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优越感(2)(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优越感(2)

作者:陈风笑
    主任?部长夫人听说陈太忠不是钟韵秋的朋友,刚在有没有男朋友呢,耳听说这个年轻小伙子居然是个主任,登时又是一愣,“是你们办公室的主任?”

    “不是,是科委的副主任,”钟韵秋笑着摇一摇头。

    钟胤天正跟未婚妻轻声嘀咕呢,听到这话登时浑身一震,一脸惊讶地看向陈太忠,“你是陈太忠?”

    陈太忠冲他淡淡地一笑,心说你小子居然敢直接叫我的名字,看在你妹子的面上,哥们儿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不过他也猜到了,钟胤天为什么会这么惊讶,自己帮钟家出头,狠狠地羞辱了李跃华一通,想来这位也该早就听说过自己的名字了。

    “原来是你啊,”钟胤天这下坐不住了,站起身走向陈太忠,旁人不知道陈太忠的厉害,他可是相当清楚的,虽然他对自己的妹妹跟陈主任之间关系的传言也相当恼火,但是不可否认,陈主任是帮钟家出过一口恶气的。

    甚至他都知道,自己的妹妹受此人照顾不少,至于说那些传言——韵秋和陈主任男未婚女未嫁,你情我愿地有点瓜葛就怎么啦?

    他这番做作,旁人也是能理解的,那个小陈是钟家的朋友,他听说了却是没见过,眼下见面了,客套一下很正常的。

    倒是有人不屑地嘀咕,“不过就是个科委地副主任,”很显然,嘀咕的这位跟大家一样,将陈某人当作横山区科委的副主任了。

    王思敏在一边看得却是有点匪夷所思,心说这钟胤天不吭不哈的,家里居然还跟陈太忠走这么近,这下王部长也不能说钟家没人了,人家陈太忠都专门过来捧场了。

    钟胤天跟陈太忠握握手。才要说什么。只听得楼下一阵长长地喇叭声传来。接着就有人喊。“凤凰地标致车。谁地?挪一挪。挡路了!”

    “我去看看我地车。”陈太忠转头就走。心里还纳闷呢。哥们儿停车没停到中间啊。怎么就挡了别人地路了呢?

    等他走下楼来一看。就有点生气了。他地车停在院里地南侧。现在同一位置地北侧。不知道是谁。也停了一辆高尔夫。还是横着停地。结果中间地路就窄了。

    一辆桑塔纳时代人打着大灯。司机站在一边气冲冲地看着他。“你地车?会不会停车?赶紧让开。”

    “你这是吃枪药了?”陈太忠心里正不顺呢。闻言瞪他一眼。“我地车先停地。你不说这高尔夫是怎么停地。嫌我停地不对?”

    “这儿是素波。说就是你凤凰地车。”那个司机也挺不含糊。闻言就走了过来。看样子还想要动手。不过估计看到陈太忠身材魁梧。硬是没敢动手。只是嘴皮子就不肯饶人了。“怎么。不服气?”

    这辆标致车当初是作价五万顶账回来地二手车,性能还将就,不过品相实在是有碍观瞻,又是凤凰的牌子,司机这么选择,倒也是正常的。

    “少往我跟前凑,我警告你!”陈太忠抬手一指对方的鼻子,脸上笑嘻嘻的,“这车我还就不动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呀哈,小子你跑到市政局院里撒野来了?”司机先把来历一报,跟着就往前走一步,“我凑了,你怎么样啊?”

    陈太忠笑着看着他,心里也好笑,就这点胆子吗?

    “我又凑了,啧啧,我好害怕啊,”那位见他不说话,又往前走一步,嘴里还在叨叨,“我还凑,我真的好怕……”“啪”……“**,你真敢动手?”

    司机地第三步还没落下来,脸上兀自挂着嘲讽的笑容,谁想就觉得眼前一花,脸上重重地吃了一记耳光,略一错愕,就咬牙切齿地扑了上来,“小子,老子今天弄不死你……”

    话还没说完,他只觉得肚子上被重重地一击,踉跄地退了两步,痛得登时蹲在地上干呕了起来,可是纵然这样,他兀自不忘记高呼,“打人啦,有人打人啦,小吴……锁院门!”

    小吴是宿舍院地门房,见情况不妙,赶紧跑出来关大门,宿舍楼里也有人听到这哀号,纷纷从阳台上探出头来看究竟。

    就在这时,一辆桑塔纳缓缓地开进了院子,见院里乱七八糟的样子,一个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皱着眉头问了,“怎么回事?”

    “刘局长,他打人,”司机捂着肚子站了起来,手指陈太忠,咬牙切齿地话了,“这个凤凰佬,随便乱停车,还敢打人!”

