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调整赵如山(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调整赵如山

作者:陈风笑
    言冰实在没办法不调整赵如山,这件事在省里都弄:|话出来。

    夏局长跟蔡莉,都算是黄老一系的人马,不过算起来两人又不是同一个派别,蔡莉属于彻底的本土派,不但在地方上影响不小,跟天南省历届的省领导也关系密切,而夏言冰虽然也是素波展起来的,可一直混迹在电业系统中,相对而言在地方上的势力要差一点,算是中央军的路子,所以两人的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也绝对不算远。

    单论跟黄家的关系,以前两人差不多,只是最近几年,夏言冰明显地占了上风,可是论级别,蔡莉又远高于他,所以,两人相互之间保持着一些联系就是了。

    蔡书记拿到这封匿名信,本来也懒得去找夏言冰,这不但是因为两人交情不到这一步,更是因为这匿名信纯粹就是个笑话,她要是对此事认真的话,也会被人置智商的,跟蠢蛋计较的是更大的蠢蛋直接无视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有人对此不肯甘心,谁?陈洁!

    赵局长的怨念实在是太强大了,居然将匿名信寄给了陈洁一封,陈省长一看就恼了,你这是想收拾陈太忠呢,还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凤凰科委和电业局的矛盾,还是她出面摆平的,当然知道两家不对眼,心说我下去处理事情的时候,你当面不说,现在却是在事后唧唧歪歪的,太过分了吧?

    “当面不说,背后乱说”这行为,在上位眼里本来就是比较犯忌的,那么,陈洁的恼怒那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陈省长不久前才跟夏言冰交过锋,而且还占了一点便宜,眼下倒也合适再找夏局长了,否则未免有欺人太甚地嫌。

    于是,小谢秘书就拿了匿名信到省纪检委,“这是陈省长收到的,觉得事关重大,虽然陈太忠同志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了很优秀地成绩,不过,既然有人反应了这些情况,陈省长也不想因为他的成绩而忽视了他地误,所以要我把这信转交给纪检委的同志……”

    “请你们认真地调查一下。陈省长说了。查明事情地真相。才是对自己地同志最大地关心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提倡地是实事求是地精神。人不怕犯错误。就怕有了错误意识不到。这才是最大地犯罪。”

    真要说“实事求是”地话。估计这信上反应地都是真地!卓天地听了这话也只有苦笑地份儿。拿过匿名信前后一看。果不其然。背面依旧是凤凰电业局地资料。不过却是电力“村村通”工程地总结而已。

    这就是陈洁表示不满了。要我们追查这信是谁写地呢。卓主任心里苦笑。嘴上却还不好说什么。不过还好。陈洁无权对省纪检委指手画脚。所以。他只需要将此事汇报给蔡书记就成了。

    谁想。卓主任找到蔡莉地时候。蔡书记也正苦笑呢。她地桌上又多了一封举报信。却是赵如山写给省科委地。被关正实转交了过来关主任倒不是自作主张想害陈太忠。他这也是给陈太忠打了电话沟通之后。转交过来地。小说;听了卓天地地汇报之后。蔡莉实在受不了啦。苦笑一声拎起了电话。“这个凤凰电业局……疯了吗?到底写了多少举报信啊?”

    她本来是以为对方只给省纪检委写了一封信。无视了就完了。谁想这家伙不止写了一封信好吧。不止写了一封信也无所谓。毕竟这年头举报地人大多都唯恐自己地举报不受重视。采用地毯式轰炸地手段举报。倒也不罕见。

    但是问题地关键在于,一般人接了举报信,都不会当回事,尤其是这种一看就是脑残人士写的东西,有人要叫真的话,那真的挺没面子的。

    可是眼下,省科委和陈洁都将举报信送到了省纪检委,那说明什么?说明人家要叫真,说明人家震怒了,科技部竖的典型,就由人这么折腾吗?

    蔡书记心里还有一层隐隐的担忧,这两封信是转交过来的,没转交过来的还有多少?蒙书记……会不会也收到了举报信?

    所以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跟夏言冰沟通一下了,少不得打个电话,请他过来看点东西,夏局长一听,好悬没把魂吓飞了,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话了,“蔡书记,这个……方便不方便先透露一点内容啊?”

