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村里事(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村里事

作者:陈风笑
    南的规矩,红白喜事大过天,就算是世仇的两家,方办这种事的时候骚扰,要不然会激起公愤的。

    正经是有点小恩怨,倒是能借这个场合缓解一下矛盾,你看你家婚丧嫁娶了,我来参加了,我参加是我的诚意,你要是拒绝,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李家和钟家打过群架,这矛盾就算是相当尖锐的了,不过饶是如此,钟胤天大婚,李跃华带了五千的红包来赔罪,这诚意不能说不足了。

    其实,这五千块钱不但对李家来说是九牛一毛,对钟家来说也算不上多么厚重的礼,但是正是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喜的日子,什么说道都得放到一边。

    而且话说回来,在县城和乡镇,对那些大家族来说,面子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情,虽然一结仇十来年甚至几十年的并不罕见,但是一方彻底服软认输的话,胜家除了收取战利品,通常也会不为己甚,都是在同一片土地上刨食、生存的,没有必要得理不饶人赶尽杀绝,做得太绝也容易引起物议。

    所以李跃华就这么来了,也算是对当年对不住钟胤天的一点补偿,对此,钟家实在不能说什么,好歹李书记现在还掌握着向阳镇的大权,而钟家的老人已经退了,钟韵秋虽然是副科了,不过却是横山的,至于钟胤天,那更不用说什么了,他是有个组织部长地老丈人,可是那是素波某区委的,根本够不着这里。

    事实上,李跃华根本不知道钟胤天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他只是有点害怕钟韵秋的潜力,以及钟韵秋背后地陈太忠,要知道,当初陈太忠被省纪检委带走的时候,他可是实名提供过一些黑材料的——在官场上,这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李书记此来除了化解钟胤天的怨气,还想找钟韵秋,哪怕出点费用,也要求她帮忙关说一二,谁想钟韵秋直接撂给他一句——陈主任也来了,有什么事你自己找他去,我还忙呢。

    这可是个好机会,最起码李跃华是这么认为的,陈太忠能来参加婚礼,那就说明钟韵秋在他眼里还是比较得宠地,既然这家伙在意钟家,总不能在婚礼上闹事吧?

    正是有此认识,他才腆着脸走了过来,手里端个酒杯,想跟陈太忠碰一下,就算不能恩怨全消,也维持个起码的体统,不至于将来见面就撕破脸。

    可是。陈太忠又岂是他认为地那种循规蹈矩地主儿?听到他地话之后。侧头看看。现是李跃华。眉头登时就是一皱。

    他当然知道李跃华为什么敢冒头。在钟家地婚宴上。他也确实不好闹事。但是眼见这厮居然敢借着这点忌惮找上门来。心里这火真地压不住。说不得半杯酒反手就泼了过去。冷哼一声。“滚!”

    哥们儿还在王启斌家地院子里打人了呢。反正已经跑不脱野蛮地名声了。那就再野蛮一点好了。

    “你!”李跃华好歹也是曲阳有头有脸地人物。被半杯酒劈头盖脸地浇上来。水渍渍地胖脸。登时就变成了猪肝色。

    “不滚?”陈太忠一放筷子。就要作势起身。嘴角兀自噙着一丝冷笑。“想让人抬着走是不是啊?”

    李跃华见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心里一时大恨。好你个陈太忠。此仇不报。我李某誓不为人!

    他不是不知道陈太忠操蛋,而且他对此也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心说对方要是冷言冷语几句,自己就腆着脸受了,大不了姓陈的不喝,我自己喝一杯,也算是先干为敬了——谁能想到,此人居然操蛋到如此地步?

    “那是向阳镇地李书记吧?”跟陈太忠一桌的人里,有人认出了李跃华,看向陈太忠地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旁人一听,也纷纷为之侧目。

    “太忠,这是钟家的喜事儿啊,”刘望男不知道缘故,轻皱着眉头低声劝他,“有什么过节,回头再说吧……给韵秋留点面子。”

    回头再说?陈太忠眉毛一竖就待作,可是,想到刚才钟家二老看向自己地眼神,终于心一软,硬生生地压下了那份暴躁,冷哼一声,“就这么个东西,也配我回头还惦记他?这王八蛋当初差点害死我……算了,今天给小钟个面子,错过今天,不要让我再见到他!”

    李跃华在向阳镇横行霸道多年,在曲阳区影响力也极大,手下爪牙虽多,可是吃过他亏的人也比比皆是,此人在陈太忠面前吃了瘪,自然有人愿意放风出去,不多时,差不多整个大厅地人都知道了。

    钟家的两位老人和钟韵秋自然也听到了,钟父对着自己的女儿苦笑,“这个陈太忠,也实在太霸道了……唉,韵秋,你将来

    办呢?”

