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资源利用(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资源利用

作者:陈风笑
    陈太忠郁闷的是,他越表示不清楚,海因还就越要追一开始还是悄悄地问,到最后都不避着别人了,“陈,就算你不知道,也可以帮我打听一下的,不是吗?”

    这家伙脑壳里进水了吧?陈太忠真的有点哭笑不得,本待好生呵斥此人一顿吧,身边还跟着莫骄和李铉,李铉是国安的倒不要紧;但是莫骄是省招商办的,他虽然不归此人统属,但是莫主任跟别人歪嘴,那也不是什么好事。

    咦?慢着,此事或者……有点不对劲?下一刻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犹太人,那本来就是一个盛产聪明人的民族,海因能坐到眼下这个位子,智商绝对不会不够。

    那么,他公然在别人面前说此事,当有自己的意图,年轻的副主任马上就做出了判断,难道是海因想借着这个举动,向外界表达出华尔街对中国大6的染指之心吗?

    当然,这只是可能性之一而已,不过,其他的可能性,陈太忠也不想去考虑了,他并不愿意跟海因走得太近,只要是正常人,没人会喜欢被国安局盯上。

    所以,在场的人都见识到了某人吹牛的水平,那厮大大咧咧点点头,“好吧,也许我能帮你问一问,不过,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未必会是什么好消息,海因先生……您确定要我这么做吗?”

    “非常确定,”海因笑眯眯地点点头,用非常夸张的语气大声地回答,“而且我非常确定,你会带给我好消息。

    ”

    这算是讹诈吗?陈太忠尴尬地咳嗽一声,心里却是想起了一句不知道是谁说过的话:世界上狡猾的是犹太人。

    倒是冷眼旁观的李铉隐隐地猜到了一点什么,海因此举,做作的成分很大,虽然不无造声势地原因,但是真实目标显然不在这个上面——最起码这不会是犹太人的唯一目的。

    莫主任选个没人地时候。走到陈太忠面前。颇有点恼怒地看着他。低声呵斥。“小陈。有些话我本来不合适说。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一下。海因先生是贵宾。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

    显然。他不喜欢陈太忠吹牛地方式。不过。陈太忠哪里肯吃他这一套?心说各人有各人地处事方式。你凭什么就教训我?侧头看他一眼就不再理会了。嘴里还轻声嘟囓一句。“莫名其妙”。

    主任地脸上。青光一闪而过。显然是有些动怒了。

    “你做不到地事情。不代表别人也是在吹牛。”陈太忠不屑地撇一下嘴。扬长而去。他心里烦透这家伙了。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多此一举地一趟素波来了。真是地。

    莫骄听到这话。登时就愣在了那里。好久才回过神来。盯着陈太忠地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恼怒。旋即又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不过。海因地纠缠。带给陈太忠地也不全是烦恼。最起码在听了陈某人地牛皮之后。金永对他地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地大转弯。

    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金永所在的大宇集团深陷财务危机中,眼下是见到一根稻草都要试着捞两捞,耳听陈主任能打听出中国大6关于外资银行展的规划来,那一定是在中国央行有人嘛。

    怪不得海因、尼克和埃布尔都对这家伙另眼相看呢,金永自认自己现了什么,少不得找个机会上前,笑嘻嘻地出邀请,“陈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韩国一游?我们大宇集团一定会热情地招待阁下的。”

    嗯哼?陈太忠看他一眼,心说你这家伙倒是放得下面皮来,说不得又感应一下李铉,却现李铉根本没在意金永和自己地谈话。

    这倒也正常,想来一个四处求援的家伙,是当不起国安局的重视的,而且韩国大宇虽然庞大,但似乎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值得别人去重视。

    “呃,有时间我会去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种程度地做戏对眼下的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困难,“对了,金先生,你答应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办一办?”

    金永听得就是一愣,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了半天之后,才恍然大悟地哈哈一笑,“哦,是帮你联系工厂的事情吧,那没有问题,我现在就给他们打电话,有消息了一定通知你。”

    看到他拿着手机拨号,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敢情你小子早就把答应我地事儿丢到一边去了?真是个混蛋。

    不多时间,金永就打完了电话,拿着一张纸在上面随便写了些东西,然后走过来把纸递给陈太忠,“好了,就是这两个电话,每一家三到四百人没有问题,到时候你说是大宇集团的金永地朋友,就可以了。”

    这还差不多,陈太忠接过纸来,向手包里一塞,笑着点点头

    谢金先生了……对了,听说大宇集团现在有一点小烦?”

