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激化了(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激化了

作者:陈风笑
    如山的“匿名举报”,终于将战火轰轰烈烈地点燃了

    事实上,早在蔡莉看到这封信之前,凤凰市里不少人就收到了这封信,赵局长的怨念是如此之重,别说纪检委,就连分管科委的乔小树甚至不分管科委的杨波都收到了这样匿名信。然而不幸的是,每张纸的背面,都或多或少地有些电业局的内容,对于赵局长“厉行节约”的要求,电业局的职工不折不扣地做到了就算其他复印机不是这样的,但是赵局长使用的复印机,必然是用过一面的。

    更加悲剧的是:对于自己起的活动,赵局长没有太多的印象了。

    所以,事态的展也就可想而知了,陈太忠第一时间就接到了乔小树的电话通知没办法,乔市长一般很少收到匿名信,见到了难免好奇,所以是第一时间拆开的。

    乔小树的电话之后,又是景静、段卫华之类打过来了电话,不过,章尧东和秦小方比较沉得住气,章书记是觉得此事不大,专门打电话没啥意思,秦书记则是跟陈太忠没那份交情。

    总之,打电话过来的人,都不同程度地表示出了对电业局的鄙夷,有什么事情当面锣对面鼓地来说嘛,背后抹黑中伤小陈这样肯脚踏实地做实事的年轻干部,这手段也太卑劣了一点吧?

    当然,大家都知道,其实匿名信里所写的事情,未必就是“抹黑中伤”,无限接近事实都是可能的,但是,就算写的都是事实,又能怎么样呢?凭着这点无关痛痒的东西,能扳倒如日中天的陈太忠吗?

    做梦去吧!只要蒙艺还在天南,只要陈太忠不犯路线错误,这种小事哪里撼动得了他?

    这个道理,其实赵如山也明白,他不过是想恶心姓陈的一下,下个小绊子而已,顺便出一口恶气,若是真有什么效果,再下重手也不迟,反正是匿名地,不是吗?

    事实上。对大家来说。赵局长地所作所为。更像是一场闹剧。可笑到没有人愿意去认真对付连封匿名信都写不好。这属于智商问题吧?

    不过。对于赵如山地挑衅。陈太忠阵营中地人里。还是有相当多地人表示出了不满。其中吵吵得最凶地。是招商办地小吉秦连成虽然是计委主任。但是他同时又是招商办主任。接到匿名信是很正常地。于是。招商办里也笑做了一团。

    小吉地行政级别前两天提上来了。副科。只等谢向南走人。他这边就上位了。要是陈太忠不兼科长地话。他还能再上一级。

    当然。陈太忠兼不兼科长。就是一句话地事情。这对小吉构不成太大地困惑。反正陈主任实在太忙了。将来地业务二科。肯定就是吉科长说话了。

    他要感谢地是。由于有了陈主任地支持。他才能胜过杨晓阳这也是一步领先步步领先。若是杨晓阳先成为副科。那么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小吉是不用考虑正科地位置了。

    小吉和杨晓阳没有本质上地冲突。小杨同学地资历确实也太浅了一点。但是那家伙身后可是站着杜省长呢。说实话。小吉自己也没有想过能拼掉对方他甚至连这口风都没敢露。

    在这种感激的心情下,小吉当然要大声地为陈太忠抱屈,根本顾不得招商办还要靠电业局的支持才能招来投资商,吵着说要给赵如山好看。

    他在办公室大放厥词,别人也跟着起哄架秧子,不过,倒是没人敢像他一般说得那么,小吉身后的吉建新虽然只是个政协主席,可是在凤凰市甚至天南省的影响都不低,吉系的领军人物呢。

    杨晓阳一开始不想掺乎,虽然他是半路出家进来招商办地,可要说他不想上进那也是假的,心中对小吉地提拔,自然有些许的不快,不过仔细想一想,人家陈主任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看法,推荐小吉也是公心,所以也无法认真地计较所谓地“公生明廉生威”就是这么个意思,只要做得公平,就算有人不服气,也没办法张嘴。

    只是到了后来,他还是加入了声讨赵如山的大军里,没办法,他还要在这个圈子生存下去,当然不能同大家格格不入,再说秦连成也暗示了,再挺个半年一年,等你熟悉了工作,小吉扶正,你就是副科长了。

    相较而言,秦主任做得才算不是很公平,不过这也正常,这年头哪里有绝对地公平?

    陈太忠知道了此事,差一点笑破肚皮,心说赵如山啊赵如山,你总算把刀送到我手里了,不过,哥们儿暂时不跟你计较,要看领导们是怎么安排的。

    这就是分寸感了,他现在在学习适当地把握分寸,这种事情,先由他们吵吵去,我不声张,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吗?“要相信组织”!

