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如愿之后的苦恼(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如愿之后的苦恼

作者:陈风笑
    里来的电话,让夏言冰无法忽视,惴惴不安地想了好也没想出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夏局长是很强势,不过,电力部就管着他呢,而且那是强势的中央部委,就算黄老在这个口也没多大势力,要不然他也不用拼了命地去争天南省副省长,直接去争电力部副部长岂不是更好?

    琢磨来琢磨去,夏言冰也不得要领,到最后索性不去琢磨了:再飞一趟北京好了,飞了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正好还能再去黄老家看一看。

    不过,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他,他需要找到暗中算计自己的人张州和通德的事情生了没几天,而且都仅仅是意向,到底是谁捅到电力部的呢?

    若是能找出始作俑,那就比较好猜到对方的目的,从而化解这番尴尬了,不过很遗憾,可能把此事捅到电力部的人很多,比如说省局的几个副局长就很有嫌疑,大家都是系统内的,在电力部说个小话不是很难。

    夏局长很清楚,自己眼下威风八面,其他的局长唯唯诺诺,但是同时他也能确定,这几个人里,绝对有人憋着劲儿想给自己来一下狠的破坏自己竞选副省长都是小事,没准惦记着早一点拉自己这个局长下马呢。

    当然,其他人的可能性也很大,比如说章尧东高胜利或降落伞打不开的那位,又比如说张州或通德那些人地对手,想通过电力部阻止此事,于是变着法儿地给部里传话,给自己施加压力。

    更坏的可能,那就是出于蒙艺地授意,蒙书记本来就是在能源部里呆过的,想在电力部歪歪嘴,真的是太简单的事情了夏言冰最害怕地就是这种可能,不过目前看起来不大可能,虽然陈太忠是蒙艺的人,但是事情更像是一些偶然事件的集合。

    当然,他能做出这种判断,也是有他的原因地,没有人比夏局长更清楚黄老的影响力了,尤其在天南,黄老就是天高胜利认为黄老老了,可是夏言冰心里清楚,蒙艺绝对不敢公然抵触其意愿,区区一个副省,又不是正职,谁会拦着黄老?

    总之,嫌疑的人挺多的,可是夏局长死活判断不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怪,一时间有点感慨,越强烈,得罪的人也就越多这话果然没有错啊。

    从某种角度来讲。做官做到夏言冰和高胜利这个位置。身后又都有相应地靠山。再往上进地话比地并不是谁做得好。而是谁犯地错误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有心上进地人在自己地地盘或会狂妄一点。但是在自己地地盘之外。都是非常懂得收敛地。尤其是对上级别相差仿佛地对手。

    在现下天南激荡地暗流中。高胜利和夏言冰对有些东西认识得并不正确。只不过高厅长错得比较少。夏局长错得多了一点。

    倒是蒙书记因为站地位置够高。视线也够广。基本上没犯什么错误。只是饶是如此。蒙艺也有他头疼地地方该怎么平息黄老地愤怒呢?

    这真地是无妄之灾啊。就在夏局长再次飞向北京地时候。蒙艺心里也是纠结无比。姓夏地在这一局是赶不上趟儿了。不过显然黄老不会认为这是夏言冰过于痴心妄想地问题。十有这笔账要算在我头上。

    蒙书记已经准备了太多地后手来应对黄老。大部分都是私人地关系。甚至连素来不喜欢求人地郑飞地大儿媳简泊云。都已经答应了自家地“蒙小弟”。在适当地时候。出面去帮他关说。

    对简泊云来说。求人是很难。不过做为小辈求一求黄老地话。被顶也就认了。她总不能不管蒙艺当然。眼下并不是关说地好时候。否则蒙某人算计夏言冰地目地就太明显了。

    然而,当夏言冰的距离同高胜利一步步拉开的时候,蒙艺很无奈地现:似乎这些后手,力道都有所欠缺,无法抵挡老人的一怒。

    要不,让陈太忠再跑一趟北京?是的,他连这种荒唐的念头都有了,事实上,陈太忠对黄家的影响力只微弱地体现在黄汉祥身上,比之简泊云差了不止八条大街她可是急了敢跟黄汉祥叫劲儿的主儿,蒙老板的困惑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也不知道小陈在做什么?这家伙总是不务正业的时候比较多,”蒙艺的手无意识地在桌上敲打两下,犹豫一下还是拿起了电话,“勤勤,陈太忠的电话多少来的?”

