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野心没尽(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野心没尽

作者:陈风笑
    太忠当然也听到了关于建福公司的传言,更有人托关,要他关照一二,比如说有的小水电已经相当于是承包了,眼下挂靠建福公司,不过是承包人想要一个名分而已。

    对于这些要求,陈太忠一概不理,顶得住压力你就干,顶不住压力不要干,想用建福公司把自己洗白?做梦去吧,以为我们很稀罕那点管理费吗?

    从战略的层面上讲,他这么粗暴生硬地拒绝别人,是很不合适的,毕竟只有尽快地铺开摊子,才能最大限度地威胁电业局,从而逼得夏言冰

    然而陈太忠并不这么看,搞这个建福公司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赚钱,同时也是为了给农民们减负,要是轻率地答应别人挂靠,自己能赚的钱平白分给别人一大块甚至是绝大部分,这不是吃傻逼了吗?

    至于那些已经在经营但是没名义的家伙,陈太忠更不可能答应了,你们交点管理费继续经营,农民们减得了负吗?没准这管理费还要摊到他们头上。

    千做万做,这坏名头的买卖不能做,相较之下,牵制夏言冰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讲,打铁还须自身硬,建福公司的破绽越少,也就越不容易被对方抓住把柄——只有在这种前提条件下成长起来的建福,才能无畏地迎接电业局的挑战。

    反正,说穿了就是一句话,建福不接受别人的挂靠,你要带着网进来接受管理还成,其他的一切免谈,自己觉得不含糊的别找过来,找过来的,你就要做好交出一切东西的思想准备。

    所谓的资源,难得难得在了这里,陈太忠千辛万苦拿下地经营权,是不会轻易跟人分享的,对凤凰市的人来说,建福公司的存在,似乎已经让人们多出了一个买电的选择,但是从实际意义地角度上讲,电业局是一个大的垄断企业,建福公司是个小号一点的,虽然它打破了垄断,但是同时也在顽固地拒绝别人的进入。

    准入是如此地难,而打破这个壁垒之后,能够获得的权利又是空前巨大的,如此一来,找陈太忠地人也是越来越多了,实在让人推无可推。

    像现在,陈太忠就是接待了一个大家都想不到人物,是金乌县一家私人焦炭厂的老板,此人来找他,是为自己的焦厂的煤气找客户的。

    焦炭厂是将煤高温干馏出来。除了成品之外。还有副产品焦炉煤气、煤焦油等。煤焦油现在是有人收了。可是煤气一般都是直接排放到空中。实在是太浪费了。

    若是有人经过小焦厂。一般都会看到烟k;处熊熊燃烧地火光。那就是煤气在燃烧。像这种不大地厂子。实在没能力自己铺设煤气管道。将它们输送到什么地方。大好地资源。白白地浪费了。

    这家焦炭厂是几个私人合伙搞地。十万吨规模地。时下也算一等一地大厂了。他们有心将这煤气利用起来。搞个火力电。还想并入电业局地大网卖钱。便宜点都无所谓——反正白白烧掉地东西。有一分算一分了。

    电业局那里地反应。也可想而知了。事实上。金乌县电业局都很支持这个计划。金乌类似规模地焦厂还有两座。在建地还有两个二十万吨地。再加上规模小一点地焦厂。能地电不可小看。

    但是挺遗憾。这个申请在凤凰电业局卡壳了。电网是国家资源。又岂是你们几个煤老板能打主意地?

    听说了建福公司在搞小水电地农网。这家厂子地老板就坐不住了。心说我去找找门路。要是能接到建福公司地电网上。这也是钱嘛。

    至于说费用,那倒是好说了,有了就给点,没有就算了——事实上,若不是建地焦厂都在偏远的地方,他们倒是更愿意为凤凰市区供应管道煤气。

    “这个建议,倒是很环保,”陈太忠难得肯定一下来关说的人,“煤气直接排放,污染也有点大……不过,金乌没有小水电啊。”

    “怎么没有?”那位着急了,“金乌到处都是山,怎么可能没有小水电?我知道的就好几个呢。”

    “快拉倒吧,那屁大一点的,也能叫小水电?那叫微型水电,”陈太忠对金乌的水电,还是有些了解的。

    金乌的山确实多,而那些水电站,原本还称得上是小水电,可是这两年金乌人到处在挖煤,好多小溪和河流因为水脉和泉眼被破坏,流量急剧下降,同时又因为金乌大力展煤炭业,用水量也急剧增加,到得现在,还在使用的小水电也不过十来个,而且电量远不如五年前最辉煌的时候了。

    “有这个名义就行嘛,

    笑嘻嘻地看着他,眼中很有些意味深长的东西,“后,以火电为主还是以水电为主,谁知道呢?”

