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开张(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开张

作者:陈风笑
    晨的临置楼中。起呢喃的女。那是漏*点之后慵。“唉。小钟不在。我还以为你不过来了呢。”

    “怎么会呢?”陈太忠轻抚吴言光滑的背脊。“想着明天是星期天。所以就来的晚了点。反正能睡个懒觉。不是吗?”

    “哼。你一定又去别的的方偷吃了。”吴书记是在睡梦中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这才醒来。知道这家伙肯定又是满足了别的女人之后。过来捎带上自己。一时'里有点不甘。“过两天搬家以后。叫小钟跟我一起住进去。”

    她这意思。就是要合力对付陈某人。不让他只留宿半晚上。同别的女人分享他。她已经很甘心了。早还要偷偷摸摸的消现在没有小钟居然来也是半夜来。太过分了。

    “这个。其实吧。我是有点事。”对这种话题。陈太忠原本是大大咧不在乎的。但是天他被钟家二老的眼神看的有点郁闷。再加上由于杨倩倩的缘故。景砾都不去参京华酒店的开业。于是心里难免生出些罪恶感来。

    他确实是在阳小区折腾了一阵。刘望男丁小宁和李凯琳全部送上**的巅峰。由于李凯琳和丁小宁因为京华酒店的即将开张。兴奋有点睡不着。唠叨到一点半还不肯休息。他索性直接放个昏憩术。将三人全部搞定。才来临置楼的。当然。他来置楼。也是出于关照钟韵秋的缘故。小钟和他在素波一夜未归。其间生了,什么。估计吴书记用脚底板想的出。他是不怕小白同学吃醋的不过她要是将妒意撒到钟韵秋身上。那也不太好吧?

    不的不说。现在的陈某人是越来越人情味儿了。像眼下居然还会哄人了。“对了。你|么时候搬?我也搬过去。到时候就能搂着你一觉到睡到天亮了。一睁眼就能看到晨曦中的小白。呵呵想一想都高兴。”

    “你这哄女孩儿的本事见长啊。”吴轻笑一声显然心里也是比较受用。可是她的手却抓住陈太忠的胸大肌一阵乱拧。“不要转移话题。今天晚上去哪儿偷吃来的?”

    “没有的事儿”陈太忠咳嗽两声。不吐实。“今天见了一叫李秀中的家伙。财政局预算科的。我的感触真的很多。”

    这固然是他想移题。不过说话。今天的事情除了“捉奸失败”的耻辱之外。确实也带给他一点感触。将事情的由大概说一遍之后这感触的强烈了。“牵一而动全身。宁建中随便动动。下面就这么大反应。”

    “我总觉的。这就是一条光洁平坦的马路。本来什么事都没有猛的多了一团屎出来然后在一瞬间。就招来了铺天的的苍蝇”陈太忠苦笑着解释。“我这比喻比较粗。不过确实是真的啊。任何一个领导岗位的位置有了变化。都要带来一系列的变动。”

    “你这比喻倒是够恶心的。而且把咱俩也骂了。”吴书记听了。笑浑身抖。“不过我是愿意认为。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

    “你比我有野心。陈太忠笑一笑。眼中有异样的光芒闪烁。“你和钟韵秋是一类人。所以。你们能的更远。”

    “你这话什么意思?”吴言其实是个相当敏感的女人。听到他这话。身上不由自主的起层鸡皮疙瘩。“你难道不想更进一步吗?”

    现在的陈太忠虽然还只是个副处。但是在她的心中。已经隐隐将此人引为自己未来最大的山了。是的。在她心里。甚至章尧东都比不上他。因为她的女人。

    吴言不喜欢依赖别。但是在官中没有自己的依靠。真的很难生存。而陈太忠具备一切让她依靠的条件。很强大重情义有能力也有势力。尤为难的的是。他还很年轻。所以。当她听到他明自己心的时候。真的惶恐了。那是自内心的战栗和|。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牙关在的的的抖。

    “你放心。我不会别人欺负你的。”陈太忠的手一直在她身上游走。指尖当然现了她肌肤的变化。说不的大力摩挲两下。轻笑一声。“我陈太忠想保护的人。是没有人能欺负的了的。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可是。吴言的心情已经大坏了。又岂是他这轻描淡写的话释怀的?她苦笑一声。“你好歹做了两年干部了。难道还不清楚组织意愿的力量?那不是你能阻挡的了的。”

    “你对我又了解多少呢?”陈太忠轻笑一声。伸手向虚空中一抓。缩手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凭

    一台dV。同时。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淫笑。“白书,觉咱们应该记录下人生最好的片段。你认为呢?”

