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都不去家里(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都不去家里

作者:陈风笑
    部长本就出身于市政局,对建委主任陈放天实在太了是东湖区委书记见了都要让几分的主儿,就别说他这个组织部长了。

    听到陈太忠不鸟陈放天,王启斌就算对钟胤天有点看法,也没办法计较了,他迫切地想知道,这个牛皮哄哄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钟胤天向自己的岳父汇报,“来这儿是为了商量明天的事情。

    ”

    凤凰科委的陈太忠?王部长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名字……好像是听谁说过?他正琢磨呢,一边有人说话了,却是那用奔驰车埋汰钟胤天的年轻人,“嗤,小钟,他是横山区科委的副主任吧?”

    “他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副处,”钟胤天无比怨毒地瞪了他一眼,心说小张你个混蛋就以踩我为乐趣吧,回头爷慢慢地收拾你。

    “凤凰科委最近搞得不错,”王启斌笑着点点头,下一刻,笑容在他的脸上突然凝结,旋即侧头看一看陈太忠,满脸的不可思议,“你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

    “我们的班子一正八副九个人,只有我姓陈,”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这也不是素波人歧视我的理由吧?”

    “怎么会歧视呢,我这不是不答应吗?”王启斌笑着答他,脑子里却是没命地转动着,这个这个这个……陈主任,我怎么就这么耳熟呢?

    同是组织部长,区委组织部长比县委组织部长可是差多了,市委市政府对区委的影响,远远大于对县委的影响,王部长在这大院儿里也算了不得的一号人物了,可是他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在素波的官场,自己也不过是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杂鱼,就遑论天南省官场了。

    他绝对能确定。自己是听说过凤凰科委地陈主任这么一号人地。可是眼下却是死活想不起来从哪儿听说过了。

    想不起来并不要紧。反正他知道。凤凰地官场中人能入了他耳朵地。绝对不会是普通人。再说了。就算没听说过此人。但是人家年纪轻轻却是跟自已一样地实职副处——这种人普通得了吗?

    所以。王部长地态度。是相当地客气。“走吧。陈主任。家里坐吧。都在院子里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我等着他喊陈放天呢。”陈太忠冲着刘局长一撅嘴。一脸地微笑。“要不喊警察来也行。我倒是不相信。没地方讲理了?”

    唉。果然是宁欺老莫欺小啊。对于小陈主任地执着。王启斌也没啥话可说。年轻人好个面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地了。尤其是这种少年得志地官场新贵。

    转头看看刘局长还拿着手机等对方接通。王部长走上前两步。脸一沉。“老刘。这是我女婿地朋友。专门上门说明天操办地事儿呢。给个面子。差不多就算了吧?”

    刘局长看他一眼,也不搭腔,反正两家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从没有彻底撕破过脸,可相互不买帐那是常事,这还亏的是陈太忠口出狂言,让他平添了几分小心,要不然保不定还有什么不好听地话说出来。

    不多时,电话接通,刘局长走到一边嘀咕了起来,没办法,他给陈放天打电话肯定是要赔小心的,被这么多人看着,那多不好?

    聊了没几句,电话就挂掉了,他也不看陈太忠,一转身就向大院里面走去,连句交待的话都没有,很显然,这是被羞到了,他可不想再看王启斌的表情了。

    “嘿,老刘,老刘,别着急走嘛,一起去家里吃点,”王部长难得有如此羞辱他的机会,忙不迭喊两声,谁想那刘局长是头也不回,眨眼间就消失在单元门洞中了。

    见他就这么走了,王启斌的脸微微一沉,“切,大喜地日子你给我添乱,我招你了惹你了?”一边说着,他一边侧头看看一旁的司机,哼一声,“小李,去家里坐坐?”

    “不了,”那小李见刘局长都掩面而走了,心知这顿打就算白挨了,有心喊俩警察朋友来吧,心说这家伙刚才说了,不但不怕陈放天也不怕警察,所以……还是问问刘局长这厮到底是什么来头,再做定夺吧,反正是这是有根底的家伙,也不怕他跑了。

    王启斌这话根本就是随口说的,还不等他做出反应呢,ap.转头就冲陈太忠笑,伸手一揽他的肩头,那是要多亲热有多亲热了,“下午有个会,让陈主任久等了,真的对不住了啊,走,上去坐,上去坐。”

    他已经无须去考虑这个年轻地副主任的来历了,老刘仓皇而遁完全说明了这个问题,想到此人居然是跟

    上门来谈判的,他怎么可能不刻意去巴结?