    “你嘴巴再不干不净地乱说,我还打你!”陈太忠这下是真地火了,什么叫“凤凰佬”?“三万五万的医药费,我出得起!”

    那刘局长走到陈太忠面前,上下打量他两眼

    头看看标致车对着地单元,愣了一下之后,才若有他加王启斌家婚礼来的?”

    “嗯,”陈太忠爱理不理地点点头。

    “为什么动手打人?”刘局长脸色一沉,也不问因果,“你们凤凰人都这么野蛮吗?告诉你,王启斌也是市政局出去的,他不会包庇你的。”

    “我用得着他包庇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不屑地看他一眼,“刘局长……你叫刘什么?我倒是要看看,你打算包庇他包庇到什么程度。”

    这时候,王部长家里的人也呼啦啦下来一大片,到最后部长夫人都下来了,“大家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接下来,就是大家分说此事了,陈太忠这才知道,这司机是市政局某个副局长的儿子,不过那副局长已经退休了,现在住在建委院里,这市政局的房子,就是他占了住。

    这刘局长是市政局的大局长,眼见有人在市政局的院里撒野,心里肯定不舒服,帮人不帮理也是常事了。

    部长夫人听明白了缘故之后,心说我们还要在院子里住下去呢不是?看看陈太忠,略一犹豫,“小陈,给小李陪个不是就算了。”

    这也是她看到钟韵秋站在陈太忠旁边,有意给女婿的妹妹留点面子,要不然她转身就上楼了,根本不会管他们。

    “凤凰人还真是野蛮啊,”刚才说借奔驰车的小伙子又话了,他眼见陈太忠跟钟韵秋走得近,心里就泛起了莫名其妙的醋意,又见那标致车破烂烂的,心里真的是有几分不屑。

    “是他欺人太甚,凭什么向他道歉?”一个女声喊了起来,大家转头一看,却意外地现,说话的居然是新娘子的同学王思敏,王艳也顾不得纳闷了,赶紧悄悄地拽她,“敏敏,你少说两句……”

    王思敏怎么可能少说?“我这是帮你呢,”她瞪自己的同学一眼,又转头冲着刘局长话了,“就因为人家是凤凰的牌子,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我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刘局长眼见王家的人都出头了,索性一转身面对陈太忠,“道歉,要不我就报警了,本来是喜事儿,我也不想让王启斌难看。”

    “谁想要我难看呢?”一个声音在人群后突兀地响起,大家转头一看,一个高壮的男人慢慢走了过来,他侧头看一眼刘局长,旋即笑了起来,“原来是刘局啊,生什么事儿了?”

    王启斌跟刘局长有点不对付,后来得遇贵人,就出了市政局,到了东城区,虽然是副处,可却是组织部长了,也算东方不亮西方亮。

    听明白原委之后,王部长也有点挠头,按说打人的年轻人不鸟刘局长,他是比较高兴的,不过想一想这是女婿家来的人,又觉得有点不爽,我还没嫌你这做女婿的是外地人呢,你怎么就在我家门口打起架来了呢?这是打给谁看呢?真够野蛮的。

    “双方都有责任,大喜的日子,散了吧散了吧,”王部长笑嘻嘻摆一摆手,眼睛却是不着痕迹地瞪了钟胤天一眼,小子,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他想就这么糊弄过去,可是刘局长不干了,“王启斌,大家都是老邻居了,双方都有责任?打人的有责任,这什么时候被打的也有责任了?”

    “那你想怎么样啊?”王部长也火了,不冷不热地反问一句,我姑娘要出嫁,姓刘的你非要生事吗?

    “你家是喜事儿,我也没搅和的意思,”刘局长知道对方冒火了,也不想行事太过,手一指陈太忠,“打了人的,道歉。”

    这下,王部长也不好说什么了,不过他是没看陈太忠,而是转头看一眼钟胤天,使个眼色,那意思挺明白:让你的人给道个歉吧!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陈太忠憋不住了,冷哼一声,斜眼瞟着刘局长,“也敢让我道歉,就算陈放天来了,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市政局是接受双重管理的,建委对他们也能行使部分权力,陈放天是素波市建委主任,跟许纯良合作过素凤一级路的项目,也跟陈太忠有来往,两人关系算是不错。

    “陈主任都怕你,这话可是你说的,”刘局长呆了一呆,方才冷笑一声,摸出手机拨号,他对这个说法很怀,但是这个年轻人的表情,也像是装的,所以,撑门面的话要说,该打的电话也要打。

    王启斌听到这话也愣住了,犹豫一下,抬手冲钟胤天招一下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