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段卫华发作(书号:760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段卫华发作

作者:陈风笑
    乎陈太忠意料的是,乔小树对他向市里要星火计划的然没有加以拒绝——当然,乔市长适度地表示了一下惊讶,毕竟眼下科委的钱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乔市长也说了,这件事是要上市长办公会的,“财政局还欠了科委不少钱,现在科委的工作人员,连工资都快不出来了,我把两件事一起说一下。”

    这话也是实情,文海对财政局卡着钱不给相当不满意,就有意连着两个月都半数工资,说是以后钱下来了补。

    不过虽说工资得少,但是福利不少,天冷不是?一人一套电热毯加毛毯,一个电暖气,还有电热壶之类,还有吃吃喝喝的一些东西,算下来还过了那点钱—遗憾的是,这电器有差不多十天没法用。

    总之,说穿了就是恶心财政局呢,现在的科委不比往常了,手上钱多项目多职能多,搁在以前,职工们对财政局卡脖子,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涎着脸去求人——真要有人想歪嘴,别人也得有兴趣听不是?

    可是现在,科委的人歪嘴,力道就大多了,还有人帮着传话呢,眼下有求于科委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打个比方说吧,有人拿着段卫华的条子来了,找到乔小树,“乔市长,科委大厦打桩这活儿,我能比市建低百分之五,我们知道科委大厦要打造成市里的标志性建筑,没事,设备您可以验,说穿了我们是私营企业,挂靠一下省建,控制成本的能力肯定比公家强,没到时候还能……还能低三五个点儿。”

    那三五个点儿就是许诺的回扣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了拿下这活儿来,这位居然敢拍着胸脯打包票,先干了再说,不满意别给钱——大家都知道,科委大厦的建设资金全额到位了,这种情况,谁都敢垫资。

    不干建筑的不知道,现在这个年代里,想找个资金全部到位的项目有多难,大多数投资商和政府机关盖大楼,都是边筹钱边建。

    尤其是政府机关,有那领导觉得手头有点钱,盖楼吧,反正这钱省下来也知道好活谁了,资金不够?财政上表示只给二百万?没说的,先盖,咱先搞成既成事实,钱少到时候再跟财政磨嘛,实在不行再想想其他办法。

    所以。因为后续资金不足。导致施工队欠款无法回收地例子比比皆是。这也就是后来官方总结起来。为什么说三角债泛滥地根源在政府欠债上。

    总之。科委虽然也是市直机关。可是居然能资金全额到位。这种买卖大家不打破头疯抢才怪。对那些信心十足地主儿来说。全额垫资算什么?

    遇到这种事。通常情况下乔市长总是要适当地表示一下。垫资我们当然欢迎。不过。科委地资金很紧张啊。你不怕给不了你吗?

    那边肯定要说不怕。更有那关系硬地家伙。会直接点出来。你们地资金不是全到位了吗?怎么还能说紧张呢?

    科委地工作人员。工资只能半数呢。乔小树是科委大厦筹建处地总指挥。吃好处什么地那不说了。但是他也不能只收好处不出力不是?陈太忠文海等人给了乔市长这么一个机会。乔市长当然要适当地为科委解决一些问题。

    听到这个回答。一般地乙方总是要愣一下。然后一打听。原来是如此这般啊。比如打桩地这位再来地时候。话肯定要点出来。“我把科委地情况向上面反应了一下。领导说了。这个现象是暂时地……”

    这只是科委大厦这一块,其他的还有火炬计划、星火计划、房地产公司、助力车厂修建什么的,到处都是项目,想从科委得到支持地人或者公司,只要是那些有点能力的,无不纷纷帮科委给市里递话。

    就在科委跟电业局对掐的时候,凤凰市里够一点份量的人都知道,科委不但跟电业局扛膀子,同时还顶着财政局呢。

    所以说,现在科委地人想将话递到市里,简直是太轻而易举了,有很多条途径可供选择,更不乏有些家伙自告奋勇地去歪嘴。

    这种情况下,也就是宁建中敢硬着头皮顶下来了,不过显然,宁局长的强硬,多半也是因为段市长和章书记这二者没给他施加压力而已。

    大家都在猜测,这个新兴的科委能不能同时顶住电业局和财政局双重压力的时候,结果出来了,电业局在陈洁面前话都不敢说,宁建中则被调整到气象局,科委大获全胜!

    基于这种认识,乔小树当然也敢帮科委说一说话,要一要这星火计划的钱了,大不了被市长办公会否了,反正你们无视惯我了——慢着,谁敢否我的申请,回头我把那家伙地名字悄悄告诉陈太忠!

    所以,乔市长答应此事答应得挺痛快,殊不知他这态度,引了陈某人的些许联想:敢情蒙艺把招呼都递到乔市长这儿了?太夸张了一点吧?

    事实证明,更夸张地事情还在后面,由于陈太忠还没有说出星火计划需要多少钱,只说想弄上点钱,就被乔小树打断了,事实上,乔市长并不在乎陈太忠想要多少钱,他只是想借着科委的东风,试探一下自己现在在市长办公会上地说话力度。

    所以在周三的办公会上,乔市长很明确地提出:我分管地科委,需要五百万来搞这个星火计划,现在的凤凰,城乡展太不均衡了吧?要围绕引进、培训、示范、推广开展工作,重点解决农业的产业化、技术依托、适用技术推广,科技下乡也喊了那么久了,想要切切实实地推动农村经济展,提高农民收入,不舍得投资是不行的。

    不怕死的人肯定是有,郭宇对这个拨款就不认同,“科委现在的已经很多了,市里财政上这么吃紧,还给五百万,我觉得说不过去。”