    他真的猜对了,陈太忠现在正是在不务正业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要陈主任大能呢?

    市政府的小会议室里,景静砾、陈太忠和劳动局的周无名

    坐在一起,自打上次周无名在“左媛卷款潜逃”案给科委二十万救急,陈太忠很大度地放过了他,陈某人好的是个面子,对方不但服软了,还投其所好地捐了点钱,他怎么能再计较呢?

    现在两人坐在一起,商量的是关于劳务输出的问题,凤凰科委再大能,也实在无法涵盖这个职能,必须由劳动局来操作。

    事实上,市政府才是最操心此事的,可是陈太忠没能力组织劳务输出,而周无名没事也不敢去打扰陈太忠,拖了这么久之后,景静砾终于出面,组织两个人搞个座谈,有市政府大管家居中调停,周局长才敢壮着胆子过来。

    “沿海的那两个厂子,我觉得周局长还是过去考察一下的好,”陈某人现在是相当地不务正业,手居然能伸这么长,当然,他也有自己的理由,“这是我介绍的客户,我可不想万一出一点纰漏,到时候让凤凰的父老乡亲戳我脊梁骨。”

    公费考察,周无名怎么可能拒绝呢?景静砾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周无名,“周局长,我觉得陈主任这个建议不错,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嗯,这个是应该的,”周无名笑着点点头,“要不是现在太忙,我还想去英国考察一下,这些技术工人走出国门,代表的是咱们国家的形象……嗯,更重要的是,咱们政府应该体现出对群众的关心。”

    “嗯,现在那边快过圣诞节了,估计周局长你去了也没啥意思,”陈太忠点点头,他不介意周无名出国考察,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钱,不过他并不想让这家伙出去只是购物、游玩,你多少也点正经事吧?“等过了元旦吧,你走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到时候我通知尼克去接你。”

    “这件事可以等一等办,”景静砾笑着点点头,一指陈太忠,“太忠,你最好能催一催那个海因先生,看看能不能尽快联系上沙特那边,到时候要是能让建委的耿主任跟周局长一起走,那是最好的。

    ”

    “啧,”陈太忠咂一咂嘴,叹一口气,“我的景大管家,我是科委的,不是劳动局的,这些东西都要我催吗?”

    “太忠,我跟他们不惯啊,”周局长不着痕迹地套着近乎,“人家就认你,你能多劳……辛苦辛苦吧,啊?”

    陈太忠状似无奈地扬一扬眉毛,心里却是受用得紧,不过说句良心话,他还真的不喜欢求外国人办事,这是个人感觉,却是跟大局感无关的。

    他才待再矫情一下,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嗡嗡地震动,这是三人坐在一起随便搞的座谈会,一边还有个小秘书在招呼,倒是没有那么多说道什么要关机之类的。

    陈太忠抓过来手机一看,就是一声苦笑,叹口气站起身子,“接个电话,不好意思啊。”

    “这家伙还真忙,”景静砾很随意地舒展一下身子,看看周无名,“周局长,开好这个头很关键,你看咱们凤凰这么多中专技校,还有那么多农民在农闲时无所事事……小郑,你搞什么呢?”

    小郑就是那个小秘书,刚才他正端着壶给陈太忠的茶杯加水,陈太忠的手机一震动,他很自然地瞥了一下,却是被手机屏幕上的“蒙艺办”吓了一跳,直到陈太忠走了出去,还呆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哦,没什么,”小郑摇摇头,收回那些胡思乱想的念头,不过心里却是怪怪的:这个陈主任也真是的,蒙书记给你打电话,那是多大的荣幸啊,你居然还苦笑加叹气?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景静心里一动,知道陈太忠这估计又是接了什么要紧人物的电话,把小郑都吓着了……啧,怪不得章尧东都头疼这家伙呢。

    事实上,小郑还真的不知道陈太忠的苦恼,陈太忠一见电话是蒙艺办的,就知道不是严自励就是蒙艺打来的,严自励主动来电话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要是蒙艺打来的电话……那更不会有什么好事了。

    唉,赵如山都要下了,这是让我把炮口对准夏言冰吗?他已经听说了,姓赵的十有要调走,现在是常务副局长潘金祥在主持工作,至于新局长是谁,倒是没听说。

    谁想,他将电话接起来之后,蒙老板的声音,居然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这么久才接电话,在开会吗?”

    坏了,事情要大条了!陈太忠马上就判断了出来,事有反常……必为妖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