    “哦,还好吧,”金永笑着摇摇头,要是陈太忠不这么问,他倒是打算说一说此事,可是对方既然这么直接地问出来,金某人脆弱地自尊心登时膨胀了起来,“只是一点小麻烦,你知道,这次金融风暴下,没有人能够不受到一点损失。”

    “哦,那就好,”陈太忠笑着转身而去,心说这家伙果然吃不得激,哈哈,早就猜到你会这么反应了,这就算暂时应付过去了不是?

    嗯?金永看着他的背影,略略地愣一下神,总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想要叫住对方,一时又有点张不开嘴。

    直到晚上大家吃饭地时候,金永才逮住了陈太忠,“陈先生,关于最近全球性金融危机的降临,贵国的对策,您能跟我讲一讲吗?”

    “这个……就是紧缩银根吧,同时还加大基础设施建设,”陈太忠信口回答他,不过说着说着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靠谱,这银根紧缩了,怎么加大基础设施建设?

    倒是金永没在意,因为照他的理解,小说站.)紧缩银根的货币政策,是控制信贷增幅,但可以限于控制对消费物价指数)升高有影响的行业。

    至于基础设施建设贷款,可以算是长期贷款,是以未来长期收益为还款基础,未必就属于限制信贷的行业,再说了,不是还有BoTT、B融资方式吗?

    “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他冲陈太忠认真地点点头,“但是我想知道的是,贵国下一步对海外投资或者金融服务业引入,有些什么样的想法?”

    “我不是经济学家,什么都不是,真是很遗憾,”陈太忠无奈地一摊手,“其实,就算我知道什么,也不合适跟你说吧?”

    这是你不想说吧?金永不得不这么认为,不过很显然,他总不能卡着陈太忠的脖子让对方说,只能苦笑一声,“您不想说就算了,什么时候能来韩国呢?”

    “啧,”陈太忠苦恼地叹一口气,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时间我拿不准,不过只要条件允许,我一定会去的。”

    说是这么说,他心里却是非常鄙夷的,不过就是安排了几百个人的就业,你自己都忘记了的小事,居然想从我嘴里掏出这么重要东西?别说哥们儿不知道,知道了也不告诉你。

    第二天,海因和金永飞走了,陈太忠本来想着要回凤凰,赶紧安排一下关于劳务输出的事情,不成想又被王泰信拖住了。

    王泰信是瑞远耶鲁大学的同学,打赌输了之后,原本是要在凤凰投资的,不过王同学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在素波投资比较划得来,于是悍然翻悔了。

    不过由于是两人私下打赌,知道他翻悔的也只有瑞远,陈太忠对王某人不肯将厂子设在凤凰,是有相当怨念的,只是,怨念归怨念,总出面说合,他倒也不能过分计较。

    像眼下,王泰信求他办的事,就很考验陈某人的忍受能力,敢情,王总嫌素波给的条件不够优惠,或者说他有意杀价,就央着陈太忠来出头,意思是向素波的相关人等暗示一下:我可是香饽饽哦,你们不答应我的条件,那我就去凤凰投资了。

    这个要求委实有点欺人太甚,陈太忠是真的不想答应,你小子不肯在凤凰投资也就算了,现在还想利用我跟素波谈条件,你知道不知道,给你的优惠了,那就对国家造成损失了,我可能做那种民族罪人吗?

    不过,王泰信一句话就让他留下来了,“这不是我差那点钱,关键是,日资企业能得到的待遇,凭什么我就得不到,嫌我是华裔吗?”

    “也是哦,”陈太忠心里还一直惦记着那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的民俗呢,一时间大恨,“胳膊肘再拐,也不能向外拐不是?”

    于是,两人上午就汇合到了一起,妙的是瑞远也来了,不知道算是帮朋友张目,还是想演好这出戏。

    三人正坐在茶座里聊天呢,素波的人到了,陈太忠一看,巧了,来的居然是蒋君蓉,蒋主任见到他也是一愣,“原来是陈主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随便来坐坐嘛,”陈太忠也没心跟她多说什么,既然来的是此人,他连多的话都不用说,哥们儿这也算帮你王泰信露脸了啊,于是站起身扬长而去,“单位有个会,我回凤凰了啊。”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蒋君蓉当然不会这么理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蒋主任愣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