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七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七章

作者:陈风笑
    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明白人很多

    当然,祖宝玉是不会让沈逸平把人喊过来的,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实在没有必要计较,说得更那啥一点,市长也是一个小学校长能随便见的?

    总之,既然沈逸平态度端正,祖市长就不为己甚了,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坐在那里看着沈主任打了电话吩咐杏花小学者//

    教委主任亲自打电话,杏花小学的反应,那也是可想而知的,校长当下就拍板表示,那个学生马上调整,顺便还问了一句——这个老师不用调整吧?

    面对沈主任的请示,祖市长摇头淡淡地话,“调整什么的,没必要,我也不想干涉教委内部的事情,嗯……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嘛。”

    看着祖市长和陈主任扬长而去,沈主任琢磨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不过他倒是反应过来另一件事,“祖市长,这马上就中午了,吃了工作餐再走吧。”

    结果,等他追出去的时候,祖市长根本连头都没回,他紧追两步,却不防祖市长扭头一眼瞪来,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雷蕾的侄子在杏花小学从此没人招惹——杏花小学的校长也是个明白人,要不然也不会为沈主任的外孙专门调整班主任了。

    至于三班的老师,她也有点背景,没有被调整,但是批评那是难免的了,人家祖市长都找上门了,不批评你批评谁?

    陈太忠也想不通祖宝玉是怎么回事,结果出了教委之后,祖市长才笑嘻嘻地问了,“太忠,听说你跟高胜利关系不错,帮着引见一下?”

    这个时候。他提出这个要求。让人根本无法拒绝。一个堂堂地市长。为小陈你朋友地孩子调班亲自出马跑前跑后。现在要求你帮着引见一个朋友。怎么。很难吗?

    敢情这家伙在这儿等着我啊。陈太忠总算明白了。不过下一刻。他又疑惑了起来。祖宝玉要结识高胜利。是想从交通厅找点食儿呢。还是知道了高胜利现在地行情?

    这家伙是有自己地消息渠道地!下一刻。陈太忠反应过来了。于是笑着点点头。“成啊。不过最近高厅忙通张高地事儿呢。还有几条一级路……等过一阵成不成?”

    “太忠。你这可是不仗义了。”祖宝玉看着他就笑。边笑还边摇头。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刚偷了鸡地老狐狸。“我还就想这两天见他。怎么。不行?”

    “祖市长你这……挺厉害。”陈太忠笑嘻嘻地伸出个大拇哥来。“消息真地灵通。6海那边传来地话?”

    “以后你再这么试探我。我可真要生气了啊。”祖宝玉瞪他一眼。“现在找他是差一点。过一阵找他可就差多了……你就阴我吧。快打电话啊。”

    这话听起来像是抱怨,可是祖市长心里却也是不无惊讶,小陈这家伙,消息还真的不是一般地灵通,看起来还真能当了蒙艺半个家。

    事实上,他原本就是因为陈太忠在蒙艺见面的举荐,才得已逃离林业厅那个尴尬地方,不过那事情地本质是交换,所以,他虽然知道小陈对蒙老大有影响力,但是这影响力到底有多大,却也实在不好说。

    可是眼下陈太忠表现出的消息能力,却是由不得他不刮目相看,祖市长知道小陈跟高胜利惯熟,今天本也没存了试探的心思,谁想小陈居然连这么敏感的消息都知道。

    陈太忠在赞叹他消息灵通,他又何尝不被对方地能力所震惊?

    两人一边隐晦地说着,一边就选好了地方,祖市长的司机和秘书默默无声地听着两人白活,不过显然,只要是有心人,就能听出一些眉目来。

    走进包间之后,陈太忠给高胜利打个电话,(一路看小说网,手机.)高厅长一听说是小陈和祖宝玉请他吃饭,立马就明白了,这是小陈给自己引见人呢。

    高厅长和祖市长没交情,只是,既然是小陈出马引见,就是仇家也得见不是?只是厅里今天接待一个省里地检查组,级别虽然不高,但高厅长怎么也得应付两下,所以他只能建议一下,“太忠,要不等晚上坐一坐?”

    “那就晚上吧,”祖市长倒是好说话,事实上,人家高厅长现在的级别就比他高,更别说来年人大会之后了,“正好咱俩小坐一下。”

    事已至此,他不在教委吃饭的理由就很简单了,无非是想跟陈太忠近距离接触一下,有个沈主任在一边,甚至还有可能有其他人在,怎么能畅所欲言?

