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石仓言(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石仓言

作者:陈风笑
    老黄被抓了,那也是罪有应得,”陈太忠听完因果情地摇摇头,“我承认我欠他这个人情,不过……一级路上一公里多的桥,你知道要多花多少钱吗?”

    “我承认是他做得不对,”刘丽泪眼汪汪地看着他,“可是当时黄总说了,去酒店里抓他的人,未必是那个市委书记的人,更可能是省纪检委安排的。”

    “切,那也正常,”陈太忠不在意地哼一声,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嗯?这个市委书记的人,跟省纪检委的人是一道的?”

    他觉得哪儿有什么不对劲。

    “是啊,那个辜书记的人里有省纪检委的人,省纪检委的人里,肯定也有辜书记的人,”刘丽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占城跟我说了,这次他被自杀的可能性……很大。

    ”

    啧,果然是这样,陈太忠有点明白了,想来这个辜书记,是跟人争副省的时候出了问题,现在是有人想保他,也有人想害他。

    这个时候,黄占城的口供就很关键了,害人的人,希望骗子黄单方面提出不利于辜书记的证据,当然,这证据是越夸张越好。

    比如说:辜书记得了施工单位的好处,又先指派人买好了地,最后授意黄占城这个江湖骗子,做为风水大师来指点一下是的,姓辜的早有算计,不过是假装被蒙蔽,想逃避制裁。

    至于员该不该相信风水,这样搞封建迷信,是不是违背了党员该有地觉悟,这倒都是小事了,在这种级别的斗争中,这种借口就像作风问题一样,可以做为对外宣传的理由,但是在内行人眼里,根本上不得桌面。

    可是辜书记这边。当然就是希望黄占城能咬定青山不松嘴。别说什么授意之类地了。最好连“过桥入阁”都不要提。无非就是辜书记喜欢祖国传统文化。结识了这个姓黄地而已……

    如此一来。黄占城受地就是夹板气了。其间出个什么意外。真地是太正常了。黄某人久走江湖。将这些人心看得通通透透。自知形势危急。少不得就要跟刘丽解说一二。

    不过。骗子黄却是没想到。深一步地解说还没完成。自己手边地手机响了。为了腾出时间让刘丽找人帮忙。也为了尽快离开。他转身就跑。怎奈。一切都晚了。

    总之。这些内情。刘丽只说了一个开头。其他地都是陈太忠揣测地。现在地他对这种事情已经颇有心得了。就算是随便猜测。也是不离十了。

    “占城被判刑。被罚款。我都不抱怨。可是。我不想他被人自杀啊。”刘丽泪眼汪汪地看着眉头紧皱地陈太忠。

    “黄占城还有什么亲戚家人吗?”陈太忠犹豫一下问了。不管那个骗子该不该救。他可不想自己出面。到了他这个位置地。应该珍惜羽毛。

    “他的家人不会认他的,我手里有八十多万,”刘丽很明显地会错意了,她拉开手包拉链,取出一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小钱夹层层包裹,防范得异常森严,“这儿是九张卡和四个存折,一共八十七万,你能救出占城,这些钱全是你地。”

    没几个钱,你倒是看得挺紧的嘛,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很随意地摇一摇头,“我对你这点钱没兴趣,这件事情……真的很棘手。”

    “其他钱,都在占城手里,”刘丽急了,忙不迭地解释,“他总是告诉我说,他要做大事,就连这点钱……都是我瞒着他,一点一点地抠出来的,只要你救他出来,什么都好说,我保证。”

    “你跟我保证?”陈太忠眼中地屑,越地明显了,“不是我吓唬你,你知道黄占城现在牵扯到了什么样级别的人物吗?你保证……你凭什么保证?”

    刘丽再次地会错了意,她惨然一笑,站起了身子,双手一伸,脱去了身上的外套,紧绷绷的羊毛衫勾勒出了她傲然的双峰。

    将外套向椅子上一扔,她伸手就去解腰间的皮带,红肿地双眼中带着决绝的眼神,她冲他惨然地一笑,解开裤之后,弯腰伸手向下一扯,“拿去吧,呵呵,还想要什么?我一定配合你……”

    她这一扯,却是将牛仔裤、绒线裤、内裤等统统扯到了腿弯处,两条白生生地大腿的交汇处,一团乱糟糟地乌黑煞是夺目。

    刘丽的衣着打扮,一直都比较市侩,属于那种妖艳型地,但是这并不是说长得就不好看,事实上,如果一个丑八怪打扮得妖艳的话,那真是会吓死不少人的,更何况黄占城虽然是骗子,却不是小骗子,最穷的时候身边的钱也是以万来计算的,能在他身

    着的女人,又怎么难看得了?