    咦,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陈太忠一直也琢磨着这小水电看天吃饭,电量不稳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眼下搞的是农电,农民们也习惯了电力供应不好保障,大部分时间电压过低的事实,一时半会儿还无所谓,但是长久下去,肯定不是那么回事。

    “那你把方案留下来吧,我$小%说^手&;机!&;.^整理帮你问一问建福公司,”他拿定主意了,可是该撇清的要撇清,该强调的也是要强调,“不过难听话说在前面啊,这个电网不能由你们来控制,购买你们电量的电价,也不可能高于小水电。”

    “这个倒是无所谓,”那位笑着答他,“我主要也是想着,能减少污染的同时,还能创收,又能为农民们减轻负担,这可是一举三得的好事,现在大家……不都是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吗?”

    这家伙这么搞,似乎有点那啥,陈太忠送走此人之后,皱着眉头,隐隐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妥当的,不过想来想去,最后还是觉得,这家伙除了调子比较高,似乎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三天之后他才知道,敢情那位回去一宣传,说是已经搞定建福公司了,结果凤凰市电业局以闪电般的度同意了该焦厂煤气电并入电网的项目,并且还允诺协助他们保障电机的运行。

    我就知道金乌那儿没什么好鸟!陈太忠听说这个消息之后,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次算是被人利用了一把,唉,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不是有这个建福公司,怕是那家伙的煤气还是白烧——哥们儿这也是为还凤凰市的碧水蓝天做了贡献了。

    他虽这么安慰自己,但是一想到居然被人拿着当枪用了,这心里的腻歪也用提了,搞得好几天都心情不爽。

    事实上,让他不爽的时候还在后面,又过了几天,张州招商办的副主任耿强跑到凤凰来找他,同行的还有一个二十**岁的美貌妇人。

    耿主任此来,却也是为了煤气电的事情,要说煤炭和焦炭,张州比凤凰的产量可是大多了,这次人家不是玩小水电,直接就要集约化管理,成立张州地方电网。

    当然,地级城市自己组建电网,显然跟政策不合,不过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不行呢?所以耿强来找陈太忠取经,上到怎么跟电业局打交道,下到搞电网建设的注意事项,他都要取经。

    “你就瞎扯吧,”陈太忠笑着摇头,他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么随便动动,居然激起了张州这么大的野心,“我这是借了水利厅的虎皮,你们搞地方电网,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有林总在,我们可不怕,”耿强笑着冲陈太忠介绍一下身边的美貌妇人,“认识一下,阳光大酒店的林总,林莹,她可是张州煤炭行业的一面旗帜。

    ”

    阳光大酒店,陈太忠是去过的,不过怎么也没想到主人居然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略略一打问,才知道林总的老爹是大名鼎鼎的林海潮,张州最早一批搞煤炭的,眼下算得上是天南富,别说在张州市,就算在天南省,影响力也不容低估。

    尤其要命的是,这林莹的老公也是一等一厉害的人物,负责张州火车站的货物运,张州是有煤,但是你总得向外吧?所以林总在张州煤炭行业的影响力,比她的老爹也低不了多少。

    陈太忠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耿强敢来找自己打听此事,错非如此人物,还真的不敢打这么蛮横的主意。

    不过,林莹对陈太忠的态度,不算特别热情,这也是很正常的,她老爹和她见过的厅级干部没准比陈太忠听说过的还多,人家有那份实力,再说了,他是男人她是女人,太过热情也不是那么回事嘛。

    聊了时间不长,就到了晚饭时间,上一次陈太忠去张州,耿强招呼得挺够意思,所以这次他就将招待宴设到了丁小宁的京华酒店,咱这儿也有美女开饭店呢,别自我感觉那么好成不成?

    他招待客人,酒店老总丁小宁当然是要作陪,林莹见她比自己还要年轻漂亮,少不得要扯着她信口说一说衣服装饰什么的,耿强在一边看着就笑,“女人的衣架上,总是少一件衣服——没买的那一件。”

    “你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陈太忠笑嘻嘻地答他,“那我能不能说,男人的床上,总是少一个女人——没上的那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