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谁的资料(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谁的资料

作者:陈风笑
    然。蒙艺已经知道。跟陈太忠使用手段绕弯子说思不大。也就不跟他见外了。一见面就点出了题目。

    当然。这并不是他要说的重点。蒙老板就算再赏识陈太忠。再愿意无无束的跟他谈话。也不会浅薄到种的步。陈太忠可不知道蒙|记还有别的心思。一听这话。就明白了省委书记是不打算跟自己绕圈子了。这个态度可是一般人享受不到的。

    这个情他领。于笑嘻嘻点点头。“谢谢蒙书记关心。不过。高胜利他自己不知道吗?还需要我再跟他说一遍?”“你以为他的消息比我还灵通

    ”蒙艺看他一。眼里除了不屑之外。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你要愿意说。你说。你要不愿意说。|告诉他。时间的话。可以来找我汇报工作。”

    推高胜利上位。艺是用了力的。虽然先是空降的那位受阻。后又有人因为不待见夏言冰而支持高胜利。蒙老板在这个上面用力不多。可用力了就是用力了。尤其是他又顶住了章尧东这边的压力。这个人情。不信高胜利敢不领。

    “我先说。然,再让高厅长找您汇报工作。”陈太忠笑着答他。心说这么说话才痛快嘛不过下一刻他又有点纠结了。哥们儿来官场混就是来学精髓的。现在似乎。有点反其道而行之的感觉吖。

    “你倒是两边都不误。”蒙艺笑骂他一句。倒是让跟进来的蒙勤勤眼有点直。老爹今天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喜事了?

    接下来。陈太忠没接口。蒙艺也没说话两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好半天之后。蒙书记才哼一声我说小陈。我这么给你面子。你不意思意思?”

    一边说着。堂堂的省委书记一伸出右手。中指和拇指搓动两下。那意思很明白我要好:。

    陈太忠被他这近赖的动作逗乐了。伸手挠一挠头您都是省委书记了。要什么的不到啊。就别为难我这小兵了吧?”

    事实上。他当然楚这是蒙艺属意高胜利。要然凭他一个小小的副处。能做了省委|记的主?那才叫怪呢你自己想选他。为什么跟我要好处?

    “我不为难你。可是。小心别人为难你。”蒙艺起茶杯。轻一口。漫不经心的接着他的话说不管是你帮我也好。帮高胜利也好。反正夏言冰十有是恨上你了。有时间转一转吧。说实话。夏言冰这次是太过分了。除了黄老谁都不可能答应他。”

    “我倒是不怕他”陈太忠哼一声。心说估计没准蒙老板你要点排头你这要我意思的。不会是到老跟前帮你说好话吧?事实上。他能猜到这一点真的很正常。蒙艺已经做出了足够的暗示。他再猜不出来点眉目。那就是智商问题了。

    可是话说到这里。陈太忠死活是没办法再说下去了。面子是别人给的。却是自己丢的。老这么客气的自己。他又怎么能如此不知自爱?

    不过。他脑瓜倒是不慢。看着蒙看着自己不做。似乎在等待下文。马上就想到了碧

    省的事情。反正唐亦萱也让他跟蒙艺说来的。“冰也该知足了。看一看阳光市的辜正红。现在都被双规了呢。”

    “阳光市的辜正红?”蒙艺听的就是一愣。皱着眉头愣了半天。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是那个市委书记。跟郭。想当副省长的那个。是不是?他已|双规了?”

    “是啊。被双规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听说中纪委要督办呢。夏言冰这算是命不错的了。要我*。还是蒙了。”

    你懂个什么?蒙艺白他一眼。实有点哭笑不的。我倒是想不厚道。想双规夏言冰呢。题是。我敢吗?你以为我是你。屁事不懂?

    不过。生在碧空的事情。他还真道一点。他这边力扛黄老。扛很辛苦。在京城自己的小圈子里就难免抱怨一下这真的是无妄之灾。遇到这种事。

    是的。蒙老大一直为。这是祸从天降。因为照组织原则也好。官场规矩也罢。各个圈子是有认定的潜则的。他放高胜利上来是尊重规则。有人要空降力压高利他坐视。那也是尊重规则。

    可是他要是放夏言上来。不止要遭受别人的。就算在自己的圈子里。也抬不起头来至于他跟夏冰昔年的纠葛。那反倒是小事了。

    但是非常遗憾。黄就是要挺夏言冰。所以对蒙艺来说。这真的太凄惨了。难道人老了。都要变的糊涂起来吗?