    好在,陈太忠也想跟祖市长坐一坐,他是挺好奇,怎么祖宝玉居然也能有这么灵通的消息,而且,祖市长要见高厅长,又有什么目的。

    门一关,只剩下俩人的时候,祖宝玉和陈太忠说话就没啥忌惮了,对小陈地提问,祖市长只能报之以苦笑,“蒙老板不怎么待见我,我怎么也得结识点别的人不是?”

    要说他现在在天南地位置和影响力,还真有一点尴尬,出了林业厅那伤心之地,融入了主流社会,这是值得高兴的,但是他在市里分管地口很是一般,尤其重要的是,他身后没人。

    身后没人那就得找人投靠,可是有资格接纳他地人,基本上也知道他凭什么能坐到那个位置,天南省是不小,不过,还没有人脑袋热到去挖蒙书记的墙角。

    事实上官场没有笨人,很有那么几个人,已经猜到蒙艺为什么会调整祖宝玉了,所以并不怎么看好祖市长的后续展,现在的素波,没人去招惹祖宝玉,但是也没什么人搭理他。

    祖宝玉是被双规过的主儿,又好不容易脱离了那该死地地方,按说眼下地处境他也是应该满足的了,但人本就是不知足的动物,他就算短期内不考虑上进,可也想着适当地改善一下自己的处境,这不是拉帮结派,而是不想生存得太孤立——那意味着此人可欺。

    所以,天南省近期的争斗,他是高度关注的,四个人中他最期待的是要空降的那位,而且门路都找好了,谁想夏言冰横空杀出,将形势搅做

    祖市长虽然没有资格下这盘棋,但是在高层确实有他自己的消息渠道,又由于他的圈子跟天南没什么交集,有些话倒也能随便说说,所以能第一时间得到高胜利出位地消息。

    高胜利也是祖市长愿意结交的,两人都是有点背景,又都不得不靠在蒙系的外围,应该很有共同语言才是。

    有了这样的算计,他当然要跟高胜利来往一下,事实上他虽然级别差着高胜利一筹——将来是两筹,但是他身后地背景又远强于对方,彼此交往也能相互呼应和关照。

    “高厅这次也是九死一生啊,”陈太忠知道他已经有了确切消息,当然也想再遮遮掩掩了,不无遗憾地感慨一下,“先是有上面空降,又有人横着出来搅局,没想到……呵呵,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可见‘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该是谁地就是谁的。”

    “夏言冰太不讲规矩了,”出奇的是,陈太忠不肯指出人名,祖宝玉却是不怕,当然,这不是说祖市长不懂得含蓄,关键是他现在的人脉赶不上小陈,气势上也差得很多,官场不是部队,不能说副厅就一定压着副处的,他想交好对方,自然要表现出诚意来。

    其实那四个人里,他最不愿意来往的确实是夏言冰,不但因为那家伙不讲规矩,而且,黄老活着能挺那厮,再过几年黄老一走,姓夏地也是个铁铁地被边缘化的家伙。

    “可是他等不得了,”陈太忠笑着摇头,眼中却是一片冰冷之色,“心乱了,那就要胡来了,他也不怕撑破肚?”

    祖宝玉当然知道这“等不得”是指黄老地岁数太大了,闻言也是苦笑一声,“不过他这么一折腾,蒙老板很头疼啊。”

    “岂止是头疼?”陈太忠想像昨天蒙艺的态度,一时感触颇深,摇一摇头,“宝玉市长,我跟黄家打过交道,那根本不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地问题。”

    既然人家祖市长一直在明明白白地说话,他也不好再遮掩什么,要不然那也不是朋友之道,眼下他是正在势头上,但人家好歹也是个副市长不是?

    祖宝玉却是又被这话吓了一跳,他说那些,在交心之余也不无试探之意,谁想小陈不但能确定蒙老大很头疼,而且跟黄家还有相当的交情。

    “那你得提醒一下老板,让他小心了,”祖市长热心地提出了建议,“海角省以前地葛书记,也是没听老人们的指派,一年以后就被调整走了,前车之鉴啊。”

    “谁不怕秋后算账呢?”陈太忠苦笑,他不太明白那葛书记是个什么来历,不过这话的味道可是明摆着的,省委书记被调整,那得是多大动静啊,“所以老夏这家伙,啧,太不厚道了……宝玉市长,你什么好的建议吗?”