    “我又没有上门找你,”蔡莉不动声色地答他一句,这意思就是说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就是一点荒唐事,你过来就知道了。”

    夏言冰大致也了解一点纪检监察工作的程序,知道上门找人才是真正的动手,不过这

    委请人过去,估摸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说不得略略布后手,才忐忑不安地找去了万一人家是骗自己过去呢?

    去了纪检委,蔡莉根本没见他,直接打秘书长杨海辉将那三封匿名信交给了夏言冰,又将前因后果一解释,“……蔡书记说了,可能其他人手里还有这种匿名信……”

    **,你吓死我了,夏言冰先是偷偷地出了一口气,随后心中就升起了不尽的怒火:见过丢人的,没见过像赵如山你这么丢人的!

    夏局长一生气,肯定就要迁怒于赵如山了,而且他又不傻,当然猜得出蔡莉将三封信转给他的意思人家陈洁和省科委都不肯善罢甘休。

    仅仅是如此,倒也算了,关键是杨秘书长还说了一句话“可能其他人手里有这种信”,这就是说了,有些人只是暂时不方便出头,不动声色地看你怎么办呢,姓夏的你要不处理的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哦。

    夏言冰非常相信这一点,别的不说,陈太忠身后有蒙艺,那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他也知道,蒙老板不支持自己竞争副省长,只是碍于黄家不好直接表态就是了,眼下他要是再给蒙艺一个把柄,事态会演化到什么地步,那还真的难说了。

    种种因素加在一起,夏言冰马上就做出了决定,做个干部调整吧,生产科技部部长和赵如山对调一下,别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也是夏局长真的怕了,这个节骨眼上,凤凰电业局频频出事,若是再不处理,保不准还会捅出更大的漏子来,他是再也受不起惊吓了。

    这个调整实在太过突然了,总算是强势领导有强势领导的好处,他做出的决定,别人没胆子反对,而且凭良心说,这个生产科技部虽然是省局的处室,但是论权力,比凤凰电业局还略略地差了一点,这个决定,也只有赵如山不满意而已。

    不过,赵如山还没赶到素波呢,夏局长又得到了两个消息,一时间头大如斗,张州那边现在居然要自建电网了,现在正在省里活动,而通德那边,也有人有意上水电,目前正在积极地联系水利厅。

    前两天,夏言冰刚接触过水利厅的张国俊,两人谈得不能说是好,不过张厅长倒是很痛快地表示了:既然老夏你来找我了,那么,我向你保证,除了这个建福公司,我是不会批第二家合作单位了,怎么样,够给你面子了吧?

    要是换个时间,夏局长肯定不能就这么答应下来,比如说要敲定一下这个建福公司农电经营权的年限问题他恨不得建福公司只能经营一年,但是眼下一切都为大局让路,当然,他也想不到,就算他不找来,张国俊也没有给第二家开绿灯的意思。

    真是越忙越乱啊,夏言冰心里的痛苦简直没办法说了,不理这两个地方的异动?可是……再这么退下去,退到什么地方才是个尽头呢?

    退吧,我接着退,到最后夏局长终于拿定了主意,心说大不了让电业局这个摊子烂掉算了,业务上他能退,但是官场上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此时不搏何时博?不但机会稍纵即逝,而且他已经为此得罪了太多的人,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就在夏言冰痛苦抉择的时候,陈太忠的新家里热闹非凡,虽然说这暖房是晚上的事情,不过从下午开始,就有人6续地来收拾房子、参观房间。

    令人惊讶的是,吴言居然在晚上都过来转了一圈,不过,吴书记此来,只是适当地表示一下关注,可是纵然如此,也说明陈太忠的行情不是一般地高涨,横山区入住宿舍的人中,男性干部也只有政法委书记岑广图获得了此殊荣。

    等吴书记走的时候,陈主任自然要将其送到楼下,这是对老领导的态度问题,轻慢不得,吴言冷着脸也不多说,直到走出单元门,她才樱唇轻启,“晚上要暖房?”

    “呵呵,”陈太忠轻笑一声点点头,倒也不怕被别人看见,有些嫌疑你越计较,才越显得扎眼,反正他从来都是一副笑模样,“来日方长呢,白书记。”

    “嗯,”吴言依旧冷着脸,也是点点头,不过心里却是大恨:居然敢站在院子里就叫我白书记,行了,你给我等着。

    陈太忠目送着她的身影在隔壁门洞里消失,心里禁不住生出几分恶作剧的快感来,不过一转身他就愣住了:一身警察制服的张梅出现在了前方不远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