    抱怨。自有人安慰他。“你这算不错的了。都是副空省那边。省长和省委书记都掐的一塌糊涂了。劳省长下一步要危险了。”

    碧空的省委书记不是本的人。劳省长却是半个本的人。一直是比较强势的。不过现在。他后面的人已经了。老劳跟蒙艺的圈子有点渊源。目下正没命的递秋。也逐渐的被接纳了。算是半个圈内人。

    省委书记是想提碧空省省城的市长。不过劳省长是坚决的不同意。反正这两人自打在一起。班子就没和谐过。书记嫌省长根深蒂固有些掣肘。省长却是在嘀咕你不明白碧空省的本的行情。瞎指挥什么政府事务就是政府事务。哪你党委的人乱伸手的?

    阳光市的辜书记。于另一方势力。只是从根源上讲。稍微偏劳省长一点。偏偏的。辜书记的呼声是最高的。结果。省委书记不满意了。直接将此人算进了劳省长的阵营。反正是一句话。碧空省那里也是空出了副省来。形势却是比天南紧张多了。说这话的人。用意无非是排解一下蒙艺的。不过蒙书记倒是记了一个不离十。不过。蒙艺听到太忠这话之后。是哭笑不的。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小陈。怎么知道这回事的?”

    这厮不要搅进这一趟浑水里了吧?就算你再能折腾。可是这盘棋比天南的还大。你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陈太忠听到这问题。少不又要解一下。甚至连黄占城被自杀的事情都说了一下。总算还好。他没穿黄占城的骗子身份。只说是在北京见过一面。聊还投机。想邀请对方来凤凰投资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不是?

    蒙艺听了之后。久久没有话。到后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轻哼一声。“好奇心太强不好事。好了太忠。这件事你不要再跟别人说了。这个资料。就不要储备了。”

    破天荒的。蒙老居然管这厮“太忠”了。不过这里面原因挺多。不光是因为他比较看好这家伙。也不仅是因为劳省长跟他有点小交情。而是这件事里。似乎有文章可以做?

    由于想的过于入。他都没嘲笑陈太忠“储备资料”的想法按说。陈太忠的想法没有有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比丢出去要强。在官场上有意识的收集一,无关的信息。也是对自己的前途负责。那无关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会成为进攻利器或护身符。

    然而。小陈瞄的目标不但是外省的。而且级别也过于悬殊了一点。这种级别的资料。陈太忠而言。也不过就是能在日常生活加点八卦的乐趣而已。而且由于有人挂了。还不能乱说。不过。小陈用不上个信息。我倒是用上。蒙毫不犹豫的将此事归到自己的资料库中。于是开始琢磨碧空省的形势。

    其实做为天南省的书记。琢磨外省的形势。还是跟他不太搭界的那种省份。多少给人一点不务正业的感觉。本省的事情就够他头大了。不过现在不是黄老那边的压力太大。他需要破局吗?可能借用到的外力。那就打一打主意了。

    琢磨了一阵。他隐约觉的有点头绪了。冷不丁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却是陈太忠见他沉思半都不说话。憋不住问了。“蒙书记。你看夏言冰这个事。我该怎么说一说呢?”

    “怎么说都没用。”艺沉着脸摇摇头。答完之后。才想起来我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还是在这小子面前太放松的缘故。

    不过。既然话已经了。他倒也无所谓多讲两句。略略沉吟一下之后。“有人心里有了疙瘩。并不是马上就爆。好歹也是副处了。这一点你明白?”

    事实上。他并不担心黄老马上找他的后账。但是人在官场怎么可能不犯错误?是的。谁都不想被人惦记上。更何况是这么大块头的主儿?

    “我觉。他心胸还可以吧?陈太忠小声嘀一句。不算反驳。只是纯粹的好奇。

    “你知道什么?”蒙艺不屑的哼一句。“老小小孩。说的就是有的人老了。就不讲理了。我这不是随口说的。而是有很多例子在面前摆着的。看他会不管不顾的推荐夏冰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的顿一下。若有所思的苦笑。“老前辈们没点执着精神。这新中|。建的起来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