    “无妄之灾啊,”祖宝玉长叹一声,说出了蒙艺最近一直在念叨的一个成语。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不称职的说客

    晚上祖宝玉和高胜利的见面,也挺和谐的,有陈太忠在场,这级别的差距也就不用再提了,只当是朋友聊天一般,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所谓交情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积攒起来的,这两位都是在官场里浸淫了大半辈子的主儿,行事当然不会那么急吼吼的。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林业厅,祖宝玉似有意似无意地笑着说了一句,“也亏得是太忠帮忙,要是现在还在厅里,没准就要跟着倒霉了,今年这洪水也太大了一点。”

    “呵呵,”高厅长随意地笑笑,假装听不出来祖市长的暗示,高云风跟陈太忠走得近,所以他也多少听闻了一点这家伙上位的缘故,“厅里还没厅长啊,不过现在林业厅地厅长,当起来就没啥意思了。

    ”

    洪水一过,留给人们地是深深的反思,所以现在主流的声音是造林,而不是伐木,林业厅以前是赚钱的厅局,下一步大概也是要吃财政了。

    当然,相较别的厅局,林业厅依旧还算过得去,但是只吃拨款的话,那就已经大不如前了,不只是经费少了,关键是领导们口袋里的进账也少了。

    高厅长毫不犹豫地指出了这一点,也是没把祖市长当外人看的意思,不过他的意思不仅仅于此,而是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你消息灵通,关于林业厅的厅长,有什么说道没有?”

    “哈哈,我哪儿会知道这个?”陈太忠笑一声,却是现高胜利眼中有点说不出地东西,脑瓜一转就明白了,是问我严自励的出路吗?

    “我可不敢替沙老板做主,”他只当没听出来意思了,“要是宝玉市长分管的话,没准我还能帮着打听一下,呵呵。”

    “林业厅里就没好人,”祖宝玉说起自己出身的地方,就是一肚子地火,也不加以掩饰,“里面乱七八糟的,一锅粥。”

    “哪儿都有那种无风不起浪地人,”高胜利笑着摇头,看似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我们厅里还不是一样,有个处长也是,先坑了提拔他的那老书记,现在又四处说我的小话,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那个事情是李毅光干的?”陈太忠反应过来这话所指了,高云风就匿名信的事情托过他的。

    “不是他还能是谁?”高胜利笑着摇一摇头,眼中满是不屑,“小人就是小人,也就能玩一点见不得人地下作手段,我现在算是能了解老那的心情了。”

    “个把小人,肯定挡不住高厅地正气,”祖宝玉笑嘻嘻地接口,意思说有小人为难你,你还不是又进步了?“不像我,好悬没扛过去。”

    “宝玉你也是有后劲儿的呢,”高厅长笑着答他,“咱们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我看你也一样,是要苦尽甘来了。”

    “也一样”三个字,将他地矛盾心情诠释得淋漓尽致,高胜利不想得意忘形,但是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尽管清楚对方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地行情了,但是他禁不住还是要晦涩地卖弄一下……

    陈太忠的北京之行,耽搁了一天,知道他要去北京,

    也要跟着去,却是已经没有那天的机票了。

    陈某人当然巴不得她也去,黄老挺喜欢她的,实在不行,也能让她帮忙说说情,虽然这个……她能起到的效果恐怕不大。

    到了北京,陈太忠一联系黄汉祥,敢情倒好,黄总正在他的别墅里呢,于是他携着天才美少女就上门了,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

    黄汉祥正同几个跟他年纪相仿的人坐在二楼的大客厅打扑克,玩的是两副牌的升级,见他上来了,点点头,“你俩随便坐,想吃什么自己拿,等我一会儿。”

    这一等就是一个来小时,直到黄汉祥和他的搭子追了对方一圈,这才算完,看得出来他挺喜欢玩这个,输赢倒是不大,追了一圈也不过就是十五个。

    “见者有份,”黄汉祥甩给站在身后的陈太忠一沓,又甩给荆紫菱一杳,想了想又多给她一沓,“我看你比看小陈顺眼。”

    其他人就闹哄哄地告辞了,不多时房间里就剩下了那个开门的年轻人(一路看说网,手机.),倒是有人在走的时候问了,“这是谁家孩子啊?”得到的回答却是“我的两个小老乡”。

    陈太忠估计那个年轻人就是黄老板的使唤人儿了,倒也不见外,“黄总您这么喜欢这儿啊?回头我跟朋友把房产证拿过来,送您得了。”

