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问道于盲(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问道于盲

作者:陈风笑
    长办公会一结束,乔小树就给陈太忠打了电话过去,郭宇答应了,给你拨五百万的星火计划专项资金。”

    “五百万?”陈太忠还真的吓了一跳,看看自己身边的海因,忙不迭走到一边,低声笑笑,“那可是太谢谢小树市长了,请您放心……这个钱,我一定会用在刀刃上的。”

    可惜啊,我没有琢磨过星火计划有什么好项目,乔小树听到他这么回答,心里有点微微的遗憾,小陈这话听起来是表态,但何尝不是一种请示呢?

    是的,陈太忠并没有说“小树市长您有什么指示吗”这样的话,不过,层次不同,人们说话的方式就不一样,那样表达的话,未免太**裸了一点。

    现在他这话,就说得刚刚好也够含蓄,乔小树心里有什么项目,就能顺便接着说出来:用在刀刃上?小陈啊,我认为xx项目就不错,你们可以优先考虑一下——当然啦,我这也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退一步讲,就算陈太忠没有请示的心思,这话是无意中说的,乔市长如此接话,小陈同学也不能为此有什么想法,谁叫你说错话了呢?

    从直觉上讲,乔小树认为这不是陈太忠的失误,而是隐晦的请示,事实上,陈太忠确实也是这么个意思,本来想着是两百万的,小树市长您给弄来五百万——不管您手上是不是有些项目,我一定要给您一个说话的机会。

    若非如此,不让乔小树借题挥的说法实在太多了,比如说,把说话的顺序颠倒一下就够了——那可是太谢谢小树市长了……这个钱,我一定会用在刀刃上的,请您放心。

    最后四个字是“请您放心”的话,那就是不让乔小树说话了,你再说什么,那就是对我不放心!似此语言中的微妙,不是局中人,怕是很难体会到,不得不说,中国的文字实在太博大精深了。

    想明白其中关窍之后,乔市长有点微微的不平衡,你个高中生跟我玩起文字来了?你要玩文字,我却偏要反其道行之,跟你讲大白话,“太忠啊,这钱要得不容易,你留点机动的费用啊,万一有个推脱不过地人情呢?”

    这就是乔市长在“补棋”了。现在没有合适地项目不代表将来也没有。做人嘛。万事须留三分余地。

    不过这建议。却是正中陈太忠地下怀。他刚被吴言教训了。怎么能不知道机动指标地重要性?“呵呵。机动费用我肯定要留一部分。万一有省市领导看好什么项目。我们也不至于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省市领导?敢情你小子不是专门为我留地啊。想到这个。乔市长真有点不高兴了。可是转念一想。太忠这么做。实在也是不得已地。皇帝身上还有三个御虱呢。省领导就不能有两个乡下亲戚了?

    小树市长有些不好地毛病和习惯。但是他身上也不乏文人地做派——他对粗人比较讲理!

    于是。乔市长也不跟陈太忠打什么嘴皮子官司了。随便说了两句之后。就放下了电话。倒是陈太忠拎着电话起呆来。蒙艺要我去要两百万。小树市长现在要了五百万回来。这个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啊。

    管他呢。钱多总是比钱少好。下一刻他就将这些思绪抛在了一边。海因要在天南呆三天。眼下都是第二天了。再有一天就可以交差了。

    这次海因来中国,就是来考察投资环境的,不过在他身边,陈太忠现了另一个熟人,韩国人金永,这家伙居然陪着海因逛中国,这让他多少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这次在国内遇到,这家伙对自己的态度,居然比在英国要好上一些,这也让陈太忠觉得微微有点讶异,心说这家伙不赖,总算知道做客人地该对主人尊重一点。

    不过,后来他才知道,敢情那混蛋在英国是有意拿乔,同为黄种人,丫要显示出大寒冥国对中国的优越感来,听到这个真相的时候,陈太忠实在有点哭笑不得——要靠无缘无故地踩人来彰显自己的存在,这是怎样的一种自卑啊?

    事实上,金永在天南,也不是谦谦君子,在一行的陪同的人里,他对莫骄和陈太忠地态度不冷不热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对别人基本上就是鼻孔朝天了。

    尤其是对省招商办的翻译李铉,金先生简直有点恨之入骨的味道了,不过这也难怪,谁能想到,在中国的内6,居然能遇到一个可以结结巴巴地讲两句希伯来语的家伙呢?