    小钟是凤凰人,认识这个科委的主任倒是不算稀奇,就算是去参加钟胤天的婚礼也很正常,可是人家能跟着上门谈判,那可就不是一般地关系了,这种人物主动上门,王部长能不客客气气的吗?

    “谢谢王部长,不上去了,胤天还要张罗婚事呢,时间挺紧地,”陈太忠笑着摇头,顺便不动声色地看一眼屡次挑衅的那年轻人,“这个开奔驰朋友,怎么称呼啊?”

    陈某人收拾人,一向都是从不留手的,今天这场架没打也就算了,既然是打了,他倒不介意多收拾一个人,在他地字典里,没有“适可而止”这个说法,倒是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信条。

    至于说收拾这种小喽会不会让他降身份,他是绝对不会去考虑的,倒是钟胤天在王家的遭遇,让他凭空生出些许感慨来:这年头,果然是“齐大非偶”啊,不过就是个区委的组织部长,钟胤天就得夹着尾巴做人。

    那年轻人脸色一沉,扭头看向他处,不敢再面对他,倒是王启斌讶异地看了一眼,随即笑着对陈太忠解释,“这是区委办的小张,他哪儿有什么奔驰车开?呵呵,年轻人嘴上没毛,陈主任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我也年轻呢,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一句,不过显然,人家王部长这么说话不是影射,而是认为他已经脱离了“年轻”的范畴,是能跟其对等谈话的人。

    总之,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抓着此人不放了,又淡淡地瞥那小张一眼,心说这也算给王启斌心里埋了根刺,让你小子以后再嚣张—给我上眼药?找死!

    王部长再三邀请陈太忠上去坐坐,陈某人却是笑嘻嘻地婉拒了,不管怎么说,明天就要迎亲了,大家得来回地跑,有得忙了,王启斌倒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站在院子里,将一帮人客客气气地送走——说句良心话,若是没有这点动静,王部长绝对不会下楼来送女婿这一行人的。

    见几辆车渐次离开,王启斌沉着脸侧头看一眼小张,才待说话,却听得自己的女儿在追问另一个女孩儿,“敏敏,你认识那个陈太忠?”

    “嗯,是我党校的同学,”王思敏点点头,也是相当不满地看了小张一眼,“你别看他才是个副处,这人特别厉害,我刚才那么说话,也是为了你好。”

    这么年轻是个副处,已经很厉害了,王启斌心里苦笑,这年头的孩子们,眼光可是真高,什么叫“才是”个副处啊?我熬了足足二十年,才攀上副处这位子的。

    “他哪里厉害了?”王艳跟王思敏关系很好,于是就缠着她问,“打架很厉害吗?”

    “这个,”王思敏皱皱眉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犹豫一下才摇摇头,“反正……我叔叔特别尊重他。”

    她其实是个比较低调的女孩,等闲不肯拿自己的叔叔出来炫耀,素波市里的官多了去啦,谁还没有仨瓜俩枣的亲戚?不过,王艳却知道她能进了财政局,是她叔叔帮忙的,于是讶然地问,“就是你那个水利水电设计院做书记的叔叔?”

    “嗯,”王思敏点点头,又犹豫了一下,终于是再次补充了一句,“认识他以后,我叔叔现在是水利厅的副书记了。”

    咝,王启斌本来正跟着他们上楼呢,猛然听到这话,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副处能把一个处长推到副厅的位置?这得有多大的能耐啊?

    他侧头看一眼小张,现小张的脸都白了,一时心里不忍,也就懒得说他了,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心说怪不得我听得这么耳熟呢。

    慢着!既然听说这个年轻人有如此大的能耐,王启斌顺着这思路想下去,猛地想到了一件事,禁不住哼一声,“原来是他!”

    这一刻,一切记忆都在他脑中苏醒了过来,凤凰科委的崛起,据说就是一个年轻人一手操办起来的,那人的路子极广,不但通吃凤凰市,还是蒙老板的爱将,在北京也有深厚的后台。

    而那个人,好像就是姓陈!

    反正,以王部长的位置,不可能知道得再多了,知道一些以讹传讹的消息倒是正常,想到这个,他再侧头看小张的时候,眼里就多了几分怨恨:你帮我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

    这个人,原本是可以成为我的资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