    吴言对他的怪异。见过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可是眼下看到他无中生有活生生的变出这么一台dV来。还是点接受不了。“这个东西。你可以教我吗?”

    “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你现在没必要学。”陈太忠很随意的笑一笑。“总之。你放'好了。多的话好说。保你一生富贵。那是没问题的。”

    吴言沉吟了起来。似乎是在消化他所说的话。半天方始话。“这个李。李秀中。你很想让他成为预算科副科长吗?”

    “我倒宁可让他去气象局当个副科。”陈太忠没好气的哼一声。“实在不行。让他横山方志主任好了。我就见不的这家伙。”

    “这也不是多难事情。”吴言儿的笑了一声。一时心中块垒尽去。却是想起了当初她刁难他的时候。“你确定吗?”

    “算了。生死他。”陈太忠知道。吴言在章尧东面前说的上话。但是恃宠而骄似乎也不是好事。“不要为难老章了。横山方志办主任。可是白书记的枕边人呢。凭他…也配?”

    “你这家伙。真是坏死了。”吴言轻轻的他一下。身体上的凉意慢慢的退却。又开始热了。

    丁小宁京华酒店的开张。虽然属旧店翻新。可是比同档次企业开张要热闹的多。这是她的人气摆在那里。又有陈太忠在背后撑腰。除了魏长江来。还有交通局的牛冬生红区委书记王小等人。

    至于商界的人。的就更多了。瑞远打头。还有吕强袁望邢建中盛小薇等。甚至支光明都专程从6海赶来了。

    盛小薇跟丁小'其实不怎么熟。不过她是高强的情人。她也知道。小丁跟陈主任可能没什结果。平白的生出了一些同情之心;支光明则是因为他跟陈太忠私下钱的事情。丁总是见证。不来也不好意思。

    最夸张的是。杜居然给丁小宁写了一个横幅。由省政府的人巴巴的送了过来。这种事情真的是太少见了。九八年已比前几年了。省部级大员很少为企业写这种东。

    当然。杜省长写的不是“京华酒店”。而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意思是说小丁同学虽然幼失恃。但是硬生生通过自己的双手。打拼出了一个光明的前途。希望她再接再厉自强不息。

    事实上。这不过是毅欣赏丁小'在救灾工作中对省政府的支持。借这个因头表示一|赞赏。算是回报。不过。更令人惊奇的是。杜省长居然还给丁小宁捎一个信封。不过信封里是什么。丁小宁不给大家看。

    郑在富看到眼前热闹的场景。老里也禁不住泛起了泪花。站在交通局常务副局长于满江身边感慨。“。小宁的妈妈要是还活着。不知道会有多高兴。”

    于局长叹一口气。,点头。似是感触颇深。心里却是在暗自嘀咕:我说老郑。我和牛局都知道你是小宁的舅舅了。你不用一遍又一遍的|了吧?

    电视台也来人了。说这种开张仪式。花钱就能请来电视台的。上个新闻再做个专题。算软广告。不过这次电视台来虽然也是收费。但是台里表示还想专门为小宁做个人物专访。也是宣她“自强不息”的精神。

    丁小宁一听这个要。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当初她玩仙人跳的时候。靠美色祸害了不少。眼下在电视上做人物专访。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陈太忠知道她顾忌|么。不过他是不在乎这个的。“答应'|嘛。你怕什么?你是推出来榜样。到时候就算有人想拿以前的事说。根本都用不着你出头。这年头本来就是这样。政府和电视台都不会允许别人置疑你。要不那就是置疑政府。小宁。你要学会绑架别人。”

    这话说有点诛心。不过却是大大的实话。这个物专访又是丁小宁的一个护身符。有它。只要她不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将来就算政府的班子换了。也不会有人去动她。

    “所以。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编造一下家史。”陈太忠笑嘻的补充。“对了。老杜给你的信封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