    “我也不喜欢啊,不过就是隐蔽一点,这房子过了年就还你,”黄汉祥是爱凑热闹的性子,嫌人老找自己太麻烦,可是真到了这里,又耐不住寂寞喊了人来玩儿,“现在得躲在这儿,把元旦和年关熬过去……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呵呵,等没人找了,您估计又得郁闷了,”陈太忠很随意地答他一句,端起茶杯轻啜起来,“唔……茶不错。”

    “你们这会儿来北京做什么?”黄汉祥问了,却是没等他回答就站起身来,“我去趟卫生间,光顾着打牌了……憋得太久了。”

    “这个黄伯伯,性情中人啊,”荆紫菱将嘴巴凑到陈太忠耳边轻笑着。

    等黄汉祥出来之后,话题就变了,“小陈你挺能折腾的嘛,居然跟电业局对着干,你知道不知道老夏跟我什么关系?老爷子也很待见他呢。

    ”

    “他欺负我,我也能任他欺负吧?”陈太忠早准备好了说辞,“黄伯伯您也知道,我这人就是这臭脾气,受不得气。”

    黄汉祥笑着点一点头,他第一次见这小家伙地时候,还被训了呢,不过下一刻,他脸上地笑容变得诡异了起来,“小陈,听说你跟蒙艺关系不错?”

    “尚阿姨是我干妈,”这次是荆紫菱接话了,天才美少女的反应真是一等一的,她知道自己的责任是敲边鼓,“就是蒙书记的爱人。”

    “哦,”黄汉祥点点头,看一眼荆紫菱,事实上,他并不认为陈太忠对付夏言冰,是得了蒙艺的授意——姓蒙的有意纵容倒是很有可能,“小陈得罪我朋友了,跟你干妈说一说,把那个人提一提吧。”

    看他说话这么直爽,陈太忠一时有点头疼了,我以前一直觉得弯弯绕地说话挺让人难受的,谁想直来直去地说话,更让人头大呢?

    其实,这是人家有直接说话的底气,换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话,早就被陈某人地难听话顶回去了。

    “我可不敢干涉大人的事儿,”荆紫菱笑着摇头,“这次来北京,想在这儿办个公司,黄伯伯有什么朋友能介绍给我的吗?”

    “找阴京华吧,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帮你,”黄汉祥回答得挺干脆地,下一刻转头看一看陈太忠,“小陈,现在天南那边的情况,老爷子很不舒坦,你明白我地意思吧?”

    敢情,陈太忠想着是帮蒙艺说情来的,可是黄汉祥却是认为,他可以通过小陈,侧面表达他老爹的不满,当然就要抓住这个机会——夏言冰现在的形势太不妙了。

    “啧……”陈太忠这个郁闷,那就不要提了,看来自己是无法完成这个关说的任务了,不过这也实在没办法,人家不管论年龄、背景还是家世,都大出他很多,掌握话语权那是很正常的。

    可惜啊,官场上不能比仙术,他犹豫半天,才苦笑着回答,“您觉得我一个副处,能跟蒙书记说上这种话吗?”

    黄汉祥嘿然不语。

    总算是陈太忠记得自己此来关说是次要地,维系好跟黄家的关系是主要地—只要关系维系好了,没准时机到了就能帮一两句腔。

    于是,三个人又说起了别的,不过黄汉祥地忙碌,过了陈太忠的想像,虽然他只开了一部手机,还是忙个不停,到最后老黄很不厚道地站起身,“唉,又得出去应酬了,欢迎你们改天来玩儿。”

    “看来事情不好办啊,”走在大街上,荆紫菱低声嘀咕,“要不,用用你说地老中医的法子?”

    “那也得有人有病不是?”陈太忠瞪她一眼,现她小脸冻得红扑扑的,也不好意思说重了,“唉,心情不好……你原谅一下,嗯,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你不会先想办法让他们生病?”荆紫菱这脑瓜真不是盖的,不过下一刻她就后悔了,“呀,黄爷爷和黄二伯对我都不错呢,我不该这么说。”

    “你是不该这么说,而且我也没那个能力,”陈太忠很严肃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开始嘀咕,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法子?

    算了,还是看一看再说吧,下一刻他终于拿定了主意,事实上,他还是很期待旁观一下这种级别的争斗,而且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蒙老大还有牌没出完。

    倒是黄老一家,没什么牌可打了——当然,也可以说人家手里的牌太大,等有合适的机会了,直接伸手就完了。

    “你好像忘了催一催临铝范董的事儿了,”荆紫菱的思维,显然也是跳跃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