    时近十二月中旬了,天气比较阴冷,京华酒店里装了中央空调,本是温暖如春,不过此时的刘丽上身还穿着紧身羊毛衫,腿弯处也堆叠着厚厚的衣物,只有中间一截是裸的,却带给人一种冻彻骨髓的冰凉感。

    当然,陈太忠是没心情玩小资的,他盯着对方身体扫了两眼,不屑地摇头哼了一声,“皮肤很差啊,我说,你觉得我像那种捡到盘子里都是菜的人吗?我的女人随便挑一个出来,最少都比你强十倍……你给我穿起衣服来!”

    最后一句,他是用异常严厉的语气说出来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吓得刘丽一个哆嗦,忙不迭弯腰去提裤子,谁想几条裤子扭做一团,心急之下,越着急越提不起来,脸蛋憋得通红,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啧,你说这些女人们,怎么都是脱衣服比穿衣服利索呢?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嘀咕一句,却是没想到他脱衣服的度可是比女人们还快。

    刘丽好不容易笨手笨脚地穿起了衣服,一时间只觉得心头生出无数委屈来,禁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不过纵然是这样,她还不忘记求情,“呜呜……陈主任,我……我真的只有这么多钱了啊。”

    “你真他妈……”陈太忠恼火得想骂娘了,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嘛,黄占城随便给我点建议,我就该到碧空省去把他救出来?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他站起身就要离开,不成想那刘丽身子一蹿就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陈主任……我错了,我错了,我改……”

    改你个大头鬼,陈太忠抬腿就是一甩,力道可不算小,谁想那刘丽抱得他是如此之紧,整个身子都飞起来了,居然双手还死死地抱着他。

    “找死,”陈太忠眼睛一瞪,刚要伸手去掰她的手,不成想正正地对上了她的眼睛,一时间就有点不忍:红肿的眼皮中间,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绝望啊。

    “唉,”他重重地叹一口气,心说这混蛋黄占城倒是命好,能遇到一个肯这样帮他的女人,我这堂堂的罗天上仙,居然混得还不如一个骗子……太失败了吖。

    “松开手,我给你个说话的机会,”他脸一沉,手一指刘丽,“自己选啊,我不说第二遍!”

    他的脸色看起来挺阴沉,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已经心软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赵如山被夏言冰无情舍弃的事情,一时间就有点感慨:曹石仓说得一点都不假,“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

    刘丽虽然悲痛欲绝,人却也乖巧,听出他的语气有所松动,马上放手,不过右手的两个指头还死死地攥着他裤脚的一小片布,陈太忠相信,自己要是拔腿走人,没准那俩细嫩的小指头就能将那一小块布扯下来。

    不过,此刻陈某人不多一点的同情心已经被成功地勾了起来,倒也不想再做计较了,于是冷哼一声,“黄占城……我只能保他不会被自杀,这算我还他的人情了,至于他自己犯的那些错,既然被人抓住了,他得认。”

    “啊……”刘丽看着他,眼中满是惊喜,好半天才连连点头,“好的,好的,没问题,这个我保证。”

    她对黄占城做过的事情,还是知道不少的,在她的眼里,黄总就是智慧如海的一代奇人,只要能保住他不被非法侵害,单纯讲是非对错的话,他应该能很容易地脱身出来。

    黄占城是骗子,这个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他骗过的那些人,很多人并不希望他被抓起来,就连支光明那个被骗的朋友都这么认为,更别说那些被黄占城拿了把柄的官员们了。

    眼下陈太忠既然答应她保人,那么这就算大功告成了,实在大不了,黄占城也不过就是蹲两年监狱而已,她会等他的。

    “他已经被抓了两天半快三天了,”她可怜兮兮地看着对方,“陈主任……您看?”

    “哼,我自有分寸,”陈太忠站起身瞪她一眼,转身向外走去,“这个房间你开了住,自己交钱去,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他这话说得傲然无比,不过没过多久,刘丽刚刚登记好住房,他又回来了,只是这一次,陈某人脸上没了那份傲岸,他尴尬地咳嗽一声,“不好意思,刚接到消息,他已经死了。”

    刘丽当场就愣在了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