    跟英语水平相比,李翻译的希伯来语实在是太菜了,不过还好,海因的希伯来语水平也就是那么回事,更多的时候,两人是将希伯

    为一个研究对象来谈的,而不是用来沟通地语言。

    所以,李铉遭到金永的敌视,简直就是必然的了,只是,陈太忠对这样的敌视无心过问,反正老李你是国安的人,大局为重的道理,你是一定懂的,哥们儿就不诱导你犯错误了。

    倒是海因为此对李生出了一点好感,不管怎么说,有个中国人愿意跟自己学习点犹太人地母语,还是一件比较令人开心的事情,而且公平地讲,由于李的学习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多少也让他时不时地翻腾出一些脑海中已经淡忘的词句。

    一天多下来,莫骄跟陈太忠地关系也略略地融洽了一点,于是,陈太忠从他嘴里得知,敢情这海因先生是个什么犹太商会的副理事长,那商会在美国、中东有着广泛地影响力,在欧洲的影响力也不小。

    大概李铉跟海因地接近,就是看重这犹太人的影响力吧?陈太忠如是猜测,反正,知道了海因地身份之后,他对国安介入此事就没什么疑惑的了——没有迹象表明,国安局仅仅擅长破坏,跟海因先生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以备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他倒是有点不明白,金永为什么会跟海因在一起,第三天中午,他终于得到了答案,令人好笑的是,这个答案居然是李铉告诉他的。

    “海因先生说了,金永找他是想融资的,”李翻译的果真不简单,居然能套出这样的信息,国安果然就是国安,“犹太人在华尔街的影响力,我想你也清楚吧?”

    这次金融风波,已经逐渐从亚洲向全世界扩散了,韩国也是重灾区之一,金永所供职的韩国大宇正一步步地滑向深渊,着急也是正常的。

    “啧,这家伙还说要给我介绍家公司,搞劳务输出呢,”想到这个,陈太忠有点郁闷,他并不知道韩国大宇是在2年破产的,是的,做为一个穿越者他有点不太合格,但是凭着金永对海因的态度,他比较能确定,这个韩国人目前是有大麻烦了。

    “那你可以找他说一说嘛,”李铉对这些不感兴趣,随口答他一句。

    跟他说话,还不如跟海因说呢,陈太忠拿定了主意,不过看着金永在海因面前跑前跑后的,他猛地想起来点事情:韩国人……好像是用无烟碳的?

    他脑子里面,装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根本就忙不过来,这也是灵机一动,想起张州那儿有制造无烟碳的技术,当初张州招商办的耿强还想跟凤凰交换煤焦油深加工技术呢,不过陈某人想着自己跟沃尔玛、家乐福什么的没多大关系,对此事不是很感兴趣。

    海因既然这么牛逼,没准能认识这些渠道上的人吧?左右是闲着没事,陈太忠拽着海因就问起来这事儿了。

    “这个事情,你实在没有必要找我,”海因先生好涵养,没斥责他为此区区小事而找自己,只是笑着摇一摇头,“不过我可以给你两个电话,你就说是我的朋友好了……不过,质量和价格上,你必须要有优势,朋友和生意是两码事,你明白吧?”

    “这是当然的,我也不过是帮朋友问一问,”陈太忠可是不鸟他,大不了这买卖不做,亏的也是张州,跟凤凰有什么关系?“我更关心的是埃布尔先生答应我的事情。”

    海因听到这话,又想起了陈太忠在英国那时的鸟样,连尼克都要让着此人,一时觉得这家伙挺有意思的,“天南对国外投资,有什么限制没有呢?”

    “当然有啦,”陈太忠诧异地看他一眼,“比如说是否环保、劳动制度是否符合,当然,不允许你们涉足的行业和领域,你们不要打这些主意。”

    海因问过一些人,知道他的话说得没错,但是他回答的语气,却并不像旁人那么婉转——别人为了拉投资,恨不得将犹太人供起来,怎么可能说话那么冲?

    这越地让海因想到了尼克的暗示,少不得将他拉到一边,轻声问,“关于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展,你知道什么确切的说法吗?”

    外资银行要抢滩中国,这是早就吵吵开了的事情,更有甚者就敢断言2年为分水岭,不过陈太忠对此事却是有点蒙昧,闻言犹豫一下,笑着摇摇头,“外资银行,在北京不是有办事处吗?”

    李铉在一边冷眼旁观,心说海因你问陈太忠这事,岂不是问道于盲?他怎么可能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