之类的?陈太忠有些微微的奇怪,不过,在回宾馆的路上,马小雅倒是挺开心的,“嗯,这人不错,而且很谨慎,不过太忠,他跟你的关系,还有待加强啊。”

    听到“谨慎”二字的评价,陈太忠登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在中视做过主持人,实在是有点碍眼,天子脚下做官,讲究确实多。

    想明白这个问题,那就要回答她下一个问了,“呵呵,我俩的关系才建立不久,所以他不太可能跟我去酒吧,不过……这人很识大体的,你放心好了。”

    “我怎么听着,你好像很着急把我送给别人似的?”马小雅在红灯前停下车,侧头看看他,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脸上似笑非笑,“我就那么不招你待见?”

    “别刺激我啊,小心玩火,”陈太忠笑眯眯地瞥她一眼,心说哥们儿没有送别人女人的爱好,不过,这次是跟着小紫菱来北京的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