    杨波也出声附和,“是啊乔市长,科委的钱那么多,其他项目的钱,把利息挪一挪,这五百万也有了,再申请财政支持,那是资源不均衡倾斜,是浪费。”

    王伟新微笑着坐在那里不吭声,分管农林水的副市长汪蓉现

    考察中,不过估计在的话,汪市长也不会很高兴看到树手上,星火计划地资金,她和他有职能重叠的地方,汪市长是占了农业二字,乔市长占了科技二字。

    见两人说完,没有人再说了,乔市长硬着头皮打算再扛一扛,他本是文人出身,说话的水平还是有的,“科委眼下的钱是不少,但是项目也很多,而且科委的班子有一个共识,各个项目的责任要落实到个人头上,不可能挪用资金。”

    按说他这个解释很没有必要,科委的班子如何运作,市里应该是清楚和了解地,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因为科委有陈太忠这个强势到逆天的副主任,市里的领导为了避免麻烦,很少干预或者插手科委的事情,有些东西还真的不是很清楚。

    “不可能挪用资金,”段卫华下意识地咀嚼了一遍,侧头看一下王伟新,“伟新市长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被点将了,王伟新想不说话也不行了,于是咳嗽一声,“不能挪用资金……这个有些教条和僵化了,不过呢,具体事情具体对待,科委现在百废俱兴,工作不但繁重,也是千头万绪地,这种情况下,资金不能随意流动、权责到人,也不失是一个好的办法。”

    在座的各位,个个都是拆东墙补西墙地好手,对这个“不能挪用”有着本能的反感,所以王伟新这话看似油滑,其实已经表明了立场。

    “那就这么说了,”书记办公会和常委会上,段卫华低调得很,但是在市长办公会他若是还低调,那也就不用混了,“郭市长挤一挤,给科委拨五百万出来吧。”

    可是郭宇并不甘心,你乔小树张张嘴,我这儿就出去五百万?科委钱那么多都不肯支持我的“中关村街”,天下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财政上先出一百万,等班子稳定了,再解决其他地吧?”

    财政局的班子稳定了?段卫华冷冷地看他一眼,你还真是给脸不要了啊,“原来干部班子的调整,能严重影响政府工作,那就先拨一百万吧……财政局还有些该拨的钱没拨给科委,一起安排了吧。”

    听到这话,郭宇的嘴角抽*动一下,段市长这话就是连着两棒子砸了下来,一时咋得他有点晕头转向。

    干部调整能影响政府工作吗?这简直是必然的,但是干部调整,肯定也有积极地一面,某些人在某些岗位呆的时间太长,不但不利于全面培养干部地综合素质和能力,也容易滋生弊端。

    按说段卫华的话是没错地,但是这干部调整到底影响不影响政府工作,是视领导的需求和目地而定的,说影响了那就是影响了,说没影响就是没影响。

    郭宇心里非常清楚,调整宁建中是章尧东的主意,现在段市长在影响政府工作前面还特意加了两个字——“严重”,看来章书记调整宁建中是调整错了,郭市长你是在为宁建中抱不平吧?

    至于宁建中有意为难科委的事情,郭宇当然也知道一二,原本这种小事,不该上会说也不合适上会说的,太不和谐了,但是段卫华偏偏就这么说了。

    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段市长表示自己生气了,不该说的话也说出来了,那么,郭宇指望段卫华不在章尧东面前歪嘴,那简直是做梦。

    郭宇心里正凉着呢,乔小树又接口了,原本乔市长是不想在会上说什么财政局卡科委的钱——这种事情,确实是私下说比较合适,但是段市长既然话了,他当然会跟进。

    “是啊,最近财政局对科委的拨款和返款,流程不太顺畅,科委的工作人员已经连着两个月领半数工资了,做为分管领导,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科委的责权分明,别的项目的钱不能挪用到这一块,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点子,下面的同志要坚持原则,我总不能拦着他们吧?”

    乔市长真不愧是文化人,这一番话说得软绵绵的没什么火气,还夹杂了自我批评,但是是个人就能听出来,乔小树在辩解之余攻击了财政局,同时还强调了科委的工作方式,有理论有事实,绝对是一等一的好舌头。

    “科委连着两个月,是半数工资?”杨波听得都吓了一跳,这么做也太矫情了吧?“这个陈……这个科委的领导,都是想什么呢?”

    “责权到人嘛,”王伟新轻声地嘀咕一句,眼睛却是始终聚精会神地盯着桌面,似乎桌上的花纹是他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郭宇倒是知道这回事,不过听到大家在办公会上居然纷纷议论起此事来,一时就有点难做了,犹豫一下,“那就两百万吧,剩下的三百万,一时半会儿真的拨不出来。”

    “那先从我的市长基金里拨吧,”段市长哼一声,“财政局的工作‘理顺’之后,记得还我。”

    这话就太~人了,眼下都年底了,段卫华的市长基金能拨出三百万来,那还不还都无所谓的,而且堂堂的大市长,为了三百万居然张嘴要财政局还钱,这不是小家子气,这是很生气!

    尤其是,他还将“理顺”二字咬得微微重了一点——小子,我知道,你这是对调整宁建中不服气。

    段卫华做事,很少有这么咄咄逼人的时候,但是大市长的威严,偶尔还是要表现出来一点的,不然何以服众?

    眼下难得有机会借着章尧东的文章打压郭宇,既然章尧东绝对不会为此计较,他下手肯定不会手软,姓郭的你这么不给我面子,那少不得我就要帮陈太忠出这个头了,不服气的话,你去给陈太忠穿小鞋嘛。

    “呃,”郭宇犹豫一下,终是苦笑一声,“卫华市长您这是说笑了,要动也是动我的市长基金,好吧,这五百万交给我了。”

    这就叫犯贱!乔小树看得心里暗暗高兴,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