    “我自有我的办法,”钟韵秋知道老爹担心的是陈太忠不肯放自己离开,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个,对此她看得很开,若是陈太忠不肯放手,那自然要安排她步步上进——吴言嘴里念出的那一串人名,可不都是陈太忠一手扶上去的?人在官场只要有权,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担心?

    她倒是害怕陈太忠放她放得太早,那样才叫惨呢,太忠身边的优秀女人实在太多了,而且还有很多人在虎视眈眈,眼下有这么个位子真的不容易,还担心人家不肯放手?

    “不过,李跃华也真的欠收拾,差点害惨了太忠,”她低声向老爹解释,脸上挂着炫目的微笑,“他以为出五千块钱,就算赔得了我哥了?呵呵,这杯酒,泼得好!”

    钟父看看自己的老伴,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些许的无奈,当然,两人无奈的是女大不由娘,至于说李跃华——哪怕是大喜的日子,羞辱也就羞辱了,又不是钟家的人干的。

    倒是钟胤天在向陈太忠敬酒的时候,现头车的美女司机居然跟陈太忠很亲密,心里这番滋味,也实在不足为外人道,还好,他是新郎是今天的主角,要操心的事情太多,总算是无暇多想此事。

    新郎新娘敬酒完毕之后,陈太忠和刘望男就无意再留在此地了,两人各开一辆车扬长而去,刘望男是要回去补觉,陈太忠则是去了东临水,看建福公司的人在那里立电线杆扯线。

    电机已经订购了,不过等到货还要很长一段时间,卫明德跟盛小薇请了假,在现场帮着指导,一边是筑坝露出装机的位置,另一边则是帮忙扯农网的线。

    虽然眼下是枯水期,水量不算很大,但是这个活并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完成的,总算还好,附近的村民们听说要上小水电,将来的电价能便宜下来,眼下又是农闲季节,在吕强兄弟的鼓动下,也是纷纷上阵帮忙,太忠库和附近,又是一派繁忙的景象。

    “电业局那边,有什么新的反应吗?”陈太忠知道,这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过人,而且前几天他在素波就听说了,白凤乡供电所的人对此相当地不满意。

    “来闹过事,还说要叫警察来呢,”杨华不屑地哼一声,“总算派出所的人懂事,所以来的就是十来个电业局的职工,被村民们打跑了。”

    事实上,事情并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电业局的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颐指气使的,不过杨华对农村工作该怎么做实在太清楚了,他嘴皮子随便动一动,就有村民们站出来了——当然,换个地方也未必能这么灵光,但是这东临水和白凤乡的人,认陈太忠。

    在杨副总的鼓动下,双方就对峙了起来,电业局那边有人不服气炸刺,结果村民们轮着铁镐头就上来了,直接将电业局的人撵得到处乱窜,其中最先炸刺的家伙还挨了两砖。

    挨了两砖,那就得惊动警察了,可是派出所的一打听,听说这是陈太忠罩着的工程,谁还敢冒头出来?“我们调解不了,要不你们去法院告吧。

    ”

    这点小事,上法院肯定是没什么意思,尤其是挨打的还扯掉了一截电缆,这也实在分不清对错。

    反正,眼下的社会,农民们是弱势群体,可是组织起来的农民就例外了,所以电业局再来的时候,虽然人数增加到三十多个,却全换成了女人——局里不主张男人来,怕挨打。

    总之,眼下的情况就是,电业局的时不时来抗议,但是这边依然固我根本不予理睬,一帮女人家肯定是不敢动手,事实上别人施工到什么地方,她们都要忙不迭地避开,为了公家的事情,伤着自个儿,有意思吗?

    倒是有人找到了新的乐子,闲得没事嘴巴上调笑女人们两句,一开始还没人敢惹电业局的母老虎,可是有人壮着胆子来了第一次,现没什么严重后果,于是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跟风响应。

    肯来的女人们,也都是嫂子级别的,初开始还能针锋相对地损一损对方,到最后,村民们连黄色的山歌都出来了,她们也只能充耳不闻了。

    “挺讨厌的,”吕鹏对某些状况很不爽,“电业局的知道我在负责这个,威胁说要停凡尔登的电。”

    吕强的凡尔登水泥厂由于用电量太大,专门搞了一个十一万的变电站,陈太忠对这话嗤之以鼻,“哼,再给赵如山一个胆子,他停电试一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