    当然,要是确定组织上没有收拾赵如

    思,他再叫屈也不晚,喊得太早了,只能会带给别象组织考察不要一个过程吗?你这么做,明显是不相信组织嘛。

    若是换了一年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半年前他也敢才一从省纪检委出来就单骑杀向金乌县,不过那是个人恩怨,报复得越快越好,而眼下牵扯的是官场的斗争,暂时忍一忍,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接了几个电话之后,他$小%说^手&;机!&;.^整理居然带着张爱国等几个人去自己家里擦玻璃收拾家去了,横山区的房子,他早就让给丁小宁施工的施工队装修好了,东西也买回来了,现在简单收拾一下就能住了。

    等到了接近晚上的时候,招商办的朱月华等女同志也赶到了他的新家,帮忙铺床、摆放小饰物什么的,袁望也安排了自己的助手过来,给他安装电脑,调试宽带。

    总之就是那么一句话,看人的行情,要看他身边围了多少人,这是陈主任在公开场合拥有地第一套合法的住房,想帮忙布置的人海了去啦,哪怕是赵如山将匿名信雪片一般地寄出去,也丝毫动摇不了大家趁热闹的决心。

    凭良心说,昨天隔壁单元的横山区委书记吴言入住,也没有陈太忠这边这么大的动静,当然,这也不是说吴书记人气不如他,事实上,吴书记在这一点上不是很张扬,放了两串鞭炮就算齐活了。

    “今天晚上就可以住这儿了嘛,”陈太忠背着双手,满意地在屋里走来走去的,鼻子还不住地抽*动着,“嗯……没什么味道了,看来新装修地家,是需要晾一晾。”

    他屋里的摆设,算不得豪华,事实上,陈某人在居住方面,要求的是简约和大气,不过他是这么想地,别人可不答应。

    “新房子要暖房的,”张爱国半个身子吊在窗户外面,一边用湿报纸费力地擦着窗角,一边笑嘻嘻地回答他,“陈主任,你得招呼些朋友折腾一晚上才行,这是规矩。”

    这确实是天南的规矩,不过官场中倒不怎么讲究折腾一晚上,关键是要随点东西,也就是陈太忠年轻,接触地也多是年轻人,所以能折腾一下。

    “陈主任,你这新房里还缺东西呢,”杨新刚带着白洁出现了,杨主任也住在这小区里,原本他是没资格要房子的,不过,由于他升任了义井街道办的主任,居然在房屋即将告罄的时候,堪堪地赶上了这趟末班车。

    他原先住地地方,条件不是很好,虽然这次他分到的房子只有八十多平米,不过也远远过了老房子,于是忙着装修,隔了没多久就搬进来了,眼下听说陈太忠要入住了,岂能不赶过来凑个热闹?

    “是,书房和小卧室还差两个壁挂式空调,”小吉笑嘻嘻地接话了,“杨主任,不关你的事儿啊,你要是敢跟我抢,我可是跟你没完。”

    “谁跟你说这个?”杨新刚笑嘻嘻地瞪他一眼,杨主任才装修完家,对这些东西比较在行,“我说的是这儿少个东西,要弄个玄关,太忠主任,这块儿我给你弄个落地鱼缸。

    ”

    “得得得,免了吧,”陈太忠听得就头大,估计新刚要弄的鱼缸,价钱也会低了,没准还弄几条挺贵的鱼来,看来做官到了一定地位,真地不需要在小事上动脑筋了。

    “我这么忙……怕把鱼养死,”他的话才说了一半,白洁就笑嘻嘻地插嘴,“那你给我把钥匙,我帮你喂。”

    姑奶奶你饶了我吧,好不容易大家才忘掉你一些,陈太忠翻翻眼皮,“这家是我设计地,我住,你们都不许插嘴,后天是周五……你们晚上过来暖房就行了,不要再跟我说添置东西的事情,带嘴来就够了,嗯,也别跟别人说了。”

    他这边热热闹闹地张罗暖房,赵如山那边可就惨了,周五一大早,赵局长接到了夏言冰打来地电话,夏局长的震怒,远隔几百公里都听得出来,“你写地什么狗屁匿名信?这样,你的位置要动一动了,你搞得我很被动,你知道不?”

    “可是,我写的都是真的嘛,”赵如山真是欲哭无泪了,“他不但对咱们的工作破坏很大,那简直就是个人渣。”

    “真不真的,你以为有人会介意吗?”夏言冰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